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 第二章 战争与和平 8 南下

老克马甲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6/[/size][/URL] 第八节:南下 宋忠原本不曾将给刘备送一封书信看成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刘备虽然贵为左将军,但在荆州毕竟是客卿身份,刘荆州在世时他的处境或许还好一些,刘荆州一旦身故,无论是自己先前的主公蔡瑁还是现下准备投靠的新主公蒯越都不会对此人有什么好感。七年时间以来刘备也曾往来于襄阳数次,他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6/


第八节:南下


宋忠原本不曾将给刘备送一封书信看成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刘备虽然贵为左将军,但在荆州毕竟是客卿身份,刘荆州在世时他的处境或许还好一些,刘荆州一旦身故,无论是自己先前的主公蔡瑁还是现下准备投靠的新主公蒯越都不会对此人有什么好感。七年时间以来刘备也曾往来于襄阳数次,他也见过此人,还曾为这位宗室皇叔在蒯蔡等镇南将军府长吏面前的谦恭态度所窃笑,因此这一番下书,他原也没有真正当回事。


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刘备看完信之后竟然会拔出刀子来对着他横眉怒视!


“尔等要举荆州之地降汉贼,我自是客,原本也说不得什么。然则自景升兄长辞世至今已将近月半,尔等不言,今曹操已至宛洛之间,大战在即,尔等方才告我,岂非欺人太甚?荆州豪俊,襄阳氏族,便是如此行事的么?”


刘备的话不多,声音也不大,但宋忠听在耳中,却没来由浑身起了一层战栗。


刘备的话语声调冰冷不说,每个字似乎都是自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显然已经恨到了极处。


确实,刘琮这小娃娃和蒯异度这般人这一次玩得太过分了。


都已经这时候了才说要投降的话,这不是明摆着要将处在夹缝中的刘备全军送给曹操做见面礼么?


诸葛亮这一次是真真正正惊得呆了,他进入刘备幕府也有些时候了,这位主公给他留下的印象除了精明之外便是最善戒急用忍。很多时候他都觉得刘备把自己压抑地有些过于辛苦了,戎马倥偬,岁月蹉跎,这位“皇叔”转战南北,至今连块自家的地盘都没有,一路上失败失败还是失败。诸葛亮自问,若是自己经历了如许多的失败,只怕早就弃甲投降了,最不济也是披发入山不问世事。然而自己这位已过不惑之年的主公,却仍然在寄人篱下的屈辱日子当中挣扎坚持着,在刘景升麾下虽说能让他缓过这么一口气,但这位镇南将军无时无刻不在的猜忌和疑虑却也不得不忍受。这许多日子以来,诸葛亮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这位主公放纵自己的情绪宣泄。他时时刻刻都保持着冷静,时时刻刻都在“忍”。


然而今日,他竟向襄阳方面的下书使者拔刀相向。


不要说他吃惊,就是站立在一旁的关羽和张飞,一时间都惊讶得合不拢嘴。


这大概是他们这位主公自二十年前鞭挞督邮之后第一次动了意气……


在刘备如炽热熔岩般的目光直视下,宋忠再也抵不住那巨大的心理压力,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左将军饶命,小人不过是个送信的……”


这位宋将军干涩的哀嚎让刘备心中一动,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竟然将佩刀拔在手中了。他一面继续恶狠狠盯着宋忠一面暗中苦笑——多少年了,多少年自己没有像现在这样动过意气了?


虽然如此,醒悟归醒悟,刘备手中的刀子仍然指着宋忠,并没有半分放下的意思。


满腔的义愤无处宣泄,刘备是真的有着将这位蒯异度派来给自己“送终”的将军一刀劈为两片的愿望的。虽然他有很久不曾亲手操刀杀人了,但这一点也不影响此刻充斥着他胸腔的冲天杀意……


宋忠明显是觉察到了这股杀意,他哆哆嗦嗦跪在地上,浑身上下抖得仿佛一片杨树叶子,胯下一紧,一阵湿热袭来……这位镇南将军府的散秩裨将军竟然当场尿了裤子……


刘备的脸上依然寒如霜冻,手中的刀却缓缓放下了……


这个人明显是个弃卒,是蒯异度等人用来羞辱自己的工具,杀了他不但毫无益处,还会令那些终日坐在襄阳城中谈笑论道的儒生们耻笑——说到底,那些人宁愿卑躬屈膝地去侍奉那个阉竖之后,也不愿意和自己这个早年卖过席子的宗室皇叔合作……


“今日就是砍下你的头颅,亦不足消却我心头之很。然则景升兄长待我有七年羽翼之恩,今当临别之际,若杀了尔等,有负镇南将军所托之重,非大丈夫所为也!”


刘备还刀入鞘,轻蔑地瞥了几乎瘫倒在地的宋忠一眼,叱道:“你回去告诉你家少主人和蒯异度,先将军传下的基业,败在他二人手上,翌日与吾兄地下相见,须怪不得刘备!”


