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六章血红的汉江 第二十二节空中绞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车队拉满物资匆忙的离开祖国,顺着崎岖的公路进入朝鲜多山的地区,车队是昼伏夜出,白天是国内同胞上班的时间,一早起来早点铺子都是人,大伙吃饱了好早早去单位工作,志愿军运输队是黑白颠倒,白天空中强盗格外猖狂,把卡车打得没地方躲没地方藏,白天即使用防空战车拉物资也会被一群嗜血的钢铁秃鹫围起来打,占据空中绝对优势的美军一天都不肯休息,没有一天是不出来空袭的,他们找不到车队就轰炸高炮阵地轰炸沿路的兵站补给站,猖狂程度远胜过日本轰炸中国的行动。

张学义不等天亮就把车停下,命令战士们立即对车辆进行伪装,冬天的伪装比较容易做,他自己拿着地图找安静的地方坐下,他不停的测量地图上的距离,他要计算一晚上可以走多远,看看下一站是什么地方,那里可以把车藏好,那里容易有敌人的埋伏,那里敌人的飞机便于轰炸,他的头脑像一台超级计算机一样做兵棋推演,单个敌机怎么对付,双机编队的敌人怎么对付,战斗机如何应付轰炸机如何应付他必须考虑,另外对敌人的空降特工作战怎么分派兵力,火力怎么布置如何指挥都要考虑到。

这比打仗还劳心,因为物资都是人命,如果这几十车物资出了问题,前线的士兵可能饿着肚皮打仗,很可能在敌人进攻时饿昏过去,很可能因为没有子弹只能拼刺刀,如果车上的黄油出了问题高射炮不能自如的转动不能迅速的指向目标,没有炮弹和子弹高射武器只能为望机兴叹,没有汽油很多运输物资的卡车就不能返回国内,车上的任何一种物品都事关志愿军的生死存亡,几十车物资的安全就由张学义本人负责,他感觉到空前大的压力。

在前线他可以靠缴获补充自己,但运输物资一旦出问题去那找物资去?即使击落很多敌人飞机也不如把一车物资安全送到,他知道自己的责任,虽然他尽量给每个卡车配备机枪,驾驶室里除了司机就是两个护车的战士,M1919A6机枪就在士兵的身边,有的车没有重机枪就拿BAR机枪当防空武器。他知道每一台卡车是宝贵的,因为中国造不出汽车来,运输部队用的卡车几乎全是内战中缴获的,少部分是苏联的嘎斯51,物资也是不可再生的,那都是用军费买来的,钱那是靠老百姓交税得来的,没把物资保护好等于全国人民犯罪。

因为压力太大张学义早晨睡不着,他坐在一个大树下,拿出一块布铺在地上,把他随身带的M1卡宾枪给慢慢的拆开,他给枪上好了枪油又熟练的组装起来,现在是有好枪使不上劲儿,从国内出来两天他没看到有敌人的空降特务,真想跟这帮人干一仗出出气。


美国空军的任务转向了对运输线的轰炸之后他们发现韩国特工提供的情报假的太多,他们没事就拿手电筒对天空乱照,轰炸机飞过去地面什么都没有,或者看到一些可疑的目标就进行轰炸,但什么都没炸到,无线电的引导更糟糕,中情局的特工也是如此,他们总是效率很低下,空军决定派自己的轰炸引导员教这些特工工作,C-47运输机里坐满了乘客,韩国特工跟他们的老师美国特工一起空降敌后,倒霉的梅森少尉代表空军参加这次行动,他们这次不光是引导轰炸机轰炸,而是亲自摧毁,梅森少尉要跟他们一起战斗,并认真的接过呼叫轰炸机的权力,另外他还要亲自用无线电呼叫空军空投补给。

运输机关闭舱门顺着跑道迎着风起飞,直接飞向三八线以北的地区,飞机上的特工们在出发前一起接受过训练,他们彼此很熟悉,并高兴的交谈着,在梅森看来他们都是职业冒险家,都是最疯狂的人,他们要空降到离中朝边界不远的朝鲜领土上战斗,用机枪、火箭筒去摧毁中国军队的补给车,疯狂到了极点,梅森不喜欢这些特工,他感觉这些人是外行,全是笨蛋。

飞机很快的飞过正在激烈交火的三七线地区,并安全的进入北朝鲜的领空,这里没有战斗机威胁他们,中国空军只在鸭绿江附近巡逻,运输机的指挥官走到众人眼前,“先生们,下边就是崎岖的公路,公路边上全是大山的树林,适合你们战斗,现在准备跳伞。”

