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歌 举目四顾,霜天峥嵘 第二二章 宋朝红花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5/


“老徐你小子怎么跑这里来了?我靠!”

杨羿天简直不敢相信在这种地方能够见到原本他那个世界的人,现在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自己曾经的线人徐九川。

这家伙原本就是街上的一个普通的小混混,由于小片刀使得好,时常在老大的身边干些保卫的工作,可偏偏不巧杨羿天一次的任务目标就是他的所要保护的那个老大,。尽管他小片刀使出神来,在杨羿天的神枪之下也是只能举手投降。不过此人倒没有什么大奸大恶的行为,并且他还有着许多获得特殊消息的渠道,所以就成为了线人。

徐九川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一大把,将手上的只剩半截的小片刀扔到了一边,扑过来就将杨羿天给死死地抱住了。

“老杨啊!差点就见不到你了啊!我还以为你必死无疑了呢。”

杨羿天也是又惊又喜,他没有想到两个人都没有死,居然还在这个世界见面了,这真是闻所未闻的奇迹,看来是老天爷显灵了,终于保护起好人来了,不过自己活着倒是正常,面前这个老徐奸懒馋滑也算是一个坏痞子了怎么也活着?难道也受了自己做善事的恩惠不成。

“是啊,是啊,没想到。不过你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你也被推到那河里面了?”

徐九川抹着眼泪点了点头,然后委屈道。

“老杨,你可真不够意思,在事前也没告诉我你要对付的这些人这么心狠手辣,害得我现在落得这样,这回看看你怎么补偿我心灵和身体上的创伤。”

杨羿天嘿嘿一笑,拍了拍徐九川的肩膀。

“既然你我兄弟能够有缘在此再见,那必定是上天的安排,也怪不得我,况且事先你拿我咨询费的时候也没见你犹豫。不过我要问你怎么会在太师府,你知道这地方可不是随便能够进来的。”

徐九川大手一抹将脸上的鳄鱼泪擦了个干净,神秘兮兮地说道。

“老杨,你不知道现在咱们待的地方有多好,没有警察也没有反黑组,简直就是我的天堂,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任何人管得了老子,而且这太师府里的女人更是一个比一个浪,我这些天已经玩了三四个了,身材都是一级棒。今天想起来这边还有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打算来看看,这不才给她吹了迷幻药正要行动,你就来坏了我的坏事。”

杨羿天用拳头狠狠地凿了徐九川的脑袋一下。

“你小子还是老样子,刚才还说什么采花的规矩,就像你真的是采花贼一样。”

徐九川颇有些不服气,挺直了身子道。

“谁说我不是正规的采花贼,我早已经是入了红花会的人,你可別小看了我。”

杨羿天忍不住扑哧一笑道:“红花会?老子还是陈近南呢,你少跟我面前耍贫嘴,你那点阴谋诡计我简直是了若指掌。”

徐九川见杨羿天不信,解下了腰间的一块玉佩递了过去。

“你看这就是我们红花会的信物,只有正式的的采花贼才有,你可別以为采花贼长了小弟弟就能当,那要靠真本事,要说起来比英语六级考试都难。”

看着徐九川难得的一副自鸣得意的样子,杨羿天仔细地看了看那块玉佩。

正面是三朵血红色的梅花,背后刻有几个字。

“三朵梅花,落红点点。”

这玉佩倒是做工精良,徐九川那个家伙绝对自己造不出这种东西,看来这年代备不住真就有红花会这种组织,括弧是采花贼的合作组织,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清朝会变成反清复明的基地。

杨羿天将梅花玉交还给了徐九川,看来以前的小混混在这地盘上也混得不错。

“既然是你我就放心了,楼上是不是刚才有一个丫鬟送来了酒菜,全都拿走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咱们好好喝一顿叙叙旧。”

徐九川却是露出了一副苦瓜脸,似乎对这个提议有些不满意。

“老杨,酒菜你可以随便拿走,不过我要等办完事情再去,你看怎么样?”

杨羿天嘿嘿一笑道:“你小子水贼过河別使狗刨,你一动那坏心眼我就知道你准备动的哪个花花肠子。今天你是遇上我了,如果要真是太师府内巡逻的卫兵,別说喝酒了玩女人,就连女人的面你恐怕都见不到了。”

徐九川见自己的小伎俩被识破,一脸的愧疚之色,主动地到阁楼上面将酒菜弄了下来,古时候没有什么塑胶袋,都是用纸包菜,这次不知道上面的那个女是不是想增肥,居然都是大鱼大肉,这可真是对了杨羿天的胃口。至于那几瓶酒,带上简直就是累赘,况且酒窖里面什么好酒没有。

二人走出了阁楼,兵分两路,直奔假山处的暗门。

阴暗的酒窖内,弥漫着酒肉的香味,太师府珍藏了十几年都没舍得喝的酒,就像喝凉水一样被灌进了二人的肚子里,这人恶到极点的时候,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了,抓起肉来就往自己的嘴里面塞,在一旁的徐九川要不是认识眼前的这个人,一定会以为这家伙是个饿死鬼投胎转世。

“我说老杨,你这是多久没吃饭了,怎么搞成这副德性,我记得你原来非常绅士的。”

杨羿天嘴里面嚼着,哼了一声道。

“绅士也不当饭吃,你要是尝到了被上百支毒箭在屁股后面追的滋味,也就不说再跟我提绅士这两个字了。不过我要问问你,你用的迷幻药对任何人都有用吗?”

