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6/



小黄帝是个热爱学习的孩子,同时他更乐善助人。父亲少典和妈妈附宝没有少教导他,这对他以后平定诸蛮,一统中原帮助很大。史记上记载他父亲少典是有熊国的君王,本人不这么认为,因为在中国夏朝出现以前,国家并不存在。所以,我认为少典只能算是这个有熊部落的首领或酋长,这有待于后面慢慢进入故事。

再说小黄帝到项先生那里开始系统的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第一项内容就是如何结绳记事,这一学就是好长时间,离他感兴趣的伏羲八卦还远着呢。那个时候和现在不一样,学生再聪明是不能够跳级的,也就是从低年级直接升到更高年级读书,年龄稍微大一点的人都应该记得,我国改革开放之后就出现了第一批少年大学生,如中科大的谢彦波,读书的时候还需要大人料理自己的日常生活。

当然,小黄帝早就掌握了结绳记事的全部要领,而且开始把这项技术应用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他在绳子上清楚的记得自上次打猎回来已经有10个疙瘩(天)了,而那位同伴还没有回来,他们家里的人都快急死了。小黄帝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强烈的同情心加上天生的好奇心驱使他决定亲自到那位同伴失踪的地方去找一找,这当然要冒很大风险的,弄不好会酿成羊入虎口的惨剧的。不过,救人要紧,小黄帝考虑的并不是自己的安危。加上他对结绳记事的课程早就不感兴趣,一个计划在他的内心逐渐成形。

“小黄帝。”一声喊把心思重重的小黄帝给楞了一下,他正在上学的路上,也许今天已经迟到了。原来是隔壁的二小子,他和小黄帝差不多大的年龄,在小黄帝完成成人礼后不久他也参加了第一次狩猎,不过他就没有小黄帝那么幸运,在围捕大黑熊的过程中被那畜生扫中了腿部,伤还没好,走路一拐一拐的像个瘸子,看来他也来迟了。

“啥事儿,二小子。”黄帝对他笑了笑,停住了脚步。

“唉,天天听项先生讲课,真没意思。”二小子做了个痛苦的闭上眼睛的表情,似乎项先生的课比他的伤势还要痛苦的多。

看来,二小子也对结绳记事不感兴趣了。小黄帝也有同样的想法,不过他不轻易对人说罢了,一来他向来非常崇拜项先生,二来他还有一些问题要向他请教呢。

“你看你,咱们俩要迟到了。能不能走快点儿啊。”小黄帝笑呵呵地假装催促着他。只见二小子愤愤不平地扔掉了拐杖,骂道:“娘的,不要它老子还走的快些,带上它简直是个累赘。”

他也许说的是真话,不带拐杖是快一点,只是走路的样子难看一些罢了,扔掉就扔掉吧,反正小孩子走路难看没人笑话,小黄帝上前一步扶住了他。

“我说,天天去先生那里听同样的内容,你烦不烦啦,我都快要闷死了我。”二小子又开始诉苦了,猛然,他眼前一亮,嘴张得老大,说道:“哎,要不我们到村外去玩?反正比闷在他家里听课强。”

小黄帝也早有此心,小孩子家毕竟不像大人,是坐不住的。那些年龄大的同学此刻还在先生家里认真的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呢。眼下对这两个小孩子来说,最要紧的就是先放松放松这些天紧张而郁闷的心情。

“好啊,那就我们两个人,不要告诉别人。”小黄帝也是满脸高兴,他要二小子不要告诉别人实际上是要不让大人知道他们逃课,偷偷跑到村外去撒野了。

“谁骗你,来拉钩,保证就是天知你知我知。”二小子见说动了他,自然很高兴。不过,两位小猎人的职业习惯使得他们返回家带上了尖枪、弓箭和猎狗。小黄帝的妈妈附宝一大早就和村里其他大人们一起在农地里扯草松地干活呢,自然没时间管小黄帝。不多一会儿,他们在村口的空地附近碰上了头,互相使了个眼色,鬼鬼祟祟地向藤桥走去,过了藤桥就是他们的天地了。

藤桥是有人看管的,前面已经有所交代。就是相当于现在的小区保安之类的角色。平时有两个,今天不知道是啥原因,只有一个人懒洋洋地呆在那里,还在不停地打盹。看来,对一件事情、一件工作是不是能够保持足够的关注度和耐心确实是人的缺点。也许他们对这件工作干久了,早就有点心理学所说的什么什么疲劳了。管他呢,小黄帝心里想。两位小朋友蹑手蹑脚地松开了藤桥的吊绳,只听见藤桥“吱吱吱”的往下缓缓滑落,不一会儿,桥的那头就稳稳当当地靠在了对岸的石阶上,两位小朋友的心也随着藤桥的平稳靠落而松了一口气。

这藤桥是由两根粗大的松木用长藤绑扎而成的,人走在上面很平稳。小黄帝和二小子两人雀跃般地跳了上去,二小子还不忘记对壕沟水面上自己的倒影做了鬼脸,带来的那两只猎狗也很懂得主人的心思,居然一声不吭地早就在桥的那头等他们的主人了。

