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

本想把它作为一个秘密永远掩藏在心底的,直到和我一起化为尘土,但是,孤独、寂寞使我越来越感到压抑,窒息得使我喘不过气来,我怕那看似顽强实则脆弱的生命,有一天会突然消失,就像那冬天里的雪花瞬间影踪全无,为了苟延残喘,还是把它权作故事讲出来吧。

我出生在农村,父母都是农民,我在家里排行最小,上边有一个姐姐、四个哥哥,三哥在他八岁的时候得病死了,听父母说在我们兄弟中他最聪明,我不知他长得什么样,也不知他如何聪明,总之,在我能脱离父母独自外出的某年某月某天,我来到他的坟头,对他进行了默默的追念。大概我命中注定没有太多的哥哥和姐姐,注定要孤独一生,唯一的姐姐也在她快结婚的时候得病死了,思念姐姐的母亲整天以泪洗面,对着姐姐安葬的地方痛哭失声,我就是陪着母亲的哭声长大的,母亲常对我说你要是女孩多好啊,可我不是,在我记忆中,母亲总是把我当女孩打扮,给我穿女孩衣服,一直到我上小学。

那时,我是一个非常调皮的小男孩,整天领着一帮小孩学着电影打仗,学习却出奇的好,期期拿第一,年年当班长,红小兵大队长,经常参加学校和区里举办的运动会,不是得第一就是拿第二,学校举行的文艺演出,我既是主持又是主演,常常到农村慰问演出,家里的奖状贴满了一间小屋,村里的人常常在父母面前夸奖我,我是父母的骄傲。

就在这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中,我度过了我的童年,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县重点中学。在高二的时候,也就是毕业的那一年,给我们教地理的老师是一个非常慈祥、可爱的老头,我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他,他对我也很好,常用怜爱的眼光看我,在生活上关心我,夜晚,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常常把他幻想成我的父亲,和他一起学习、生活,有时手淫也把他幻想成对象,梦里和他......

那一年,我十七岁。

也就在那一年,我考上了大学,因为家里条件较好,手表、大衣等贵重物品别人没有,而我却全都有,加上我长得白皙、可爱,追求我的女孩有几个,可我一点也不感兴趣,相反却对电影里的英俊男孩爱慕有加,连白天上课脑子里全都萦绕着他们的影子,我开始在校园里寻找英俊男孩,暗恋上了数学系里的两个男孩,他们长得很英俊,一举一动都是我学习的榜样,他们穿什么衣服,我就买什么衣服,在这苦苦的暗恋中,我度过了我的大学时光,也学会了喝酒......

参加工作以后,我对班里的英俊男孩特别照顾,和他们成了最好的朋友,常常和他们一起外出打鱼、游玩,他们也喜欢和我在一起,有时玩累了,或者晚了,他们就和我睡在一起,开始,我只是轻轻的抚摸他们的身体,后来,每当我抚摸他们的生殖器时,内心那股骚动油然而生,忍不住和他们......

在从教的十三年里,我先后和七名学生发生了关系,我知道这有违师道,在经过痛苦的抉择后,于一九九六年我弃教从政,做了一名公务员,想彻底断绝那罪恶的欲念,但孤独与寂寞与日俱增,为了排除这种烦恼,我拼命的工作,从一个办事员很快提升到了副科,在别人眼里,我年轻有为,县里也几次把我往上调,我都一一拒绝,我知道,我离不开男孩子,就在这时,一个男孩子进入了我的生活,他十七岁,家在单位附近,很英俊,也很聪明,常到我房间玩,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深,关系越来越密切,我们晚上常常在一起......因为他初中毕业没有工作,我就把他提拔成他们村里的副村长,破格把他吸收进党组织,那一年,他要当兵,但年龄不够,我利用关系又把他送进了部队,他走了,我没有了感情依托,象一只没有帆的小船,茫然的在大海上漂泊,苦闷、彷徨伴随着我每一天,在极度的苦闷中,我毅然弃政从教,又回到了我熟悉的校园。

那是在我从政七年后,也是我一生中最阳光灿烂的日子,每天看着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我的心一下年轻了几年,也就在这一年,一个叫做凯的男孩进入了我的生活,他十七岁,英俊、懂事、善解人意,每次经过我的房间,都要冲我甜甜的一笑,那头漂亮的头发令人心动,说实话,我很喜欢他,他成了我每天生活的一部分,那一天不见他,我寝食不安,见了他,我的生活好像充实了许多,我给我的孩子买衣服,也要给他买一件,给我的孩子买学习用品都要买双份,一份是孩子的,一份是他的,这一年,他中考没考好,考取了普通中学,他觉得对不起我对他的期望,情绪很失落,我安慰他说,你先上吧,以后我想办法把你转到县重点中学。暑假里,我把他带到我的家乡游玩,给他捕鱼、抓螃蟹、打野兔、和他一起爬山、戏水,使他度过了一个快乐的暑假,他在普通中学上了一学期后,我把他转到了县重点中学,每次我到县开会或办事,都要带他和孩子一起吃饭,带他到宾馆洗澡,并请他的班主任和代课老师吃饭,希望在学习和生活上照顾他,他没钱了,我给钱;他没吃的或没别的生活用品,我从他家里给他捎,以至于他的老师(我的朋友)还认为他是我的私生子,有时我回不来,就和他睡在一起,我发现他对我特别依赖,晚上总要把我搂得紧紧地,我抚摸他的身体时,他总是极力迎合,如果那一周我没到他那儿,他总要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来,2006年春,他上高二,一天,他打电话说让我到他家取钱,他在学校骑车撞伤了同学,需要许多钱,我急忙和他的父亲赶到学校,把钱给了他,并嘱咐了几句,就走了,又过了一周,我去看他,他说事情摆平了,并让我别走,陪他一晚,那一夜,我们在宾馆发生了关系,第二天早晨,快上课了,我让他起床到学校,他懒懒地对我说再睡一会儿好吗,我依从了他,起床后,我到车站,他去学校,当我上车的时候,他又来到我的跟前,依依不舍,在我再三的崔促下,他才向学校走去,这是我和他最后一次见面,当我再次到他的学校找他的时候,他的老师,我的朋友对我说,他和别人赌博,欠了别人的钱,已经不念了,我打电话问他的母亲,他母亲告诉我说,他到北京打工去了,他就这样没给我留下一句话,没给我一声问候,悄无声息地走了,带走了我的思念,我的牵挂,我满腔的热情和期望,留下我一个人,在这寒冷的冬天里,孤单的守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