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四章:第二十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


二十一



一切来的都是那么凑巧———当韩大海等人沿着铁道线刚跑出三、四百米远时,前面约六、七百米的所在突然响起剧烈的爆炸!只听轰隆隆的迫击炮密集而猛烈的炸响,其中夹杂着掷弹筒榴弹的混响!


“将近两个排的四、五门火炮和同样数量的掷弹筒竟能在急速发射的状态中打出如此的威力!看来以后连队还应该在加强重火器上面下下功夫。”


韩大海边跑边想,他正要回头招呼一下林如水等人,突然听到前面有二百多米远之处响起了几声三八步枪的射击声!


韩大海眉头一皱,急忙隐身卧倒躲在一棵树的下面,只见他后面的林如水等人也迅速地趴在了草地上掏出枪四下察看。


那边枪声响后又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几秒钟后,韩大海对林如水道:“前面可能有鬼子,,我们悄悄摸过去看看。”说完他弯腰向前窜去。


林如水见状也挥了一下手带着李志纯等人同韩大海一样躲躲闪闪做着快速的规避动作向前冲去。


又跑了一百多米,忽听见前面的杂树林里又响起了三八大盖的射击声,但从子弹呼啸的声音来看并不是向他们这个方向打来。于是,韩大海等人又向前冲了七、八十米后各寻一处隐身之地观察———只见前面约六十米处有一小块开阔地,那里正有七名日军士兵趴在开阔地边缘的树下面向他们所伏的前后、也就是韩大海他们前面的左右两个方向连续地打枪,然而该两个方向却没有一点动静!那开阔地的中间此刻还有四名日军士兵的尸体呈各种形状横躺在草地上。


正观察间,突然韩大海等人的右前方想起了两声枪响,盲目打枪的两名呈半蹲半跪姿势的日军士兵似乎是头部中弹,猝然甩枪向后栽倒!


这边两名日兵倒地,正向相反方向射击的几个日兵忙调转枪口向子弹飞来的所在打枪,然而他们刚打出一枪、尚没来得及拉栓退子弹壳,身后又响起两声枪响,又是两名日军士兵似乎被子弹击中后脑,只见这俩日兵的手臂如同按了皮条般的猛然上扬甩飞了武器而向前扑倒在地!


“砰!”又向前匍匐了20多米的韩大海用驳壳枪对着50米外一个日军曹长摸样的持手枪的日军官打去,尚未来得及扭转枪口,韩大海的身后也蓦然响起了几声手枪的射击声响!———不用回头他也明白:是林如水以及他的三名手下在争先恐后地干掉了仅存的两名日兵!


观察了一下,韩大海半蹲在树下对左右两侧的方向喊道:“我是韩大海,两边的弟兄下来回话。”


他的话音落下数秒钟后,左面和右面各跑过来两名戴草帽的士兵向他敬礼道:“报告韩长官,一排一班长孙元山带士兵孙小林、王春水、赵田生执行追歼任务。请长官吩咐!”


韩大海挥了一下手问道:“稍息。一班长,这一个班的鬼子是怎么回事?怎么越过了你们的伏击圈将近五百米?”


“报告韩长官,”孙元山一个立正道:“这股从五莲城来的鬼子约两个小队。当官的很狡猾,在快到我们排的伏击阵地时,突然派出了一个班的搜索队在前面开路,大队离他们四百多米。


根据这个情况,我们排长和四排长商量了一下,便让开了这一个班的鬼子尖兵等待他们的大队进入伏击圈。在攻击之前戴排长命令我带三个弟兄在鬼子尖兵班的两侧跟下来伺机消灭他们,于是,”孙元山指指四周道:“当鬼子路过这片开阔地时,我们就动手了!”


韩大海听完后沉思片刻然后道:“不错,你们几个打得很不错。”他说完后又仔细地看看另三个一班的士兵然后道:“你们四人暂时把长枪借给林长官四人用一下,再给点子弹。然后你们立即跑步到阵地用炮手们的步枪打鬼子.。”


待林如水、李志纯等人接过四只步枪后韩大海道:“抓紧时间吧,要不连尾巴都赶不上了!”说完他又带头向前面响炮的所在跑去。


此刻,几分钟的炮轰仍在持续地进行。一、四排的阵地上,不到300米远的轰炸目标戴云飞和孙守田仅凭肉眼就可以看到最令他们满意的打击效果——— 一、四排的迫击炮与二排阵地数量相同,虽然少了一门平射炮但却多了两具掷弹筒!


