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战斗 一 三十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

1.

尽管赵铁生他们在南京的进展不错,但是的局势确实越来越差了。面对日军多点开花的进攻和狂轰滥炸,在中国已经暗自地涌现出一种投降和保命的潮流。

不少将军带着自己的人马,号称追求和平,到了南京,要求和日本人合作。正在预备放弃南京,焦头烂额中的日本人被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他们看见了一种继续攻占中国的新模式了,要以中国的军队来守卫,自己只派遣少许部队,还是二线部队担任警戒和督战,而剩余的主力和强大的一线部队就可以形成坚强的拳头砸向中国的任何坚固设防的城市和阵地,摧毁中国抗战的有生力量。

一支五万人的军队,在一个姓张的将军带领下,步入了南京的城防。这是第一支在南京沦陷后进入南京的中国的军队,但是并不是中国的荣誉,而是耻辱,那是一支在南宋的时候帮助金人进攻宋朝的军队相仿而更加恶劣的一支军队。南京的市民更加地沉沦了,他们看不见希望,看不见光明,刚才因为帽子山带来的一点火种也被浇灭了。南京陷入更加的黑暗之中。

赵铁生和倪邱自然也得到了消息,他们忧心忡忡,紧急地商议着对策。在一件宽大的地下会议室里,在幽微的烛光下,赵铁生要求大家踊跃发言。而这个时候,楚天阔楚少校高声地吟诵起: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 五十弦翻塞外声, 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 弓如霹雳弦惊。……徐州大会战已经打响了,各位弟兄、战友。”

“是吗?战区司令是谁啊?”

“是李将军。”

“我们不是把全部的人马都集中在武汉,徐州不是很危险吗?”

“哦,不,我在上周已经给元首发去了准确的情报,告诉了他日军的下一步行动指南。”赵铁生冷静地说。

“我们怎么不知道呢?”一个军官问道。

“你还是不知道为好,你不是军人吗?我们不是袍哥了,有些事不是谁都应该知道的。纪律,我们实在在敌占区,纪律比任何部队要来的重要。我们现在有的人把自己混同于老百姓,把自己当作是混江湖的袍哥、青帮。我们不是,我们虽然在敌后,我们也是党国正规军队,我们没有垮,我们也不会垮。”赵铁生很是激扬地说了这几句话,然后吩咐他的参谋长,楚天阔少校:

“现在我代表元首破格晋升你的军阶为上校。我们这支地下军名称被正是授予南京铁血近卫军,直属元首统帅。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鄙人也被晋升为中将司令。现在是战时,一切从简,我们大家喝杯茶,以示庆祝。”

在地下室,大家纷纷向赵铁生和楚天阔表示了庆祝。而倪邱也走到赵铁生的跟前,他说:

“不管你是士兵还是将军,我们都是兄弟,我们也都永远不要将枪口相互瞄准,为了更好的合作,我们干杯。”

赵铁生用力地在倪邱的肩头按了按,说:“是的,我们都是温江地区的人,我们都是四川人,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不要自己打自己,我们要一切力量去驱逐外辱。去处外辱、振兴中华。”

“驱除外辱、振兴中华……”喊声在地下响彻,就如同运行于地下的火,一定会冲破一切的困厄,掀起漫天的风暴的。赵铁生属下有些沉郁的心情变得嘹亮起来。

“再给大家两个好消息,我们得到了三台功率强大的电台,也得到了统计局技术专家的鼎力支持。我们会在南京形成强大的情报网。”赵铁生很是踌躇地说。

“第二个好消息是,请我们的参谋长给我们说。”赵铁生高声地说到。大家一切鼓掌欢迎楚天阔参谋长给他们报告第二个好消息。

楚天阔是一个性情中人,他很是慷慨地说了关于徐州会战台儿庄的消息。他的意思是这样的。

2.

我们在徐州的抵抗完全处于敌人的意外,他们认为他们的战略欺骗行为已经达成,于是日军第十师团组编濑谷支队(旅团)作为先头部队,向台儿庄以北滕县发动进攻。日军是孤军深入,他们以为又会出现南京那样的场面。日军一点可能遭遇失败的准备也没有。事实上,他们的进展还真的很迅速。中国守军节节败退,一点有力的抵抗也没有作出。趾高气扬的日军司令濑谷平一少将给他的上司发电报说要求上面准备好军功章和十万装尸体的口袋,他们要在徐州很人道地埋葬中国军人的尸体。

但是,处于这个濑谷意料之外的是,这些抵抗的不力全都是李将军的参谋长白将军一手策划的,这个号称小诸葛的白将军善于因势利导,他看出了日军在战略上的暴露后的弱点,还看出了日军骄傲自大的心理和类似秦晋淆涵之战的实情,于是他针对性地制定了一套诱敌深入,扎紧口袋,坚决歼灭的战略战术。现在,濑谷的旅团已经被团团包围,陷入到绝境之中了。

赵铁生和楚天阔的话一扫大众脸上的阴霾,大家开始又兴奋起来了。就在大家觉得胜利将至的时候,赵铁生突然说:

“南京的局势危急,张威一,那个狗头将军,将党国的军队五万人马带进了南京,投降了日本人。我们一定要坚决地打击这样的行为,不要使这样的风气蔓延开来。不久前,元首为正国法,已经将一员姓韩的一级上将枪决了。他还没有投降日军,只是为保全实力而弃守城池。我们就更加不能容忍张威一张狗头这样的叛国行径了。你们,怎么办?”

