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的共性:认为撒谎也是一种智慧

经常与韩国人打交道的人,最头疼的事情之一是某些韩国人不大守信用。约会迟到或者不到是常事,说过的话转眼就不算数。朝令夕改,变卦食言,他们做来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而且他们这么做,并非是对你有什么恶意,完全是一种习惯。他们有时也会说对不起,说完了依然故我,令你哭笑不得。日本人夸张地咒骂韩国人是“天天撒谎的民族”。在韩国的某个组织告诫初到韩国的人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于韩国人答应你的事,不要当真。”我想,一个民族倘若给人家留下这样的印象,的确脸上无光。但是,一种习惯既已成为普遍的国民性,那就可能与这个民族的历史文化有着密切的关联。我在韩国古代的传说中,试图探询一点其中的奥秘。


韩国现存最早的一则寓言是著名的“龟兔之说”。当年百济进攻新罗,新罗重臣金春秋出使高句丽求援。高句丽王乘机索要新罗领土,金春秋拒绝,于是被扣留,命在旦夕。金春秋贿赂高句丽某宠臣,那宠臣便给他讲了龟兔之说:东海龙女生病需要兔肝,一个大龟上岸,骗兔子说海中有仙岛,它驮着兔子游到深海,才讲出实情。兔子说,我是神兔,没有肝也能活,只是刚才把肝拿出来洗了,还放在岩石上呢,我们回去取吧。一上岸,兔子就跑了。金春秋听后,就答允了高句丽王的领土要求,等被送出高句丽国境后,才说我的话不算数,我只是想救活自己而已。后来,金春秋又去大唐求救,在唐朝帮助下,灭了百济、高句丽,统一了朝鲜,并成为第29代新罗国王。


韩国人一直把这个传说当做“智慧”的典范世代流传,后来还出现了《兔子传》等各种形式和版本。但他们可能没有想到此中隐藏的负面因素。这个传说实际上包含着一个危险的逻辑:为了生存,可以撒谎。龟和兔,高句丽王和金春秋,都是把生存放在信义之上,他们只有智力上的差别,而在道德上是一样的实用机会主义。相比之下,的传说主题多数是“信义重于生命”。答应的事情,牺牲再大也要兑现。尾生为守约,抱桥而死;商鞅为立信,一木百金;项羽不守约定,失掉天下;陈世美非法再婚,人头落地。从先秦汉唐到新,以信义立国始终是中华民族之本。当然,是泱泱大国,其仁义宽厚的王者之风也是历史形成的。韩国自古是一个苦难深重的国度,一向在大国强国的夹缝间求生存,有时耍点小聪明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今日的韩国,已经在经济上飞跃到世界排名20名以内,目前又在不遗余力地宣扬“世界最优秀的韩国文化”,所以在这一新世纪的背景下,韩国人民似乎应该以更加宽阔的视野,弃龟兔之小智,慕鸿鹄而高翔。这对于韩国人形象的改善,韩民族地位的进一步提高,对整个东亚乃至整个世界的进一步团结合作,都是极其重要的。


(关于韩国历史上的“欺诈”行为,材料甚多。据本人所读韩国史书,除龟兔之说和金春秋骗高句丽之外,如金堤上诈降日本以放走新罗王子,乙支文德诈降隋军而毁约反击,国王用《薯童谣》诈娶妻子等,都是著名的事例。而韩国一律以“智慧”看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