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军团联赛)烛影斧声与金匮之盟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陈桥兵变与烛影斧声、金匮之盟合称为宋初三大疑案。其中“陈桥兵变”是太祖夺位、“烛影斧声”为太宗“夺位”(是否真为夺尚未可知,故加引号)、“金匮之盟”为太宗巩固皇位。所有的疑案均与最高权力之争有关,正是由于这个特殊的原因,它们就都成了一些一直解不开的谜。

所谓的“烛影斧声”中的“斧”并不是我们现在说的斧子,而是一种柱斧。“烛影斧声”中的柱斧是一种文房用具,以水晶和铜铁为材料,因此野史中传说的太宗用斧子砍死太祖的事情则完全是子虚乌有了。退一步说,即使太宗是逆取,那也是和平的、悄无声息的逆取,并没有太多血腥和杀戮的。

宋太祖赵匡胤共有兄弟五个,老大叫光济,他是老二,老三就是宋太宗光义,比太祖小十二岁,老四叫廷美,比太祖小二十岁,老五叫光赞。其中老大和老五早死,余下的三个都是同母兄弟。

从北宋建隆二年(公元961年)起,赵光义就担任开封府尹,主持京师达到十三年之久,其官署被称为南衙。他在担任开封府尹期间网罗了大量的文武人才,韬光养晦,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很有意思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也正是赵普独相的时候,而且赵普的权利还在赵光义之上。赵普对光义的野心还是很清楚的,两人原来关系还是比较密切的,后来因为彼此的权力争斗,渐渐的就形成了两大旗鼓相当的政治势力,不时的进行明争暗斗。不过,在宋太祖晚年的时候,对当时的宰相赵普独断专行也深为不满,于是在北宋开宝六年(公元973年)八月,赵普被罢相。九月,赵光义进封为晋王,位居宰相之上。从五代时期开始,亲王兼任京都尹隐然就是皇位继承人的地位。从这两件事情上可以看出,光义迟迟不能确立为太祖继承人的地位很可能是与赵普是有一定关系的:

第一、从宋太宗自己的言行中可以看出来。赵普死了以后,太宗曾经公开说:“赵普一向与朕有不足,众人所知。”在太宗刚刚即位不久,也曾经突然说过这样的话:“倘若赵普还在中书(即仍然为相),朕也得不到此位!”原来赵普是太宗即位的阻挠者,怪不得太宗对赵普会一直耿耿于怀呢。

第二、从赵普的言行中也可以看出来。太宗在即位后曾经和赵普交谈以前的往事,赵普曾经说:“先帝若用臣言,则今日不睹圣明(看不到您做皇帝以后的光辉形象)。”可见赵普当初是不赞成赵光义做为皇位继承人的。

关于宋太宗的即位问题,历史上一直是争议颇多。从当时的一些记载上面也能分析出太宗即位是很有些蹊跷的:

1、宋太祖在突然“暴死”前一直都没有任何疾病记载。从太祖在开宝九年的活动日程表里能发现他还是精力很充沛的,而且最迟到十月的时候,太祖还没有任何生病的记录。

2、“暴死”前一晚,太祖是单独与太宗在宫中饮宴的,后来凌晨就“暴死”了。开宝九年(公元976年)十月十九日晚上,天气骤变,风雪很大。太祖召光义入大内,酌酒对饮,宦官和宫女都被吩咐退下了。远远的只看见在烛影下,光义时或离席,时或静坐,还有所谦让退避的样子。饮酒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三更以后了,殿外积雪已有数寸。忽见太祖手持柱斧击地,并大声对赵光义说:“好做,好做!”便解衣就寝,鼻息如雷。次日晨,太祖暴死。会不会是光义在酒里做了手脚呢?太祖所说的“好做”的意思是“好好做!”还是“你做的好事!”呢?

3、光义一派的人好象是事先预知太祖将要暴死。在太祖凌晨死后,宋皇后命宦官王继恩召太祖子德芳,可王继恩却自作主张,直接去找光义。在晋王府门口碰到了左押衙程德玄,王继恩问他时,程德玄说:“二更时分,有人叫门说晋王有事相召,可开门了却又没人。如此三次,我觉得很奇怪就来王府门口等。”王继恩觉得很怪异,就把太祖晏驾的事情告知了他,并一同进内见光义。光义听说了以后的表现是大惊,而且还犹豫不行,声称要和家人商量以后再说。这时候王继恩就催促他:“时间一长,将为他人所有啦!”光义这才进宫。宋皇后看见是赵光义而不是赵德芳,大惊失色,马上改口就叫官家,并说:“我们母子性命就交给官家了。”赵光义说:“别怕别怕,共保富贵。”由此可以看出来程德玄是整个事情里最知情的,他在晋王府门口就是替光义等待好消息的。虽然光义后来的惺惺作态,可是仍然改变不了他们事先有默契的事实。

4、皇位一直以来都是以“父死子继”为主,“兄终弟及”为辅的。而当时太祖大儿子德昭已经二十六岁了,次子德芳也已经十八岁,都有能力独立继承皇位,却为什么偏偏要传位于太宗呢?有这几个疑点足以使整个事件扑朔迷离了。