说罢,他摆了摆手:“你去吧!”


……


看着宋忠连滚带爬跑将出去,诸葛亮皱着眉头看了看这位裨将军留在大堂地上的黄白之物,叫过一名杂役吩咐道:“你带几个人过来打扫一下。”


那杂役领命去了,坐在一旁的徐庶面色惨淡地道:“主公,事逢大变,须早做决断!”


刘备转眼看了看他,放缓了语气道:“元直有何高见?”


徐庶沉吟着道:“刘琮竖子不战而降,曹军大兵压境,如今我军已是腹背受敌的态势。主公若没有其他的打算,当及早弃樊城渡汉水南走……”


“其他的打算?”诸葛亮心中一动,眼角余光迅速地扫了自己这位老朋友一眼,这个徐元直,他在打什么主意?


刘备却仿佛未曾听出徐庶话中的弦外之音,冷然道:“腹背受敌,汉水已不可守,我们在南阳住了七年,如今……是离开的时候了……”


他看了诸葛亮一眼,问道:“孔明以为呢?”


诸葛亮沉吟着道:“走是该走了,如今蒯异度等人既然打定主意北面降曹,军资粮秣就不能再指望他们了,主公,晁集那边已经谈妥当了,只要主公在欠条上加盖左将军印信,宗荟愿尽家产,以助将军!”


刘备点了点头:“今晚我亲自去拜晁公。”


他顿了顿,问关羽道:“云长,如今军中,自徐州一路追随我们来此的老兵还有多少?”


关羽手捋长髯心中默算了片刻,开口答道:“左营三千八百人都是徐州兵。前营有四曲老兵,合计约八百人,其中半数以上是徐州兵,其余为豫州兵。后营只有两曲四百人,都是豫州兵。另外某麾下五曲校刀手,乃是下邳族子组成,总计约五千五百人。再加上主公的中军一千人,共计六千五百人右营没有老兵,全是荆州兵。不过五营当中绝大多数别部司马以上军官皆由老兵充任,只有右营有一些本地士族出身的军官……”


“加在一起总共约有多少人?”刘备追问道。


关羽沉吟着算了算,道:“总计应在六千八百人上下……”


刘备点了点头:“把所有老兵全部编入左营,留下五百人给翼德,充任我的中军,其余人你全部带走。”


关羽目光一霍,垂头应道:“是!”。


他没有问刘备带着这些兵去哪里。


刘备想了想,道:“此事你现在就去办,我这就命孙公佑准备船只,明日子时之前准备停当,连夜渡过汉水南下,路上的干粮你和孔明商量备办,总之要快,明天太阳升起之前,这六千人的队伍要全部渡过汉水……”


关羽还是什么都不问,低着头答了一声:“喏!”


刘备转过头对徐庶道:“元直一会陪我到樊城北郊大营去,我要和这些日子以来不离不弃追随我们的黎庶元元把事情说明。也好让这些无辜之人免受刀兵之苦,马上就要南下了,曹孟德要鲸吞荆州,是冲着我刘备来的,与这些黎庶无关,他们不应无辜受累!”


徐庶一愣:“主公,这等军机大事,怎能泄露于大庭广众之下?”


刘备苦笑着道:“他们追随我到此,我自是不能不仁不义!”


徐庶急道:“主公,此事万万不可,军机大事,岂能如此儿戏?”


一旁的诸葛亮也大惑不解,他问道:“主公,将此事告知他们,可是希望他们在曹军到来之前四散逃走,以免受我军牵累?”


刘备微笑着看了看诸葛亮,嘴角带着淡淡笑意道:“还是先生知我……”


诸葛亮又问道:“若是这些人不肯弃将军,将军又当如何自处?”


刘备谓然叹道:“曹孟德当年有言,叫做宁叫我负天下人,莫叫天下人负我。我却与他相反,宁叫天下人负我,我却绝不能有负天下人。若是这些黎庶愿意四散保命自然是好,若不愿意,我却也不能弃之不顾……”


他顿了顿,目光坚定地道:“我意已决,若百姓不肯弃我,我便携民渡江……”


“啊——”徐庶大吃了一惊。


“主公,行大事者,怎能如此迂腐?只要渡过汉水,长江北岸便可如履平地,只要渡过大江,曹军便是插上翅膀也未必能追及。如若带上北郊的十余万老幼妇孺,只怕寸步难行,曹军旦夕可至,此乃自取灭亡之道。主公一向英明睿断,今日何必做此宋襄公之举?”徐庶苦谏道。


关羽站在下首,冷冷注视着堂中诸人,一语不发。


诸葛亮若有所思地看着刘备,神情淡然,远不似徐庶般激动,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张飞左看看右看看,一张如玉般粉白的面庞上充满了困惑,似乎不明白众人究竟在争论些什么。


