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无也。”——读《论语》札记


说“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无也。”

——读《论语》札记



《论语·八佾》:“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无也’。”


本章有两种常见的解说并行——

一种解释是:孔子说:“夷狄小国有君主(但不知礼仪),不如中原各国没君主(但仍懂得礼仪)。”

一种解释是:“夷狄这样的偏远小国都有君主,不像中原各国的国君已经有名无实了。”

我倾向于第一种解说。

这里涉及到“君本位”还是“道本位”的问题。

笔者以为儒学是“道本位”的学派。君位,可以代有递嬗;而礼仪,仁道,儒道,却千祀不变,是为“中原诸夏”之本。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外族入主中原,如果认同我“中原诸夏”文化,就是“中国人”。所以章太炎要做“客帝”说,认为满人入主中原,但认同“中原诸夏”文化,就好比秦有“客卿”一样,无非是汉人引来一位外族“客帝”而已。当然,他后来否定了这个看法,另作《客帝匡谬》来为旧说作解。但“客帝”说,确能帮助现代人理解少数民族管理中国的事实。从历史上来看,“夷狄”管理“中原诸夏”的朝代很多,但多能奉“中原诸夏”文化为正统,也就自然进入“中国人”的行列。历史上的“中国人”,是一个不断延展扩大着的概念。应该说,这是中国古代的一个奇迹。这个奇迹的演成,功在儒学。

从“道本位”理念出发,考察满清入主中原的历史,就可以说:当初的明清之争,是“道本位”下的“中国人”两大政权之争——不同的是,这两大政权,由两大种族构成,一个是汉民族,一个满民族;而中国,乃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宋元之争,也可作如是观。

在“道本位”的条件下,就可以理解岳飞、史可法的局限性,也可以理解廉希宪、叶李、范文程的正当性了——论及大义,岳飞诸君,虽不通晓变夷智略,却在气节纲常之道,卓荦不凡,后人评价为民族英雄,名实相符;叶李诸君,虽有失气节纲常,却在变夷之道,挺然拔出,今天评价他们,说是中华文化托命之人,应该比较公允。

孟子有一段话对于理解夷夏之争很有意思,他说:

“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也。陈良,楚产也。悦周公、仲尼之道,北学于中国。北方之学者,未能或之先也。彼所谓豪杰之士也。”

从“道本位”角度看,大元、大清两朝,在“悦周公、仲尼之道”方面,与大宋、大明比较,或有轩轾,但其道之所在,却旨归一元。这正是“用夏变夷”的奇妙功效。

蔡东藩作《元史通俗演义》,讲到忽必烈立国说:“忽必烈班师称汗,改元立号,虽隐启纷争之祸,而化野为文,入长中原,实于此基之。……主非汉人,而文则从汉,故宋亡而文不亡,用夏变夷,此之谓欤?”正是基于“道本位”的清醒认识而有此正论。

“中原诸夏”在哪里?不仅在周秦汉唐宋元明清,也不仅在大海之西亚洲之东,而在礼仪纲常仁义之道。此之谓孔学“大中国”观。孔子之大,实非格局小者所可认知。



注释:

·廉希宪

(1231-1280)元大臣。畏吾儿人,因为熟悉儒学,人称“廉孟子”。辅佐忽必烈取得帝位,用中原儒学改造典章制度,改元立号,是其一。在很短时间内,使元帝国成为具有“道本位”的“诸夏”帝国之一。


·叶李

(1242-1292)元大臣。杭州人。公元1277年投奔元朝,出任浙西道儒学提案。后被召入京。他请求免儒户徭役,立太学等,均被采纳。是为“用夏变夷”的典型案例。



·范文程

(1597-1666)清大臣。辅佐清初四帝(太祖、太宗、世祖、圣祖)底定中原。曾建议招徕饥民,恢复生产,实行乡试、会试,均所采纳。清帝国进入“纲纪”之国,主儒术,以中华文化为本位,范文程与有力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