一时间,刚刚高涨起来的心情又跌落下去,大家不再做声。因为虽然赵铁生被晋升中将,但是他的人马也只有区区数百而已,怎么可以去和数万的张狗头的军队抗衡。何况,南京还有两万来日本的正规军,那就更不是现在的区区数百人马可以抵御的。打打伏击,出其不意地来几次游击战,也许他们还有胜算,要是拉到阳光下,和张狗头、小鬼子见硬仗,那就是叫花子和龙王爷比宝呢。

赵铁生见大家不出声,就大声地说:

“你们没有参谋长吟诵的词了吗?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这可是南宋名将辛弃疾的名作,大家可能知道辛弃疾是一代文人,其实我们更应该叫他辛弃疾将军才对,他是我们军人的骄傲,他也是一个无畏的军人和勇士。在南宋初年,……”

赵铁生的话把大家带进了同样是中华民族最不幸的南宋时代,那个时代,中华民族被几个番邦胡人侵略欺负,国君都被掳掠了,民不聊生、战火遍野、尸骨盈野。而这个时候,也同样出现了一个姓张的将军,也是带着五万大军投降了金人。金人封这个张狗头为元帅。那是在……

公元一千一百六十二年闰二月的一个夜晚,齐鲁大地,月黑风高。

大帐内,骠悍的金兵将士们正在为投降过来的起义军叛将张狗头庆功——向来被金兵畏如豺虎的耿京起义军,因张狗头攻杀耿京而群龙无首,乱作一团,这无疑是一件非常值得庆贺的事情――此时的金兵帐中么五喝六,沸反盈天,到处都弥散着刺鼻的腥膻和酒气。张狗头也因新得济州知府的重任而豪情满怀,与金将开怀暢饮。正在他们耳热酒酣兴致正浓的时候,突然,一位彪形大汉闯入帐内,满座的金国兵将立时被惊得目瞪口呆。他们还没有反映过来,张狗头早已被大汉一把抓起,绳捆索缚,疾奔而出。待金兵惊魂稍定,披挂招架之时,大汉已将张狗头撂上马背,一行五十余骑呼啸而去。这个大汉就是词人辛弃疾,也就是大家心目中以为的弱不禁风的文人的辛弃疾,其实他是一员赳赳武夫。

3.

赵铁生的话其实就是行动指要,他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要派人去效仿辛稼轩,去生擒或是斩杀那个张狗头。

赵铁生现在是司令,不好轻动,于是倪邱和钤素芬在赵铁生指派的其余四十八人组成的敢死队配合下,开始准备行动了。

他们很快就打听到那个张狗头驻军的具体地点。而那个张狗头也真是太狡猾了,他驻军的地点虽然找到了,但是他本人并不在他的营房中。倪邱捉住张狗头的一个上校,把他带进了地下室,他把眼睛一瞪,不怒自威,虽然个子不高,但是一则他的武功精湛,再则正义在手,倪邱的威仪就显得十足起来。

“报告皇军,我知道,是你们在考核我们的忠诚度。我们不会随便背弃皇军的。“那个上校自以为聪明地说。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在南京,居然还有一个地方隐藏有一支成建制的国军的部队。他只是把他们当成了日本人用来试探他们的一种手段了。于是,他这样说到。这个上校是一个标准的军人,浓眉大眼,方形的脸庞,说明了他是一个北人。他的两眼被厚实的布蒙住的,但是也挡不住他坚毅英勇的长相。

“你不要自作聪明,你听说过金陵鬼影吗?帽子山龙岗的四百多日军,那可是全副武装的精锐的日军,被我们消灭得一个不剩。“

这点,那个上校虽然才来,也是早就得知的。在中国,传言比军事进攻的速度快得多。在这个上校听来的消息,是日军在帽子山死亡三千多,其中五百多日本貌美的小娘被中国武装人员强奸致死。有三百多武装日军请求投降,在被缴械后依然被集体屠杀了。那些武装人员没有听见携带俘虏,他们是天上来的过于被日军屠杀掉的国军精英的灵魂。也就是说,日本人是被一群鬼杀掉或是强奸了。日本人再厉害,他们也不是鬼神的对手啊。

倪邱在上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大声说:

“你过来摸摸,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和你以前一样,都是中国人。我们也是国民革命军,和你以前是一样的。不是什么鬼神。我们中国人,活的中国人也是可以打得那些日本鬼子满地找牙的。你信不信?“

那个上校扑通一声跪下了,他叩头如捣蒜,大声喊道:

