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开幕,自然有不少日本人来北京看比赛,中国到底是怎样的国家呢?有哪些该注意的地方?日本《体育报知》请了个专家来给日本民众讲中国,这个专家就是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外号瓷娃娃的福原爱



可别小瞧人家,福原爱不仅会打乒乓球,还是日本国家电视台中文讲座的主持人呢,现在日本人说中国话带东北味儿的越来越多,就有瓷娃娃一份儿功劳呢。


福原爱在中国和日本同样深受欢迎,而且走在哪里都是新闻的焦点。昨天凌晨的奥运会入场式,福原爱作为日本队的旗手出场,圆满完成任务。日本新闻网页上的报道后面,却不乏日本人带着醋意的评论 – “愛ちゃん(日语“爱娃娃”的意思),当心那些眼光灼灼的中国坏小子阿!“与此同时,又传出一条“丑闻”,说福原爱曾偷偷给女子举重队48公斤级的三宅选手糖果点心吃 – 为了保障比赛前体重不超标,三宅作为日本第一个出场争取夺牌的选手,正经受着节食的痛苦,这样做无疑是添乱。但没有人指责“愛ちゃん”这种孩子气的举动,反而觉得这个小家伙满善良的。


福原爱自己对开幕式上的表现未加评价,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用了一个词 – “恩返”(报恩),她说,这次到中国的比赛,是一种报恩。因为从很小的时候就受到中国人民的照顾,现在最好的报恩方式就是努力比赛,用奖牌来报答大家的爱护。


福原爱在《体育报知》报道中讲的内容让老萨忍俊不禁,于是做个翻译的工作吧 -- 、


“大家好,我是福原爱 – 中国话的发音是 “FUYUANAI”。我第一次到中国的时候五岁,就是到的北京。那时候的情景今天还历历在目。人啊很多,汽车啊也很多,自行车呢比汽车还多。。。从那时起已经十三年了。我现在中国话也能讲了,因为比赛在中国一住两个月的时候也有。最初让我一不留神就吓一跳的国度,现在也早已习惯了。

这个时候,中国正是非常热的季节,但是,酒店的空调却开得贼冷,一定要记住带长袖衫。此外呢,防蚊虫的药是一定要带的!中国的蚊子很可怕,被它咬了,比被日本蚊子咬了要痒得多。我就被咬过很多次。蚊香要是有的话也是好东西。


中国有句谚语叫做“男儿膝下有黄金”,也就是说象日本那样随时跪在地上,是象把黄金丢掉一样的严重错误。所以呢,平时的时候要坐而不要跪。我呢,也被人家提醒过老多回呢。


还有要注意的呢,在中国头上不要戴白花。白色的花在中国是只有丧礼上才用的。我有一次用园子里的白花扎了个花圈送给汤教练(汤媛媛?),她当时就被雷倒啦,那叫勃然大怒。所以,要和中国选手交朋友,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做。


不要喝自来水。但是,其她的饮料只管去买,都是很好喝的。市面上不管是茶还是什么,一般都会标有“无糖”,“微糖”,或者什么也不标。什么也不标的肯定是甜的。有一次买错了,一喝 – “哇,这是什么啊?”,一看,是“微糖日本茶”,结果我发现,这个“微糖”也是够甜的。


喜欢中国的洗涤剂,味道好闻极了。去垢力很强,衣服放在房间里阴干也没有异味。很容易洗净,价格还便宜。我要是出门比赛,经常带了洗涤剂来洗手,效果很不错,也让我很得意。但是呢,这东西去买一瓶足有一公斤,可真是有点儿太重啦!


在中国住得久了的标志是学会过马路。这里步行绿色信号时间短,斑马线也比较少,但是中国人照样走,即便汽车猛冲过来也泰然自若,表现出“你敢撞就来!”的样子。你要是不敢前进,就绝对过不了马路,总是等机会的话机会总也不会来的。


中国人说话干脆,是或不是简单分明,没有日语中“对您感到万分抱歉,但是。。。”这样的敬语说法,最初有些不习惯。后来发现这也很有好处,只要会几个单词,一个一个地往外蹦中国人也通常能理解。和中国人交往,我的看法是顺其自然就会事半功倍。”


嗯,看着起码比好些中国问题专家还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