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阅《利玛窦中国札记》,利西士来华时,乃为中国的晚明,他对中国的好奇,不亚于中国对他的好奇。其时焦竑、李贽、公安三袁诸位时贤,皆以一见之为荣,并有诗赠。利氏未娶,乃一“老处男”,袁中道甚至说利氏“那话儿”大如鸡子,可笑之至!晩明的文人们,多以奇事标榜,而多忽视了利氏所具科技知识对于中国的意义——只有徐光启,他后来被利氏物色入了***,至此,中国才真正有了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可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