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龙的大漠绝恋

这本是一个收获的季节,然而,一连几天的暴雨,一场史无前例的洪水,将一切席卷而空,留下了满目的苍夷和废颓,百姓在流泪,政府在心焦,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灾后自救工作轰轰烈烈的开展起来,劳务输出成了领导们的青睐之笔,压任务,订责任,经过十几天的宣传动员,一支进疆拾棉花劳务大军终于组成,在决定进疆带队人选时,领导们把目光盯向了我,他们说这次进疆带队除了两个领导外,还必须让我去,因为灾情严重,人心不稳,民工组成人员以初中毕业学生为主,我曾经是他们的老师,在学生心中有很高的威望,具有一定的说服力和号召力,便于管理,末了,领导们问我有什么困难和要求,我考虑了一下说我服从组织决定,让领导们照顾好我的孩子,他刚上初一,没有离开过家,离开过大人,不会照顾自己,白天让孩子到单位灶上打开水,晚上孩子回来迟了别锁大门,领导们拍着胸脯说你放心去吧,我们会照顾好的,就这样我成了三个带队领导之一。

进疆的誓师动员大会在大礼堂隆重举行,100多个进疆拾棉民工参加了大会,当领导把进疆拾棉的重大意义讲完,轮到我点名、宣布编队、进行进疆培训时,一个名字映入眼帘,付小龙,多么熟悉亲切的名字啊,我向台下寻去,一双大眼睛正在看着我,哦,是他,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小男孩的身影,单薄的身子,俊美的脸庞,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身干净的衣服,手里拿着一只瓷碗,怯怯的站在我的房门口,向我要水喝......我立刻微笑着看着他,他也正笑着看着我,还是那样俊美,我的心里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脑子里全是他学生时期的模样,我机戒的讲完了一切,散会后,民工们围拥着我问这问那,他静静的站在一边,微笑着看着我,我拨开人群向他走去。

“你也去?”看着他英俊的脸庞,我笑着问。

“是”他仍然笑着回答。

“为什么?你家里并不穷啊,你爸同意吗?”他爸是他们村里的支部书记,我愕然的问到。

“不为什么,我想去。”他还是微笑着回答。

“奥”我不再问,“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就等出发了。”他依然笑着说。

“那好,明天七点准时出发。”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向我的房间走去,还有好多事要我去做,快走到门口时,我回过头来向他大声的叮咛道:“别误了车。”

“你放心吧,不会的。”他笑着向我挥手致意。

第二天,告别欢送的人群,我们在县里统一集中后,乘车前往西安火车站,几十辆大客车一字排开,形成一条长龙,前有警车开道,后有警车压阵,浩浩荡荡向西而去,我有意把小龙安排在我的车上,让他和我坐在一起,小龙很兴奋,不时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对我指指点点,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我想象着到新疆可能发生的事,我既要把他们安全的带去,又要把他们安全的带回来,这是领导交给我的任务,也是我的责任。

“怎么了?你好像不高兴?”小龙看着我问。

“没有啊。”我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我不能把自己的情绪带给民工,尤其是天真无邪的小龙,我笑着问小龙:“你到过新疆吗?”

“没有去过。新疆美吗?”小龙好奇地问。

“很美。那儿有甜蜜的大西瓜、哈密瓜、葡萄,还有醉人的马奶子酒,更有美丽的维族姑娘。”我把从地理课本上看到的讲给小龙,小龙显得很高兴。

“到了新疆,我要好好尝尝哈密瓜、葡萄,还有你说的马奶子酒。”

“好啊,到时让你吃个够。”我笑着说。

车队到了西安火车站,以乡镇为单位,在候车室里等西去的列车,不知从那里传来的小道消息,说在新疆拾棉根本挣不到钱,一些民工开始动摇,吵着要回家,我费尽口舌一个一个做思想工作,小龙也帮着我做同伴们的思想工作。他说:

