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六十七章 原来我们已经到了夜郎了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一直传不上来,发晚了,多发一章示歉。欢迎各位大大读完之后留下您宝贵的原创评论,在下一定会认真品读,直至加精)


一做生意,自然不能马上就走了。我赶紧安排人回成都再调几个得力的商业人才来,和张家合作毕竟不能马虎,况且武阳是巴蜀茶叶的集散地,更是要在这里设个大据点。很快,我的人来了,张翼也挑选了几个信得过的张家子弟以及周围一些略有加工茶叶经验的清苦邻居,这些人一起跟我学习我的新式茶叶制作工艺。我也是耐着性子,把绿茶、普洱茶、花茶的工艺一一交给他们,并且鼓励他们在茶的制作工艺上推陈出新,根据不同的茶叶种类,弄出不同的风味。因为我们料到了以后的市场广大,难免有人会偷师,为了保密,我和张翼还把这些人的家人全部集中到了一块,允诺负责他们的吃住,以及以后孩子的上学等前途问题,并许诺将根据茶叶的销量计算年底的分红,每个人的收入与自己的贡献息息相关,同时也暗示若有人胆敢私自泄露制茶的秘密,我们会叫他好看,并且会连累所有相关人员的收入。这些人指天赌咒发誓一定会保守秘密,绝不外传。张翼则利用自家在武阳的关系,建立了销售渠道,我们安排了专门人员来做这件事,我俩不必太费心。另外我也利用这次机会,反正张翼是地头蛇,我就把济世堂的其他产业也在武阳弄了起来,能挣钱,为什么不干?

张翼还要到衙门去值岗,毕竟现在县令还在病中,没人主持也不行,也不能天天在家陪我们,就由着我们自己折腾吧。张翼一到晚上准回来,我和王平讨教枪法,并由王平和他对练,我则用多种兵刃蹂躏他,让他学会用枪法和不同兵刃交战的实战经验,张翼知道我们还要继续南下,为此也学的特刻苦,经常是起三更,爬半夜,几乎把自己的睡觉时间全部剥夺了,不过,如此,他的枪法也是比以前有了很大进步。还有一个张嶷,身体在我吴普师兄的针灸下,已经自己感觉到有很大好转了,他也是文武均练,毕竟20多岁的人了,有这么个机会不容易啊。兵书有庞统师叔管,可武艺就得由我这个大师兄来带了,按庞统师叔的说法,我是亦师亦兄,就是算做张嶷的师父,张嶷也不敢反驳的。毕竟刀法人家老黄家才是正宗货,张嶷的三尖两刃刀兼具枪刀之长,为了更好的让他体会其中的刀法,我就把黄叙拉来了,黄叙现在还经常有点咳嗽,不过身体是比以前好多了,轮回刀黄家大刀也没有太大问题了,这小子,还是随他爹啊,天生的神箭手,妈的,比我强多了,除了我力气大,比他射得远,其余的我根本就比不过他。我拉他来,让他用他老黄家刀法的眼光看看张嶷在用刀时还能如何改进,唉,张嶷啊,让黄叙和我骂了许多次之后,也明白了,三尖两刃刀兼有刀与枪的功用,就得兼用二者之长,远时以枪为主,近则以刀为主,刀里加枪,枪里加刀,灵活运用,让人防不胜防。我给他编了句口诀,所谓:

腾龙跃虎青光闪,人走刀削似飞燕,你来我往不留情,横来竖劈似光轮。

张嶷把自己的三尖两刃刀是舞的虎虎生风,几乎快要泼水不进了。时而蛟龙探海,时而巨蟒翻身,刺时一条线,砍时一大片。我突然想起留在西凉的泰虎营来了,他们也有用这长刀的,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遇上曹军了没有?忽然,我又心中一动,想起后世一支威震四方的军队了,对,等回去后,一定得打造这么一支军队。

如此,很快大半个月就过去了,茶叶也进入了正轨,有张家照顾,已经开始有了销路。吴普师兄在彭山的采药也告一段落了,我们也应该继续南下了。张翼就恋恋不舍的送我们到船上了,竹叶春花暖洋洋,行人下马客在船。天气是很暖和了,可张翼的心情可是凉飕飕的,与这分别场面的美景不符啊。向他挥挥手,再说一声再见,说好我们还会再回来的。船慢慢开始加速了,顺风顺水,老远了,张翼还是站在码头边向我们招收。庞统师叔也没忘记自己的正事,也给张翼写了推荐信,已经让我济世堂的伙计传回成都了,诸葛师父现在到前线去了,要有他的消息,还需要一点时间,庞统师叔还给张翼留下了要攻读的兵书战册的书目,要张翼先好好自学,认真领悟一番。这次张嶷跟我们一起走了,他这次是住在张翼家,他南充老家也没什么人了,就光棍一条,一人吃饱了饭,全家不饿,到哪里都行。跟我们走,还能跟着师父多学点,另外毕竟他还需要吴普师兄的治疗,彻底治好他的痹病,省得他以后难受,也是我们为医者的心愿啊。相送的人群渐渐远了,江流一转弯,青翠的大山把他们都挡住了,我们才从船头回到船舱,继续我们的南下之旅。

