孫立人這位一代良將、戰將,有[東方隆美爾]之稱,中外人士聞之莫不豎起大姆指稱許的人物,一生盡忠為國,死報社稷,但最後卻在蔣氐父子授意下,聯合設計誣陷,一如張學良般的軟禁於台中30多年,後雖遭平反,結束軟禁的歲月,但已是白髮班班垂垂老矣,不久也黯然而逝,一生最精華的歲月全斷送在此誣陷案中,雖已事過境遷,入土蓋棺,但每當思憶此事,仍覺得悲奮莫名,不能自已。


孫立人將軍,在清一色黃埔系林立的蔣介石嫡氐部隊中的異數,他於民國12年清華大學工科畢業後,考取了公費留學美國,負笈進入美國普渡大學土木工程系,一年後即獲得土木工程的學士學位,但孫立人認為強國必先強兵,所以隨即考入美國南方的維吉尼亞軍校,維吉尼亞軍校,是與西點軍校齊名的高級軍事學府,素以要求嚴格、訓練卓越著稱,孫將軍不但在這裏學到了高超的軍事學能,並學習到美國的民主精神,與軍隊國家化的觀念,這些觀念日後皆深深影響著他所帶領的軍隊。


民國16年孫立人維吉尼亞軍校畢業後,在政府的授意下,曾順道至英、德、法、蘇聯、曰本、等幾個歐亞國家考察軍事工作,結束考察工作後,回到中國,開始他個人的軍事生涯,當時孫立人極思為國家的軍事做一番貢獻,可是,當時的中國仍是軍閥割劇的局面,國民革命軍已經成立,但各省派系林立,孫立人先在同學陳崇武叔父陳嘉佑的湘軍騎兵團待了一段時間,看看沒什麼發展,便到南京,向方鼎英毛遂自薦,但方鼎英見他文質彬彬,不像會帶兵打仗的人,便拒絕收留他,認為他去學校教書比較適合,當時,正巧蔣介石在南京成立中央黨務學校,極需人才之際,孫將軍在另一位同學的引荐下,去見了當時正擔任訓導主任的谷正綱,孫立人與谷正綱相談甚歡,谷正綱便聘請孫立人為學生隊隊長,兼做教官,他所帶領的學生隊,在他勤奮的教導下,各項成績都名列第一名,但因他在美國所受的教育告訴他,軍隊應該國家化,不是某一人的,或是某一黨的工具,這在現今為最正確自然的觀念,但在舊中國那個有兵才有權的年代,這是犯大忌的,也就是這個民主的觀念,間接害了他的後半生,被軟禁了30多年,而當時他也看不慣,黨校內部的派系,將學生當做爭權奪利的工具,在黨校工作了兩年後,他便離開中央黨校,另謀出路去了。


民國21年,孫立人因當時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宋子文的邀請,從陸海空軍總司令警衛副總隊長的職務,調任到稅警總隊特科兵團團長,總隊長是﹤天子門生﹥黃埔一期畢業的黃杰,孫立人到任後不久,特科兵團改編為稅警第四團,黃杰仍為總團長,孫立人此時的優點,表現在練兵上,他的隊伍訓練紮實,官兵各個身強體健,同時他的第四團,不吃空缺,該給的一律按規定發放,這是那年代軍隊少見的事。


豪氣干雲的孫將軍,真可謂[小兵之父]

民國26年日本發動77事變,八月13曰發動了震驚中外的淞滬會戰,稅警總團配屬於第九集團軍,總司令為張治中,當時的孫立人已擢昇為稅警第二支隊少將司令官,率領稅警第四、第五、第六、共三個團,防守蘇州河南岸、到豐田紗廠一線,這是緊要的要衝之地,曰軍在攻下吳淞、大場一線後,就直樸蘇州河而來,孫將軍身先士卒,堅決防禦,但日軍火力強大,左翼瞬間被敵人攻下,蘇州河情況危急,黃杰匆忙趕赴前線,要孫立人將軍隊撤出,但在孫立人堅持下,抱著必死決心,堅決抵抗,共粉碎了日軍七次的集團攻擊,直到最後一次,孫將軍親率敢死隊衝鋒上陣,孫立人被日軍火炮擊傷,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由衛士冒險揹出火線送醫治療,但,上海很快的被曰軍佔領,孫立人也在宋子文之弟宋子安的協助下,到香港療養。


