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手札 第一章:起点 第六节:神赐的药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9/



MARK渐渐的感觉到体内的神力开始消失了,一切似乎又恢复到了平常,MARK又尝试着去推了推边上的一棵大树,“哈哈,阿元,快看,我没把它退倒!”“...这也值得你开心啊..”阿元背着骨折,仍然走在MARK后面,不敢一起走,生怕呆会MARK又突然爆发,伤到自己,还是保持安全距离再说,MARK又用力推了两推,大树仍然是一动不动,“哈哈,看样子没有什么大问题了,我们赶快回去报告吧!”MARK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步伐。“骨折到现在还没醒过吗?”“恩,好象一直就那么睡着。”..由于骨折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MARK他们决定先去最近的村庄——BARD所在的那个村庄。



“前辈,那儿的情况大致如此,你顺便看看这个。”MARK向BARD详细的说明了之前调查的所有过程,又把那个类似力量果实的东西交给了BARD,“这个?...这个东西并不是力量果实。”BARD略一迟疑,似乎一下子也不敢随意得给这个东西下定论,“这个东西你们千万要保存好,我打猎到现在,只听说过有一种叫做龙之眼泪的东西,其功效跟你所描述的情况很接近!但是具体的我不好说,因为我也从来没见过这个东西。不如你们回公会去,让那里人的来看看。”BARD说完之后,长舒了一口起,心里想着:后生可畏啊,现在的年轻人可以把这 么烦琐的事情几下就全部搞好,真是不简单。“前辈,其实还有一件事,之前我带走的那个人,现在也因为在水中呼吸,现在却昏迷不醒...可我们却一点事情都没有。”“你是说那个疯子吧。唉..这我们恐怕也帮不了他,我们村庄里的医疗设备 也是那么简单,你都看到过了,你们还是赶紧回卡坦 城,看看城里能不能医治他!”BARD一脸无奈的样子,不过确实如他所说,MARK自己也见识过村里医师的水平以及村里的设备,既然在 BARD这儿得不到什么帮助,于是MARK跟 阿元也不敢在这儿多作休息,急急的想赶回卡坦去,毕竟以骨折现在的情况,没人敢保证他会不会突然断气..于是再向BARD借了副担架之后,就匆匆告别了,两个人抬着担架快速的向着卡坦城前进....





“导师!”MARK刚巧碰到在城门口 聊天的CD,“怎么了?”CD一见MARK跟阿元抬着个人来,便知道出了什么状况,“这个人怎么了?”CD一边替骨折把了把脉向,又看了看他的眼睑,“先把他送去医治院!”CD一边在前面遣散前来围观人们,一边带路。阿元背着骨折进去接受医师的检查了..“哦,呵呵 ,这路上你们可真是遇到了许多奇事啊。”CD等MARK把大致经过说了一遍之后,赞许的点点头,“ 不过这个人以前好象也只是个中级猎人,好象叫什么哲的。”“不会那么巧吧,现在我们给他取了个 名字就叫“骨折”..对了,先不说他了,导师,你知道龙之眼泪吗?”MARK一边说,一边把从湖底拿上来的东西给CD看,“龙之泪只有在很古老的猎人手札上有过记载,是所有龙的祖先——祖龙的分泌物.”CD像是沉思了一会儿,抬头看着MARK,又接着说道,“关于龙之泪的描述,跟你所说的情况完全相同, 不过龙之泪还有其他非常强大秘密力量..但是描述到这里的手札那几页已经遗失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力量。好了,具体的关于龙之泪的描述,我只知道这些,其实力量果实也只不过是远古龙的分泌物而已,只不过效果要比这传说的龙之泪差上很多,MARK,你要千万收藏好这个宝贵的东西!”CD说完,又陷入了沉思,看来似乎CD知道的东西应该不止这些,MARK见CD不再说下去,也不好再继续多问,不过MARK也猜到了一点,CD肯定再想,龙之泪怎么会突然现身在密林那里 呢,其中一定还大有文章!但是现在妄自猜想也没用,毕竟找到线索只有龙之泪而已,如果有更多的发现,那就只能先这样了,MARK失落的望着天花板,“MARK,你先去公会报告一下现在的情况吧。”CD打破了沉默,对着MARK说,“恩,一回来就先忙着骨折的事和龙之泪的事,把报告公会的事给忘记了。于是MARK快步走出了医治院,向着公会而去。



