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七 食人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6/



他们没敢太早回家,免得家里人怀疑,也许同学们放(下)学了,项先生也许没有注意到缺了两个。老人家年纪大了,记性不太好。兴许明天可以扯个谎,就啥事儿也没有了。小黄帝和二小子有点异想天开。他们刚好相反,年龄虽小,但是记性很好,二小子就不说了,反正小黄帝已经把岩洞里的那面壁画的内容全部记下来了。现代教育学告诉我们,像他这么大的孩子的机械记忆能力是很行的,但是理解能力就差了一点。

既然不能这么早回家,那慢慢晃悠着得了。二小子还在可惜他那根“尖端”武器,小黄帝没好气地说:“得了,改天请村里的作坊帮忙不就得了?”

“那怎么行,他们磨出来的我不喜欢。”二小子撅着嘴苦笑了一下。

原来他们那个年代,社会已经开始有了分工,就是手工业逐渐从。。。业中分离出来,我不说大家也能猜得出来了,这些家伙的技术真的还行,别看他们打猎不行,但是打磨出来的家伙还挺好用的。小黄帝虽说有些瞧不起他们这些人,不过每次和他们打交道也都是不痛不痒的,没发生什么过节。他的这种心态或许影响了之后的若干代人,就是重农轻商。

“要不。。。”二小子眨巴着贼眼,坏笑的说道:“你帮我打磨?”

这小子,今天还真的赖上了,小黄帝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手。心想自己的东西都懒的打磨,还帮他?再说。。。

“再说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出来,不会出来自然也就不会把我的尖棍弄坏了,你说是不是?”二小子看来真的是得理不让人了,不过那个时候理是不存在的,因为老子还没出世呢,他那关于道德的光辉思想是无法光照前人的。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小黄帝见说不过他,急得直摆手。

“怎么,咋啦,嫌麻烦啦?”二小子假装生气的一屁股坐下来,不走了。

小黄帝眼看天色还早,太阳还像一块大烧饼一样在那里炕着,他也不急着往回赶,不过这一块不是很安全,再说前不久和老虎遭遇的事件已经对他的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这样的事情他不想再遇到第二次。

“好吧,你说是啥就是啥,咋说咋中。”小黄帝决定先答应下来再说。

“^_^,你说的啊,你说的,看你改天给我一根新的。”二小子听得清白,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差点忘了自己还拐着脚。

“嗯,是的,不过。。。”小黄帝似乎理屈词穷,说不过他了。此时,他想起了洞里的岩画,他是下了决心要把里面的秘密搞清楚的,但是一想到自己以后有可能会一个人来,他又有些害怕,倒不是害怕遇到猛兽,而是怕黑。其实哪怕是胆子再大的人也是会怕黑的,更何况像他这么大的一个小屁孩呢。

“不过什么,说呀。”二小子急了,佯装又要一屁股蹋下去。黄帝见状连忙拉住了他,陪着笑道:“好了,好了,别闹了,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帮你打磨这根棍子。就一件事。”小黄帝正色道。

二小子见他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就说:“那你讲吧,只要我能办到。”

“好,这件事对你来讲其实也算不了多大。就是,就是你以后要陪我到原地方看那幅画。。。”小黄帝两眼直盯着二小子,看他有什么反应。

“就这件事,好说。”二小子人直口快,随口就道。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的伤还没好,在伤口痊愈之前是不能出来的,正要拒绝。小黄帝仿佛看穿了他,呵呵笑道:“当然,当然,我等你的伤口好了在要你陪我出来,不过这根棍子。。。等你陪我出来之前我再帮你打磨,再说,反正你的伤没有好之前是不能出来打猎的。”

二小子正要开口说什么,他的眼光扫过小黄帝的背后,顿时满脸惶恐。小黄帝暗叫不好,只觉得耳旁生风,急忙一个鹞子翻身,快速的闪到一边。手里端起了弓箭,作出战斗姿势。

就在几步开外,有一根带山鸡尾毛的竹箭深深的嵌入黄土地里,那箭尾还在频率很高地做着弹力运动。紧接着一把石斧带着曲线在稍远的地方落地,那把石斧的木柄经不起如此剧烈的砍劈,掉落在地上,绑扎的细绳早已散开。更远的地方有几个人影在草丛里晃动。

来不及细想,好悬。小黄帝吓得额头上冒起了冷汗,他用力地拉起二小子就往洞口方向拖,二小子仿佛一具提线木偶,一动不动的任他摆布,不过很快的就回过神来,他连忙连滚带爬的钻到人把深的茅草丛,眼睛却监视着攻击的方向。