徐九川嘿嘿一笑,从袖筒中抽出了一根刷着黑漆像是笛子一类乐器的东西。

“这是我们红花会专用的引香笛,只要配上特制的迷幻药,別说迷倒几个女人,就算是几千人也不在话下。那些被迷倒的人你想怎么摆布都可以,你让她向东绝对不会向西,比机器人还要听话。”

杨羿天俊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

“看来是老天爷将你送来给我帮忙的,不然怎么会让你带着这么好的东西遇见这么倒霉的我”

徐九川略显诧异,在他的记忆当中的杨羿天简直就是叱诧风云的人物,从来就没有见到过什么事情能够难得倒他的,更没见过有能够使他变得如此烦躁的事情。

“什么事情这么棘手,以你的本事应该一般的人没办法将你怎么样吧!”

杨羿天深深地叹了口气,将自己的事情从头到尾给他讲述了一遍。

徐九川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眼前这个家伙身边的奇人怪事还真是多,本来以为自己的经历就已经够坎坷的了,不过跟这家伙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等到杨羿天谈到水仙等人的组织的时候,更是感到眼前这家伙所要背负的责任之多。

杨羿天整整讲了两个时辰才将事情从头到尾讲完,看地上的酒菜都已经吃喝干净,从暗门处的缝隙也照进来了几缕阳光,看来时候已经不早了。

为了保持体力,二人躺在安全的地方准备小睡一会儿,谁知道喝了酒后的人生物钟完全变得混乱了,等到二人醒来的时候,月亮已经又爬了上来。

杨羿天与徐九川还在揉着睡眼的时候,从假山外就传来了一阵阵的嬉笑声。二人对望了一眼,似乎都知道了现在的状况,纷纷来到暗门处向外张望。

此刻的太师府内已经是贵客云集,彩灯高挂,一片喜庆的场面。

蔡太师本人还是极其讲究排场的,宽大的院子内摆了上百桌的酒宴,看桌上的菜品不是山珍就是海味,这一桌下来的花费恐怕能够几百户百姓一年的口粮钱,这上百桌下来花费之巨真是难以估算。

对于那些来贺寿的人来说,桌上的菜实在算不上什么,就连看都不看上几眼。其实他们来此的目的很明显,借着贺寿的机会送送礼联络一下上司与下属之间的感情以图升迁,毕竟蔡京是当朝的太师,在皇帝面前说一句话有着相当的分量。

不过从表面上来看,这个蔡太师显得还算低调,居然这么大的年纪还到门前来迎接每一位宾客,尽管他的目的是为了亲眼看看那些门人子弟们给自己会送什么珍贵的礼物,也是的确难得。

由于宵禁的缘故,此来贺寿的人多是穿着官服,很好就能够辨认出来他们的品级。但也有一些巨富的商人,乘坐着豪华的马车大摇大摆来的,他们这些商人仗着有钱几乎将朝廷的法纪当作废纸,宵禁根本就制约不了他们。

见惯了这种大官和富豪们的场面,杨羿天突然觉得古往今来的官场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很少有说哪个年代贪官绝迹的地步,看来有忠必有奸,有贪必有廉,世间的万物都是相辅相成的。

一身软甲的襄阳王,众多的卫兵的护卫之下从马上跳了下来,他满脸堆笑,向在门前等候的蔡太师施礼道。

“太师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小王最近手头不太宽裕,所以寿礼可能比不过之前的大人们,恐怕要让太师见笑了。”

蔡太师对于这个握有兵权的襄阳王是绝对不敢怠慢的,尽管自己位高权重,也还是要想方设法笼络这些地方有实力的地方大员。

只见他在管家蔡福的搀扶下拖着胖墩墩的身体亲自下阶相应,这对于年迈的太师来说,实在不能不说是一种巨大的负担,不过脸上也不能露出丝毫的不悦之色。

“王爷简直是太客气了,您能够来就已经是个我很大的面子了,我怎么又能闲您的寿礼小呢!”

襄阳王向背后招了招手,卫队后面由几个脚夫抬着的木箱落地,手拿皮鞭的恶奴亲自上前将木箱上的大锁打开。

木箱一经打开,所见的众人不免都是一声惊呼,就连见多识广的蔡太师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箱子里面居然躺着一尊由绿玉雕刻得栩栩如生的菩萨,只是那菩萨略有不同,不仅是这块玉的大小世所罕见,更奇特的是雕刻之人居然将菩萨身上的衣物全都去掉了,现在只是个赤身裸体的菩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