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机械化战争某种意义上是靠齿轮转动谱写战争篇章的话,那么21世纪的信息化战争则是靠信息网络决胜千里。


从南昌起义的烽火城楼上走来的我军通信兵,由发展初期的“一部半”电台起步,经过数十年的顽强拼搏,现已初步形成以公用电话网、全军数据通信网和野战综合通信系统等为骨干,集声、光、电为一体,联通天上、地面、地下、海底四通八达的现代化立体通信系统。




昔日的“千里眼”、“顺风耳”在信息快车的引领下,正风驰电掣地冲向未来战场。


数字化装备推动通信兵值勤训练模式转变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我军通信建设开始由模拟向数字转变,目前已基本实现了通信技术体制由模拟向数字转变,通信线路由电缆向光缆转变,通信网络由单项业务向综合业务转变,通信管理由人工向智能转变。


庞大复杂的通信网系,高度集成的数字化装备,使过去“各管一段”的值勤维护方法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一场值勤维护模式的变革悄然开启。


总参某通信总站率先推行国际电信领域“受控性维护”理论和信息网络“无级化管理”模式,完成了“信息网”通到连队、“指挥网”建到台站、“监测系统”连到要素,把管控触角延伸到末端,从根本上提高了值勤维护的效率和质量。


值勤维护模式的转变牵引训练转变。从2002年起,总参通信部在全军组织实施了通信业务网值勤、训练、管理正规化、科学化建设,经过不懈努力,现已建成了平战结合、三军共用、标准统一的军用通信网络智能平台,从而实现了网络监控智能化、信息交互实时化、值勤管理可视化、联训联考网络化。


网络系统让“通信服务”升级“信息支持”


1998年8月7日,在海拔5231米的青藏高原唐古拉山口,世界海拔最高的一条光缆线路全线贯通。


2002年,南海某海域,夜色浓重,一场信息条件下的海空联合演练悄然拉开战幕。指挥员敲击键盘,迅速连接指挥信息系统:海空气象、数据、图像、资料源源不断传来……


全军公用电话网、数据通信网、全军军事综合信息网等的相继建成,实现了我军指控网络的升级换代,标志着我军集声、光、电一体,连通天上、地面、地下、海底四通八达的现代化立体通信网络系统已全面开通运行。


网系的建立改变了以往三军各自组织、按级保障的模式,初步形成了“点对网”、“网对网”的通信组织运用模式。依托军事综合信息网,昔日素有“信息孤岛”之称的边关、海岛与大陆腹地连成一体,从根本上解决了边海防一线部队通信业务单一、手段落后的问题,实现了从人力控边向科技控边的重大跨越。网络也让边海防官兵与大都市的居民同步进入时尚的数字化生活,享受信息时代带来的各种便利。


为了确保网络安全运行,我军通信兵在修筑信息高速公路的同时,也强化了法律法规的建设,先后研制了近千个系统软件,制定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化工作条例》等几十部法规。建立全军指挥控制系统安全监控机构,增强系统抵御网络黑客、计算机病毒攻击的能力,确保重要军事信息安全保密。


信息化联合作战牵引“教学科研”转变


今年4月,首届国家信息化理论与实践研究高层论坛暨首届全国信息化研究优秀成果颁奖仪式在京举行。全军某信息化工作办公室参评的著作《军队信息化建设研究》和《国家和军队信息化指标体系研究》等两项成果荣获二等奖,它标志着我军信息化理论探索走到了全国前沿。


理论是行动的先导。全军某信息化工作办公室副主任侯喜贵形象地打了个比方:军队信息化建设就像一个鸡蛋,武器装备好比蛋壳,体制编制是蛋清,思想观念才是蛋黄。更新理念、提高官兵的信息化素养是适应转型、推动发展最核心、最关键的问题。


全军信息化转型,通信兵要当排头;通信兵转型,教学科研要先行。


一场信息化人才培养的转型风暴率先在通信院校登陆。通信指挥学院教授沈树章和几个课题组的骨干历经数载寒来暑往,终于拿出了《信息作战指挥控制学》、《信息作战技术学》两本沉甸甸的专著,开了我军信息化理论研究的先河。


紧接着,全军第一个信息战重点实验室建立。全军师旅指挥员信息战理论开班,奏响了我军初中级指挥员“信息洗脑”的序曲。


信息化条件下的联合作战是院校教学转型的焦点,西安通信学院把课堂延伸到战场,他们围绕未来需要调整人才培养的方向和思路,开设大量新颖实用的内容,为部队提供“订单式”和“量体裁衣”式的人才培养服务,同时还开发了新装备数字化素材库,积极开展仿真、虚拟教学,有效缓解了实装、实物不足的矛盾,让院校教学与部队装备发展实现了“同频共振”。

中国军队军事训练突出信息化内容 以科技兴训


2007年以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和第二炮兵在演兵场上演了一幕幕壮阔的练兵场面。


“近年来,中国军队的军事训练主要突出了实战化训练、创新型训练、新装备训练、重点部队训练和信息化、网络化、基地化、模拟化训练。”军事科学院《军事学术》总编辑胡文龙说。


《2006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指出,中国军队“到21世纪中叶基本实现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战略目标”。


如果说,机械化战争是靠齿轮转动书写战争篇章的话,那么21世纪的信息化战争,则是靠信息网络决胜千里的。从南昌起义烽火城楼上走来的我军通信兵,由发展初期的“一部半”电台起步,现已形成以有线和无线相结合,集声、光、电为一体,联通海陆空天、纵横八荒的我军信息化建设排头兵。


未来战场,装备信息化、作战联合化趋势不可逆转,电磁空间、太空领域成为必争之地。虽然我们可能认识到陆海空天电的全维环境,但认识是一回事,实践又是一回事。就拿复杂电磁环境下的训练来说,我们到底搞清楚了多少?一体化作战,体系对抗将成为胜负关键,可目前我们的训练方式,还是各个军兵种建制内的逐级训练、逐级合成,我军军事斗争准备的任务又是那么紧迫。从这些差距看,完成训练转变必须以主动变革的姿态投身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