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游击大王刘永生将军(连载七)

游击大王刘永生将军(连载七)



闽西的老练(练建安)编著


详见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八闽开国将军》




“从汀江打到韩江,从山岳挺进海洋”。闽粤赣边纵横驰骋,解放39个县,威震华南



1949年元旦,经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批准,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正式宣告成立,刘


永生为司令员,魏金水为政治委员,铁坚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朱曼平为副政治委员,林美


南为政治部主任。

闽粤赣边纵队成立后,在粤东先后解放了南山、惠来、丰顺、饶平、梅县、兴宁、平远、五华等10多座县城,并建立了各县、区民主政权。至1949年6月,闽西南、兴梅、潮汕解放区已经联成一片,纵横300余公里,人口


300余万。这是《大众报》刊登的胜利消息。


为迎接大军南下胜利解放华南,闽粤赣边纵各部迅速转入春季攻势。

春季攻势,首战湖寮。

湖寮镇,是国民党广东省原主席罗卓英和国民党高级将领吴奇伟的家乡,为粤东最反动据点

之一。该镇有一个自卫大队,全美式装备,在镇北五虎山上修建有两座大炮楼,号称“钢铁

堡垒”。

经周密部署,1月10日,刘永生率部奇袭、强攻、全歼湖寮守敌,同时,各阻击部队击溃松

口、大埔、梅县援敌。?

湖寮之战,新成立的边纵毙伤俘敌68人,缴获甚丰,战果辉煌。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华商报

》和《群众》杂志,均刊发《人民军队攻克湖寮》消息。

湖寮之战,令国民党当局大为恐慌,汕头国民党报纸一连10多天刊登湖寮战斗消息,发出无

奈的哀叹。

湖寮之战后,刘永生挥师再克畲坑镇。畲坑镇为梅县四大工业集镇之一,地处梅县、兴宁、

丰顺三县交界地,国民党广东省第六行政“清剿”区第二指挥所即设此处,国民党闽粤边第

六“清剿”区少将副司令黄国俊亲自坐镇指挥。3月11日,刘永生、铁坚率部乘墟天化装奇


袭,一举攻克该镇并击退援敌。3月15日,乘胜打下长沙、扶大、金盘等地,水白敌自卫中


队起义。一系列胜利,将潮汕大北山与梅州游击区两块根据地连成一片。

3月25日,刘永生率部到达五华县的坪上,与边纵五团和第二支队五团胜利会师。根据边区

党委扩大主力的决定,从边一团和边五团各抽调部分力量,组成边纵直属第七团。随后,刘

永生率领三个边纵直属团,继续向潮汕地区进军。

在整个春季攻势中,闽粤赣边纵各部四处出击,打得敌人损兵折将,闻风丧胆。《闽粤赣


边纵史》记载:


边纵所属部队在春季攻势中,作战130余次,取得歼敌2600余人,缴获炮6门、轻重机枪56挺

、掷弹筒枪榴弹筒8枝、冲锋枪20余枝、其他长短枪2300余枝和解放50多个乡镇的重大胜利

。……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将于四月一日向边纵领导和全体指战员发表祝捷电报,表彰边纵部

队三个月取得的胜利是“结实地痛击反动阵营一铁拳,对于完成壮大人民力量以迎接华南解

放的最后胜利之任务,有很重要的意义”。

4月14日,参加闽粤赣边区党委、粤赣湘边党委联席会议的铁坚,在五华县双头村向边纵党

委和团以上干部传达联席会议精神和关于“将紫金、五华、兴宁、梅县、丰顺、惠阳等11个

县打通成片,建设成为解放华南的大块战略基地”的决定。根据这个决定,闽粤赣边纵队的

任务是负责经略兴宁、五华、丰顺、梅县等地区,使潮汕、梅州两地区联成一片,尔后再向

西发展。

根据边纵党委决定,刘永生立即率部南下潮汕,准备与边纵所属二支队(原潮汕支队)一起,

发起潮(阳)、普(宁)、惠(来)、南(山)战役。

按边纵计划,此战役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歼灭南线普宁县的鲤湖至惠来县之敌,解放

鲤湖、两英和惠来县城。第二阶段则相机移师北上,歼灭北线揭阳县的棉湖、丰顺县的汤坑

之敌,乘胜解放丰顺县城。

4月24日,战役拉开序幕。边纵二支队第三团和第七团佯攻揭阳县城,伏击、引诱棋盘寮、

长富岭之敌,歼敌百余,牵制了揭阳、潮安之敌,保证了主攻部队行动。?