进了公会,MARK首先向登记处的小姐报告了此次讨伐任务的过程,然后上缴了一些讨伐证明:大怪鸟的羽毛,桃毛兽的脑袋,爪子,当然还有桃毛兽王的尾巴和许多完整的皮,当然也没忘了把阿元抓来的珍惜昆虫上缴了一些,登记处的小姐在收下东西之后,跟MARK说:“MARK,你这次讨伐过程的单不用写。”“恩?”MARK正埋头打算写单子,“不是照流程都需要写的吗?”“是啊,这次不一样,你呆会去一趟长老大厅,长老似乎有话要跟你说。”“哦,这样啊,那我知道了。”MARK一脸疑惑,到现在为止,长老几乎还从来没有跟初级猎人直接见面的先例..一边想着,MARK一边放下手上的笔,朝着公会长老大厅快步走去...“MARK,你来了?”长老天浪一边看着文案,略略的抬头看了MARK一眼,这间大厅中央有一个大圆桌,两边的书架上摆满着像是古籍类的手札,不少忙进忙出的猎人,都有一个特点,全是带有“V”形标记的高级猎人.但是那么多人虽然各忙各的,但一切谨然有序,无形中透露出了一中严肃...“长老,找我来有什么事吗?”MARK施完礼后,看着长老——长老天浪是个上了年纪的老猎人,以前一直是由他来培训所有现任导师的,其中也包括MARK的导师CD,关于他的传闻很多,有人说他的能力是堪比最早的第一代猎人。因此对MARK而言,他不仅是长老,也是师公,据说他现在已经活了上百岁,但是鹤发童颜的他却是猎人公会,乃至整个卡坦城所有猎人的最高发号施令者,他有着一切裁决的能力。“MARK,从BARD那儿传来了信笺,说你们这次的任务处理的非常好,”天浪说着,看了看MARK,接着说下去:“还说你们解开了密林那边怪物们骚动的原因...你带回来了一个奇怪的果实吧?”“是的,长老。”MARK回答完毕,便把背包里的两半果实交给了长老,长老架着老花眼睛,把这果实端详了半天,突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样子,还是觉醒了。。。”“?”“MARK,你自己收吧,这确实是龙之泪,它的用途很多,不过最大的功能有两个,一个是和力量果实一样的作用,短时间内提高战斗力,但效果要强上很多。另一个功能就是能够入药,几乎可以治疗一切伤势..”长老说完这些,又对着MARK笑呵呵的说:“MARK,作为一个初级猎人能获得它,这可是神赐般的礼物啊!”MARK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其他没事了,我只是想确认一些事情。”长老刚说完,导师CD居然也进来。MARK见长老已经吩咐完了,看样子导师和长老也有话要谈,于是施了一礼,便匆匆退了出去...


“MARK,你去了哪里了?骨折的情况似乎不太好!”阿元匆匆从治疗室里走了出来,对着迎面而来的MARK大声喊着。“什么?”MARK一边问,一边跟着阿元走了进去。“MARK,你的朋友现在情况不太稳定啊,一会儿浑身发烫,一会儿又浑身冰冷,这症状我们也没有遇见过。”里面的一个医师像着MARK摇了摇头,“医师,你技艺精湛,请想个办法啊!”MARK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流了下来,一路过来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变的那么严重?“对不起啊,我真的束手无策了,现在只能期待着情况不会再坏下去...”医师说完,又给骨折测了测体温,“奇怪,现在又正常了..”这种奇怪的现象并不多见,“那我先观察一下。”医师说完,又开始准备起各式各样的草药来..阿元回家去休息了,MARK呆在医院里又闷的发慌,生怕又传来医师的坏消息,于是一个人晃悠的走着......“可以治疗一切伤势。”MARK突然想起了长老刚才说过的话,自己看过许多的药理知识书籍当中并没有提到过龙之泪,可能这毕竟是传说中的东西,许多新书籍上都没有记载,MARK凭借着自己的知识猜测,龙之泪单独作为药肯定是不行的,应该还需要别的东西来当作药引,这样才可以发挥治百病的奇效.可能医师会知道怎么使用.想到这里,MARK便快步的向医治院走回去....



