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三部 解放 第十四章 结束和开始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7月19日,神华帝国在太阳堡召开了情报部门联席会议,轩辕台皇帝出乎意料地参加了会议。会后,皇帝留下了两大情报部门的头脑,军情局长张念祖和保安总局局长高天成。

高天成自龙行健卸任总局局长便被皇帝从警察总监的位置上平调过来,执掌这个庞大的情报部门几近八年了,当年风度翩翩的高天成已经两鬓斑白。

“念祖,行健现在到什么位置了?”

“回陛下,他二小时前到了宋巴。那里已经准备好了船只,今晚动身,明天晚上将抵达温泉关。”张念祖身体更加发福,但神采奕奕,一如既往地博闻强记。

“兰斯人完了,我不为苏克达米会战担心,倒是对战后大陆体制问题多有担心,先不谈罗卑和卡玛,主要是兰斯,你们有什么看法?”

张念祖和高天成对视一眼,他们显然没有想到皇帝所问的问题,二人都是性子沉稳的老臣,一时间房间里落针可闻。

“哈哈,随便些嘛,难不成我还追究你们说错话的责任?”轩辕台脸上全是笑意,他有理由,有资格这样笑。当他历尽丧妻丧子之痛,逃脱数次追杀,起兵争天下;当他夺回本属于自己的皇位,选贤任能,励精图治,整军经武,断然北击罗卑,南征卡玛,最令国人兴奋的是,终于击败宿敌兰斯,不仅收回其弟手中丧失的南五州国土,而且将兰斯踩在了脚下,取得了大陆的绝对统治权。这是自轩辕大帝始未曾有过的霸业,历史将如何评价自己?千古一帝?功迈古今?

是的,他可以这样想。他有权这样想。当取得郎衡及齐宗会战的胜利,他就取得对兰斯的优势了;当歼灭兰斯联合舰队,攻占宋巴,他就奠定战胜兰斯的基础了;当闪击卡玛成功,迫使兰斯人腹背受敌,大批工农业基地落入帝国之手和被摧毁为废墟,胜利就被锁定了;当北线三大战略军先后突破昆雅山地障突入兰斯腹地,他就可以计算敌手败亡的日子了。这段时间最令他担心上火导致高血压的是奥伦堡会战,奥伦堡之战先败后胜,战局紧张如同走钢丝,上演了战争以来最惊心动魄的一幕,太阳神眷顾他的子民,帝国终于走出来了。现在,南方军和海军陆战队联手进行的温泉关会战已经降下帷幕,新组建的黑旗军和红旗军合围了苏克达米,黄旗军插入中线,正努力隔断苏克达米方向敌军主力东撤的路线,青旗军从北面逼近泰通巴山脉,担负了歼灭东线敌军的任务------帝国的军事专家们一致认为,关键在于苏克达米方向,只要拿下帝国的首都,战局就结束了。他相信他们的判断,所以调整了指挥体系,撤销了南方军,在南方军司令部的基础上重建了黑旗军司令部,新建的黑旗军负责从南北从北,高速南进的红旗军从北向南压向苏克达米,海军陆战队主力从温泉关方向向东,三支大军将歼灭猬集于苏克达米周围及城市的兰斯约260万陆军。攻克苏克达米的战役代号为“昆雅山”,意思很明显,这将是战争的最高峰------指挥体系已经理顺,北线由红旗军司令官楚英健金星上将指挥,辖4个集团军,南线由黑旗军司令官龙行健元帅指挥,辖5个集团军。西线的海军陆战队8个师由王松柏银星上将指挥,做辅助攻击。在兵力兵器的对比上,帝国在苏克达米方向兵力兵器占有巨大优势,对胜利,皇帝没有任何的怀疑。

最令他烦恼的是黑旗军的统帅问题,最合适的龙行健自打完奥伦堡后,身体和心情都极度糟糕,一直休整到三月方回到前线,指挥了温泉关战役,打通了就近的海上补给通道,在视察前线时遇到轰炸翻车,左腿再次负伤,一直修养到六月,皇帝担心龙行健能否赶上最后的战役,婉儿极力阻止丈夫再上战场,曾跪在父皇面前请求父皇“放过”龙行健,皇帝也很为难,内心很想让女婿打下苏克达米,享受最后的最高荣誉。但女儿的担心也是有理由的,他今年才三十一岁,人生的路还很长,不能等战争结束,身体也完了。但龙行健坚决要求重返战场------,大本营最终任命龙行健为黑旗军司令官------

