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是一种承载着文化符号的液体,而并非仅仅是含酒精的饮料。自古至今浩如烟海的文学、历史、戏剧作品中,以酒写意的章节随手可摘,也是最简单有效的道具——切上二斤上好的牛肉、斟上新酿的高粱红,一股豪气油然而起;竹林小阁、泉水叮咚、焚香抚琴,青花瓷杯盈满上好的女儿红,文人雅士的闲情雅趣跃然而出;烛光飘曳、举杯对饮、浅笑轻盈,又有多少良缘佳偶因葡萄美酒而成。

但是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物质本身之外承载的东西不是很在意的,个人口味偏好,所有的含酒精饮料里,我的最爱就是啤酒。

大家一般的感觉是啤酒口感很“臊”,但是好一点的啤酒其实有很浓的麦香味,泡沫细腻地像牛奶,夏天一大杯冰凉的扎啤倒进嘴里那叫一个爽啊!每年夏天,海边就会看到这样的景象,搭起帐篷或者太阳伞,空气里弥漫着海鲜和肉的烤香味,人们大口畅饮着扎啤,喝到开心处拱进清凉的海水里游上两圈,纵然珍馐美味、陈年佳酿又怎能比?纵情自然的怀抱、品味着远古人类最原始的饮食方式、畅饮着冰爽的扎啤---有时最简单、最原始的才是最好的。

大学是在沈阳上的,沈阳这个地方,冬天可以冷到零下三十度以下,夏天可以热到三十度以上,拥挤的寝室里夏天根本睡不着觉,想出的一个歪着是跑步。上完晚自习,拿着喝水的大罐头瓶子,到小卖部门口打满一杯子啤酒,然后到操场上放下杯子开始跑一千米,跑完之后坐下来歇口气,咕咚咚灌下啤酒,回去冲个凉水澡就能睡着了——凉了、累了、醉了。

在买粮要粮票、买布要布票的年代,啤酒还是奢侈品,寻常人家若非年节,一般还真消费不起,即便相对廉价的烧酒对于嗜好杯中物的君子来说,也要掂量着买,印象最深的是一老者每天必买二两---不敢一下子买多了,怕兴致起来消费过量下顿没的喝了。所以人送外号“二两酒”。现在对于普通大众来说,不但能喝得起,还要喝得好一点。“二两酒”早已故去了,倘若生在现在只怕要想办法戒酒了---喝多了身体受不了。

我的爷爷今年九十三岁了,年轻时好喝一点小酒,岁数大了喝不动了,但是每次我 回老家老人都会喝上一瓶啤酒,一瓶下肚面色赤红,然后就讲起陈年往事,耳朵背了听不见我说什么,随便接一个自以为是的话茬就顺下去了,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最好的朋友是一个老乡、学弟,俩人隔三差五地聚一次。落魄的时候几根黄瓜蘸酱就能喝上一大堆啤酒,谈生活、谈工作、谈将来、谈过去,在一起随便一坐就是四、五个小时,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话。啤酒就像心理按摩师,可以消除人的疲劳,剥去生活的假面具,一下子把时光倒退到一起上山拾草、下海摸鱼的孩提时代。

老家是我国的唯一一个边境海岛县——长海县的广鹿岛,毕业初始被分配到县里工作了一段时间,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好处是,考虑到海岛的特殊习俗,夏季下午三点上班,中午是游泳避暑时段。天气好能赶上潮流的话,我就会跑到后海去,劈哩噗噜一通潜水,逮一些螃蟹啦、海螺啦、贝类啦,回家的路上顺手买几瓶啤酒往冰箱里一放,晚上回家再从院子里摘几颗黄瓜,坐在阳台上一边吃着海鲜、一边喝着啤酒,呼吸着海岛的新鲜空气、畅想着未来,神仙一般的日子啊。后来工作调动了,虽然个人的受益处还是大一些的,但是那种逍遥自在却是回味无穷的。

关于啤酒,印象最深的还是在朝鲜的那次。

朝鲜的啤酒生产工艺看来还是很差的,酒液混浊、口感~~~很有马尿的意思。但是这就不错了,能在那个饭都吃不上流的地方有酒有肉还想奢侈什么?

团费里包含的啤酒是限量供应的,不够自己买。东北过去的大都海量,区区一瓶啤酒哪里够喝,于是各自多点了些,但是到结帐的时候,服务员算不出其中一瓶啤酒是哪位客人要的,立马惊慌失措起来。我很奇怪丢一瓶啤酒至于吗?导游说,别看是星级酒店服务员,他们的工资就合人民币十几元,丢了就要自己赔,五块钱对于她来说意义非同小可。

我一听心里这个寒哪,心一软,喊:“服务员,这五块钱我给你垫上吧!”

梨花带雨 的漂亮的服务员操着生硬的汉语问我:“先生,那瓶酒是你喝的吗?”愣是把我噎得半天没醒过劲。

这可真是不到朝鲜不知道吃饱了有多好啊。

啤酒带给我我们的乐趣何止这些,想来每位酒友都有自己的一大堆故事。但是不管怎么说,啤酒也是酒,喝多了也醉啊,酒大伤身,各位要适量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