打响之前,不到二百人的日军部队呈四排队形一溜小跑进入了一、四排伏击阵地约280米时,戴云飞先让包括他在内的十余名步枪手对准日军的军官、轻重武器操作手以及扛在肩上的枪刺上悬挂膏药旗的日兵射击,继而四门炮向日军队形的正中间个各一发炮弹,将其队形炸散,然后让七具掷弹筒在四周作清理式的轰击,再命令一挺重机枪作横向的扫射,最后三挺轻机枪呈左、中、右对准日军人群密集之处作有效的杀伤!


二百多米距离定点射击的步枪子弹没有弧线,所以比炮弹先打到目标。正在行走的两个日军小队猛然间听到前面好像是一片杂树丛里响起了枪声,他们刚要有所反应,忽见队列前面的中队长、两个小队长和几个抗机枪、背掷弹筒的士兵们不是头部中弹就是胸部渗血而个个手舞足蹈地呈现出各种姿势颓然倒地!


惊愕的神态刚刚在众日兵的脸上浮现并且不能说不迅速规范的伏地卧倒刚刚形成动作,带着摄人心魄声音的迫击炮弹和掷弹筒榴弹呼啸着从天而降砸在他们的队列里爆炸!同时密集的轻重机枪子弹也如急风暴雨般地把灸热尖锐的子弹头射进这些人肉组成的躯体之中!


在这片右边是紧挨着峭壁的铁道,左边是一片几乎没什么树丛的草地这种毫无遮掩的战场上,还没来得及展开战斗队形的日军在毫无提防的状态下一下子被打得乱成一团!


于是,加强了一挺重机枪的一百六十多人的日军部队在短瞬间就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被打得七零八落、横尸一地!有一些在爆炸的气浪中尚没毙命、接着冲势想要找地方卧倒隐蔽的日兵身形还没有完全着地,便被前面飞来的一粒子弹击中径直地打在做着扑卧姿势的身体上、从而改变了原来的方向使得该士兵变成了一句侧斜倒地的尸体!


本来前来增援的五莲日军部队得到消息后一分钟也没敢耽误,但他们以一路小跑的速度跑到了中国军队的伏击阵地之处时,前面并没有任何的枪炮炸响的声音!因此,带队奔跑中的日军中队长见到前面约一千多米处隐约能看到的黑烟,便在心里意识到:那是支那部队袭击列车的战场!于是,在他刚刚要命令部队展开战斗队形攻击前进之前的瞬间,对面的枪声响了------


韩大海以及林如水等几人拎着长枪跑到了一处较高的高坡树丛前观察着战场,看到对面正在被猛烈炮火轰炸的日军士兵正惊慌失措地四下奔逃,于是韩大海对林如水等人道:“前面不足300米处正是最理想的活动靶———活生生的日本侵略军肉体的靶子,你们动手干吧。”


“弟兄们,抓紧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啦!”李志纯招呼了一声然后半跪着身体向前面的日军所在处打去!


随着李志纯的枪声,林如水和另外两名特工也不差多少地开始了射击,虽然他们的打枪无法与韩大海所带的官兵们相比,但仍比一般部队经过了训练的士兵们不差哪去,沉稳的瞄准、扣动扳机、退膛上子弹再瞄准射击。一时间,也打倒了六、七名因躲避炮弹不得不东奔西跑的日军士兵!”


“姿势放低!”韩大海在他们几人的后面趴着大声喊道:“趴下打,小鬼子还击的话你们目标太大!”


这边刚一放枪,和他们成一条横方向的戴云飞和孙守田等人闻声也发现了他们,于是戴云飞带了两个人放低了姿势一溜小跑从他们的后面绕了过来。


“韩长官,”戴云飞趴在韩大海的身边说道:“你怎么把林长官他们领到这里来了?枪林弹雨的万一使他们有了闪失可怎么说?”