孫立人率領的新38師在緬甸作戰時正在渡河狀況

民國29年,稅警團改編為新38師,孫將軍任師長,隔年,民國30年,孫立人的部隊隨杜聿明的中國遠征軍入緬作戰,上海蘇州河一役,打出了孫將軍的名號,但真正讓他揚威世人的卻是他率領新38師,在緬甸北方〔仁安羌〕一帶,擊破曰軍一個師團之眾,成功的解救了英國盟軍七千多人,此舉讓他揚名於西方世界,被譽為<東方隆美爾>的稱號,並受英女皇之邀,到英國倫敦接受皇家〈自由勳章〉贈勳。


孫立人雖揚名了國際,但也遭之同僚所忌,在與遠征軍副司令杜聿明,因為國軍在緬甸撤退方向意見不同有所爭執,隨後孫立人率部成功的撤退至印度,但杜聿明所率領的軍隊,卻在往野人山撤退中,傷亡達百分之七十,連第二百師師長戴安瀾,也在曰軍追擊激烈戰鬥中身亡,杜聿明本身也患了瘟疫,真正安全抵達雲南的官兵,只有百分之三十不到,真可謂損失慘重,同時也種下杜、孫兩人的間隙,民國35年元旦,孫立人為新一軍軍長,奉命率所屬軍隊,分批乘軍艦,由廣州轉九龍前往東北接收,同年三月下旬,新一軍在葫蘆島登陸,隨後與林彪部隊展開激烈戰鬥,新一軍先後成功的收復鐵嶺、開原等地,並在五月17曰成功的擊敗林彪主力第三師後,收復了四平街。


孫將軍對新一軍親筆所書[義勇忠誠]四字信條

但,隨後在奉命攻打長春之時,新一軍歸東北保安司令杜聿明指揮,另有廖耀湘率領的新六軍配合,杜聿明與廖耀湘皆是〔天子門生〕黃埔系出身,所以能互相配合,而孫立人不是黃埔系,加之,遠征緬甸時,杜聿明與孫立人之間已有心結,因此,終於導至於將帥不合,在懷德縣的一場戰役中,孫立人所屬的新30師的一個團遭共軍襲擊殲滅,杜聿明將責任歸咎於孫立人指揮不當,兩人起了嚴重衝突,杜聿明惱怒下,一狀告進參謀總部,表示孫立人抗命不聽指揮,中國軍隊一向是官大學問大,長官與部屬的爭執,長官的長官,一定判決部屬不對,杜聿明是蔣介石的得意門生,孫立人雖有宋子文為後台,〔天子〕與〔國舅〕之間,當然是〔天子〕大過於〔國舅〕,參謀總部發表命令,明昇暗降的調升孫立人為東北保安副司令長官,新一軍軍長由第50師師長潘裕昆接任,拔掉了孫立人的兵權,長春會戰時,孫立人已離開東北,調升為陸軍副總司令兼任陸軍訓練司令,於台灣鳳山成立第四軍官訓練班,後大陸形勢逆轉,孫立人成立了幼年兵總隊,收容大陸各省輸散到台灣的幼年孤兒,民國39年,陸軍官校第24期在台復校,並在各地招生,第四軍官訓練班與之合併,總計第四軍官訓練班在台共辦了18期的尉級軍官訓練。


國民黨在大陸失敗後退守台灣,初期形勢混沌不明,美國發表對華白皮書,放棄了國民黨政權,但美國還是想用他的影響力,試著在台灣構築一些美方的力量,進而使台灣成為西太平洋上的防共堡壘,所以當時的美國想到了畢業美國維吉尼亞軍校,並在台灣已有一定軍事力量的孫立人,當時的美國參事莫成德,曾到鳳山第四軍官訓練班拜會孫立人,想請孫立人與美方合作,政治上由吳國禎推行美國式民主,軍事上則由孫立人領軍,從事軍事改革,美國想藉此一舉,將蔣介石的勢力排除在台灣島外,但為孫將軍軍人志潔所嚴詞婉拒,孫立人並將此事呈報蔣介石,雖獲蔣介石的嘉許,但所謂〔功高震主〕,其實在多疑的蔣介石心中,已烙下暗記。


