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被遗忘的硝烟 第一卷 第七章 狗岘岭(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2/

“狗日的!”聂卫国狠狠的把拳头砸在地上,有些撕心裂肺的感觉,战士们的死伤清晰的发生在望远镜里,自己却有劲用不上。团部参谋长胡光也是同感,但同样的无可奈何,现在组织人员去抢救,只会暴露更多的目标,增加伤亡。

此时两架美国战机的火箭弹已经打完了,又盘旋回俯冲了好几次,用机枪扫射了无力躲避的三排战士们,直到目标失去攻击价值,才飞走了,零零散散的稀疏树木根本就不能提供很好的隐蔽环境,况且也是被发现了的隐蔽,让三排遭受了重创。

“一排上去,抢救伤员!”飞机飞走后,营长李志军吼了一句。

徐良把头上的帽子狠狠的摔倒了地上,冲身后早已按捺不住的一排战士们喊道:“上!先救受伤的弟兄们!”一排的战士在话音中蜂拥而上。。。

“参谋长,师部电报,别河里车站遭敌机轰炸,部队无法通过了,命令我们白天也急行军!见机隐蔽。”李志军来到胡光身前说道,眼睛却焦急的望着山腰处。

“先把三排的兄弟们抢救回来。”胡光胸口起伏着,带着悲愤的语气说道。

李志军点了点头,又说道:“可急行军我们带不了伤员,还是执行命令重要。”

“我知道。”胡光对这硝烟弥漫的对面山腰处长长叹了口气,“看下伤亡情况,重伤员多的话,从一排抽出6名卫生员留下,加上没有受伤的三排兄弟们,把伤员送到去,再追上我们。如果人手不够,还可以从一排再抽出一个班。”

“好吧,也没有其他办法了。”李志军说道,也随着叹了口气。

一块子弹大小的弹片打进了赵子亮的肩膀,但他还是咬牙挺着,指挥战士们抢救伤员,直到徐良带着一排的战士冲了上来,才近似虚脱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是累得,而是心痛的。

“老赵你没事吧?”徐良挥手招来卫生员,把一块绷带缠在了赵子亮肩膀上。

“我对不起兄弟们,不该有侥幸心里,想着美国鬼子的飞机不会来的那么快”!赵子亮面无血色的说道,“去看看老辛怎么样了?统计下伤亡情况。”

“老辛没事,正在指挥抢救受伤的兄弟,我也已经让人去统计了,把伤的死的全部隐蔽到山脚,那地方树多。”徐良把一支点着的烟放到了赵子亮嘴上,说道。

“嗯。”赵子亮点了点头,大口吸了一口烟,却又被呛的咳嗽起来。。。

楚向禹和张胜强已经跑了过来,加入了抢救的行列,山腰处一片惨不忍赌。三排的士兵们损失惨重,地上满是血肉模糊的灰色焦土和石块,也不乏夹杂着士兵们的尸体肢块。。。

楚向禹和张胜强抬起一名牺牲的战士,这名战士是被一颗飞机射下来的子弹打死的,胸口一个碗口大的血窟窿,血早就流干了,俩人是踩着血泥把他抬起,楚向禹看了一眼这名战士的脸,忍不住抽泣起来,太年轻了,都不到20岁的样子,但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真如刚进入朝鲜的时候三排长辛召雷说过的话,身上连个记号都没有了,光荣了连认尸都是个麻烦事。。。

三排加上赵子亮和楚向禹,一共63名,牺牲32名,重伤13名,轻伤13名,就是说除了楚向禹、张胜强还有3名战士外,其他活着的战士都受了伤。胡光痛心的闭上了眼睛,好一会才对赵子亮说道:“命令,你带领三排和一排的6名卫生员,就地掩埋牺牲的兄弟,把重伤员送得军部后方,然后到狗岘岭归队。”

“是!”赵子亮对胡光行了一个军礼,沙哑的答道。

牺牲的太多了,刚好一半,目送胡光带领三营离开后,辛召雷带领着受轻伤和没有受伤的战士们开始掩埋牺牲的战士,辛召雷脸颊上被一块弹片划开了一道口子,缝了十好几针,其他无碍,拼命的轮着手里的一把工兵铲挖坑,那是从被歼灭的南朝鲜排里找到的。而赵子亮因为肩膀上打进了弹片,虽已经取出,但已无力拿工兵铲,只有一只手拉着牺牲的战士往坑里放。

楚向禹也拼命轮着手里的工兵铲,把掺杂着石块的土壤一铲铲挖出,左手的虎口都裂开了,渗着鲜血,直到染红了铲把,头上挥汗如雨,却不肯停下来。

“停下休息会吧,喝口水。”赵子亮把一个水壶递到了楚向禹面前,说道。

楚向禹抬头看了看赵子亮,没有说话,只是接过水壶狠狠的灌了一口水,又递了回去,但心里也起了些异样的变化,这是赵子亮对自己说得第一句有些关心的话。。。

“报告连长!3名重伤员没救过来。”一名一排抽调过来的卫生员跑过来对赵子亮说道。

“知道了!”赵子亮手抱着脑袋蹲了下来,“把他们抬过来,一块放到坑里。”

“是!”卫生员跑回去了。

三排战士们牺牲的数字现在成了35人,掩埋好后,赵子亮和辛召雷,以及其他能走动的战士们对堆出的土坟敬礼站了好长时间,然后回头对战士们说道:“都把这地方记住,打完仗回国时,没有牺牲的人过来把兄弟们都带回国,不能在这一直躺着,这不是我们的土地。”

“是!”战士们敬礼答道,相互都沉默的低下了头。

“愿以此功德,回向给生生世世父母,师长和无始劫以来的历代宗亲,六亲眷属,怨亲债主,过去故杀、错杀、误杀的一切生灵及十方法界一切众生,除碍解苦,得大利乐,往生极乐世界,同圆种智。。。”张胜强双手合拢到嘴边,小声念着。同时,一股悲痛的气息在战士们之间弥漫开来,前几天还是一同并肩行军的战友,这会便被埋入了地下,陌生的地下。

赵子亮对着面前翻起的新土长长吐出了口气,默默念道:“弟兄们,我赵子亮对不起你们,也对不起咱们的爹娘,我会给你们报仇的,只要我赵子亮不死,等打完仗,也一定会过来把你们接回去,你们先睡下吧。”

“每两人负责一名重伤的兄弟,原路返回。”辛召雷把三支点燃的香烟插到坟头拍了拍下面的土壤,随后转身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