“哎,司桥!快醒醒!”到了桥的那头,他们齐声喊叫,把那正在睡梦中的看桥的人给吵醒了,这个贪睡的家伙显然被人吵醒很有意见,只见他伸了个巨强而夸张的懒腰,人刚好对着桥面,看到眼前的情景,他惊讶的目瞪口呆,连忙起身把那放下去的藤桥收起,又慌慌张张地看着四周,还好没有人看见他玩忽职守,他不由的擦了把冷汗,坐在原地,不过瞌睡虫早就不见了。他想骂人,但又不敢骂出口,因为一出口别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报告到村长那里去他就要受处罚的,还是不声张为好。

那个时候并不像现在的工厂一样会有24个小时几班倒,他们的轮换显然是不规则的。

再说,小黄帝和二小子,大家也许有疑问为啥那司桥被吵醒后却没有发现他们,这其实也很简单,就在那个偷懒的人被吵醒的同时,两个机灵鬼就躲到草丛里去了,那个人自然也就没有发现他们。因为这个藤桥是村里的唯一出口,他们出去如果不把藤桥弄起来,万一外面的野兽和敌人偷袭,那全村的人就要遭殃了。

“二小子,我们出来了,那到哪里去耍呢?”小黄帝问道。

“嗨,我们到不远处的河边去洗澡吧。”二小子似乎早就想好了,他想到前面不远处的黄河边去游泳。这么热的天,确实应该洗个冷水澡凉快凉快。

“不行,那边很危险。”小黄帝听他这么说,脸唰的一下变了。

二小子急得一扯,嚷道:“嗨呀,你这人真是,怕这怕那的,不就是去洗个澡吗,难道那里有啥子野物要吃掉咱们不成?你不去我一个人去,你爱哪儿玩上哪儿玩。”二小子满脸不高兴一瘸一拐地要走。小黄帝急忙又拉住了他,脸上陪个笑脸,说道:“不是我不想到哪里去洗澡,你先听我说完再去不迟。”

二小子见他这么一本正经,就想听他说完再走不迟。没好气地说:“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了,那你说说为啥不能去洗澡呢?”看来他对不能痛痛快快地玩而生气呢。

小黄帝也没有和他急,于是说:“听我爸爸说,那河里有怪兽吃人的,那些怪兽的皮很厚,我们用枪和箭根本就奈何不了他们。”

二小子听得张口结舌,这种刀枪不入的家伙他还是头一次听说。那我们去,不是真的找死吗?

小黄帝看到他已露出惶恐之色,继续说道:“我爸爸好几次从河边经过,都看到那些怪物浮出水面把河面上游水的野鸭吃掉了呢。有一次,有个人试图用尖棍戳那东西,好家伙,那张皮可真厚呀,棍子都戳钝了,可那怪物一点事儿都没有,最后你猜怎么着,人倒是没死,把它那同去的狗给吃了。”小黄帝说到这里,下意识地看了看带来的两条猎狗,莫非要连狗都要吓唬一下?

这二小子听他这么说,猛然想起来他妈妈有一次好像也是对他讲了一件差不多的事情,还反复告诫他不要一个人到那种危险的地方去,哪怕不是去打猎。

小黄帝没有骗他,他说的全部都是真话,大家可能也猜出来了,小黄帝所说的那种东西就是大鳄鱼,那个时候的鳄鱼块头很大,全部展开来有两个人那么长,坑坑洼洼的身体浮在黄色的水面上,等待着送到嘴边的猎物,它们也是大自然优秀的猎人。这个时候,它们的攻击能力对人来讲是很可怕的,二小子不由得脸冒冷汗,暗自庆幸没有自作主张,要不。。。。他不敢继续往下想。

小黄帝见他呆在原地不动了,知道他已没了主意。那不去游泳又要到哪里干嘛呢?两个人打猎?忍受显然不够,就是再加上两个他也还是远远不够的,那个时候的人生存之艰难很显然是超乎我们的想象的,丛林法则是铁律。

“好了,我有个地方,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同去。”小黄帝死死的盯住他的眼,认真地说道。

“啊,到哪里,那危险吗?”二小子看来终于把安全放到了第一位,当大家知道会遇到的各种各样的危险的时候,都会变得小心谨慎。

“不,不,难说,嗯,可能也许有那么一点点。”小黄帝显然也没有去过那里,他当然无法肯定地给二小子一个满意的答复。他继续说下去:“你还记不记得前不久失踪的那个同伴?”