两条猎狗看到主人受到攻击,齐声吠叫起来,不过他们也是且叫且退,没敢真的冲过去撕咬。

“嘘---”的一声尖利的哨声,惊飞了林间栖息的鸟儿。紧接着,一阵唰唰的物体划拨开草丛的声音过后,小黄帝和二小子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不过,这些话他们连一句都听不懂。哦,是人,是人就好。他们剧烈起伏的胸口渐渐的平复了些。那他们干嘛要攻击我们呢?还来不及细想,一根尖棍对准了他们的后脑勺,这尖棍当然不是二小子的。

“起!”一声陌生而严厉的命令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刚刚平复的血管仿佛又要爆开了。两个人只得慢慢地举起了双手放到自己的脑后,缓缓地站了起来。

来的那个人用尖棍指着他们,把脸摆了摆示意他们到外面去。小黄帝这才看清楚,他们共有6个人,一个个头上戴着插满了鸟毛的帽子,脸上和身上涂满了深浅不一的黄色纹路活像今天在非洲大草原上奔跑的斑马。非洲斑马是狮群和老虎们的猎物,而现在他们两个确实这些凶神恶煞般的“斑马”的俘虏了。没办法,小黄帝对二小子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只好乖乖的非常不情愿的随他们出去。

一个长得高大的家伙好像是他们的头儿,只见他端坐在茅草从旁边的一块光滑的石头上,傲慢的对小黄帝他们招招手,示意他们过去问话。

小黄帝刚才被他们吓得半死,以为他们要杀了他。现在看来,他们似乎在找什么东西,自己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先过去看看他究竟要问什么,再想办法脱身。最糟糕的就是被他们带走,自己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了。大家要问可能有什么危险,那么南美丛林里的食人族听说过没有?如果没有听说过,自己找相关的电影看看就可以了。其实小黄帝时代,是原始社会末期,现在俘虏他们的人,也算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吧,^_^。他们有些部落还残存着吃人的习俗,记住,作者不是在胡编乱造。在当今的考古发现中,学者们在考古的现场曾经发现了很多人类的零散的骨头和其他人类经常食用的动物的骨头混杂在一起。那么就此可以断定,这个群落的人是食人族。记得父亲少典曾经说起过,村子附近有些吃人的部落存在,还提醒小黄帝千万要小心呢。。。。唉,所以,可怜的小黄帝很害怕他们会遇上吃人的部落。愿苍天保佑,要不然历史就要改写了。

人在恐惧不安的情况下,你如果让他笑一笑,会是什么效果?小黄帝没有想那么多,不过他因恐惧而有些僵直的脸好不容易地做了个笑的表情,两手自然摊开,一副很恭顺的样子。

只见那个问话的人,此时脸色变得和蔼了些。他嘴里哇啦哇啦的,用手比划着一个模样,好似让他们猜哑谜,又像在划拳。

这是个什么东西?小黄帝非常费解,人在紧张的时候思维是不正常的,这时他想起了家里妈妈做的黍饼,这黍饼在小黄帝眼里比熊肉要香多了,莫非他、他们饿了。。。

“你们想吃黍饼?”小黄帝有些发抖的问道,顺势做了个吃黍饼的姿势。那人一看,顿时眼里又充满了凶光,又像是有些绝望。只见他把小黄帝狠命地一脚踢翻在地,腾出手来从腰间掏出绳子,把小黄帝还有二小子五花大绑起来,他们就只差没有把那两条可怜的猎狗给绑起来了。

“走!”他的同伙猛喝一声,把被绑得有些头昏脑胀的小黄帝惊得差点站不稳,一个趔趄钻过去。

二小子此时也是很狼狈,他的棍子早不知丢到哪里去了,一副哭丧着脸的样子。两条猎狗早跑得无影无踪,连根狗毛都找不到了。唉,真是人倒猻猢散。

小黄帝真是后悔从洞里出来,不该在这附近晃悠,而今天快要黑了,自己却被别人当猎物绑了起来,还连累了二小子。

“晃悠个屁!”他愤愤地直摇头,在心里暗暗地骂自己。这几个人警惕地一前一后的押着他们两个朝一个和村里完全不同而且对小黄帝他们来讲很陌生的方向前行着。他们的帮凶--猎狗时不时的对它们露出凶光,似乎也要在今晚的人肉大餐中分一杯羹。想到这里,小黄帝不由得眼睛一热,两行晶莹剔透的液体从脸颊滚落下来。

