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台海之仙术财色 第一卷 MBA 第13章抱得美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36/


第13章抱得美人


青啤的事儿告一段落,刘玉柱仍然一如继往地拼命,周未了,那些大二的学生,应该出双入对地聚会了吧,刘玉柱一边想着,一边在宿舍里翻着这几天查阅资料所记笔记,一边埋怨着:这互联网什么时候能出来阿,要不笔记本电脑网上一接,什么样的毕业论文,拽不下来,什么样的资料查不到阿。我只需要再修修改改,就成了。

“刘玉柱、刘玉柱”楼下有人喊,还是个女的用汉语喊的,刘玉柱马上就听出来是谁,不是陈晓佳是谁。

周未,美人有约。刘玉柱收拾好笔记,脑袋探出窗外:“来了,来了。”陈晓佳看见刘玉柱露出脑袋应着,就停止叫喊。

视线所及,陈晓佳一袭白裙,如同一朵盛开的莲花,亭亭玉立在宿舍楼前。

而走道里不时有人惊叹:维纳斯,东方维纳丝。

下了楼,陈晓佳见到,就是一通埋怨:“学习也不要太拼命吧。”

“有什么事?”

“什么事?没事就不能找你了,还说什么事,你自己的承诺,这么快就忘记了。”

“承诺?什么承诺?”

“不会吧,快一个月了,你不是要教陈旭练功的吗?”

“阿,这事,好,你等我一下,我取样东西。”刘玉柱又窜回三楼宿舍拿丹药。

“去哪里?陈旭人呢?”

“他来了后,家里就要求我们在这里租了一间房子,他现在就在那,离这儿也不远。”

“呀,你们家很富有的哦,这一片房子可不便宜,资本家?。”

“什么资本家?我们家只是作生意有点钱而已。”

刘玉柱与陈晓佳边聊边走,周未的校园里外,果然是处处可见一对对的男女搂搂抱抱着。

刘玉柱来了感慨:“爱情是由上半身开始的,然後是下半身,上半身和下半身契合,那是最完美的爱情……;分手却是上半身的事。女人以为用身体可以留住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她就未免太高估自己的下半身了。男人爱一个女人的时候,希望得到她的下半身。如果她只肯给他上半身,他也是愿意的。有些男人可以长久地恋慕一个女人,他爱的是她的上半身、她的人品、她的智慧。他就是喜欢看见她 ,跟她谈天说地……;他喜欢她,他会控制自己的下半身。所以说,留住爱情的,是上半身。”

“什么上半身下半身的?你就会胡扯八扯。”陈晓佳听到上半身下半身的,脸有微烧地批判道。

“这有什么?我只是感慨一下,也不行?”

“怎么了?校园里那么多的洋女人,时刻围着你,还有这样的感慨?”

“你这话太夸张了吧,那有这样的。”

“芝菊那里你有没有去过?”

“还没有时间去,我打算会考结束再去,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是吧?”

“嗬嗬嗬,还情圣呢,骗谁呢?你从青啤骗了多少钱?”

“怎么说我骗人家青啤的钱呢,那也是我脑力劳动的成果阿,当然是有价值的。嘿嘿,钱不多,是按提成支付的,不过细水长流,累积起来也很可观的。”

“刘玉柱,我现在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你的脑袋里怎么有那么多新鲜点子,真不明白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唉,连你都不了解我,我好伤心阿。”

“去,去,死去。”

刘玉柱也在想,我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这个问题还真是复杂、极其地复杂:“我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我就是个普通人物, 先会爬行后会走路,幼儿园时也穿开裆裤,玩具不多只有积木,小学时候就会装酷,初中开始不学无术, 大学四年没有进步,工作以后有些无助。吃面条时也爱放醋,吃坏东西也会拉肚, 酒喝多了也会呕吐, 抽支卷烟也会有雾, 酒后驾车(自行车)也会超速, 还好没有交通事故, 看见美女也会发怵(比如说现在),多亏没有撞上大树。工作多年没有职务, 生活多年没有媳妇,幸好现在还有房住,谢谢大家多多关注, 我的简历到此结束。”

“哈哈,”美女放声大笑,胸前的二座大山,波涛汹涌,看得刘玉柱双眼发直,终于,美女感觉到刘玉柱狼一样的目光,娇嗔道:“看哪里呢,色狼。”