“陛下,在大陆的所有国家中,兰斯的政体是非常独特的,他的联邦民主政体是唯一的,它既不同于我国,也和其他三国截然不同,稍微可以相比的是卡玛和扶桑,它们的君主制和我国及罗卑有点区别------兰斯的经济实力,人口,科技文化的昌明都是大陆唯一可以跟帝国相比的,加上与我国长期的敌对,这些都要求我们在战胜兰斯后必须慎重处理战后问题。两个选择,一个是将兰斯削弱成一个弱国,或者将其分裂为几个国家------另一种是保留一个完整的但没有军事武备的和平国家。我想,陛下庙谟独运,规划宏远,非我等能及,早有成算了。”张念祖斟酌半晌。

“呵呵,念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谨小慎微?又不记档,随便谈谈呗。天成,你觉得战后我们驻军多少合适?如何处理兰斯的决策者,或者叫他们战犯?”

“陛下,念祖说的有理,必须慎重处理兰斯的战后问题。据臣掌握的情报,兰斯国内一方面非常厌战,另一方面对战争的失败非常气愤,可以说群情激奋,在我军占领区的激烈反抗就说明了这点。臣窃以为,一个混乱的兰斯不符合帝国的长远利益------”

轩辕台最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你主张和缓处理兰斯?”

“是的。”

“要考虑帝国的长远利益,这很对。听说你认为兰斯有可能提前投降?”

“是的,家兄也有这个看法。”

“嗯,我听天明说过。”轩辕台沉思着,“崔煜认为兰斯不会投降,他计算了他们的实力,还可以支持。民气也是如此。”

“兰斯的政治家太多,我们曾这样笑他们,但不可否认,兰斯在国家的大政方针的确定上确有独特之处,前次的关于兰斯议会的情报已经确认,他们确实讨论过停战议和,但没形成决议。这是一个信号,说明他们认识到了某些东西。”高天明在兰斯内政的发言权比张念祖强,盖因保安总局在兰斯的情报网效率要高于军情局。

“国家大政岂能如此商议?可笑。现在他们不会屈服的。我的经历告诉我,敌人不会主动放下武器,不会的。关于战后的安排,你们各自准备一份报告,不要商量,我给你们四天时间。”侍卫官进来说首相大人来了,于是二人告辞。

十年首相将当年风度翩翩的卢秀变成了老头,五十岁的他头发已经全白了。

“陛下安好,”卢秀对皇帝躬身行礼。

“不要客气了,随意吧。”皇帝指指沙发,侍者献上茶。“阿秀,我想听听你对兰斯的看法。”皇帝私下称呼卢秀的小命,说明了他和首相极其良好的私人关系。

“兰斯?”卢秀被召入皇宫,以为皇帝问他军备情况,显然没想到皇帝的问题,有点楞住了。

“陛下,臣对战局没有研究。”

“阿秀,”皇帝亲昵地拍拍身边的沙发,“我不是问你战局。实际上,我已经不为战局担忧了,最晚今年年底,兰斯人一定竖起降旗。现在我考虑的是如何处理它。你来谈谈,该怎么办?”

卢秀思考了几分钟,“陛下,我是从经济角度考虑的。兰斯必须为他的愚蠢付出代价,他们必须付出战争赔偿。但是首先要让他们恢复生产,恢复秩序。就是这样。”

“有道理。首相府对战争赔偿一定有具体的计划了吧?”

“具体的计划还没有。说实话,我仍准备再打一两年。但是有个已经实施的计划启发了我。随着战争脚步的向南,我们成立了一个专门的机构,由期中负责,核心就是利用兰斯的军工设施生产武器,这项计划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比如青旗军占领兰斯航空中心贡布林后,专门组织的专家立即将其破坏程度进行了评估,认为三个月就可以恢复生产。兰斯人对贡布林的破坏是严重的,但它的基础仍在。结果您知道,5月10号就造出了第一架飞机。现在的产量每天超过了50架。”

“但是我们不能永远拥有贡布林。”

“是的。我想到了。我们可以在战后将贡布林搬到帝国,也可以让贡布林生产我们需要的飞机。我个人更喜欢后者。剥削兰斯有很多方式,摧毁它不是上策。另外,我们摧毁敌人的机器工厂容易,消灭大批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难,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们为我所用。”

“对军方立功将领的奖赏,你是要发表意见的。按照帝国的传统,首相代表的是政府,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

“陛下,臣以为应当重奖。陛下建立了一支无敌于大陆的军队,这支军队在陛下的直接指挥下建立了帝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功勋。怎么奖励都不过分。只是我曾听到陆海军争功的传言,臣以为,陆海军是帝国的两大武装,缺一不可。叙功一定不可偏废。”

“说的是。战争尚未结束,叙功还不到时候,你的意见是对的,我不会允许有任何影响陆海军团结的事情发生。”皇帝似乎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敏感,打住不谈了,“元老院有一个计划,或者提议,组织我们的企业接收兰斯企业,你觉得如何?”

