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新兵原创)醉过

中考结束后,我们就象脱缰的野马到处游荡,混迹于球场和游戏厅之间.直到有一天看到学校的通知:8月10日到校看分,选择要上的高中.心里才有一点紧张,毕竟自从初中毕业考试后就没有到校上课,不知考的到底如何.父母也看到了,问我有把握考上高中吗?我嘴上说肯定能,可心里也开始打鼓了.随后的日子里安分了许多(主要是没心思玩).终于到了要去学校看分的日子.早上和朋友来到学校,我们来的不晚,可别人比我们还早,人已经很多了.学校公布的高中录取分数线是430分.成绩单是按准考证排序的,偏偏我没带准考证,只能从中找我的名字,(这中间出了一个小插曲,详情请查看我的拙作<<我班牛人>>)最终得知我的分数为:441分.可以上我们厂的高中(我们是厂矿中学),其他高中如洛一高就不够了.我只能在这里上了,我的朋友们有的分数达到洛一高的分数线就决定去那里上(毕竟升学率高).就这样我们的团体解散了.

到了报到的日子,我和几个和我同样在这里上高中的朋友来到学校交钱,看分班结果.我的分数不够重点班,被分在普通班,其他几个朋友有的在重点班,有的和我在一个班,虽然不能在同一个班但毕竟还在同一个学校,没有一个没有考上高中,这略微弥补了和去洛一高的朋友分别的惆怅.

开学了,进入高中感觉和初中不一样了,老师都很严肃,气氛也很压抑(也许是我初中时太野了).班里是按成绩排座次的,我的成绩排第四(我们班的前四名成绩只有末位不一样为4,3,2,1,).理所当然我们四个坐在第一排.刚开学的时候还是很小心的,因为我们的班主任是学校的政治主任(不是初中那个,高中和初中是分开的,不然我死定了).过了一段时间发现他并不象我想的那样死板,而是很随和也很幽默,上课也不是照本宣科,我很喜欢上他的课,可惜太少(政治课不可能太多).我在班里是物理课代表(因为我初中的物理成绩很好,中考时满分60,我考了57),所以上物理课时老师经常让我回答问题和在黑板上做题,还让我帮同学解答问题,我也乐在其中.这中间有男的也有女的,我都一视同仁.这天自习课坐在我后面的女生让我帮她做道题,我只能转过去,看了一下是道力学题,需要做辅助线,于是我拿着尺子开始画线,一不留神画错了,我一边看题一边去她的桌子上拿橡皮.她看我要拿橡皮在我之前拿在手里准备递给我,这时我的手也伸了过去,可是我却没有拿到橡皮只抓到一个温软的小手.我猛的抬头看到她的脸红了,我的手却没有松开(当时傻了,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异性的手,还是主动的),当我意识到不该抓住女孩子的手不放的时候,赶快松手,我的脸也感到发烧.就这样尴尬的做完题,转身回到自己的课桌上.剩下的时间脑子里乱乱的,那只手在微微发抖就象触电一样.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抓起书包没有等我的朋友飞一般逃回家.回到家我象做错事一样把自己关在屋里,很变态的闻了闻那只手(鄙视自己一下),除了自己的汗味其他的没闻出来.可是心里却明显闻到了那种女孩子特有的体香(再鄙视自己一下).隐隐感到了一种躁动,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第二天,我无精打采的来到学校刚坐下.从身后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你昨天帮我做完题,没给我讲如何做。给我讲一下,总不能每次都让你帮我做呀!”从声音上我听出是她,想到昨天的尴尬场面我没有勇气转过去。她看我不动就说:“你咋了,不愿意给我讲吗?”我连忙转过去低着头说:“不是,昨天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给你讲。”说完,准备给她讲题。她却没有坐下,我抬起头发现她正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我连忙说:“我脸上是不是有脏东西?”说完用手在脸上乱抹。她笑道:“你脸上没有脏东西,只是没想到你还蛮封建的!”被她这样说,我的野性忽然复苏盯着她说:“我以为你会觉得不舒服,才道歉的。既然你都不在乎,我更无所谓,反正吃亏的又不是我!”说完还用一种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她。这时她的脸又一次红了,怪道:“你坏死了,不用你讲了,我找别人去!”说完就要走。我连忙说:“别呀!不闹了,开始讲题。”她转身回到座位上(其实她只做了个转身要走的姿势,根本没动),拿出昨天的题让我给她讲。我告诉她如何做辅助线,如何进行受力分析。讲完她还是一脸茫然,我没有转过去就等着她提问。这时我才真正仔细看到她的相貌,她属于精致型的女孩,五官特别匀称,尤其是鼻子,鼻尖微微翘起很象日本漫画中的女主人公;皮肤很白,很细(那次牵手的感觉)。正当我忘乎所以的看着她时,她忽然抬头想问我问题,看到我的样子问到:“你在看什麽?”我说:“在看美女!”她故做惊讶并环顾四周说:“哪里?哪里?”我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她听到后脸又红了,并用她的小拳头砸在我的身上说:“你讨厌!”拳头轻轻的砸在身上,心里却是甜甜的。就这样,她有问题就找我问,我帮她解答,彼此的好感进一步加深。高一的时候有些课程是要结业的,象生物,地理,历史。这些课都是要求记忆的,于是老师要我们在晚自习时互相提问。这样一来,我和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聊天了(当然是在功课做完后),放学后也是一起回家。她的家离学校近不用骑车,我却需要骑车上学,于是每天放学我都不骑车和她一起走,为的是能和她多相处一会儿。每次只能送她到回家的路口(因为她的家人管的很严),然后目送她回家直到消失在视线中才骑车回家。有一天,我送她回家,在路上她不停在说可我只是应付一下(因为我要做一个重要决定)。她看我和平常不一样就问我是不是病了,我摇摇头还是没有说话。转眼就到了她回家的路口,她没有往里走,我也没有动,只是互相看着。终于我打破沉默说:“狐狸(她名字中的两个字谐音,只能我叫,其他人谁叫跟谁急),我可不可以喜欢你?”她象是没有听明白一样看着我,没有回答。我悔死了,不该这样贸然问。就在我准备道歉的时候,她将她的小手放在我的掌心还是没有说话,可我已经明白她要说的。我紧紧握住她的手,指尖感受她的温柔。于是,每天放学后她就会和我手牵手一起走......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我的一次错误使我永远不能得到她的原谅!