刘玉柱壮起色胆,伸手拉住美女柔萸的小手。

才碰到美女的手,陈晓佳不由全身僵硬,似乎血液也停止了流动,神经反射地要摔开刘玉柱的手,刘玉柱连忙抓紧小手,才没被摔开。陈晓佳立即用另一只小手锤打刘玉柱。

刘玉柱一不作二不休,双手环抱着美女的腰肢,将陈晓佳拉向自己的怀里。

“你,……”怀里的美女挣扎着,刘玉柱知道此时又是一个关键时刻,更加紧紧地抱住美女,晓佳挣扎了一会,未果,遂放弃了,害羞地低下了头,刘玉柱见阴谋得逞,马上在美女的脸上印了一个垂涎已久的猪嘴印。

陈晓佳大羞,把头深深地埋入刘玉柱的胸前。

温香暧玉抱满怀,刘玉柱陶醉了。二人相拥一会儿,靠,刘玉柱心中大叹一声不好,下半身竟起了强烈的反应,估计裤子那里已经支起帐蓬。可不能第一次就给美女留下自己是个大色棍的坏印象。遂松开双手,单手搂着美女的腰肢,慢慢地走着。

美女似乎也渐渐地适应了这种气氛,只是低着头不敢抬眼看人。走了一程,美女终于大胆地抬起了头,羞怯地瞄了一眼刘玉柱,然后又看看四围。

突然,美女开始发飚,小手捶打着刘玉柱:“你这是往哪里走的?方向错了。”


大概快到了租房的地方,陈晓佳彻底摆脱开刘玉柱的魔爪:“要到了,别让人看见。”


刘玉柱细心给陈家姐弟讲解着以意行气原理、行气路线等,然后给其服下丹药……。


刘玉柱从入定中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陈晓佳和陈旭仍然保持着盘坐入定的姿势,看来陈家姐弟若要苏醒还得一会儿,刘玉柱慢慢地走到院子,开始了晨练。

“火狐哥,早。”是陈旭也醒来了。

“哦,看来你姐姐比你的资质更好。”

“阿,火狐哥,这里面有什么不同吗?”

“第一次入定,时间越久越好,说明其身体特质,特别适合修练。”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特别轻松,大脑从来就没有过这么清醒。”

“好,就是这种感觉,不过你需要去冲冲凉。”

“阿,这身上怎么有股怪味呢?”

“去冲凉吧,冲凉后告诉你。”

“靠,又要换衣服,这可是昨天才换的呀。”

刘玉柱独自在院子里又锻练了一会,陈晓佳出来了:“你在这儿,陈旭呢?”

“姐,你醒来了,感觉怎么样?良好吧,不过姐,你最好去冲冲凉。”

“阿,……。”


“哈哈,你小子,来,教你练轻功。”

“好耶,你还没说怎么身上有怪味呢?”

“那是因为服了丹药、第一次行气,身内多年的毒素外排造成的。”

“现在注意听,你想像着气灌双腿,……,对,就这样,你自己试试,多体会体会就行了。”

“姐,你好了?姐,我教你练轻功,这样,对这样,就是这样。”

刘玉柱看着陈旭在教晓佳轻功,这小子绝对有好为人师之僻好。但是刘玉柱更是贪婪地看着陈晓佳,好一幅美人出浴图。

刘玉柱一直呆了两天,才在周日下午与美女一同返校。

路上,还是要和美女好好亲热一番地,直到晚上宿舍快要关门时才回去。

从此,刘玉柱天天晚上与美女幽会,校园里、操场上,外外留下二人的甜蜜的身影。

又到周未,刘玉柱搂着陈晓佳说着浓情蜜意的话,在校园外说着走着。

“站住,你跑不掉了!”

同时,一声轻呼传来“先生帮帮忙,”刘玉柱手里多了一个小布包。

刘玉柱心里不禁暗叹,这全是爱情烧坏了大脑,让人接近到这种程度,都没有发觉,一点警惕都没有了。

面前匆匆跑过一个人,紧接着后面有两个黑影从街角拐过来。

刘玉柱急忙把陈晓佳拉到自己身后,陈晓佳已经吓得瑟瑟发抖。

看来前面这个人遇到了什么麻烦,这个小布包里一定藏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帮不帮忙呢?