鲤湖地处揭(阳)普(宁)惠(来)边,是普宁重镇,南阳山、大北山的出口处,也是控制平原通

往大北山解放区水陆交通要地,是敌人的重要据点。守敌300余人,分驻码头、下园、河头


、念佛社四个炮楼,工事坚固,防守严密。

为首战必胜,刘永生集中了7个团300余兵力,投入战斗。一部阻敌增援,一部牵制敌军,一


部警戒,一部主攻。4月27日凌晨,按照刘永生的命令,第二支队代司令员张希非率边纵二


支队一团、九团向鲤湖守敌发起进攻,当日下午即攻克河头、码头、下围3个炮楼。28日,


刘永生下令集中火力,一举攻歼念佛社炮楼顽敌。此时,边五团、七团亦击溃普宁援敌。?

鲤湖一战,歼敌营长以下240余人,棉湖之敌逃窜,不战而下,紧接着,惠来葵潭之敌也主

动放下武器。

刘永生率部乘胜南进。30日攻占流沙,横扫占陇、陈店、司马浦等地敌据点,矛头直指大南

山反动堡垒——南山管理局所在地两英。5月7日晚至次日中午,刘永生率部与敌激战,攻克

两英。

两英解放后,刘永生率边五团、边七团和第二支队的一、四、十团,迅速转入战役的第二阶

段,继续向南挺进。5月20日,张希非挥师解放惠来县城。与此同时,刘永生率部先后进驻

惠来县的隆江、葵潭、东港和陆丰县的甲子镇,全面控制了潮汕东自靖海西至甲子港的100


多公里海岸线。

北线一路,铁坚率部从两英北上,5月22日攻克扼守潮梅陆路交通线的敌据点丰顺县汤坑镇

,5月25日,解放丰顺县城,随后,攻克大埔县城,驻梅县的保十二团宣布起义。?

《闽粤赣边纵史》(广东人民出版社)记载:



潮普惠南战役历时40多天,边纵所属部队在潮汕地委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下,以千军横扫

如卷席之势取得了解放两英、惠来、丰顺3座县城和鲤湖、流沙、占陇、司马浦、陈店、棉

湖、葵潭、汤坑8个重要乡镇,歼灭敌6个营1400余人,缴获炮2门,轻重机枪23挺、长枪150

0余枝的重大胜利。这个胜利,极大地削弱了潮汕敌军,迫使其退守潮阳、普宁、揭阳、潮

安等几座县城及其周围据点。形成了已解放的广大农村对敌孤立城镇的包围,为全面解放潮

汕奠定了基础的同时,使潮汕与梅州解放区以及粤赣湘边连成一片,实现了此役的战略意图

闽粤赣边区国民党军政人员,一再受到边区解放军的沉重打击,又迫于南下大军日益压境的

形势,遂在共产党政策的感召下,纷纷起义。5月中下旬,梅州、闽西国民党军政要员先后


率部起义,两地先后宣布和平解放。

当中共中央华南分局从香港内迁梅县时,闽粤赣边纵队已发展到8个主力团1万余人。6月24

日,毛泽东在接到华南分局关于五六月边纵的战绩电报后,以中央军委的名义亲笔批转全军

各野战军首长:“五六两月,粤东、闽西胜利极大,请将华南分局电文(6月12日)电转告所

属以励士气。”毛泽东还亲自复电华南分局:“庆祝你们的伟大胜利。”


就在闽粤赣边纵欲乘胜扩大战果之际,国民党第十二兵团残部在其司令官胡琏率领下,由江

西逃入闽西、粤东,企图从潮汕海运逃往台湾。闽粤赣边敌军力大增,已解放的10余县城沦

入敌手,闽粤赣边纵根据上级“避敌锋芒”的指示,阻敌、扰敌,奇兵四出,予胡琏兵团沉

重打击。刘永生还亲自部署,追歼胡琏兵团第十八师五十三团陈英杰部,于丙村歼灭该敌50

0余人,随即围歼胡琏残部畲坑之敌,接着,又挥师将经心镇援敌500全部歼灭于梅江岸边。

闽粤赣边纵与胡琏兵团之战,是敌强我弱形势下的一场苦战。刘永生面对强敌,临危不惧,

其游击战术运用,出神入化,淋漓尽致。老战士吴健民在《怀念可亲可敬的老首长》一文回

忆:


