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逐强梁 第五章 开坛立帮 026 难免礼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宋一牙低声吩咐道,“准备战斗!”众人纷纷悄悄地打开了驳壳枪的保险,只等宋一牙一声令下,便拔枪射击!

那伙人离宋一牙们还有十多米的地方便站住了,那汉子一拱手,大声道,“宋少帮主,咱们司令久仰菜刀帮大名!想请少帮主上山小叙!”而此时那百十人也纷纷散开,呈半包围阵势,其中少了手拿大刀木棒的村夫,多的是荷枪实弹的壮汉!

“敢问贵司令尊姓大名,是队伍还是堂口,又如何称呼?”陈五问道。

那汉子脸一红,“让贵客笑话了,咱们就是一群没饭吃的胡子,哪有什么堂口?明人不说暗话,咱们首领自封的司令,羡慕刚才那位小哥儿的枪法,派小的来请各位大爷赏个薄面,到山上吃口饭,喝口酒!”

“五哥,俺看咱们就去一趟,结识一位英雄倒也无妨。”这时,宋一牙说话了。

听宋一牙说要跟他们走一趟,陈五忙阻止道,“可……少帮主?”并使劲地给宋一牙使眼色,宋一牙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和众人的安全,便道,“五哥,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婆婆妈妈的了,叔老爷临行时是怎么交待的?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俺自有分寸!”说着,宋一牙向他使了个眼色,让他放心,宋一牙自有用意。

看宋一牙如此,陈五也只好放下心来。其实他们没有考虑过大家的处境,强敌环候,众人一联系不上部队,二联系不上地方组织,而钱财方面,虽然他们从战场上捞了一笔,但经过这十多天的吃喝,也没有剩下多少了。当然了,宋一牙还有自己的打算,如果要发展壮大自己的力量,就得多结识一些人,有机会还要拉他们加入自己,这样,才能拉起自己的队伍来。

那大汉一听宋一牙答应上山,立刻笑逐颜开,大手向来时山路一摆,道,“请!”

宋一牙也不客气,当即大踏步走了过去,陈五等人看宋一牙义无反顾,亦跟了上来,宋一牙看到陈五的手一直都没有离开枪把,心中不免暗暗感激。

都说南方山上多山洞,果不其然,这伙胡子也聚集在山洞中,进了山洞,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都是些乡村壮年汉子,有的手持梭枪,有的手持大刀,有的也拿着火枪、老套筒、鸟枪和三八大盖等的,宋一牙知道这可能是那个司令在这和宋一牙显摆呢,便也装在满不在乎的样子,轻轻一笑,抬步拾阶而上。

前方是一个精壮的汉子打着火把引路,一会儿,便已走进山洞的深处,一边走,宋一牙一边向四处张望,虽然可能会被误解为没见过世面,但最重要的是他在学生队的时候,有一位教官曾说过,作为一名优秀的军人,如果新到一个环境,不能迅速的查明地形,将对以后的任何行动都会造成影响。

陈五其实也在不断地观察着,宋一牙心想,以后有机会可以把一些侦察知识告诉陈五一些,相信他一定能成为一个很好的侦察兵。

许二楞和李得胜的两双眼睛可是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宋一牙,有这两个壮汉保护宋一牙,就是一只苍蝇也休想在宋一牙头上站一站了。

宋一牙的另外三个兄弟一直紧紧地跟着宋一牙们,眼神中也保持着警惕,宋一牙觉得很满意,这样很好,在这种环境下,只要自己一伙儿的八个人一条心,他相信即使有什么问题,也不会是什么大的问题。

“哈哈哈,宋少帮主,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兄弟一向可好啊?”宋一牙闻声望去,在一片火把下,一个大汉只穿了一只马甲,一条大宽板带反扎在马夹外,两大块胸肌在火光下发着油腻腻的光。

“司令,见笑了,今天途经贵地,因有琐事缠身,原想不打扰司令,但司令盛情相邀,小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宋一牙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心道,俺哪有什么名啊?这便是爹口中的江湖吗?看来在这江湖上混,还真得学学帮子胡子的套近乎的本事。

那带宋一牙们来的大汉此时也不失时机地介绍道,“这就是咱们的司令,南霸天,南司令!”

“什么南霸天,南司令,俺叫张逵,张飞的张,李逵的逵!都是兄弟们抬举,起的浑号!”那大汉哈哈一笑,宋一牙心中也不禁笑道,还真是个张飞、李逵的秉性!

说话间,已经走到大汉的身边,两个人又客套一番,便并排向洞的深处走去。

突然眼睛一亮,洞内也开阔起来,宋一牙不禁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洞内,居然有这么大的一块空间,足足可以容纳四五百人,不仅是个理想的隐蔽场所,而且易守难攻。

正想着,那张逵又是哈哈一笑,“兄弟,老哥特地准备了一桌酒肉,给各位兄弟们接接风!”

上午赶了一上午的路,正是口干腹空,此时有人请吃饭,真是好事一桩,宋一牙连连笑道,“客气,客气,大哥还真是客气了!”此时,宋一牙也换了称呼。

分宾主落座,张逵端起眼前的大碗,“兄弟,来来来,咱们先干了这碗,算是大哥替那帮子不长眼的兄弟给少帮主请罪!”说完也不理会宋一牙,仰起脖,咕咚咕咚把一大碗酒灌了下去,喝完了,用手一抹嘴,大声道,“请!”

宋一牙看着眼前的一大碗酒有点头晕,说实话,宋一牙长这么大还没喝过酒,爹从来不喝酒,即使是那些叔叔来的时候,他们也不喝酒,所以他家里从来没有酒,如果真的要他把这一大碗酒喝下去,恐怕他当时就得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啪!”只听得桌子一拍,张逵虎虎的站起来,用那双豹环大眼狠狠地看着宋一牙。

宋一牙看张逵站起来,情知不妙,忙摆手道,“张大哥,兄弟确实善饮酒,俺看这酒就免了吧?”

张逵闻言眼睛一瞪,道,“怎么?宋少帮主,敢情瞧着老哥是个落草为寇、占山为王的,瞧不起老哥了?不给老哥面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