若是要帮忙,打倒后面追赶的两人可以说是小菜一碟,现在天很黑,若帮忙地话,这两人也不会看清自己面容的,最多可能知道自己是哈佛学生而已,帮了。

刘玉柱低声对陈晓佳说了一句:“别怕。”

待两条黑影从面前经过时,突然发难,两脚把两人打倒,然后在每人的后脑上又补了一掌,把人打晕。可怜,这两个人连什么人偷袭自己,都没看清,就晕过去了。

然后刘玉柱抱起陈晓佳,运起轻功,轻易地就堵住了逃跑之人。

这人是白人,刘玉柱对他说:“别怕,我就是你刚才把塞包之人。后面那两个人被我打晕了。”

白人看清刘玉柱还抱着一个女的,且二人为亚洲人面孔后,才放下心来,刘玉柱带着此人拐小巷窜大街,很快就远离了刚才那个打斗的地方。

刘玉柱看看基本到了安全的地方了,就问白人:“说说你是什么情况?可以吗?”这时刘玉柱才看清,这白人腿上有血,可能腿上受伤了,难怪会将布包给我呢,他是估计自己逃不掉了。当然刘玉柱也不会傻到马上就把布包还给他的地步,这布包内肯定有着非常有价值的东西。

白人看着刘玉柱一咬牙,开口言道:“我叫约翰逊.牛,这包有一幅地图,是有关海洋里一些沉船的坐标图。”

海底沉船坐标图,靠,我刘玉柱就是人品好阿,若是不打倒那俩人,不听这白人说明,即使有图也不明白,这图是作什么用的。

刘玉柱一寻思,决定先把约翰逊.牛安置到陈旭所租的房子呆一二天,然后再转移到更加安全的地方去。

于是刘玉柱与陈晓佳商量一下:“把他放到你弟弟那里,清洗一下伤口,然后明天晚上我就把他转移走。好不好?”

此时,陈晓佳那里还有什么主意,还不是刘玉柱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点头同意了。

于是刘玉柱仍然抱着陈晓佳,带着约翰逊.牛很快就到了陈旭的住处。

进了屋后,刘玉柱就让约翰逊.牛抽起裤管,露出受伤部分。

伤口很长,问之说在逃跑过程不知刮到什么东西上了,裤子也被刮了一条长长口子,伤口仍然不断地向外渗血。

刘玉柱问向了旭:“有没有什么云南白药之类的药物?”

“没有,才搬进来多长时间,哪有什么药品?”

“有盐吗?”

“盐,有。”说完,陈旭就去拿盐,“把盐放到开水里,化成盐水。”

“哦,马上就好。”

一会儿,陈旭拿来了盐开水。

“有纱布吗?估计也没有了?那就撕衣服吧。”

“好,有件白衬衣,那就撕了吧。”

“不过,作这样的事当然是女孩子优先了。”刘玉柱说着看向陈晓佳。陈晓佳白了刘玉柱一眼,拿过衣服,先用水果刀开个口子,然后撕成一条一条的。

布条用开水泡了一下后。刘玉柱对约翰逊.牛说:“忍住,有点疼的,今天暂时把伤口用盐水清洗下,再用布条缠上。明天我去买些药,再重新包扎。“

打理停当,约翰逊.牛说了经过。

事情很简单,约翰逊.牛,是个探险家,找关系用重金从五角大楼买来了一份关于海洋沉船坐标的地图,不知道怎么的消息不密泄露了,遭到黑帮的追杀。

显而易见,对方认为这份图是藏宝图之类,所以才会打劫。殊不知即使知道了坐标,可是想要把沉船上的物品,打捞上来,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特别是有的地方,非常深,超过了目前人类科技所能到达的地方,遇到这样的情况,以目前人类的条件,也只能干瞪眼。

不过,刘玉柱听完约翰逊.牛的叙述后,脸上却露出微笑。呵呵,别人作不到,不代表我作不到。

安顿好约翰逊.牛,刘玉柱与陈晓佳要尽快赶回学校,再不回去宿舍关门就进不去了。

出门没走几步,陈晓佳停下了:“嗯,我不走了。”

“什么?你不回校?”

“人家要你抱吗?”

呵呵,原来是这样,刘玉柱抱起陈晓佳,趁机亲了一下吹弹可破的粉脸,没想到,陈晓佳也大胆热情地给了刘玉柱一个回吻。让刘玉柱当即心情激荡:“要不,我们去开房,呵呵。”

“去,去死,色狼。”

“别掐,不就说句玩笑话吗,还掐,再掐把你放地上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