二小子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一愣,他当然听说过,如果再过些日子那个人还不回来的话,村里肯定要派人去找的。村长已经在村民大会里经过民主决策说过这件事了,凡是比较危险的事情,和比较重大的事情都要经过全体村民集体商量决定的,村长不能完全做主。这就是原始社会的民主集体决策制度,其中我们中国人早就有了民主的基因,不像当今的西方蛮夷胡扯的那些。

“你莫非是。。。。”二小子有些结结巴巴起来。他猜想到小黄帝要做什么。

小黄帝看他既然看穿了他的心思,也就不再遮起盖起,就实话实说,单刀直入地讲:“我准备到洞里去找找。”

“那你不怕?”二小子反过来提醒他了。

“我当然怕。”小黄帝笑了笑,继续道:“不过,这件事怕也要做。你看。。。”原来,那位失踪的同伴他们家里人因为他而焦急万分,老母亲因为他连眼睛都快要哭瞎了,乡里邻居的,大家其实多少都沾亲带故的,任谁都不会好受的。而要等到村子统一派人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呀,真的是等到黄花菜都要凉了,所以小黄帝决定冒险先到那个地方探听虚实再说不迟。

富于冒险精神的二小子和远古时代的活雷锋小黄帝加在一起,外加上两条如狼似狐的猎狗,还有什么事情办不成的呢,于是在正义和冒险的驱使下,他们决定要冒险进入那个曾经烈焰腾腾的地方。

白天还是很热的,沿着那天的路径,前面就是深不可测的黑色森林,而黄河在另一个方向。走了一阵,两个人有些饿了,决定先停下来休息,家里带来的烧烤好的熊肉及时的填饱了肚子,两个人不再饥肠辘辘。骨头们给狗儿们叼过去啃了,两个小家伙你争我抢的逗得他们效果不停,前仰后合的。

“可惜没水喝,嗓子冒火了。”二小子用力地抿了抿嘴,有些难受地望着站在一边的小黄帝。

小黄帝听他这么说,这才觉得有点渴。他也有点后悔没在离开村子的时候喝饱水。遗憾的是那个时候没有陶器,不能把水盛着。他听爸爸说如果有了陶器,人们再也不会害怕干旱填了,走很远也不怕渴了。这陶器是个什么神奇的玩意儿呢,这么厉害?小黄帝口渴起来,还真的有些憧憬得到这个东西呢。

“好了,我们继续走吧,那附近可能有小溪小沟的。”他苦笑了一下,把手一抬拉了他一把,二小子有些吃力地站了起来,他差点忘了自己暂时还是个瘸子。

“好吧,还又多久?”

“就快了,前面路口有记号。”小黄帝指的是通往那间已经成为灰烬的茅草屋的路口。

两人一路上不再说话,只是慢慢的往那个方向走着。两只小猎狗吃饱了,这个时候不再争吵,又成了好朋友,摇晃着尾巴忽前忽后的跟着主人们。

终于,小黄帝发现了那个十天前本族人留下的记号,不仔细看外人还真的不容易找到。尽管是白天,小黄帝找的有点吃力,因为他们到这里已是黄昏,我们知道白天和晚上在同一个地方还是有区别的。

“好了,从这里进去吧。”小黄帝停住了脚步,长吁了一口气,有些疲惫的说道。

二小子看了看草丛的里面,有些吃惊的问道:“这儿哪有路呀?全是茅草。”不过很快的他就不再说什么了,因为猎人的敏感使得他终于发现了有条小路隐身于这茂密的茅草中。那两只猎狗前几天来过,自然记得这里,不过它们变得有些焦躁不安起来,看来和老虎遭遇的经历使得他们至今还是非常的害怕进入这片茅草从。

两个人把头一低,小心地往前挪动着脚步,像是在齐腰深的水力吃力地摸索着前进,他们不是害怕被水淹,而是害怕被尖锐的植物的毛刺划上了皮肤。好不容易到了小路的尽头,他们似乎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大火燃烧后的气息,看来就是这里了。果然,那间早已坍塌的成了灰烬的茅草屋的遗址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他们面前。

小黄帝看了看附近的地方,那两句裸露的白骨架已经不见了。小黄帝有点吃惊,难道有可怕的怪物连骨头都要吃,真是连吃人都不肯吐骨头?他感觉的自己的手开始有点发抖起来,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既然来了就要坚持下去,这个时候回去会被二小子笑话的。他强忍惊恐地对着二小子扮了个笑脸,说道:“那个洞口就在茅草屋内。”

二小子听他这么说,还是有点惊讶。连忙一瘸一拐地走到茅草屋那边,问道:“就是这里吗?”小黄帝微微点点头,算是肯定。

“那咱们进去吧,你还楞在这里干嘛?”二小子有些鄙夷地坏笑了一下。

“不,等一等。我们扎一些火把,里面用得着。”小黄帝没理他,似乎自言自语道。

二小子想想也有道理,就看了看四周,还好这里有很多干燥枯萎的茅草可供使用,他们很快就扎好了十几个草把做火把使用,看来能够他们使用一段时间了。

至于引火,这也是没问题的,尽管那个时候没有打火机之类的东西,他们找了几块石头使劲的砸出火花,把干柴点着了,火的问题解决了。当然他们也可以使用燧人氏的方法钻木取火的,不过石头点火也是个方法。

“二小子,我在前面。”小黄帝腰上别上扎好的火把,对而小子说道。

这是个半人高的洞口,小黄帝不费力地慢慢地摸索了进去。接着是二小子,两只猎狗踌躇了半天,还是没有扭过主人,大家都进入了这个神秘的岩洞。

其实,在茅草屋不远处的地方,有两个新堆的大土包,里面埋了些什么想必就不用我在罗嗦了,但这是谁做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