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尔曼”“拖刀”斩“虎” zt

切奇纳是意大利中部托斯卡纳大区利古里亚海滨的一座小城。从1944年6月29日起,绰号“红牛”的美国第34步兵师一直与德国军队在此地对抗。7月1日,双方终于到了决战的时刻。


当天黄昏,两辆“虎”式坦克、一辆III号突击炮引导着德国党卫军第16装甲掷弹兵师的步兵们向切奇纳发起了最后攻击。美军第752独立坦克营B连3排的5辆“谢尔曼”坦克严阵以待。


无论是火炮的穿甲威力还是装甲的防护性能,“虎”都远远优于“谢尔曼”。它的88毫米火炮可以毫不费力地撕碎“谢尔曼”薄薄的装甲,而“谢尔曼”的75毫米火炮即使在近距离上也对“皮糙肉厚”的“虎”无可奈何。据美军估计,击毁一辆“虎”式坦克,通常需要出动5辆“谢尔曼”坦克。不过“虎”的身躯庞大,行动不便,往往会被精悍灵活的“谢尔曼”抓住机会打瘫在地。


“5辆‘谢尔曼’对付2辆‘虎’外加1辆III号突击炮,这仗可真够劲!”B连3排排长埃德温·W·科克斯中尉有些头疼了。他手下的5辆坦克现在正分散在切奇纳的几条街道上,为“红牛”步兵们提供支援,收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命令他们各自为战,尽力拦截德军坦克。他自己则指挥座下的11号“谢尔曼”,在建筑物掩护下悄悄逼向气势汹汹的“虎”们。


领头的“虎”式坦克是德军第504重坦克营2连2排的221号,由排长凯特尔中尉指挥。凯特尔中尉没有把美军放在眼里。情报显示得明明白白,小城里最多只有5辆“谢尔曼”,真刀真枪打起来还不够“虎”塞牙缝的。更何况自己的坦克前前后后围满了步兵,还特别派出了一个步兵观察员引导坦克前进。


“不怕美军打埋伏!”凯特尔中尉心里给自己鼓劲儿。双方的两位排长指挥着两辆坦克在高高矮矮的建筑物中穿行。由于视线受阻,他们不知道自己就要和对手遭遇了!科克斯中尉的11号“谢尔曼”轻巧地左转弯进入一条砾石街道。车上的机枪手突然发现路边的沟里藏着个德国兵!机枪手几乎是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一串子弹呼啸着飞出枪膛。随即,刚站起来的德国兵又倒下了。


被击中的正是221号“虎”的观察员。就在他倒下的同时,“谢尔曼”的乘员看到了“虎”长长的炮管从街角一栋两层的房子后面伸出来!光秃秃的街道上无处可躲,“谢尔曼”里的美国人一阵心慌!


“虎”没有注意到被击中的观察员,依然大摇大摆地转过街角,与“谢尔曼”碰个正着。双方距离不到90米!


毕竟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双方迅速从惊讶中恢复过来,几乎同时开火。“虎”的88毫米炮弹偏离目标,打在“谢尔曼”左侧的地面上。巨大的冲击将“谢尔曼”的左侧震离地面,但没有造成损失。与此同时,“谢尔曼”发射的一发75毫米穿甲弹击中“虎”的前车体。


科克斯中尉事后回忆,那发炮弹没对“虎”造成任何伤害,只蹭掉了装甲上的一点碎屑,就像乒乓球一样从车体上弹开了!


“谢尔曼”不敢力敌,迅速倒车进入炮弹炸起的尘埃中,两辆坦克一时都失去了目标。科克斯中尉脑子里迅速盘算着周围的地形,指挥“谢尔曼”转弯钻过街边的一个小园子,紧靠一栋小楼的墙边停了下来。在这个位置,“谢尔曼”用车尾对着大街,车头仍然朝向撤退的路线。主炮随炮塔转向车尾,直直地指向“虎”可能追过来的大街。


科克斯中尉心中打定主意:如果“虎”胆敢追来,就给它来一招“拖刀计”,当头轰它个“回马炮”!如果这一炮还打不掉追赶的“虎”,可以不用调头就迅速撤退,再找个地方躲起来重施故伎。


果然,221号“虎”沿着街道笨拙而缓慢地爬过来,对“谢尔曼”的诡计毫无觉察。缓慢前进的221号就要从“谢尔曼”高高举起的“大刀”下经过了。科克斯镇静地要他的炮手“等等,再等等”。他要瞄准“虎”式坦克装甲薄弱的侧面,那才是“虎”柔软的“脖颈”。


20点45分,科克斯中尉终于等到了时机,狠狠地把“大刀”砍下去!“谢尔曼”的一发75毫米穿甲弹击中“虎”式车体右后侧的油箱。火焰迅速从“虎”的身体里蹿出来!几秒钟后,“谢尔曼”又向“虎”砍了一刀,打断了它的右侧履带。


科克斯中尉和他的手下躲在自己的坦克里,看着钻出“虎”逃命的德国坦克手没有理睬。不一会儿,大火引爆了“虎”式坦克满载的弹药,炸飞了炮塔的顶部装甲。这只“虎”是没救了。


221号被击毁后,另一辆“虎”和III号突击炮撤退了,德军的反击也随之夭折。科克斯中尉的“拖刀计”不仅“斩杀”了一只凶猛的“虎”,而且帮助美军赢得了切奇纳之战的胜利。他采用正确的战术弥补了坦克性能上的劣势,取得了令人鼓舞的胜利。由于“勇敢”和“英勇的行动”,他第二次获得银星勋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