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高中一年级,争风吃醋,独占后又抛弃

荣幸的考上高中后,才发现高中生活要比初中紧张的多。课程排的满满的,连自习都延长了两节。但,高中里,并不全是好孩子。

青春期开始越发膨胀了。一些劣男骚女散发着春味,眉来眼去。当然,我也又了暗恋的对象,但只是暗恋,因为了解自身的处境,知道学习是首要任务。我的时间除了学习、暗恋就是用在交朋友、处兄弟上了。交了一个兄弟,自然也是带大佬习气的人,是所谓“鱼交鱼,虾交虾”嘛。这个人就是东杰,高中三年我们一直在一起。

东杰入学不久就有了行动,追女生的行动。不间断的向那女生献着殷勤,递着纸条。那女学生长的娇小可爱,大有沉鱼落雁、百花含羞之美。树大招风,很多人都看上她了,换言之,红颜祸水,很多人为她而明争暗斗。经常莫名其妙就有两个人打了起来,当然,打的都不狠,总体说来,高中生还是比较文明的。几番较量下来,仅剩两人还在向那女孩献着殷勤,其中包括东杰,另外那一个碰巧也是我们班的,他们俩还是前后桌。

自习,同学们听见声音,看到他俩隔着桌子在争夺一把凳子,间或的冲上一拳。几番下来,谁也没打着谁,就被班长给劝开了。第一节晚自习下了,大家都忙着出去透透气,教室里人不多,我留在了教室,因为我预感到要有事情发生。果然,他俩又开始因为不着边际的小事在争吵,进而挥拳相加。东杰长的不是很壮,但看得出打仗是老手,每一拳打的都很到位,躲闪也很灵活。对方比东杰壮很多,但空又蛮力而无巧劲。东杰躲闪过程中一个“左右左”连续三拳击中对方两腮,对方恼怒,用起蛮力,胳膊都抡圆了,东杰在抵挡过程中也不同程度的挨了几下,因为他用胳膊与对方相撞,吃亏的还是他。铃声响了,上自习了,他们也默契的坐了下来,自顾自的埋下头去,装作学习。我瞥眼发现,那个男生在揉脸,东杰在摸胳膊。第二节自习下了,他俩又开打,仍旧是拳头相加,待铃声响起双方休战时,东杰右脸青起一块。第三节自习下了的时候,双方再度开打,混战中,东杰下巴挨了对方重重一拳,仰面摔倒,对方上来就扑,东杰敏捷滚到一边,顺手抄起一盒暖瓶,奔着对方脑袋就下去了。对方闭着双眼抡起了王八拳,生怕东杰袭击。待睁开眼后,抓住东杰衣领又揍,每一拳都被东杰悉数躲过,对方猛然一搡,东杰连退数步,对方上来再拿脚踹,东杰随手拿起一个课桌上的铁书架向对方踹来的腿上劈去,对方顿时摔坐在地上,捂着右小腿,脸上很痛苦。东杰连踢数脚,脚脚都是对方鼻子与嘴交界处,即人中穴。教务处干事不知被谁喊来了,将东杰抱在一边,又把那男生扶起来,但见那男生鼻子、嘴全是血,头上也有血,他俩被带到教务处。

第二天傍晚,他俩又在校内菜园子里打了起来。结果黄瓜架子全瘫痪了,没熟的西红柿也散落在地上。

数次的较量,东杰越打越上瘾,对方越打越不想打。最终,东杰不是靠武力而是靠毅力逼退了对方,终于作为女孩的唯一追求者出现在世人面前。

在这之后的日子里,班上平静了好长一段时间,可一个晚上却不平静了。

那晚我们都在睡觉。有人敲门,能有半个小时。终于有人醒了,问谁,敲门者说找东杰。我听出那是东杰追求的女孩,东杰在床上躺着,其实早醒了,听见对方点名叫自己,便喊了句:“滚!”女孩还在叫他的名字,还在敲门,东杰见对方不走,便下了床,出了门,在外面说了很长时间,后来没声了,俩人走了。再后来,东杰自己回来了,我问他,他说把她送回家了。

事后得知,那天,晚自习后,东杰与那女孩在学校草坪的一角,将那女孩给“办”了,发现是非处女。女孩不敢回家,非要东杰送她,东杰不肯,直到熄灯铃响,东杰将女孩丢在草坪,自己回了宿舍。女孩家与学校离的非常近,步行不用4分钟。可她就是不敢回家,踌躇了很长时间,还是来找东杰。

我问东杰:“人家长的那么好,多少人想追都追不上,你怎么了?”他说:“妈的,她骗我,还跟我装处女,结果她不是。”

他俩分手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