迨後,韓戰爆發,美國重新協助台灣,蔣介石為了表現親美的態度,任用了美方囑意的吳國禎為台灣省主席,孫立人為陸軍總司令,孫立人雖被任命為陸軍總司令,但他對軍隊國家化,仍有所堅持,並反對政工人員以〔軍特〕身份,箝制部隊長的指揮權,這對正捉緊政戰組織,並利用軍隊政工系統,逐步捉緊權力核心,以利往後接班鋪路的〔太子爺〕蔣經國來說,無非是最大的絆腳石,另外,孫立人更不屑於國軍中的派系分別,所以他任人為才,並不以他出身派別來論斷,他的副手,陸軍副總司令舒適便是雲南講武堂出身的老雜牌,舒適行伍出身,一生戎馬,帶兵打戰有勇有謀,之前,皆因他不屬於嫡系集團,所以並無很大的發展,直到跟著孫立人到台灣,並獲孫立人力保,才當上陸軍副總司令的位子,孫立人有句名言:﹝不管是黃埔,或是青埔,只要會打仗的就是好埔﹞,但,這種態度更行加深了國軍中一些黃埔系大老對他的不滿,孫將軍為人傲骨,對黃埔系的動作並不回應,在周至柔以參謀總長召的軍事會議,他往往是最後到達的總司令,與黃埔系的矛盾曰益加深,一夥人準備找機會向孫立人〔開刀〕。


民國43年七月,孫立人陸軍總司令任期屆滿,各界人士都認為孫立人將會升任參謀總長一職,但,當時蔣經國聯合了黃埔系的將領,在蔣介石的面前進言,準備拔掉孫立人的兵權,在當時一手拉拔孫立人的宋子文,已遠去美國,蔣宋孔陳四大家族,在台灣已是蔣家一門的天下,並且因為東西冷戰的開始,美國為了防堵共產勢力的擴張,對台灣的援助已趨於穩定加強,蔣介石認為這已是一個良好機會,他交待蔣經國與周至柔、彭孟緝、毛人鳳等人商量,一夥人,準備安排一個陷阱,讓孫將軍無法脫身。


首先,蔣介石出乎預料之外,以三軍統帥名義發佈命令,調升孫立人為總統府參軍長,一舉罷黜了孫立人的軍權,另一方面,只要是第四軍官訓練班出身的校、尉級基層軍官,都在軍中受到排擠,凡是當年在孫立人陸軍總司令任內,核階的基層軍官,都重新從嚴降階,避免這些基層軍官對孫立人的向心力,孫立人調升參軍長,內心雖不滿意,但還可以接受,並沒有打算重拾軍權,孫立人以坦蕩胸懷,面對自己所處的環境,卻不知道,軍統頭子毛人鳳已在暗中佈下剷草除根的陰謀。


孫立人有名郭廷亮的舊屬,位階僅是中校營長,孫立人調升參軍長,郭廷亮亦因某種原因,調為非主管職務,郭廷亮為了聯絡當年第四軍官訓練班的同學情誼,連絡了一百多位基層校尉級軍官,組成類似同學會的組織,時而聚餐敘舊,並無其他作用,事為毛人鳳所知,利用當時不可結社的名義,逮補了郭廷亮及其他關鍵性的軍官數十人,在毛人鳳親自審問,軟硬兼施下,郭廷亮經過多次的天人交戰,終於依照毛人鳳的意思,寫下了自白書,承認自己是〔匪諜〕,遠在民國36年初,即與中共人員搭上線,奉命潛伏在鳳山,發展組織工作,自白書中坦言這一切行為,都矇蔽孫立人,在暗中進行。


民國44年八月,美聯社與合眾國際社,同時從台北發佈了一條台灣內部還不知曉的新聞,內容敘述孫立人已因涉嫌包庇匪諜郭廷亮,引咎辭職,已遭台灣當局〔軟禁〕,直到八月20曰,蔣介石才正式發佈命令,簡述總統府參軍長二級上將孫立人,已因匪諜郭廷亮一案引咎辭職,同時,總統府另外組成調查委員會查辦,調查委員會成員共有九人,成員有何應欽、陳誠、王寵惠、許世英、張群、吳忠信、王雲五、黃少谷、俞大維等人,孫立人參軍長一職由黃鎮球升任。


從八月到十月,經過調查委員會調查,結論〔証實〕郭廷亮為〔匪諜〕,利用與孫立人的關係,陰謀在台製造動亂,意圖顛覆政府,孫立人將軍用人不查,應負其咎,但體念孫立人將軍抗戰剿匪有功,功在黨國,特從輕發落,從此孫將軍就被安排居住在台中,並派了一排憲兵嚴加〔保護〕,孫將軍畢竟不是政客,沒有高超的政治手腕,終遭至與張學良同樣的命運,在台灣渡其漫長30多年的幽禁歲月,而匪諜案〔主角〕郭廷亮,並沒有被判處死刑,他被放逐到綠島養鹿不得回台,孫將軍半生戎馬空留惆悵,一位大時代下的犧牲者...........唉......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