“我看你指挥的炮火已经完全地控制了战场,所以就没阻止他们要杀几个小鬼子的愿望。”韩大海道:“你的火力布置十分到位,将近四分钟我看小鬼子也没组织起像样的还击,很好。”


韩大海的赞誉让戴云飞听了感到非常振奋,要知道这个副连长平时很少称赞过谁,于是,戴云飞说道:“我们四门步兵炮每一门都准备了20发炮弹、掷弹筒10枚榴弹,轻重机枪专门打四下奔逃和就地隐蔽的鬼子,将近300米的距离,鬼子的士兵在仓促中用枪打我们不容易,我们的步枪手却可以从容不迫地一个个干掉趴在地上想进行还击的他们!”


“好家伙!”韩大海道:“80枚炮弹、70枚榴弹,这150多名鬼子不算上轻重机枪每个人就可以挨上一颗炸弹!你现在立即让迫击炮和掷弹筒停止轰炸,残余的鬼子让轻重机枪和步枪们来解决。”韩大海说着取下眼睛上的望远镜道:“被炸剩下的几十个鬼子也就勉强够一个弟兄打一次的,赶快下令!”


戴云飞听完立刻跑回了原来的指挥位置,也没顾得上和孙守田说什么便摸出了两面小红旗上下挥动了几下、然后多背了一支步枪跑到了韩大海的身边。于是,四颗离膛的炮弹在半空画了一个漂亮的弧线落到地面上在一些正散乱蠕动着的土黄色的物体中爆炸、从而把这些物事用火焰、弹片和气浪扫光之后,整个的战场上便如突然响炮般一样又蓦然鸦雀无声!


也就是间隔了一、两秒钟,不再打炮的士兵们用步枪一起伴随着始终咆哮不止的轻重机枪对着残余的日军士兵们打去!远远望去,前面二百多米处每有一个土黄色的物体在活动,便会有几声枪响直至让那堆物体不再蠕动为止!


又过了几十秒钟,这边的射击在韩大海的命令下完全停止,过了一小会,只见二、三百米处的尸体堆中有一些日军士兵拖着伤残的身子挣扎着站了起来!他们似乎连向刚才发炮、打枪的方向看也不敢看一眼,就跌跌撞撞、步履艰难地向他们来的方向顽强地跑去------


“娘的,真没劲!”刚刚打倒了一名持枪射击的日军士兵的林如水突然把枪一收站起身子道:“这些狗娘养的小鬼子们今天怎么这么差劲?平时趾高气扬、杀气腾腾的谱哪里去了?一点抵抗力也没有的战斗,真让我打不起劲!”


李志纯等人见他们的长官不愿再打这些已经丧失了战斗意志和抵抗能力的日军伤兵,也个个收起了枪站起了身体。


韩大海一见也没说什么,只是用眼睛十分平静地看着戴云飞,侦察军官出身的戴云飞何曾不明白韩大海任何意思也不包括的意思?于是他叫过来身边的本排士兵小声地道:“派几个弟兄跟着那十几个小鬼子的后面,在他们走远一点的时候干掉他们!别看这些狗日的鬼子们一个个负伤流血的显得怪可怜,可他妈的一旦养好了伤还不照样来杀咱们的同胞?虐待伤兵的事咱绝对不干,一枪让他们回家就行了。”


戴云飞吩咐完士兵后回身大喊:“弟兄们,抓紧时间打扫战场,看看鬼子的轻重机枪和掷弹筒能不能用?子弹和炮弹都捡来,别的就算了。”


正在这时,韩大海突然听到距他们所在差不多有一千五百多米远的二排伏击战地上也响起了猛烈的轰炸声,于是他大声问:“一排长、四排长,你们的炮和掷弹筒还剩下多少枚炮弹、榴弹?”


几秒钟后戴云飞道:“还有30枚炮弹。”


孙守田也说道:“榴弹还剩32枚。”


“你们两个排速跟我去支援二排,让射击队的弟兄们在这里打扫战场。”韩大海下令道:“整个的炮和重机枪不拆散放到马背上驮走,打完仗后我们一起从二排的阵地撤退。马上行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