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五天 倒数第五天,20:00之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20:00之前。


政委向后退了一步,他要走出松树林。

后退的一步迈出去了,却不知道踩到什么上了,虽然柔软,但是还是有硌脚的感觉,政委毫无意识的一个反应,就是回头去看。

却感觉,迎面一个身影,政委的鼻子已经贴近了那个影子。

。。。。。。

政委其实一直都没有什么呼吸,他要装作那样的话,怎么可能有呼吸呢。政委几乎惊叫出声来,他眼前赫然站立着一个人,看上去模模糊糊的,但是可以肯定这是一个人形。

近在咫尺,政委也感受不到对面的呼吸。

“你要做什么?”一种极其难以模仿的声音,从对面发出来,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苍老,但是却中气十足。

政委浑身在颤抖着,双腿也在颤抖着,即使陈生告诉他会遇到其他人,政委也觉得无法想到是这样的场景和气氛。

“你要做什么?”那个声音再一次的重复着问话。

受到如此惊吓,政委几乎已经忘记了陈生告诉他的那句话了,所以僵持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是在等死,也好像已经就是死人了。政委的脑子里在拼命的想着陈生告诉他的那句话。

“你要做什么?”语速和节奏没有变化,声音也没有变化,但是可以明显的听出来,语气已经变了,变了焦躁和易怒了。

政委还是没有想起来那句话,但是耳边却听到了来自不同方向的很多种沙沙的脚步声,如此黑暗的环境,正视着尚且看不清对方,余光就更谈不上了,可是政委却能够清晰的察觉到一定是周围又有很多那样的人正在慢慢的向他这里走来。也许是听到了这里有声音吧?政委无助的闭上眼睛,屏住呼吸,继续回忆陈生的那句话。

政委对面的黑影似乎已经不耐烦了,他没有再问第四遍,而是慢慢的张大了嘴,双手向上抬举着。政委闻到了从他嘴里散发出来的一股难以形容的臭味儿,这是在现实世界中从来就没有闻到过的一种异味。

黑影的手已经接近了政委的脖子,周围的脚步声也停了下来,因为他们似乎已经距离政委很近很近了。

忽然,政委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双黏糊糊的大手,这下他真的不用呼吸了,那只大手死死的掐住了政委的脖子。

“我是骤死的亡魂,有事没有办完,去去就回。”政委的记忆就像一下子被打开了的阀门,这句话突然间就脱口而出了。

由于脖子被那双黏糊糊的大手掐的过紧,政委说话非常费劲,到最后,几乎是挤出来的声音,自然是非常沙哑和古怪的声音,居然和那个黑影发出的声音非常的相像。

黏糊糊的大手突然间就松开了,对面的黑影,歪着头看了看政委,四周顿时又发出了一阵沙沙的脚步声,只不过听上去是渐渐的远去的声音,对面的恐怖身影也在逐渐的消失,那股难闻到极致的恶臭味道还没有散去。政委手中还握着那根树枝儿,他决定再待一会儿再往外走。

为什么海淀分局的大楼里有灯,而外面却没有电呢?现在政委眼中的海淀分局大楼就像一座由诡异和恐怖组成的大楼,在远处忽明忽暗的释放着自己的灵异的魅力。大楼的正前方是隔着一条大马路的几座居民楼,那几座楼是没有一点灯光的,街道上的路灯也是熄灭的,此时的月亮比刚才稍微向西运动了一些,有一点点月光可以照到黑暗的大地上了。政委用脚在地上蹭着,他是想感觉一下地面上是不是土,盘算着他能不能在这里蹲下拿走一捧土,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还可以找到一块石头。

政委的脚感觉到地面很柔软,就好像走在地毯上的感觉,他忽然想起了玄灵村的大地,不由得心里一紧张,陡然间,政委跑出了松树林。

。。。。。。


拉开抽屉,里面果然还有不少存货。刘庆顺势一瞥,看到了掉在地上的政委的外衣,刘庆的心里不由得忽悠了一下,是的,刘庆看着这件外衣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恐怖,毕竟,一个活生生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连皮囊都不剩下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再加上刚才办公室里出现那个恐怖的声音和对刘庆的那个要求,刘庆再一次陷入了恐慌之中。

。。。。。。

刘庆忽然觉得大楼外面突然黑了一下,他急忙跑到了窗户边上看看,刘庆发现外面的路灯和对面居民楼的灯全都熄灭了,外面一团黑暗。楼下传来了许多人的叫喊声。

“怎么回事啊?”