“别听那些人的话,我们要相信老师,老师是不会骗我们的。”他说着看了我一眼,眼里充满信任。

民工们终于不吵闹了,情绪安静下来。我感激的看着小龙,坐下来,让他靠着我休息。列车还没到来,民工们有的已经开始睡着了。

第二天凌晨5点,一阵吵闹把我和小龙从睡梦中惊醒,一些民工围着那两个领导要钱买吃的,我和小龙急忙跑过去了解情况,原来包村干部为了完成任务,骗民工们说,到西安后,一切吃的由带队的负责,所以,他们来时没带多少钱,现在钱花完了,没钱买吃的,他们期待的看着我,我过去和两个领导商量,希望他们把从单位带的钱分发给民工,他们矢口否认,说没钱,我知道他们在撒谎,他们在单位带的钱还是我办的手续,每人两千块,而我只带了一千块,走时还给孩子留了300元生活费,现在我身上只有600多元钱,我知道再和他们说无用,我沉吟了一会,咬牙朝民工们走去,小龙好像知道我要做什么,拉住我的衣服,示意不要我去,我看了一下小龙,他的眼神充满祈求,怔怔的望着我,我轻轻的拨开小龙的手,向民工们走去,把身上仅有的600多元钱掏出来,给每班买了一箱方便面,其余的钱分给了每个民工,这时我的口袋里只剩5元钱,我不知道今后漫长的路途怎样度过,但我必须这样做,因为他们是我带的民工,是我的学生,他们肩负着家人的希望,我应该关爱他们,把他们顺利地带进新疆。

列车在6点左右靠站,为了保证民工的安全,不让一个民工掉队,按照分工,我们三个带队领导一前一后护送民工,一个在中间接应,我押后,看着最后一个民工上车,我松了一口气。在车上,安顿好民工,我开始寻找小龙,找了半天,原来他在最后一个座位坐着,我走过去,问:

“你没拉下什么东西吧?”

“没有。我给你占着一个座位,快来坐下歇歇吧。”小龙笑着看着我说。

挨着小龙坐下,我浑身象散了架,一天来的紧张劳累,使我疲惫不堪,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时,已到吃早饭时间,我知道我只有5元钱,不够买两盒饭钱,于是,我买了一盒饭放在小龙面前,对小龙说我到前边看看,让他先吃,借故离开小龙。

我在前边两个领导身边坐下,看着列车行进在河西走廊一望无际的荒漠上,心里有点酸楚,头也开始发晕,我明白那是又累又饿造成的,车过兰州时,天已黑,我向往的兰州在视野里只是一片模糊的轮廓。饥饿一阵一阵袭来,我强忍着,努力向窗外看去,企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仍然抵制不住饥饿的煎熬,大漠的夜晚很凉,在饥寒交迫中,我终于感冒病倒了,发烧,头痛,口渴,我想喝水,可荒漠里列车上的热水每瓶要2元钱,我剩下的钱不够买一瓶热水,我想向他们两个借钱,一想到他们在吃饭时想让我给他们买饭的神色,我又打消了向他们借钱的念头,我支撑着站起来,离开他们,走向另一边找了一个座位坐下,我感觉越来越支撑不住,脸色开始发黄,流虚汗,眼睛不由自主地闭上,再也无力睁开......

朦胧中,我听见有人叫我,我努力睁开眼睛,只见小龙站在我面前,手里端着一杯水,他关切地问:

“ 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病了?”

我强装笑脸对小龙说:“没有。只是有点困。”

小龙不相信地说:“不是吧,我看你的脸色发黄,一定是病了。”

“你先喝口水吧,我去给你买药。”小龙把手里的水递给我,用手摸了一下我的额头,转身向前边的车厢走去。

一会小龙回来,手里拿着药对我说:“医生说你可能是感冒了,你把药喝了,休息会再看。”

喝了小龙买的药,休息了一会,我感觉好些了,问小龙:“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小龙说:“我上厕所,路过这里,看见你睡着了,脸色是那么的难看,我估计你病了。”

我说:“谢谢你!小龙。”

“谢什么,我上学时经常到你那儿倒水......”小龙欲言又止,望着我脸色发红。

我不再说什么,吃饭时,小龙买了两袋方便面,我们干吃后,一边聊天,一边看着外边的景色,车过玉门,古老的城墙时断时续,巍峨的城楼横亘大漠,傲视苍穹,我不由为古人的创举感叹,西出阳关无故人,新疆有我的故人么?