赵云双手叉后,依旧跨立在刘备身后,两只眼睛目不斜视……


……


建安十三年九月初四,驻节樊城的左将军刘备率部开始渡过汉水南下,随军同时渡江的,还有十一万多男女老幼组成的流民队伍。这其中有荆州本地的氏族黎庶,更多的却是自淮南一带迁居荆州的外乡人,这些人在荆州没有户籍没有土地,除了追随刘备的队伍,他们别无出路。


对于刘备此举,古往今来的史学家们都颇感困惑。兵贵神速,在曹军大军压境刘琮不战而降的局面下,刘备唯有迅速南撤保存实力才有一线生机,携带如许多的平民随军行动,必然会拖累军队的行军速度,被轻装急进的曹兵赶上是早晚之事,这一点稍知兵事之人无不洞若观火,奇怪的是,奔波四方身经百战的刘备似乎反倒不太明白这个道理,不顾幕府诸人的一致反对,背着这个沉重的包袱开始了南撤之旅。


十几万人的队伍,用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全部渡过汉水,军民混居老幼掺杂,行军速度奇慢无比,九月十三日,大军渡过汉水的第一天,全军全天行军不过十五里,当日,徐庶、孙乾、简雍等幕府僚属夜叩刘备行帐,苦劝这位左将军撇下行进速度缓慢的流民队伍,轻骑直驱襄阳,却被刘备严词拒绝。


才离兵灾,又遭战乱,随军行动的氏族豪门开始几日忧心忡忡,一直担心会被刘军抛弃在荒无人烟的旷野之上。对于他们这些外地人而言,没有了大军的后勤部队供应每日食用,便只余饿死一途了。几日以后,这些人却渐渐放下了心来,刘备果然不愧君子之称,纵然流民队伍极大地拖累了行军速度,他却毫无怨言,每日均要到流民大营中安抚一番,对那些豪门大族的族长元老,他往往还要依次拜访亲自问安,这些背井离乡的昔年权贵深切地感到,这位刘皇叔,与其他诸侯军阀是绝然不同的。


非但如此,为了使流民们安心,刘备的两位夫人还携带着这位左将军的独子阿斗及两个女儿与流民一道行军,刘备的亲卫队长赵云统率着一曲亲兵护卫这些家眷,一开始这些老百姓都有是为了能够有口饭吃才跟随着刘备的大军行动,到得后来,这些黎庶提起刘皇叔便两眼垂泪感激万分。


就在刘备全军(民)渡过汉水的当日,曹军前锋由曹纯统帅的五千精骑出现在樊城以北五十里处。在那里他们遇到了受荆州刺史镇南将军刘琮差遣前往许都向朝廷献土输诚的侍中兼领镇南将军府西曹掾韩嵩。年前韩嵩曾受刘表之命前往许都探听虚实,天子拜其为侍中,兼领零陵太守,是以曹纯倒认得了此人。


听得韩嵩的说辞,曹纯不敢怠慢,急忙就地扎营,并派人连夜护送韩嵩前往新野大营面见曹操。


九月十五,韩嵩抵达新野,当日便获得了曹操接见,韩嵩向曹操献上了刘表当年受朝廷敕命抚治荆州之时所受领的代表天子权威的符节,以表荆州上下向朝廷献土输诚的诚意。初时曹营诸将还疑其有诈,曹操身边的老资格谋士娄圭向曹操谏言道“天下扰攘,诸侯各贪王命以自重,节乃王命所系,刘氏抚治荆州之凭借,而今韩德高以节来献,是必至诚。”


曹操随即采纳了娄圭的建议,命曹纯从速进军,渡汉水往追刘备。


刘琮的不战而降不仅出乎刘备的意料,同样让曹操措手不及,原本以为需要苦战一场才能收复的荆州如今竟然唾手可得,曹操当天便召开了高层军事会议,决议加快战争进程,从速渡过汉水一线,兵锋直抵长江北岸,以占领江陵,控制长江航道,俘获全部荆州水军为战略目标。


几乎转眼之间,南征的战争便从第一阶段进入了第二阶段。


就在刘备开始携民渡江的前一天夜里,一支数千人组成的步骑混编队伍在夜色的掩护下绕过襄阳州治,自两座山脉中段向南穿插而去。襄阳尉王威闻讯亲自率一千五百名骑兵出城查看,然而他们在两座山与淮河之间转了两天的圈子,却未能找到这支队伍,这时候传来了刘备大军渡江的消息,王威唯恐襄阳有失,只得率军回防。


在蒯越等人的努力下,战争的阴霾似乎裂开了一线缝隙,荆州似乎暂时获得了一缕和平的阳光。然而与此同时,刘备携民渡江的消息再一次给襄阳城中的有识之士带来了深深的忧虑,这个顽固不化的战争狂人的存在,始终是荆州和平的最大威胁。


战争,还是和平,对于荆州而言,仍然是一个难以逆料的未知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