“医师,你看看这个能直接用于治疗吗?”MARK一边说一边把龙之泪递过去。“我没见过这个...”医师端详了半天,看样子他也不知道龙之泪,“这是龙之泪!”一个声音从两人的后面传来..“院长!”医师对着后面的来人必恭必敬的行了个礼,“你是MARK吧,关于你找到龙之泪的事,我也听说,呵呵。”MARK循声望去,发现这位院长也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但是身材高大硬朗,“院长,你知道龙之泪的用法吧?”MARK急急的询问,“呵呵,是的,我家族以前就有用过龙之泪作药的先例,不过那是很远的事了...哈哈,没想到到了我这里,还有这个机会。”院长看上去双目放光,这种机会并不是一般人都有的。“MARK,你跟我来。”院长一边说,一边拉着MARK,带他去了医治院里面的一栋小房子。刚一进门,就看见了各式各样的奇怪仪器,里面还有着各种颜色的液体,不停的沸腾着,“这是我的实验室。”院长一边翻箱捣柜地找着什么,还一边介绍:“你可以叫我A1,大家都院长院长的,快把我叫老了!”MARK觉得这位老者挺有意思的,心态倒是挺年轻,“A1院长..你在找什么东西,要我帮忙吗?”“不用,我在找我们家族的历代记..我上次记得放这儿了..”A1一边找,不忘一边继续跟MARK聊着话题,“MARK,你父亲现在过的好吗?”“我父亲?”MARK问道,A1院长在进来时就已经发现了MARK身上所穿的盔甲乃是自己的老战友的。“恩,老MARK,我跟他是老队友了,哈哈,看来老MARK居然没跟你提起过我啊!我跟你父亲以前都是猎人,不过我现在做了全职医师,没有再继续打猎了!”“我父亲现在在我们城的南面,穿过森林就能到的其鲁城,前段时间来信说很好,谢谢A1院长的关心。”“哈哈,那家伙好久没给我写信了....啊!找到了!”A1突然兴奋的叫了起来,手上那着几张破旧的黄色纸张,“是这个吗?”MARK凑过来看了看,上面尽是些潦草的字迹,加上纸张古老破旧,已经很难分辨..不过A1能看得明白就好,只见A1迅速的翻着,“这里,恩...这里写着龙之泪.加上黑天木..再加上....再加上...”A1说了几遍“再加上”,仍然没说出到底再加上什么,“A1院长,我来看看吧.”MARK一边接过纸张,一边仔细的分辨着,“再加上鱼龙之心...”“啊,对,鱼龙之心!这样治疗一切伤势的药就成功配出来了!”A1好象已经把药作了出来一样,兴奋不已。“那我现在还少两样素材...”MARK一边沉思,一边想着:一个是黑天木——沙漠中,有一群群居的“迷你”人,他们是沙漠的原住民,身形和人差不多,但是小上许多,他们非常暴躁,攻击倾向严重,而他们手上拿的就是由黑天木制成的奇怪武器,最麻烦的是黑天木——是他们自己用沙漠里的奇特植物制作而成,并不是天然植物,制作方案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另外一种素材“鱼龙之心”则相对要好得到一些。骨折的脸庞突然浮现在MARK的脑海里.“对了,MARK,你去酒馆找找有个叫后飞的人,大家都说他曾经跟那些沙漠原住民做过交易。”A1想了这些,立刻对着MARK说。MARK道过谢,向A1道别之后就急急的奔向酒馆..