列车在广袤的大戈壁上行驶,单调的车轮声回响在荒凉的大漠上,没有人影,没有鸟迹,没有绿色,没有生命的气息,我感到有点窒息,当年林则徐发配伊犁,想必也是万般的凄凉吧,一路驼铃,一路悲歌。

小龙不知何时早已睡着,身体斜靠着,快要倾倒,我把小龙的身体扶过来靠在我的身上,看着他熟睡的脸庞,我在想小龙为什么要来新疆呢?他爸可是他们村里有名的有钱人,家里并不缺钱,他图什么呢?熟睡中的小龙很美,皮肤白皙,身材匀称,散发着男孩特有的阳刚之美,我不禁把手放在他的腰上,搂着他,心里涌起一阵暖意。

列车经过火焰山,达阪,吐鲁番,在中午抵达乌鲁木齐,兵团接我们的人早已在车站等侯,我们稍事休息,即乘坐兵团接我们的车前往目的地——农六师农六团酒花一连,经过三天两晚的路途颠簸,我们终于到了。在这三天两晚的时间里,我只吃了一包方便面,喝了一杯水,虽然很饿,但我们终于顺利地到达了,我如释重负,心里轻松了许多,感冒也好了。连队为我们准备了午饭,让我们以乡镇为单位打饭,汤由连队的管理员负责打给每个民工,我负责分发馒头,新疆的馒头不像内地,由整条切成窄窄的小块,两小块还没内地一个馒头大。也许是太饿,民工们一哄而上,争抢着打饭,要馒头,气得连队管理员直喊,连队的管理员是个女的,人高马大,就像大洋马。馒头很快就分发完了,我手里只剩两个,想留给自己吃,可早已吃完的民工又返回要,看着他们饥饿的神色,我只好把我手里的馒头给了他们,我无奈的站起身想走开,这时一只手递给我一个馒头,我一看是小龙,他站在我跟前,脸上充满关爱,定定地看着我,我很感激地接过来,毕竟我已几天没吃东西。

吃完饭,我到连队给民工们领取被褥,水壶,棉袋,和连队一起把民工分到各棉农户住宿,我们几个乡镇的带队领导则在连队队部里住下。

安顿好后已是下午,我想到各棉农户看看民工们住得怎样,特别想看看小龙,我放心不下他,毕竟他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不满18岁,是第一次出远门。来到小龙的住处,一进门我就惊呆了,只见户主把小龙他们四个安排在一间肮脏不堪的房子里,小龙他们四个呆呆的站在那里,无计可施,我找来户主要求他给小龙他们重新换一间干净的房子,户主不愿意,而且语言污秽不堪,秽辱民工,几天来积压在心中的怒火一下爆发,我上去一拳将户主击倒在地,小龙害怕出事,急忙上来拉住我,我怒气未消,叫小龙他们四个把被褥带走和我回到连队队部,我找来连长进行交涉,在连长的安排下把他们三个重新分到别的棉农户家里,那个户主也被连长狠狠地训了一顿,我不想让小龙再受委屈,就在我的床边给小龙支了一张床,让小龙睡在我的身边。

由于几天没好好休息,我特别累,晚上吃过饭,我就躺在床上休息,这时,小龙走过来,站在我的床边欲言又止,我知道小龙有话要和我说,我坐了起来。

“你有事?”我问。

小龙点了点头,说:“我想和你出去走走。”

我从床上下来,和小龙沿着棉田边的小路走到外边,小龙突然站住,对我问到: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来新疆吗?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

小龙顿了一顿,继续说:“当我从我爸嘴里知道这次是你带队时,我就报名了。”

我愕然了。“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你知道吗,在小学时我就听说过你的名字,对你很向往,他们说你的功夫很好,我想学,到了中学,我发现你不仅功夫好,人也很好,”小龙笑着说:“为了能多和你接触,我借故到你的房子倒水,为的是能多看看你,”小龙狡邪地笑着说“在学校没机会和你在一起,现在有了。”小龙望着远处一望无尽的棉田继续到“其实我家有钱,我来不是为挣钱。”小龙突然回过头来抱着我,把脸紧紧地贴在我的脸上,问道:“你喜欢我吗?”

