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原创]外敌入侵?!

场景一

公交车在一条很窄很窄的路上飞驰着,怎么好像这条路我以前没有走过的?我奇怪着,我这是要去哪儿呢?哦,对了,想起来了,要去学校上课来着呢。怎么今天从这里走了,奇怪。

不过,外面的风景还真是不错啊,恩,两边都是田野,那边,还有好大一片的荷塘,白色的荷花,好美啊,怎么每朵花,都开的这么大,这片荷塘真的好漂亮,我在心里说着。

突然,车子在一座窄窄的小桥前停住了,人们,都走下了车。咦?怎么了,车子坏了吗?我狐疑的跟了下去。“爸?爸爸!你怎么在这里?”我诧异的看着站在车下的老爸,“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然而老爸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带着我,往前走着,边走还边说着什么,可我听不清。

没多久,我们就来到了一座白色的宿舍楼前,这里好像很混乱,大家都在跑着,而且奔跑的人中似乎很多都是军人,他们夹杂在公交的乘客中,大家都在跑。我和老爸站在这么混乱的人群中间显得很突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听到后面有个人叫了一声,“你们还不起床,这都几点了!再不起来训练,要你们干吗的啊!”我吓了一跳,然而起先寂静的白色宿舍楼,好像也开始热闹了起来。好多好多的人,开始是大人,可后来,就变成了十几岁的小孩子,一个又一个的落了下来,不是从楼梯下,而是顺着绳子,或是扶杆,整个滑了下来,就像是电视里的特警一样。突然,我甚至看到了一个人从顶楼直接飞了下来,落在了地上,我吓了一跳,心想莫不是看见了传说中的轻功?再仔细一看,嗨,原来只是个被人扔下来的人型雕像而已。

我很奇怪,问爸爸,为什么他们都这么忙。老爸说,“你还不知道吗?美国,联合了其他几个国家,要攻打我们了。”

“……什么?!别开玩笑了,现在不是正在开奥运会吗?!怎么可能发生战争?”

老爸说,“他们就是趁中国在办奥运会的时候才要攻打我们啊,因为我们都把精力集中在奥运会上了嘛,根本没想到可能会有人攻打过来的,所以他们才会成功啊。”

“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有点慌了。

“昨天,昨天,我们发现了意大利的潜艇正在靠近。这是美国开战的信号,他已经联合了世界上其他的好几个国家对我们开战了。我们现在非常的危险”

……我无语,为什么会是意大利的潜艇,我也不知道。甚至实际上意大利到底有没有潜艇我都不知道。总之,在听到了老爸的这句话以后,我就醒了,然后打开电脑,看到了格鲁吉亚和俄罗斯之间,发生了战争的新闻。


场景二

这又是哪里啊……我再次来到了个奇怪的地方,好像很荒凉?又好像……还蛮有气势的地方,因为这里的建筑都造的挺漂亮的,只不过很显然,年代有些久远。

“小心!”

突然有人对我叫了一声,一支冷箭射了过来,贴着我的脑门,嗖的飞了过去。我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突然有个人跳了过来,和不知何时出现在我旁边的另一个打了起来。

刀光剑影中,打了不知多久,其中一个人,拉起我的手就跑,在奔跑之中,我的眼角似乎撇到了某种黑乎乎的东西,可我来不及细看了。当跑到了另一个安全的地方以后,气喘吁吁的对我说,你记住,刚才那个人是叛徒,他杀了很多人,你一定要去通知其他的人,叫他们小心。

我愕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那个人扔下我就走了。

我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这里我一点也不认识,也没有印象是不是曾经来过这里。后来,我好像又回到了当时那两个人打斗的地方,可是这里现在变得好吵,很多的人在这里打斗,而且不断的有人死去,躺在了地上。

我躲在一边,没觉得害怕,但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好像见过被人群围在中间,正在奋力抵抗的那个人。他怎么可能是叛徒呢?他不可能是叛徒的啊?我以前见过他,他是个好人啊,一直都是被人们很信任的,怎么可能做出背叛大家的事情来呢?

可是,不管我怎么不肯相信,战斗,还是在继续。那个叛徒似乎变得好厉害。他以前没有这么厉害的,可现在,却好像被注入了某种神力一般。围在他身边的人不断的倒下,死去,但还是会不断的有新的人冲上来和他战斗。

他们为什么要打,是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最后,所有的人都死了,包括那个叛徒。战后的战场,变得格外凄凉,地上,三三两两的躺着倒下的人,不过好像并没有太多的血。而且他们都是死在草地上的,甚至似乎不像是死去,而是在睡觉一样。

可我知道他们是死了,因为有一种很凄凉的感觉,大家都不能再说话了。

多数的人,取得了胜利,他们终于杀死了那个叛徒,可是自己,也没能活下一个。我似乎,和那些多数的人是一起的,但我又好像什么都做不了。也许,我是最后一个幸存者?

最后,我离开了这片草地,可我似乎又能看到,在我的身后,有某种黑乎乎,黏兮兮的东西蔓延了过来。很难形容,也许,像是融化了的橡胶?或是某种垃圾腐化融化之后的东西,黑色粘稠的液体里,还翻滚着某种类似垃圾之类的杂质,好多,真的很多,像是火山喷薄而出,岩浆沿着山坡流淌下来了似的。

但这里并不是坡地,我也不知道这黑色的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反正最后是流淌到了草地上,很大面积的一块,在慢慢的往前流淌着。终于,这黑色的粘稠物质覆盖了一具刚死不久的尸体。这个人,我也认识,好像是起先救了我的那个人。他仍然穿着他的铠甲,但已经没有了生气。

可是,这黑色的物质似乎是有着某种的力量,在它的覆盖下,那人的尸体很快就跳了起来,而且富有朝气,似乎是重新复活了过来,只是很奇怪,他脸上的神情变得邪恶无比,好像已经丧失了原来的本性,而被那黑色的东西占领了心神一样。那黑色的东西,占用了他的肉体。而我也在这时明白了,起先的那个叛徒是怎么回事,他也是被这黑色的东西占用了肉体了。

然后,偶又醒了,没再往下接着做梦。。。


写的这两个东西捏,都是我这两天来做的梦。我也很奇怪,好像自己做梦越来越有水平了,居然一个比一个精彩,扩展一下简直就可以写成小说,因为舍不得这么好的梦被我以后忘掉,所以就写了下来。而且真的很神奇,第一个梦做完的第二天,我就看到了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开战的新闻。虽然是没中国什么事儿吧,但也是在奥运期间发生了战争,毕竟都不是大家所希望的。希望两国可以尽快停战,还所有人一个宁静和平的奥运会。

至于第二个梦,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都说梦是有着某种寓意的,不过可惜我是没有学过解梦,只是觉得还蛮精彩的。其实有的时候,做了这样精彩的梦真的挺过瘾的,就像是亲身经历了一段电影大片一样,可又远比电影真实,重要的是,没有拍电影那么累。

哈哈,希望我今晚还能做个好玩的梦吧,过过干瘾也好~~


本文内容于 2008-8-11 13:31:48 被欣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