MARK见过后飞几面,后飞很早就是个中级猎人了,只是一直没有再晋升过,刚进酒惯,就听到后飞在那里对着初级猎手在大侃特侃:“你们知道吧,那铠龙是长的什么样子,浑身包裹着坚硬而富含矿物质岩石的古龙啊,那家伙,就两字:厉害!口里还能喷出高温的岩浆!知道了吧,嘿,我上次硬是想办法把它给整趴下了!”“你一个人吗?”有人问道,“那还用说,我们中级猎人谁没有个一技之长,哪敢一个人跑去那执行任务!”后飞说的口都干了,猛得灌了几口烈酒,就开始继续神吹特侃了..MARK也不插嘴,等后飞罗里巴嗦的说了一大堆,终于说累散场,那几个初级猎人走了以后,这时MARK靠了过去:“后飞,你知道沙漠的原住民么?”“当然知道了,上次我还拿身上的一些贝壳跟他换了点东西回来,看!”后飞说完,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奇特项链在MARK面前使劲晃了晃,“这是什么?看起来很珍贵啊!”MARK看着这闪闪发光的银白色项链,故意附和着后飞,“哈哈,你真识货,这可是沙漠中的特产,沙耀石!这个沙耀石可是沙漠里的奇珍异宝啊!我跑了几个月的沙漠都没找到过一块,倒是从这些人手里得来了这些。”后飞脸上尽显着得意,“你就用海边的贝壳去跟他们交换的?”MARK想把他们的喜好收集一下,“恩,是啊,不过好象他们对什么东西都感兴趣的样子?当时也正好因为身上有一些贝壳,所以就连忙跟他换了。”后飞心不在焉的喝了口酒,接着说:“对了,你得小心一点,他们也不是什么善类,当时我去的时候,正巧碰上一个沙漠原住民,所以我们才和平的作了交易,如果碰到一群的话,他们或许就用抢的了。你要去的话,最好多带上几个人。”后飞说完似乎脸上出现了一丝对沙漠原住民的厌恶。MARK得到了想要的信息之后,刚打算走,却被一人叫住了,“MARK,好久不见啊!”MARK觉得这声音挺熟悉的,回头一看果然是蓝往,“今天怎么又来喝酒啊。”“不是,我的一个朋友有了点麻烦,治疗他的药方里,有两种素材,一种在沙漠,一种在大海..”MARK显的很忧虑,“这么奇怪的药方,需要跑两个地方?呵呵,大海那边需要什么材料啊?我正巧也要大海那边执行一些任务..如果 方便就给你带回来吧。”“是吗?!”MARK一阵欣喜,“我需要鱼龙的心脏..不知道....”MARK还没说完,就被蓝往给打断了:“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奇特的 材料呢,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蓝往把刚点的酒一口喝完,“这次我执行任务的时间大 约5天,第6天必定回到村里,到时候见!” 蓝往把时间交代清楚之后,不等MARK道谢就走出了酒馆,出发了..“喂,MARK,你知道蓝往的故事吗?”在一旁 的后飞突然开口了,“听过黑鸟组织没有?”后飞继续发问,这些事情MARK已经知道了,他却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着:“什么黑鸟组织,不知道啊。”“那是个很神秘的猎人组织,据说是经常会干一些不光彩的勾当,不猎杀怪物,有时连人也杀。”后飞顿了一顿,“蓝往以前就是那个组织的成员之一。”MARK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后飞有一阵厌恶 感,假装着没听见,只管自己快步走出了酒馆..“喂,MARK,少跟他接触为好!”后面传来了一阵后飞的喊声...看样子阿元所谓的调查资料也是从后飞这儿得来的...不过MARK心里确实也起了一个疙瘩:是空穴来风吗?......“不会,什么黑鸟组织,八成是编造出来的,蓝往这人很好啊!”MARK对着自己说了一声,快步向阿元家走去.......


MARK心里想着:这次碰巧和蓝往相遇,委托蓝往去寻找鱼龙之心,凭他的实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那么自己只要去沙漠就行了!想到这里,便已来到阿元的家门口 ..“这么说,我们两个只需要前往沙漠,去和那些原住民交 换即可?”听完MARK的话之后,阿元问道,“是的,不过可能并不能如想象中那么顺利,后飞的意思,我们也可能会和那些原住民发生冲突——他们人数多的话,便会主动抢劫我们。”“哈哈,当然知道了,早就听说那群土人不是好东西,若不和我们交易,我们就抢他们的东西!”阿元边说边擦着自己的爱枪,“恩,但愿一切都顺利..”MARK轻声的说着。两人连夜准备这此行所需要准备的东西...


次日早晨,阿元先去了公会登记行动,而MARK在出发之前去看了看骨折,根据A1院长所言:现在骨折的情况虽然稳定下来了,可是仍然间接的会发冷发热,只是频率比以前要来的缓慢,在MARK他们出去寻找药材的同时,他也会尽力的试着用其他办法来治疗骨折,让MARK一行人尽量放心..MARK走出医治院的时候仍然在想:骨折好象是那天吃了桃毛兽之后,整个人就变了。究竟,骨折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只有找到那几种药材之后,谜底自然就会揭晓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