水面越来越宽,显得江水反倒不那么急了,掌舵的老大一会呼喝着水手上左帆,一会呼喝着水手落后帆,船速让庞统师叔很是满意,而且船的灵活性,可操控性看来也很是过关。下一步就是看他逆水逆风如何了。船停在峨眉山下,我们又呆了几天,吴普师兄去找他的宝贝草药去了,我则没有出去,依旧在教授张嶷武艺。这几天,庞统师叔和我制的茶叶喝高兴了,就给我们唠唠叨叨,他提到这南方原先有个夜郎国,司马迁在《史记》中就记载过,现在我们所在的犍为郡就是夜郎国的地盘了。

庞统师叔吟道:

“夜郎者,初,有女子浣于遁水,有三节大竹流入足间,闻其中有号声,剖竹视之,得一男儿,归而养之。及长,有才武,自立为夜郎侯,以竹为姓。武帝元鼎六年,平南夷为牂柯郡,夜郎侯迎降,天子授其王印授。后遂杀之。夷僚咸以竹王非血气所生,甚重之,求为立后。”

他又给我们解释了到这就是夜郎来历的传说。不过这时也已经有了“夜郎自大”这句成语,庞统师叔说,此句典出自《史记之西南夷列传》:“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 说的是汉武帝为寻找通往身毒(今印度)的通道,曾遣使者到达今云南的滇国。期间,滇王问汉使:“汉与我谁大?”后来汉使途经夜郎,夜郎国君也提出同样问题。因而世人便以此喻指狂妄无知、自负自大的人。庞统师叔博学啊。他说,其实,夜郎并非自大,历史上的“夜郎国”曾是一个国富兵强的泱泱大国。古夜郎地广数千里。《史记之西南夷列传》称:“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这表明夜郎确实是当年中国西南最大的国家。大约在战国时代,夜郎已是雄踞西南的一个少数民族君长国。也有书说“永初初年,九真徼外夜蛮夷,举土内属,开境千八百四十里。”按这种算法,我估摸了一下,应该当时的夜郎甚至包括后世东南亚的一些国家了。庞统师叔还说《史记之西南夷列传》有载:“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得十余万”。夜郎能拥有精兵十余万,可见其国力之强盛。长年养十余万精兵,给养、武器装备便是一笔巨额开支。汉武帝时,夜郎曾派精兵协同汉朝征伐南越反叛。《史记》上还提到“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枸酱是当年蜀地出产的驰名商品,蜀人不顾禁令,偷偷走私到夜郎高价销售。《史记之西南夷列传》还有载:“元狩元年,博望侯张骞使大夏来,言居大夏时,见蜀布、邛竹杖,使问所从来?曰:从东南身毒国(今印度),可数千里,得蜀贾人市。”“大夏”即古代的波斯帝国,这四川的商品是通过夜郎国转口印度,再由海上商船运抵西亚波斯等国的。据庞统师叔的意见,夜郎之所以富裕,是因为中内地的很多丝绸等从夜郎国转运到身毒等地,再转往其他各地。夜郎国与南越国并无臣属关系,但两国间的商品交易却十分频繁。

“唉,可惜啊,夜郎国只存在于世大概300多年,遭灭国于西汉末期。汉成帝河平年间夜郎国与南方小国发生争斗,又不服从汉朝出面调解。汉朝新任牂牁郡守陈立便深入夜郎腹地,果断地斩杀夜郎的末代国王,继而平定其臣属及附属部落的叛乱。从此,夜郎不再见于史籍,只留下一句“夜郎自大”的成语了”。

哦,原来我们已经进入古夜郎国的地盘了啊,一定要好好看看。庞统师叔也深有此意,毕竟他也只是从书上看到有这么个夜郎国,却从没见过啊。于是我们就开始做准备,等吴普师兄他们回来,我们就开拔,杀奔夜郎故国腹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