我点了点头。难怪他在学校时,每次看我神色都和其他学生不一样,原来他一直暗恋着我,我又何尝不喜欢他呢,每次看到他我的心里都会有一种冲动。

夜很静,静得只剩下我们两个怦怦的心跳,我们相拥在一起,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久久不愿分开。一阵凉风袭来,我打了一个寒噤,从热恋中醒来,我松开小龙,捧着他的脸说“我爱你小龙,但以后在公众场合咱们注意点,别让其他人知道。”小龙点了点头。

进连队后的第二天,我便开始带着民工进棉田摘棉。早晨5点起床,简单吃一点东西,给水壶装满水,我便把他们带到棉田里,分好工,帮小龙摘一会棉,然后我又回到连队,准备午饭和水,12点左右用车送到棉田,到晚上8点左右等连队给民工称好秤,记好帐,再把他们带回连队,吃完晚饭后,民工们就可以休息,而我则要和棉农户核对帐目,回到连部后再逐人算好帐,每天往往要忙到晚上1点左右,看着我每天忙进忙出,小龙不忍心,晚上总要帮我算帐,给我倒水。

几天后我发现小龙嘴角发炎,脸也黑瘦,我问怎么了,小龙说水不够喝,天天吃馒头和咸菜,吃不下,我想了想说:“干脆每天晚上我带你到外边饭馆吃吧。”

小龙说:“你又没钱,再说大家都这样啊。”

我说:“我去连部先借点钱,天天吃馒头和咸菜我也吃不下。”

小龙连忙劝到:“千万别那样做,人家会说的。”

为了让小龙有足够的水喝,每天我到棉田送水总要给小龙多带一壶水。新疆的天气太热,空气里没有一丝凉风,中午简直能把人烤焦,有时帮小龙摘棉,看到小龙口渴难受的样子,我的心里一阵发痛,顾不得路远,跑4,5里路回连队给小龙打水。

转眼到新疆已经半个月了,八月十五那一天,为了消除民工们对家的思念,我用了半天时间和大洋马交涉,迫使大洋马同意改善民工们的生活,但大洋马怕民工们酒喝多了闹事,提出每桌只能喝两瓶酒,我也怕民工们在酒席上闹事,同意了大洋马的条件。在酒桌上民工们纷纷给我敬酒,我也一一回敬,到了小龙跟前时,小龙提出要和我碰酒,我同意了,当我和小龙把酒杯高高举起对碰的一刹那,我看到小龙满脸通红,异常兴奋,我们一饮而尽,因为我要到别的酒桌敬酒,我小声地对小龙说:“ 少喝点,别喝醉,晚上咱们出去喝。”小龙会意的一笑,说:“你去吧,我不会喝多的。”

晚上,我和小龙找到一家小饭馆,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小白杨酒,痛痛快快的吃喝起来。

小龙说:“今天是我到新疆最高兴的一天,咱们不醉不归。”

我说:“好啊,咱们来个一醉方休。”

一瓶小白杨酒眨眼工夫就喝完了,小龙说话开始前言不搭后语,我真怕小龙喝醉了,劝小龙别再喝,可小龙非要喝,我不想扫小龙的兴,无奈,又要了一瓶,第二瓶酒喝了不到一小半,小龙走路东倒西歪,我急忙结账,扶小龙回连部,走到一处棉花堆前,小龙提出歇一会,我也架累了,于是,我们倒在棉花堆上休息,看着小龙英俊绯红的脸庞,我的心里掠过一丝爱意,伏下身在小龙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小龙突然两手勾住我的脖子,嘴向我堵来,小舌如鱼似的在我的嘴里游动,两手开始不停的在我身上抚摸,并解我的衣服,我浑身也开始发热,把小龙搂在怀里上下抚摸,并迅速脱掉小龙的衣服,我们两个紧紧地搂在一起,狂吻乱摸,恨不得将两人的身体融化在一起,狂吻乱摸了一会,小龙趴下要我做,他说他很渴望这一天这一刻......

我和小龙做完后,穿好衣服,静静地躺在棉堆上,望着星空。小龙说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现在终于等到了。

“要是咱们天天这样多好啊。”小龙望着天空叹口气说。

看着小龙忧伤的神色,我安慰道:“只要你愿意,以后有空咱们就来这里好吗?”