“陛下,元老院诸公多有实业者,他们这样非为国,乃为私也。臣以为不可。”

“阿秀,卢家也有不少实业啊。”

“臣并不管家务,但决不许卢家参与此事。”

“卿公忠体国,我深知之。战争胜利和首相府诸公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总参和前线的统帅们多次在我面前强调这一点。阿秀,当我们决心夺取政权时,就盼着这一天。下面是事情还很多,战场供给任务仍很重,部队的复员,经济的调整,还有政府系统的功绩评定都很重要,继续努力吧。对兰斯的处理,你拟定一个系统的方案给我,不必要开会研究,你只将你自己的想法给我就行。”

“遵命,陛下。”

首相离开后,皇帝等来了今天的又一拨大臣,他们是陆军部长高天明和海军部长上官清波。因为到了晚膳时间,皇帝邀请二位军方重臣共进晚膳,席上,皇帝开门见山地讲明召见的目的,要陆海军部就战后军队的复员、奖励和重组提出正式的计划。“二位元帅,战争正在走向它的终点,帝国武装力量在战胜我们的宿敌后将面临一次重大转型。帝国不能承受二千多万军队的巨大压力,保留哪些,裁减哪些要提前研究。同时,要注意绝对保密。复员官兵的待遇和去向要慎重研究,我不会亏待为帝国流血流汗的将士。另外,帝国如何在军事上管理三个被我们征服的国家,你们也谈谈自己的看法。”

“陛下,战后需要压缩的是陆军,而不是海军。相比开战前,海军是实力极大地削弱了,确保战后帝国的全球威慑,必须加强海军。”上官清波是轩辕台的老嫡系,在皇帝面前说话很随便,这点和轩辕台宽容和念旧有很大关系。三年前,因皇帝免除黄锋大洋舰队司令,和皇帝争执了好几回,认为皇帝过于信任陆军而贬斥海军,赌咒发誓说按照龙行健方案(宋巴战役计划)一定坏事,一定葬送海军。令轩辕台十分不快,好在战役大胜,基本锁定了海战的胜利,这才让上官元帅无话可说。但这位老元帅又以陆战9师为事,多次在皇帝面前提出要追究龙行健的责任,引发了皇帝的怒火,事情压下了,但暴露出军方“新老”二代将领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在年初皇帝提出授予在解放战争中立下卓越功勋的统帅帝国元帅军衔的动议再次爆发,元老院专门上书皇帝以战争尚未结束为由,反对此时就授予帝国最高军衔。王致中议长在上书中措辞尖锐地说,帝国元帅是帝国最高军衔,享有无上荣誉和特权,非常人可授,战争尚未结束,万一再上演一出奥伦堡之役,置帝国的颜面于何处?王致中的矛头直指轩辕台最宠爱的龙行健,惹恼了总参谋长崔煜,直斥元老院吹毛求疵,寒了功臣的心。皇帝对崔煜的愤怒心知肚明,在划线上,崔煜也被划入了“新贵”之列------

“海军的规模要根据承担的任务来决定。”皇帝严肃地说,“现在海军的任务是彻底肃清兰斯的潜艇,在他们的东大洋舰队覆灭后,海军第一个任务是运输,第二个是肃清潜艇。你们在占领他们所有的海军基地后仍然在一个月内损失了12万吨物资,很不应该。”皇帝认为有必要敲打上官清波。

“陛下,”上官清波准备争辩,被轩辕台打断,“上官元帅,现在首要的任务是保证‘昆雅山’战役的胜利。任何的影响战役的失误我都不会轻饶。关于我给你们出的题目,请尽快上报书面的报告。你们都是帝国军界栋梁,考虑问题一定要站在全局上看问题,不要局限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

高天明没有说话,看着上官清波涨得通红的老脸暗自冷笑,陆军的规模已经达到顶峰,要在战后保留如此庞大的陆军是不可想象的,他要做的是保留该保留的部队,提拔该提拔的将领。陆军部在战时的权力让位于总参,战后就完全颠倒过来了,所以他企盼着早日结束战争。

这顿饭吃的毫无滋味,直到侍卫官禀报皇帝,总参例行的汇报时间到了,崔总长和严部长正在办公室等候,皇帝抓起餐巾擦擦嘴,“一块儿听听吧。”但二人婉言谢绝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