“总算把你们给盼来了啊,我们还以为我们五万兄弟从此要成为帮虎食人的伥鬼了呢。我是东北人,是过去张少帅的部下,我叫张学刚。在奉京的时候,我跟随大帅做过他老人家的亲兵和干儿子,在南京,我又是唐大帅的亲兵。南京城破,我被迫投入到现在的张将军,不,张狗头那里当了一个警卫团长。他一个小小的集团军司令,还是杂牌的,也要弄一个警卫团,那其实是因为他胆子小,害怕别人杀掉他。你们是想捉住这个人吧?我可以效劳。可以效劳的。一定、一定、一定。”

为了表明心态,那个上校发誓赌咒,都是非常毒辣的话语。这让倪邱自然就相信。倪邱虽然是一个共产党人,但是他更加是一个中国人的,他对于这样的发誓赌咒还是深信不疑的。于是,他们就决定冒险在方这个上校回去做内应,要他把张狗头的具体地点告诉倪邱他们,倪邱他们再出其不意地生擒这个狗头将军。

在三天后,消息传来了。在祥和巷的一家门面很小的却很深的院子里,张狗头就住在那里。他深居简出,就连邻居也不知道存在他这个人。他身穿便衣,对人只是很和善地点头,让人觉得他只是一个新搬迁来的一般的中年人而已。

这天,信奉道教,正在打太极拳的张狗头的大门外来了一群人,他们手持清一色的德国卡宾枪,一幅日军宪兵打扮。张狗头吓得,以为自己的主子要找他有什么事情,他按在心里也抱怨为什么不通知他,还这样张扬,只要是传到中国的所谓金陵鬼影那里,自己的小命还保不保。自己的小命是小事,要是后来者因为畏惧就从此裹足不向往和平,中国再战,岂不要真的亡国了不成?张狗头这个时候还在很忧心国事,难得他这样爱国啊。真是一员爱国将领。他太爱国了,只是爱哪个国,也许就糊涂了而已。

4.

不用说,那些宪兵其实就是倪邱和他的手下。

很快,这支部队就因为群龙无首而失去了战斗力。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南京的关于叛将的事件算是告一段落了。而在中华大地,日军飞机的肆虐却使得大地生灵涂炭、人人自危。就是军队也生出许多的变故来。赵铁生是深深受过日军飞机的祸害的。他们面对这个情形,又显得力不从心了。

“哎,我们没有飞机,要是有飞机,我们也可以去东京玩玩,看看小日本子躲空袭的丑态。”一个上尉在沉寂中说到。

真是一句话惊醒梦中人,赵铁生醒悟过来,我们也可以偷偷地弄两三架飞机,悄悄地飞向东京。在战时,尤其是日本这个海陆空三军各不相互统属的背景下,在他们一味地进攻,而对于本土的防守是一点意识也没有的情形下,赵铁生这个想法是可以实行的。

但是,有一个问题,谁来开飞机呢?

又是楚天阔出来了:

“我,我在日本学过驾驶战斗机,有三百小时的飞行记录。我还有五个军校学员,他们的飞行记录虽然不多,但是也有几十个小时。我们只要可以搞到飞机,最好是日本的陆军飞机,他们空军看见陆军飞机一般是不会过问的。而陆军飞机有个特点,就是往往是三架一个批次,一架主机,两架僚机。其实,主机僚机在机型上是一样的,只是排位上有差异而已。日本人啊,不光是席桌上上讲登等级,在蓝天上也是等级森严的,及时他们的坟墓也是等级森严的。我们可以利用这个空挡去干什么的事情。”楚天阔说到。

“对,就跟打拳一样,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我们各自用各自的招数路子去打主机的仗。这样,我们就会主动,而不至于被人牵着鼻子走。”赵铁生补充说。

方略定下来了,但是弄飞机就是一个问题了。在南京弄飞机,那怎么成哦,他们有暂时陷入到困境之中了。赵铁生的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觉得没有困境好像就没有了创作的冲动了。他们这群人已经把抗日当作一件艺术来享受了。从一个个难题走向另一个难题,直到把鬼子从中国打跑。

就在这个时候,赵铁生对倪邱说:

“兄弟,我要委托你一件大事,我把全部的指挥权暂时交付给你,我们要带着几个人去上海弄飞机。我在机场干过,知道那些鬼名堂。”

倪邱答应了。赵铁生带着参谋长和五个军校的学员,他们秘密地出了南京。在南京的郊外,他们夺取了一辆汽车,飞速地向上海驶去。

在宝山县,赵铁生找到了已经被日本人强拉来的民工修缮一新的飞机场,看着里面停满了的各色的飞机,赵铁生心中充满了怒火。他现在不是来摧毁这样这些飞机的,其实他也摧毁不了。他现在要夺取这些飞机,要用这些日本的飞机去轰炸东京。

但是,细节的问题还是很多、很多的,赵铁生带着他的人到了一处他早就设立好的据点去了。在那里,他要好好地思考如何夺取日军的飞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