“什么日子啊,怎么还停电啊!”

“张师傅,拿手电来啊!”

“应急照明怎么也不启动啊!”

。。。。。。

刘庆去开台灯,这里有电,台灯是亮着的,但是灯光忽明忽暗,刘庆走到办公室门口,心里掂量了一下,猛的一下打开了门。

楼道里的灯全是亮堂堂的,没有一点儿停电的迹象。刘庆在门口回头又扫视了一下政委的办公室,他顺手关上了门,刘庆走出了办公室,沿着走廊向楼梯间走去。

走廊里不时走来了同事,和刘庆打着招呼,然后擦肩而过之后,都向刘庆的背影投去了奇异的目光,然后惊恐的加快了速度,离开了,当然,刘庆无法看到他们的眼神,只不过刘庆知道他们都加快了速度,不知道为什么。

从楼梯间开始向下,二层还有电,到了一层灯光就逐渐昏暗了,直到刘庆走出了海淀分局的大楼,外面一团漆黑,不少分局的同事在黑暗中跑来跑去,手电筒的光亮在黑暗中晃来晃去。

刘庆可以看出来他们谁是谁,他们都是一些熟悉的面孔。

大家都在为停电而忙碌着,在忙碌的人群中,随着刘庆越靠近院门口,就越发的感觉到有许多陌生人在走动着,和那些熟悉的同事不一样,他们在走动,而同事们是在跑动着。刘庆从陌生人的脸上发现了许多异样,他们怎么都长得差不多啊,伴随着手电筒的光柱,不时的照在那些陌生人的脸上,刘庆忽然发现了一个规律。

他们!

他们的脸上没有血色。

。。。。。。


政委的脚感觉到地面很柔软,就好像走在地毯上的感觉,他忽然想起了玄灵村的大地,不由得心里一紧张,陡然间,政委跑出了松树林。

。。。。。。

政委跑出树林之后,迎面就装上了一堵墙似的人影,还是刚才那个掐住政委脖子的黑影。

“你要做什么?”那恐怖的声音再一次出现。

政委没有说话,而是硬着头皮的把手伸了出来,把手中的树枝儿给那个黑影去看。

黑影低下头,看了看树枝儿,也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政委似乎又要面对那黏糊糊的双手,那种窒息的感觉再一次逼近了。

黑影的手抬了起来,伸在政委胸前,停住了。他的双手摊开,手心中放着一个小口袋,另一只手中放着一个小石头,黑影看着政委。

政委似乎明白了,他在帮助自己找到了一捧土和一块石头,为什么呢?不知道。

政委小心翼翼的从那双手中拿走了两样东西,看着那个黑影,面无表情的渐渐的消失在自己面前。

。。。。。。


海淀分局的大楼里依然有亮光,陈生和舒梁在大厅里,相互依偎着,舒梁感觉的比刚才好多了,腿也不是很酸了,身上也有了些力量了。

外面黑,里面亮,两个人看不到外面,只能静静的等待着政委回来。

“政委去外面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舒梁问道。

“不知道,反正外面有很多东西。”

“什么东西?”

“一些走不了的影子,他们见到有人就会出来的。”

“那为什么我们白天过来的时候,他们不出来?”

“因为你们没有找那三样东西,只要去找,他们就会出来,他们不能走也不能让我们走。”

“政委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只要他记住那句话就应该没问题。”

。。。。。。


也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后,大厅的正门“咣当”的一声被打开了,一股寒风顺着开门的缝隙,吹了进来,陈生和舒梁顿时赶到一阵寒冷。紧接着,政委踉踉跄跄的走进了大厅。

“政委!你没事吧?”舒梁大喊到,双腿逐渐有了力气,支撑着地面,舒梁站起来了。

“。。。。。。”

政委没有回答,他快步走到了陈生面前,把那三样东西放在了陈生面前。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