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11.html


[为中国奥运军团加油!!!]

两人将所有的尸骨全部掩埋之后,象征性的做了一个墓碑,虽然对于这样的行为,朱墨并不苟同,但地下之事,他也多半相信眼前这个神秘家伙的真诚。这个虚掩的通风口一直将两人送回到了之前走失的树林之中,朱墨紧张的心情终于放松了很多。

李小锋道:“没想到这里可以直接抵达地下,早知道我们也不会这么费劲了。”

朱墨一直疑惑的是,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眼前的这个救命恩人,此时两人已经脱险,这些自然也应该弄个明白。

“我说老弟,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叫你什么好,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

李小锋笑道:“叫我阿锋吧!”

显然,对方还是有意在掩饰自己的真实身份,既然这样朱墨也就不再追问什么。李小锋凭借着一种奇怪的直觉,在朱墨的指引下终于走出了这片禁地。无疑这些应该归功于雷老爷子,要是没有他引导朱墨进入地宫,恐怕两个人现在还在树林之中被困。

朱墨追问道:“不知道阿锋兄弟,出去之后有什么打算?”

“先找到我的搭档再说,我想雷老头这只老狐狸,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依我看,你暂时也不要先回到他的身边,以防不测。”

阿锋的提醒朱墨早已经有所考虑,不过对于一个喜欢隐蔽的人而言,随便的一个谎言即可骗过雷老爷子,何况自己也曾经答应阿锋,替他打听那个女人的下落,更是不可食言。虽然到现在为止,两人还是彼此都有所隐瞒,可朱墨总觉得阿锋确实是个可交的朋友。至于其他的事情,也不用考虑太多。

对于李小锋,朱墨而言,走出这个隐蔽的地方,更是易如反掌,原本以为雷老爷子会在中途设置障碍,现在看来也是杞人忧天。一路上更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的动静。

“朱墨,依你看那个老家伙会把我的女人带到什么地方?”

朱墨肯定的说:“八成是会关在亨利的别墅之中,不过那样的话,你如果硬闯确实很有难度,要知道亨利的别墅区有非常密集的监视设备。”随即,他将一张画着具体方位的纸片递给了李小锋。

李小锋道:“我们就此告别,凡事小心行事。”

朱墨道:“那人皮地图的事情,你真准备就此放弃吗?”

“当然,现在没有什么比我女人的性命更加重要的。如果朱墨老弟非要回到雷老头的身边我也不在劝阻,不过有件事情我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自当尽力。”

“不要告诉他们我还活着,这样对你,对我都会减少很多的麻烦,你明白吗?”

显然,阿锋的请求让朱墨有些奇怪,原本以为他会让自己暗地寻访那个女人的下落,没想到事到如今,他还在替自己考虑,确实让人十分敬佩。虽然在办事风格上,朱墨很是欣赏雷老爷子,但是通过此次行动之后,这种良好的印象分自然是大打折扣。危难之际,抛弃队友的做法,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朱墨会意的点头道:“这个我自然明白,不过亨利在此地的势力很大,你还是要多加小心,以免被雷老爷子发现。”

所谓患难见真情,两人经历的生死的考验,那种兄弟感情自然异常浓烈,分手时刻,难免有些伤情。然而在李小锋的眼里,似乎整件事情变得愈加复杂起来。很多不起眼的线索,如果突然串联起来,就会发现诸多的漏洞和端倪。而对于亨利,程小亮,以及雷老头和莫老头等人,他更是有了全新的认识。显然这是几个十分庞大的力量在暗中较量,如果要想从中得利,就必须适当的学会利用潜在的机会和矛盾。

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两人在沙滩逗留片刻之后,便各自离开。朱墨则是径直朝亨利的别墅方向走去。果然在朱墨的意料之中,雷老爷子已经早早的回到了这里,对于朱墨的突然出现,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有几分莫名的惊讶。

雷老爷子笑着起身迎道:“朱墨,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

“老板,我回来了。当然,也要谢谢雷老爷子的关心,总算没有什么大碍。”雷老爷子的这个虚伪的伎俩,哪里瞒得住他的双眼,只是附和一下罢了。

雷老爷子追问道:“对了,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小兄弟呢,怎么没见他一起进来?”

{朱墨暗道:“这只老狐狸,终于转向了真正的话题。”}

朱墨显然有些情绪时空,低声说道:“他不幸被内部的机关射中,猝死于暗道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两人触动地宫外围的机关之后,就坠入了地下的一个天然的暗穴之中,谁知道在这里阿锋兄弟就已经一命呜呼,要不是舍身救我,恐怕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随即,朱墨将事情的经过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绘声绘色更是让雷老爷子没有丝毫的怀疑。

“原来是这样,哎——真实英年早逝呀!”雷老爷子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显然,对于朱墨而言就更不可能有什么机会找到传说之中的人皮地图了。再追问下去,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朱墨道:“那些黄金财宝,老板还没有派人前去搬运吗?”

就在朱墨回来之前,雷老爷子正在和亨利商量此事。亨利看到自己的爱将成功逃生,自然有些喜出望外,笑着说:“这些事情,雷老先生已经有了周密的安排,我们会在这两天进行彻底的转移。这一回真的是多亏各位的通力配合,我亨利十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正是亨利的那种道义思想让手下的兄弟得以为他卖命,和其他的老板相比,这一点自然无可挑剔。

“这些都是老板组织的得当,加上雷老先生的神机妙算才能成功。”朱墨更是谦让了一番,本来打算对阿锋女人的下落进行一些旁敲侧击的打听,现在看来似乎还不是时候,与其打草惊蛇,还不如自己先暗地打探打探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