那是高二的一天,天气很热.中午的时候去喝我姐的喜酒,本不打算喝酒,可是我哥他们非要喝,只能陪着.结果喝的有点醉.下午到学校就趴在桌子上睡觉.第一节下课后,她看我不理她就去揪我的耳朵,我正睡的香就说:“别烦我!”口气很冲(以前没有这样和她说过话),她可能生气了,用弹崩豆的方式在我耳朵上弹了一下。当时就感到象火烧一样疼,加上头脑不是很清醒,怒火一下窜了起来,猛的站起来回手向后挥去。只听到“啪”的一声,感觉打倒人,自己也因为站不稳摔在凳子上,然后继续趴在桌子上睡,并没有意识到这一耳光的严重,只是感觉班里忽然安静了......等到该上晚自习的时候醒了,头还是晕晕的,到水房洗了把脸回到教室,发现后面座位没人.就问她的同桌她去哪了.她的同桌娜很惊讶的看着我说:“你还问?你知道你干了啥吗?”我很迷茫的问:“我干啥了?”娜说:“你今天下午打了她一耳光,全班都看见了,你居然不知道?你知道有多狠吗?莉的嘴角都流血了,你也太狠了!”这时我才猛的惊醒:下午确实打了人,还是全力,以我曾经能劈断一块红砖的手打在她娇嫩的脸上,后果有多严重我不敢继续想,头上的汗马上出来了。我也没心思上课了,冲出教室到处找她。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我都找了,可是没人,最后决定在她回家的路口等。在等她的时候我感觉时间仿佛凝固,我就象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转圈。我既希望见到她,又怕见到她,因为不知道该说啥,不知道她会原谅我吗?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已经黑了,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路口。我赶快跑过去,当我看到她的脸一面已经肿起很高,我的心都碎了,眼泪夺眶而出。可是她用一种怨恨的眼神看着我说:“你是第一个打我的人,我恨你一辈子!”我要伸手去拉她,她闪开说:“你别碰我,滚!”说完头也不回的跑回家,我只能呆呆站在那里任眼泪肆意流淌......

随后的日子里,她见我就象仇人一样,见我就躲.我也知道对她的伤害很深,解释根本没用,她也不会听.于是我把我要说的话写下来通过别人给她,希望她能够原谅我,可结果是她当着同学的面将信撕的粉碎摔在我的脸上.当粉碎的纸片砸在我的脸上,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曾经的美好被我亲手摧毁,就象那封信一样粉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