机舱内的人全站起来做跳伞准备,机场里的红色指示灯闪烁着灭掉,绿色的灯亮起,机长打开舱门大声喊,“我们会盘旋一直到你们都下去,你们不会分散到太远的地方,注意安全,希望你们顺利,现在开始跳。”

机舱内的人一个接一个跳下去,梅森最后一个离开飞机,他采取了手动开伞,等距离地面几百米的时候才拉开降落伞,他在五百米的高度玩低空开伞,在这些特工面前表现了一下自己的技术,他最后离开飞机却早早的落地,快速的收起伞以后他把伞包埋在积雪之下,之后他站在空地上看一群很笨的家伙落地,有的收伞慢点风吹着伞把特工像拖死狗一样拖出去很远,梅森心里骂着这些人,但中情局的特工组长猖狂的喊:“我们离公路很近,进入这个山谷到那一边就是公路,我们抢占一个高一些的地方打他们的卡车,随时会有车通过。”

“是,长官。”一大群特工丢弃降落伞跑到空降物资包里分别领取他们应该带的弹药,火箭筒、轻机枪都拿出来,特工们每人都背着巨大的背包,除了卡宾枪外他们还扛着火箭筒,三十来人的特工组飞奔着向设伏阵地。


“这个地方有个山谷,似乎可以走人。”金玉在停车地点不远的地方发现个高地,高地的背面是山谷,张学义看看公路四周的高山,都不适合攻击车队,也不适合设立观察哨,他感觉对宿营地有威胁的是山谷,如果有人忽然从山谷里出来占据这个高地那是危险的,必须占领这里,张学义拿出地图看看,他发现山谷延伸到山区里到达的是一片空地,适合降落伞兵,他丝毫不犹豫的拿起步话机喊:“随车的警卫员立即携带武器和步兵锹到公路边的高地,你们可以看到我在那。”

金玉走到高地上发现如果占领这里,即使有袭击车队的特工从这里杀出,那也是很难的,高地上的机枪会向屠宰似的杀伤所有进攻的敌人。张学义看着身后一群士兵正背着武器弹药往这里跑,两个排的战士跑到高地边上准备修工事,他命令道:“机枪全部署到这里,如果不怕冷就不要挖散兵坑,其他步枪手冲锋枪手到高地下边休息,如果敌人想绕着高地走你们从高地后边杀出,把他们挡住,明白么?”

“明白。”战士们立即开始准备,为了方便指挥两个战士把电话放在高地上,把携带的电话线拉到几百米外的宿营地,他们希望张参谋可以在安全的地方指挥他们战斗。

都安排好了以后张学义听到飞机的声音,他估计这是运输机,毕竟这里是适合袭击补给车的地方,敌人空投也好侦察也好十分正常,他走到高地上喊:“全体人员注意隐蔽。”

士兵们拿出伪装用的白布把自己和机枪全部盖住,两个排的战士就跟白色的雪融为一体,离远了是根本看不出来的,张学义走回到卡车上躺在车里睡觉,他晚上也是亲自开卡车的,不睡一会晚上容易疲劳。现在保护车队安全的负责人是马云和寇勋,他们没有站在一旁看,而是亲自挖掩体,藏在掩体里用布把顶盖上之后才点起烟闲聊,但他们挖掩体的时间可不短,此时跑步前进的特工即将抵达山谷出口。

负责观察的士兵看到一群身穿白色伪装服的人从山谷里跑了出来,战士马上向寇勋、马云报告,“发现有穿全身白衣服的人在从山谷里往外跑,不像我们的人,咱们的部队习惯披着白色斗篷。”

马云好几天没打仗浑身都痒痒,呆在运输队差点没把他憋死,他举起望远镜一看装扮果然不是志愿军,他调整望远镜的倍数发现这些人几乎都带着枪,有的扛着弹药箱,有的扛着火箭筒,“太好了,让我真等上了,寇营长,干咱们大干一场了。”马云说完拿起电话喊:“发现敌人,我们要动手了。”

“放近了打,越近越好,别让他们跑了。” 张学义拿着电话叮嘱完了立即从卡车里下来,他拿上自己的卡宾枪飞跑着向高地跑去,等他跑到的时候一群穿白色伪装服的家伙已经向高地上爬,几挺M1919A6机枪已经做好战斗准备,马云亲自操作一挺机枪,他用枪托顶住肩膀,打开保险瞄准敌人,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他感觉也就不足百米就扣动扳机射击,勃朗宁机枪立即发出震耳的枪声,枪声就是命令,高地上的全部机器都跟着开火,寇勋端着波波沙冲锋枪站在散兵坑里向人群扫射,密集的子弹刺耳的枪声一下就把敌人给震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