1949年8月,刘永生率领边纵直属一团、二团进入阴那地区活动。突遭到南窜的胡琏兵团纠

集的近万人的兵力四路夹击。刘永生冷静地分析形势,考虑到敌强我弱,阴那山一侧地带狭

小没有回旋余地,而且给养困难,不能硬拼。便布置小型部队与敌人周旋,打麻雀战。边纵

一团、二团则巧妙地夜渡韩江,跳出敌人的夹击圈,转移到大埔的樟溪、桃源一带,另寻战

机。结果,胡琏兵团扑空,蒙头转向。我留在那一带的小游击队,在武工队的配合下,出没

无常,到处伏击敌人,俘虏了敌军少将军官以下20余人。

10月4日,中共中央华南局电示:边纵负责截击潮汕之敌,解放潮汕。

胡琏兵团主力虽撤向金门岛,但其残部连同广州绥署第一纵队、地方保警等万余人兵力,仍

盘踞潮汕。

刘永生挥师出击,迭克诸城。6月,接管丰顺县城;7日,解放普宁;随即相继攻占揭阳、潮

阳、潮安,边纵各部,形成了对汕头市的钳形攻势。

兵临城下。刘永生向守敌发出最后通牒,限令接信后半小时内放下武器,缴枪投降,否则即

以重兵歼灭。

23日,守敌投降,汕头宣告解放。

24日,汕头市上空万里晴朗,红旗飘扬。城内,20万人民涌上街头,夹道欢迎英勇的闽粤赣

边纵指战员。

刘永生骑着白色战马,八面威风,率部入城。

“老货,老货。”

“刘将军!刘永生将军!”

人们欢呼着、叫喊着一位英勇的名字,传奇的名字。

刘永生,一位从烧炭工成长的传奇将军,在闽粤赣边的大山里,百折不挠,愈挫愈奋,依靠

党的领导和人民的支持,把一支名不见经传的小部队发展成两万雄师,先后歼敌3?3万,解

放了闽粤赣边39个县、市和广大乡村。“老货刘永生将军”的卓著功勋永远铭刻在闽山粤水

之间,他的传奇故事,至今还在闽粤赣边广为流传,历久弥新。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

(1) 星火燎原编辑部编《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解放军出版社1987年版)

(2) 福建省军区党史办、龙岩地区老区办编《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籍将军》(福建人民出版


社1987年版)

(3) 《中共闽粤赣边区史》(中共党史出版社1999年版)

(4) 《闽粤赣边纵队史》(广东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5) 《闽西三年游击战争》(鹭江出版社1993年版)

(6) 《永恒的怀念——忆刘永生将军》(鹭江出版社1994年版)

(7) 钟兆云、苏剑、王盛泽著《“老货”刘永生》(解放军出版社2002年版)

(8) 胡大新编著《边区虎将——刘永生革命斗争纪实》(鹭江出版社1997年版)

(9) 姚鼎生著《铁汉魏金水》(中共党史出版社)

(10) 谢毕真著《鸿爪——谢毕真文集》(福建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11) 符维健编著《邱锦才风雨人生》(华艺出版社)

(12) 张开明著《南粤大地的儿子——方方》(长征出版社)

(13) 郑学秋编著《怀念谢育才》(龙岩市新罗区党史研究室)

(14) 龙岩军分区政治部、龙岩地委党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编《闽西地方武装概略》(内部


版)

(15) 《独七大队纪念专辑》(内部版)

(16)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编著《简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2


月版)

(17)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简编》(解放军出版社2001年修订版)

(18) 闽西革命历史纪念馆编《闽西人民革命史》(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

(19) 中共龙岩市委党史研究室编《从闽西走出的骄子》(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

(20) 《回忆张鼎丞》(福建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

(21) 蒋伯英主编《福建革命史》(福建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

(22) 张惟著《中央苏区演义》(文化艺术出版社1994年版)



--------------------------------------------------------------------------------


注册新浪2G免费邮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