从上面的这些情况分析,至少能得出一点,宋太祖生前并没有明确指定光义为接班人。而宋太宗的即位也是非正常的,或者说是疑点很多的“正常即位”。

再来说说所谓的“金匮之盟”。太宗即位以后,先后逼死了亲弟弟赵廷美、亲侄子赵德昭和赵德芳,彻底断绝了有资格能和他儿子争皇位的人。雍熙北伐的时候,宋军大败,太宗也中箭落荒而逃,一时间失去了消息。这时候赵德昭也在军中,一些将领就打算另立德昭,后来知道了太宗的下落以后才作罢。通过这个事情太宗发现了太祖一系的势力还是非常强大的,他的心里就很担心了。宋军班师以后,太宗也没有封赏有功的将士。这时候德昭就提醒太宗该封赏,太宗很不高兴,大怒回答说:“等你当了皇帝再赏也不迟啊!”这显然就是抓住军中拥戴之事不放,德昭回去以后就自刎了。两年以后,年仅二十三岁的赵德芳也莫名其妙的死了,死因也和太祖一样,是在睡梦之中突然死去。德昭、德芳一死,就剩下弟弟廷美了,太平兴国九年,太宗原来的幕僚告发廷美“将有阴谋”,这和“莫须有”是一回事。太宗就打算对廷美下手,可这时候离德芳之死还不到半年,如果这时候再兴大狱,太宗担心自己会压不住阵脚了。于是他就想到了那个做了很多年宰相的赵普来,希望能借助这位举足轻重的开国元勋。赵普当时在太子太保、河阳节度使的任上,太宗召见以后,他马上表示要“愿备枢轴、以察奸变”。而且在退朝以后,赵普马上就上了一份密奏,说明自己早年曾经有奏札论及皇位继承的事情,还受过太祖、太宗的生母杜太后的顾命,书写过一份金匮之盟,都藏在宫中,希望太宗能加以寻访。太宗马上派人去找,居然还真找到了,太宗立刻召见赵普,并当面为以前的事情向赵普道歉。他还就以后皇位继承人的问题试探赵普,赵普当即表示:“太祖已误,陛下岂能再误?”明确表示支持太宗以儿子继承皇位的想法。第二天,赵普就重新拜相,而且位兼侍中。至此,太宗和赵普这两个昔日的冤家终于捐弃前嫌,为了各自的目标走到了一起。

赵普所说的“金匮之盟”的内容是这样的:建隆二年(公元961年),杜太后病危的时候,赵普曾经上过一道奏折,说起皇位继承人的事情。杜太后就召见了赵普,当时太祖也侍立在侧。杜太后对太祖说:“因为周世宗以幼主临天下,倘若后周立长君,天下岂能为你所得?你百年之后应该传位给你兄弟,能立长君,社稷之福啊!”见太祖磕头应允以后又对赵普说:“把我这些话都记下来,不可违背。”于是赵普就在杜太后病榻前写下誓词,一式两份,一份随杜太后下葬,另一份由太祖保存。

“金匮之盟”的内容当时只有三个人知道:太祖、杜太后、赵普。而前两个都已经过世了,什么都变成是赵普说了算了,只要他和太宗联合起来在这件事情上做手脚,那谁都无法知道真正的真相了。而对太宗来说,这一份珍贵的誓词为他非正常的即位找到了个合法的根据。在这个事情上,两个人真是心有灵犀,一拍即合!赵普通过这个事情重新找回了自己的相位,恢复了已经失去的权势。

就在赵普以“金匮之盟”重新拜相以后,秦王廷美马上就感到了压力。自己主动上奏要求列班在赵普之下,而以他原来的准皇储身份是该在赵普这个宰相之上的。很快就有人告发廷美有谋反的企图,说他准备在太宗前往庆祝金明池的水心殿落成之际犯上作乱。太宗则假意不忍心张扬此事,罢去廷美开封尹,将他调往洛阳任西京留守。与此同时,一批与廷美关系比较好的文武大臣也都因为“交通秦王(廷美)”而贬官流放。不久,赵普就向太宗报告宰相卢多逊与秦王廷美勾结事,卢多逊立即被罢相下狱审讯,卢多逊等相关人等都表示“伏罪”,甚至具体到审讯出卢多逊曾经向廷美效忠道:“愿宫车(太宗)早晏驾(死去),尽心事大王。”当时廷美也表示“愿宫车早晏驾”。于是卢多逊被削夺一切爵位,连同全家被流放崖州(今海南崖县)。廷美被勒令归私邸,他在朝中的势力被彻底扫尽。同时把所有牵涉本案的属吏和证人都全部斩首,来了个死无对证。廷美后被降为涪陵郡公,安置于房州,两年后就忧悸而死,年仅三十八岁。

经过这一系列的巨大动作,宋太宗终于彻底完成了从匆忙即位到巩固皇位,最终到传位给自己儿子的过程,把宋朝的皇位从太祖一系转到了自己这一系上来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