小龙点点头。

艰苦的生活条件,高强度的劳动,低廉的价格,使民工们对前途产生了绝望,开始有人逃跑,我带的民工由原来的100多人减少到80多人,留下的人也不安心,有人偷偷地给私人摘棉,以增加收入,弄点零花钱,不到连队上工,劳动效率一下降低,连队领导很着急,指导员和连长,还有管理员大洋马多次找我商量,决定在全连开展劳动竞赛,对摘棉多的民工进行奖励,同时决定让我们带队领导在连部干部食堂吃饭,并指定一家饭馆负责接待我们,我们想吃的话随时可以去吃,只要把账记好就可,他们还经常到我们住的地方看我们,和我们聊天、谈心,有时抱一个大西瓜或哈密瓜到我们住的地方和我们一起切吃,特别是那个大洋马经常晚上来,一来就坐在我的床上东拉西扯,走时还自作多情的看我一眼,我实在受不了,甚至恶心,她一来我就想走,可她偏偏有事无事缠着我,让我无法脱身。

一天,我从棉田回到连部,准备给小龙送水,大洋马走到我跟前邀请我晚上到她家做客,我推脱不掉只好答应,晚上我把小龙带上,到了大洋马家,大洋马早已把酒菜摆好,看到我带着小龙,大洋马脸上掠过一丝不快,随即笑着让座,席间,大洋马不停地劝酒,这个女人的酒量很大,在她的再三劝酒下,我的头开始发晕,我对大洋马说我要回连部,大洋马不依,她对小龙说我喝醉了,让我在这里休息一下,让小龙自己回去,我怕小龙路上出事,坚持要回连部,大洋马只好答应让小龙扶我回去。

在回连部的路上,小龙笑着说:“管理员看上你了,你为什么不在她那儿过夜?”我说:“你胡说,我只喜欢你一个人,我才不喜欢她呢。”小龙说:“真的?”我说:“当然是真的,不信今晚咱们不回连部,就到棉堆那儿去。”小龙高兴的说:“那好啊,今晚咱们好好做一回。”

到了棉堆,小龙急不可耐的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帮我解开我的衣裤,趴在我的身上,轻轻地抚摸我身体的每一处,像把玩一件心爱的珍品,令我心醉,我的下边很快坚硬起来,小龙见我的硬了,连忙伏在我的身上用嘴含起来,含了一会后,他坐在我的身上,将屁股对着我的下边轻轻的坐了下去,然后疯狂的一上一下抽动起来,他闭起眼睛,沉沁在愉悦的享受之中......

这一夜,我们不停地变换着姿势,轮换做爱,天当被,地当床,尽情的享受天地豪情,宣泄着各自的欲望,直弄得我们虚汗淋漓,再也无力做爱。


穿好衣服后,我和小龙紧紧地搂在一起,仰望天空,尽情地感受两人世界的美妙和幸福。新疆真是好大,大的连一只鸟也看不到,空旷的原野一片寂静,只有我们两人的呼息声。

天快亮了,远处传来脚步声,我和小龙相视一笑,拍拍身上的棉花,跑到一条水渠边,抹了把脸,向连部走去。



转眼已是深秋十月,新疆的气温落差太大,早上冷得让人伸不出手,中午又热得让人受不了,棉花越来越不好摘,民工一天累死累活只能挣7,8块钱,不够伙食费,最多挣十几块,加上内地与新疆饮食习惯反差太大,吃惯了面条、稀饭的民工受不了每天顿顿馒头加咸菜喝凉水的生活,又有十几个人逃走了。

一天晚上收工回来,小龙显得很阴郁,吃罢晚饭,独自一人躺在床上不说一句话,对着天花板发呆,我问怎么了,小龙说和他一起来的几个同村伙伴走了,说罢,轻声地叹了口气。那一夜,小龙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不时发出叹息声,我知道小龙在思念同伴。

为了让小龙不感到孤独寂寞,第二天,我放下手中其他工作,挤出时间尽量到棉田陪小龙摘棉,给小龙讲故事、讲笑话,逗小龙开心,听到开心处,小龙偶尔微笑一下,随即又陷入沉思。有时摘着摘着便情不自禁的抬头望着天空发呆,再也看不到他清纯迷人的微笑。

一天中午,我去棉田给小龙送水,到了棉田却看不到小龙的身影,地上放着小龙的棉袋和空水壶,我问其他民工小龙去那儿了,他们都说不知道,没注意,我慌了,小龙去那儿了呢,我急忙四处找,找了半天,在很远的一处田埂下找到了小龙。只见小龙仰面躺着,头枕着双手,面对天空痴痴的发呆,我连忙跑过去。

“你怎么跑到这儿?可把我吓坏了。”

小龙看了我一眼,勉强的笑了一下,没回答。

“是不是那儿不舒服?”我伸手摸了一下小龙的额头。

“没有。”小龙一动没动的回答,眼睛依然望着天空。

“那怎么了?告诉我好吗?”我央求着小龙。

小龙沉默了一会,回答说:“我想家。”

原来是这样,只要小龙没病我就放心了。我沉吟了一会,对小龙说:“以后别再乱跑,这儿很乱很不安全,答应我好吗?”

