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个月后总算从北京回来了,奥运前后确实是不同往常了许多。这次,很多时候都是孤身游历于各个地方,没去过的,以前去过的,新建的......不少见闻于感触令自己的情感不禁为之升华。


(一)参加了某个电视剧的建组仪式,见了很多明星,包括黄健中导演,聂远,李幼斌......更神奇的是,执行导演竟然是《三国》夏侯敦的扮演者,自己的思绪自然始终在那段历史和人物之间徘徊万千。气质,气度于气概确实给人一种有内而发的感觉,也许,越是了不起的人便越是会将那些亲身的历程淡化,融入到生活之中,以便在耶和华的老臣使莅临索多玛和蛾摩拉时让自己巧然地幻化成罗得。回家时,送我们的竟是一辆玛莎拉蒂!关于车,自己有一套审美的标准,一直都对气派稳重型的颇有好感,玛莎拉蒂算是唯一游离于这体系之外的另类吧,从没想过能亲身坐上,闭上眼,好好享受引擎的轰鸣吧!


(二) 不到长城非好汉,八达岭的长城自然被宣传了无数遍,找到十年前登上山顶的照片,连同那“好汉状”都显现在眼前。老北京都知道,登慕田峪长城更有自由和空间,自己也就趁着天阴攀登一次。九百九十九级台阶,山脚到山顶,确实需要何等的毅力,自己平时锻炼较多也累的够呛,苦了陪我前来的两个哥哥,大有种席地而睡的趋势。最震撼的是,一个残疾人竟用着他唯一的左腿也在奋力地攀登,他拒绝家人和友人的背扶,一点一点地,真正地爬!我们的心灵无疑受到了一次撞击和洗礼。感佩万千,肃然起敬下自是对这剩余的台阶报以淡淡的微笑,其实苦难曲折又算什么?有一颗坚定,勇敢,火热,执着,奋斗的心,任何坎坷都终会被自己披荆斩棘地战胜!所谓的好汉并不是登山望远,鸟瞰燕赵之地后的好大喜功,而是在艰辛历程中的成长与启迪,感悟到人生便是这摒弃掉好高骛远和草木皆兵后的“路”!


(三) 去中关村买东西,顺便到国家图书馆去转转,在西直门的汽车首发站,自己当然是毫不费力地坐到了位子,这时,一个操着浓郁河北口音的中年男子和个他妻子模样的人上了车,空的位子还很多当然是找个就近地坐下,他膝盖刚刚弯下便又直了起来,只听他说了句:诶,别坐,这是给老人,小孩坐的,上面还写着字呢。说完,两个人便坐到了后排。而后,一名男大学生带着一名外国女学生上了车,他让女学生坐他前面,自己便是熟视无睹地坐在了刚刚两位农民谈论的位子。入乡随俗,女学生竟说得一口清晰流利的汉语(想想自己的英语都汗颜)对男学生说:这不是写着老弱病残专用座吗?男学生哼哼一笑:嗨,谁还管这些啊! 政治上的隐讳自己不方便多说什么,这也许就是吕宁思先生所说的,中国有法不依的最直接体现吧...现代文明在中国确实茁壮成长着,但一些小问题确实还有待加强,毕竟这是我们的祖国,谁都希望它更好。


(四) 寒假初次去国家大剧院就被它冬天不结冰的水和卓越的装潢所吸引,这次去走走,听见有人在谈论毕加索之流的印象派风格画作,不自觉便想到达芬奇类型的传统风格,取舍之间自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如同音乐的古典和流行一般。被隔离带拦住,远远地望见鸟巢和水立方的构建,是智慧的结晶更是劳动的结晶,马路对面便是民俗村,五十六个民族便是智慧与结晶的结合?也许吧,只是自己的猜想罢了。焰火,让京城成为了缤纷的海洋,所有人都会送上美好的祝福与期盼:明天会更好! 鼓楼却在奥运第一天就发生了不和谐的音符,欢乐自是要建立在安全之上。还有很多想说的,但总不可能把柴米油盐全部都照搬上来,回来了,希望临走前的愿望能够实现,毕竟有太多话想说却又没说,自然,不会如同两年前七夕那样“胡言”......



(五)神武门后面的景山公园一直都没去过,下午无事,从南池子的办公室出来便直奔而去。在崇祯的墓前可以说是瞻仰了很久,末代帝王多少有些伤感的意味,很赞同阎崇年《明亡清兴六十年》里的话:明之亡不亡于崇祯之失德,亡于万历之殆政。忽然想起十三陵中唯一打开地下墓穴的定陵,一种唏嘘之感涌上心来。景山五亭道路盘旋逡巡,走起来难度还不小,以为肯定没什么人会在顶峰的万春亭,爬上一看却是个截然相反的结论,满满的人给摄影的难度陡添了不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拍照的地方,旁边的美女竟请我帮她们拍照,希望把后面的北海白塔给拍出来。几声快门的响动,看着她们的笑容,心中倒是有了不少的慰藉。景山之巅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偌大的城市鸟瞰之下多少代表性的建筑都尽收眼底,鸟巢跟故宫的古今结合雄浑而富有现代化,白塔与北海的结合典雅而充满柔媚,故宫里的游客为里头的陈列所折服,但景山之上却能将故宫尽收眼底,任何人只要抬头仰望,景山上的人又是藏掖不住的,自是高处不胜寒。所以,人生,人外有人,任何一种地位与高度,绝不能夜郎自大,自以为是。三人行,皆有我师。

换一个方位,那个精通多国语言,曾上过《人物新周刊》的北京警察竟在这里接受着中国青年报的采访,听他讲讲身边的奇闻异事还是挺有趣额。见着几个白人游客在吃食花生之类的东西,突然想到几天前凤凰卫视报道的北京某商场干果区的英语标记竟有F**K的字样,据说写这个的是美国人。着实令人气愤,但细想想,这个美国人对中国民间的某些词汇还是满精通的,看来他对这个所谓的“干”字定有番真知灼见!(这样的做法,最后只会让胡诹之人自取其辱!)不论如何,一种寂寞只是笼罩在心中,一个人听着屋外的蝉鸣还是挺想回去的,好想跟朋友们聚聚,还有想见的人,考中戏时那篇“相见时难”的考题向来很有感觉,如今越发浓烈...


本文内容于 2008-8-11 9:10:34 被woshi3suo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