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海空力量集结阿布哈兹欲开辟第二战场

国际观察:南奥塞梯冲突升级 战争一触即发


八月十日十三时三十分,俄军副总参谋长纳戈维岑上将再次举行记者会,他说,俄方目前尚未接到格鲁吉亚任何有关停止流血冲突、开始和谈的提议。他表示,俄维和部队目前已控制茨欣瓦利市大部城区,格军转入防守状态。


一个小时后,在同一地点,俄副外长卡拉辛举行另一场记者会,指责西方国家歪曲事实,在南奥塞梯冲突问题上执行双重标准。


当天凌晨,在莫斯科郊区的总统官邸,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听取总理普京情况汇报时说,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援助南奥塞梯。普京在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后,于九日晚直接飞抵俄北奥塞梯共和国首府弗拉季高加索进行视察。


冲突升级 战争一触即发


八月十日,格鲁吉亚高官称,俄战机轰炸了第比利斯郊外的军用机场,并在格另一个分裂地区阿布哈兹集结军队,调遣海空力量,出现开辟第二战线的迹象。


俄媒体当天也爆料称,俄黑海舰队多艘舰艇抵达格水域附近,“阻止武器和军事装备从海路运往格鲁吉亚。”但是俄军方表示:“用军事术语来说,这是对敌国实施军事封锁,也就意味着宣战。但俄格并未处于战争状态”。乌克兰外交部当天发表声明称,如果俄出动黑海舰队,乌方将保留权力阻止其返回租用的乌克兰海军基地。


七日晚至八日凌晨,格鲁吉亚军队进入南奥塞梯控制区,与南奥塞梯武装人员在茨欣瓦利市附近再次发生激烈交火,导致十二名俄维和士兵死亡,一百五十人受伤。俄北高加索军区第五十八集团军增援部队随即挺进到通往茨欣瓦利的要冲,进入俄设在当地的维和驻地,并与格军队激烈交火。九日,格军再次对茨欣瓦利进行炮击。随着战火蔓延,千余当地居民被打死,数万民众被迫逃离家园。


自八月九日起,格全境进入持续十五天的“战争状态”。

安理会调停陷僵局


八月九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格鲁吉亚冲突各方立即停止敌对行动,和平解决争端。


九日下午,联合国安理会就南奥塞梯冲突问题召开了四十八小时以来的第三次紧急会议,但仍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从七日深夜开始,安理会便一直试图通过一份声明,呼吁南奥塞梯冲突各方立即停火,但安理会内部在“放弃使用武力”的措辞等问题上发生意见分歧,虽经多轮磋商仍无法达成妥协。


此外,美、英、法、日等国家纷纷发表声明,对该冲突地区局势表示“关切”。


但是俄罗斯并不领情,俄副外长卡拉辛指责西方国家在南奥塞梯问题上一味归罪俄罗斯,执行双重标准,并表示“俄罗斯赞同成立国际调查法庭,调查格鲁吉亚在未被承认的南奥塞梯所犯罪行”。


深层原因错综复杂


南奥塞梯是格鲁吉亚的一个自治州,与俄北奥塞梯接壤,人口不足二十万,主要由奥塞梯人、俄罗斯人和格鲁吉亚人组成,多数居民拥有俄罗斯护照。苏联解体后,南奥塞梯当局一直要求独立,脱离格鲁吉亚而与俄北奥塞梯共和国合并,因此与格中央政府矛盾日深。


格南矛盾也严重影响了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的关系。长期以来,由于南奥塞梯当局与俄罗斯关系密切,格经常指责俄暗中支持南奥塞梯,俄格双方关系龃龉不断。


一九九二年,俄、格和南、北奥塞梯四方领导人就和平解决南奥塞梯武装冲突问题达成协议。根据协议,俄、格和南奥塞梯、北奥塞梯成立了四方混合监督委员会,并由俄、格和南奥塞梯三方组成混合维和部队,负责在冲突地区执行维和使命。


近年来,尤其是格总统萨卡什维利执政以来,格国内要求恢复对南奥塞梯控制的呼声日益高涨,格鲁吉亚不断加强与美国的合作,并积极要求加入北约,与俄罗斯矛盾日益加深。而南奥塞梯独立要求则更加坚决,并不断强化同俄地方和联邦政府的联系。格中央政府与南奥塞梯对立情绪不断尖锐,小规模冲突不时发生。

未来走向有待观察


八月九日,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应约与美国总统布什通电话时表示,解决南奥塞梯危机的唯一出路是,格方从冲突地区撤出自己的武装力量,重新回到和谈道路上来,并签订不使用武力协议。


俄总理普京当天在有关南奥塞梯问题会议上说,俄方的行动绝对有法律依据,是合法和必要的,俄罗斯力求公正、和平地解决所有冲突。普京同时表示,格鲁吉亚力图加入北约,目前的态势是格方企图把其他国家和人民拉入流血冒险行动。普京说:“格当局对本国领土完整给予了致命打击。很难想象,在发生这一切以后,南奥塞梯还会愿意成为格鲁吉亚国家的一个组成部分。”


莫斯科政治观察家认为,格军实力远不足与俄罗斯抗衡,不排除格方在俄军强大压力下撤出冲突地带的可能,但格方决不会善罢甘休,定会向西方特别是美国寻求支持。


此间分析人士认为,南奥塞梯冲突背景复杂,涉及民族、宗教等历史纠葛,并受到错综复杂的地区局势和国际关系影响,当地局势能否在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调解下缓和,还有待观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