小龙看着我,很久才回答说:“好吧,我以后不再乱跑了。”

其实,我也很想家,我不知道家人现在怎么样,一个多月了,孩子能照顾好自己吗?

我和小龙默默的坐在那儿,面对天空发呆。周围是一望无尽的荒漠,看不到绿色,看不到生命的迹象,也找不到家乡的方向,远处隐隐约约是绵延起伏的天山。


我怕小龙闷出病来,决定带小龙出去走走。晚上我做完一切要做的事,到连队借了些钱,把工作向他们两个交待了一下,告诉小龙明天我带他到城里转转,小龙听到后很高兴,忽然问我那儿来的钱,我告诉他这些不用他管,小龙不再问,只是兴奋的躺在床上,悄声的问外边的事。

第二天早晨,我们收拾好出行的东西,坐车来到县城呼图壁,在一家饭店让小龙好好吃了一顿。十月的新疆早上很冷,我怕小龙冻出病来,又到一家商店给小龙买了一件上衣,在呼图壁转了一圈后,又坐车来到五家渠。


五家渠,大漠里一座美丽的城市,有着塞外城市的宽广与空寂,又有着内地城市的繁华与喧闹,在这里我看到了久违的绿色,感受到了生命的存在。这座城市以皮革制作著名。我和小龙在城里走走看看,在一家鞋店,我为我和小龙定做了两双皮鞋,在选颜色时,我问小龙喜欢什么颜色的,小龙反问我喜欢什么颜色,我说我喜欢红色,因为它代表吉祥,小龙说你喜欢什么颜色我就喜欢什么颜色,店主看着小龙笑着说,红皮鞋是新郎官穿的,小龙的脸立刻红了起来,我打趣说那好拿回去等你做新郎官时再穿,小龙笑着说我又没对象做谁的新郎官,做你的你要吗?我说要啊,今晚就入洞房,说着故意在小龙的脸上亲了一下,惹得店主哈哈大笑。

因为要等鞋做好,我和小龙在五家渠登记了一家旅馆,晚上,洗过澡,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感觉特别舒服,一个多月,我们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回到了二人世界,压抑了很久的欲望一下爆发,我们贪婪的抚摸着对方的身体,唇舌相交,身心相融,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灯光下,小龙的身体细嫩光滑,白里透红,散发着诱人的魅力,我紧紧地抱着小龙,一边欣赏,一边抚弄,小龙闭起眼睛,完全陶醉在身心的愉悦之中......

第二天,我和小龙吃罢早点,取回我们定做的皮鞋,乘车前往昌吉市。一路上小龙很高兴,问这问那,他说坐车半天怎么不见一个人影,一个村庄,我说新疆地广人稀,每平方公里不到一人,是我国人口密度最小的地方,小龙感叹道新疆真大,我说是啊,不到新疆不知祖国之大。

在昌吉我们呆了一天,在这儿我给小龙买了他爱吃的哈密瓜和葡萄,以及葡萄干,晚上我们静静的躺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温暖,聊天聊到天亮。


由于我担心民工出事,第三天,我和小龙回到了呼图壁芳草湖农场。


从昌吉回来后,小龙的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白天,我到棉田帮小龙摘棉,晚上回来后,我带着小龙去小饭馆吃饭,改善生活,一晃两个月过去了。一天晚上,我睡到半夜突然听见小龙在床上低沉的呻吟声,我打开灯,只见小龙捂着肚子,痛苦的坐在那儿,脸色发黄,冷汗直流,我吓坏了,急忙穿好衣服,下床来到小龙跟前,我问小龙怎么了,小龙说肚子痛,而且痛得很厉害,我连忙叫醒其他人,帮小龙穿好衣服,背着小龙朝连队卫生所跑去,医生检查后说是急性阑尾炎,需要做手术,连队没条件,只能送往县城大医院做,我急忙给连长打电话请连长派车,医生简单给小龙开了点药让小龙服下后,我们坐车向县城开去。在车上小龙躺在我的怀里,紧紧地抓着我的衣服,惊恐的看着我说:“我怕!”我连忙安慰小龙说:“别怕,做完手术就好了。”