跨过一条已经快要干涸的小溪,前面就是一个光秃秃的山岗。夜色中,那山岗就像人的癞痢头看上去叫人恶心,几点火光在黑暗中闪烁,就像坟头的磷火,很快嘈杂声越来越近。

“哇。”小黄帝实在忍不住,干呕了一声。他们两个被绑得像只人肉粽子,就只差下锅蒸熟了。

终于看清了,这也是一个人群聚居的村落,奇怪的是这里没有壕沟环绕,更没有藤桥。只有两根巨大的只剩下躯干的高大的松木,上面绑上了密密麻麻的绳子,像两根招魂幡随风微微飘动。那些人像些夏日夜里的萤火虫,“招魂幡”下的火把越聚越多,火光映照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狞笑着,狂舞着。小黄帝强忍住没有哭,他只是觉得肚子里五脏六肺如同一团乱麻,呕吐的感觉不停地冲击着他的喉管。回头看看二小子,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全身湿透的他仿佛刚从黄河里爬起来一般。唉,早知如此,还不如到黄河里去先享受一下,泡个澡,让那些鳄鱼的什么的吃了直截了当落个痛快。而人吃人不一样,他们要把你慢慢地折腾死,也就是说让被俘虏的猎物不得好死。

“喔。。。”人们把火把高举齐声围成一圈有节奏而猛烈的舞动起来,那火光刺得困在中间的他们两个有些发晕,两条腿越来越不听使唤,最后终于瘫软的倒在地上,连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朦胧中,只见一个年纪大一点的,他拄着一根硕大的拐棍,身上的绘制的条纹看上去比其他人要多,也要精细。不同的是,他的头顶没有戴羽毛头饰,光秃秃的脑袋乌黑油亮,连一根毛也没有,倒是和这个村子的地貌非常的吻合,难道他是这里的一把手--村长?小黄帝很勉强的把头靠在二小子的腰上,二小子也是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他的嘴里含糊不清的呜呜些啥。

那个光脑袋倒是一直不吭声,只见他把那根硕大的拐杖托住小黄帝的下巴,看得清楚,又看看二小子,一丝不易察觉的狞笑让人看的毛骨悚然。看来,肉是嫩的好吃啊,就像我们爱吃乳猪、乳鸽一样,比成年的猪肉或鸽子肉要贵一些。

人们很快的安静下来,只听见火把燃烧的声音。小黄帝努力地看了看,不远处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生起了一堆大火,通红的柴薪吐着火舌,舔舐着它们周围的一切,在火堆的上方,驾着一尊长者四条腿的怪物,那怪物正一动不动的拔插着四条腿享受着火焰的烘烤,难道它不怕火?小黄帝想到,他当然不会想到这个比他们部落还要落后的食人族却掌握了一项比他们要先进的技术,作者不说想必大家也猜得到是什么玩意儿了,那是一只青铜鼎,尽管那口大鼎的表面看上去坑坑洼洼的很不规则,不像我们今天在博物馆看到的有云雷纹和天上飞的萆薢等怪兽。看来我们的祖先掌握了当时世界领先的技术,哪怕他们有些缺点,比如爱吃人。。。

旁边有几个人轮流的往“锅”里加水,那口大“锅”很快的就沸腾起来,人们见状也兴奋起来了,唱跳声四起。小黄帝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不怕火的家伙,也从来没见过那些人用来舀水的东西,要是在平时他一定会探个一清二楚的,但是此时他也是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不得不等刀俎来收拾他们了,不由得悲哀的长叹一口气,挨一阵子就是一阵子了。

大家也许看过成龙主演的《我是谁》这部影片,他在非洲食人部落里和同伴被扔进一口大锅,后来死里逃生的故事。而眼前的小黄帝和二小子就没有他们那么幸运了,一来他们不会功夫,那个时候中华武术没有成型,二来。。。不说了。

水开了,就要下锅的,这是做饭的常识。那个光头起先是和他的下属们一起跳啊唱的,不过他毕竟多了一个心眼,因为他是掌厨的。很快,水开之后,他径直走出舞圈,没有理小黄帝他们,只见他朝还在添水的那几个人摆了摆手,那些人很知趣的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看来时辰到了。

这时,一个年龄比他稍小,背略微有些驼的家伙腋窝下夹着一块巨大的龟壳走上前来,那龟壳上刻满了奇怪的花纹,小黄帝从来就没有看到这些东西。

那只巨大的龟壳背的底面平放在地面,那人缓缓地蹲下身子,却用眼睛的余光扫视着小黄帝和二小子他们。他并不急着往下进行,只见他手里,是右手,拿起一块尖利的石头,在上面刻画些什么。那声音听起来好奇怪,小黄帝觉得牙根非常的难受,就像用刚刷在嘴里蛮横地拉扯一样。

终于,那声音停了下来。那人扔掉手中的石头,把那面龟壳端了起来,口里念念有词,奇怪的是周围的人包括那位村长也是跟着他念,就像现在的***的唱诗班一样。不过,唱诗班是向上帝祈祷,而这个“唱诗班”是在祈祷邪恶,在他们眼里也许是在祈祷风调雨顺呢。

他们唱完之后,也许就是最后一个程序了--下锅。小黄帝又惊又怕,无可奈何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看来今天真实凶多吉少,只有等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