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者:要独裁,不要民主

萨卡什维利是学法律(人权法学专业)的,他曾经在法国和美国留学。能够说流利的法语和英语。在格鲁吉亚国内,他有很好的政治声誉和清白的生活。这位前司法部长广为人知的一件事情是,他曾把一大堆别墅照片摔在桌子上,质问月薪只有100美元的部长们,是怎么买了这些奢华的房子。格媒体曾多次对他的清廉进行报道,认为他最大的资本就是从政以来一身清白,作风端正,私生活很检点。因此,我认为他在个人生活方面是个君子。但一个君子却不一定是高明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就像中国春秋时的宋襄公,也是一派君子风范,在战场上居然还“君子不重伤,不擒二毛”,结果被楚国人险些活捉而当了俘虏。



孙子兵法曾说:“故君之所以患于军者三:不知军之不可以进而谓之进,不知军之不可以退而谓之退,是谓縻军;不知三军之事而同三军之政,则军士惑矣;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则军士疑矣。三军既惑且疑,则诸侯之难至矣。是谓乱军引胜。”又云:“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识众寡之用者胜”。估计萨卡什维利法律书是看过不少,但肯定没看过孙子兵法。也不想想自己手里连十万大军也没有,居然就敢用竹竿去捅北极熊的屁股。更为可笑的是就在俄国人的坦克已经隆隆开进南奥塞梯首都茨欣瓦利之时,这位总统居然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为期15天的“战时状态”。殊不知,战争一旦开始,它的长短又岂能如法院开庭退庭一般由人操控。估计这时候连格鲁吉亚士兵们也会疑惑:15天“战时状态”?那么15天之后呢?难道15天之后我们就能击败或者击退俄国人了么?




事实证明,俄国人甩出的半个装甲师用了一天多就把格军杀得退出了南奥塞梯。15天“战时状态”之说,从侧面反映了格鲁吉亚的几个大问题。第一,格军在战前没有很好的战略准备,他们的早期攻击带有很大的冒险性和试探性。当然这是小国面对大国作战的通病。因为即便他们做了准备,但其国力不敌对方之万一,依然很难有胜算。就像当初的比利时和德国在列日要塞的战斗,比利时勇则勇矣,但最后依然不免一败涂地。第二,说明了格军事机器的储备能量之多寡。面对北极熊,最多撑15天。这显然是摆给美国看得。萨卡什维利寄希望与美国能在15天内给他打气输血,至少要让美国人帮他拉住俄国坦克的轮子。第三,显示了萨卡什维利对这次冲突的首鼠两端。既想在一定的时间内通过局部冲突获得利益,又想在既定时间中结束冲突以保证利益的最大化。就从这一点看,萨卡什维利不是对格鲁吉亚太有自信,就是对美国报有极大的信心。我不知道美国当初是则么对这位小国总统加已承诺的,但看来至少已经让他相信美国会在危急时刻拨乱反正,拔刀相助。




但我要说萨卡什维利是个垃圾总统。以他出国留学的智商不可能不知道美国人是在利用他和他的国家。然而他在不明敌情特别是不明俄罗斯意图和决心的情况下贸然出兵,名义上固然是为了国家统一,但实际上这次却要狐假虎威的去讨回公道。这时他显然没有对俄国出兵的可能性作过多的准备和思考。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何况无思乎?这正是应了“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像他这样子把整个格鲁吉亚扔进命运的洪炉中烧烤,实在是格鲁吉亚人民的不幸。也许是他太过相信美国和他之间的君子协定,但这种承诺的兑现程度究竟有多少呢?只有天晓得。看来萨卡什维利不但是个君子,更是一个十足的赌徒。



最后祝格鲁吉亚人民好运,你们当初行使了民主的权利,自然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自己选了这个草包总统,真还不如当初把老子选了去给你们当人民公仆呢?




正是:世界苍茫一赌盘,你来我往战方酣,愿赌服输是君子,身前身后为哪般。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