在医院,医生办完手续让我交钱,我们身上都没带钱,我只好央求医生先做手术,钱明天一定交齐,在连长的担保下,我们终于把小龙送进手术室。

手术很成功,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按排小龙在病房住下后,天已经亮了,我们留下一个人照顾小龙,我回连队借钱,由于手术费用很大,连队只答应借给一部分,其余的让我想办法,我知道民工没钱,只好央求连队,在我的再三恳求下,连队同意借给手术费,我带着借来的钱又急忙回到县城,交完钱,来到小龙的病房,小龙已经睡着,我让照看小龙的人回连队,我留下来照看小龙。

手术后的小龙需要营养,而我又没钱买,心里很着急,等小龙稳定后,我决定回连队再借钱。

我对小龙说:“我回去一趟,借点钱,不然我们连生活费都没有。”

小龙问:“你到那儿借钱?”

我说:“回去想办法吧。”我让小龙安心养病,在医院等我。

小龙说:“那你快点回来,我等你。”

我说:“我很快就回来,你放心。”

回到连队,我踌躇再三决定向大洋马借钱,我找到大洋马说明来意,大洋马看着我说她现在没钱,等她把钱凑好了,让我晚上去取。晚上我来到大洋马家,大洋马早已在家等候,看到我大洋马很高兴,让我坐下后,切了一个西瓜让我吃,随后张罗弄菜备酒,我说我很急,快把钱给我让我回医院,大洋马说我不陪她喝酒就不给我钱,没办法,我只好坐下来陪她,几杯酒下肚,大洋马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我讨厌女人,特别是大洋马长得很难看,我一见就恶心,但又无可奈何。那一晚,大洋马把我折腾了一夜,她的性欲特别强,让我口交,做各种各样的动作,我恶心的简直想吐,但为了小龙我只好忍着,直搞得我精疲力尽。

第二天早晨,我回到医院,小龙看到我后问我昨晚为什么不回来?我说我昨晚借钱去了,小龙凝惑的问:“我看你气色不好,你该不会找管理员借钱去了吧?”

我说:“没有,你别瞎猜。”小龙不信,说:“一定是。”说完小龙把头拧向一边,不再理我。

此后,小龙不再和我说话,我买的东西也不好好吃,虽然经我劝说勉强吃了,但就是不和我说一句话。

七天后,小龙拆线出院了,我们回到连队,我忙着和连队清账,小龙继续摘棉。一天,我回到连部后,发现不见小龙的行李,问他人,都说不知道,我到处找也没找到,到民工住的地方问,一个民工递给我一封信,说小龙回家了,我一下懵了,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回到住处,我打开信,只见小龙在上面写道:

老师:

对不起!请原谅我不辞而别。

我怀着学生时期的梦想,和你来到新疆,两个月来,和你朝夕相处,我感受到了你无微不至的关怀,你使我懂得了什么叫爱,我很幸福,真的,我终于实现了我的梦想。但你为我付出的爱太沉重,我感到了压抑,承受不起。

我走后,你把我的工钱还给管理员,我不想让管理员觉得你亏欠她,对你纠缠不休,剩下的作为医药费还给连队,不够,你替我还上。


我走了,不要为我操心。我会记住咱们在新疆的日日夜夜,记住你对我的爱,对我的情,每年你的生日我会送上我衷心地祝福。

对于我来说,这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的绝恋,我会把这一段恋情深深的埋在心里,不管走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永远想起你,请多保重!我爱你!!!

小龙致上


看完小龙的信,我的眼睛突然湿润起来,眼泪夺眶而出,心里涌起一股无名的伤感和失落,我的小龙,你路上可好?以后我们能否再次相见?

后记:我之所以取网名大漠孤烟,就是怀念我和小龙至深至爱的恋情,怀念我和小龙在新疆的温馨日子,尽管我以后再也没见到小龙,但他永远留在我的心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