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军团联赛)燕云十六州——大宋王朝永远的痛

五代时期所说的燕云十六州具体就是指幽州(今北京)、蓟州(今河北蓟县)、瀛州(今河北河间)、莫州(今河北任丘北)、涿州(今河北涿县)、檀州(今北京密云)、顺州(今北京顺义)、新州(今河北涿鹿)、妫州(今河北怀来)、儒州(今北京延庆)、武州(今河北宣化)、蔚州(今河北蔚县)、云州(今山西大同)、应州(今山西应县)、寰州(今山西朔县东北)、朔州(今山西朔县),基本包括了现在的河北北部和山西北部。

著名的防御设施万里长城横穿其北,十六州中的莫、瀛两州还深入到华北大平原的腹地。这里的长城防线原本是一直以来中原王朝抵御北方游牧民族入侵的第一道也是最重要的一道防线,而紧挨着长城的燕云十六州又是长城防线赖以存在的有力依托,与长城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在五代以前,从秦汉以来的各个中原王朝就是凭借长城这道坚固的防线,顶住了北方铁骑的无数次进攻。使自己一直都能处在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有利位置,而游牧民族的铁骑则只能望长城叹息,最终还是无法逾越这道防线。

关于大宋王朝是否也和汉唐一样是属于真正的大一统王朝,历史上一直都有争论,有的历史学家甚至认为这个时期只是个“后三国时代”(北宋、辽/金/元、西夏)或者是“后南北朝时代”(南宋、金/元)。在这个时期宋王朝先与辽、金、西夏成鼎足而立之势,后与金、元成南北对峙之势,辽和金的实际控制版图甚至还比宋大。在疆域的大一统方面,宋朝确实前不能比汉、唐,后不及明、清。当时的宋王朝不论在政治方面还是军事方面都没有对另两个王朝占什么优势,军事方面甚至是屡屡的失败,只有在经济上还略有些优势,不过很快就都用来做为与两国议和的“岁币”了。难道中原的大宋王朝真的是如此不堪吗?其实仔细去分析原因就可以看出,北方燕云十六州的丢失是造成宋王朝军事长期处于不利状态的一个根本原因。而造成这个状态的罪魁祸首就是五代后晋的开国君主——高祖石敬瑭!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几千年来石敬瑭一直死死的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石敬瑭,祖上为西北的少数民族,他是后唐明宗李嗣源的女婿,在后唐庄宗朝和明宗朝功勋卓著。不但救过庄宗李存勖的命,还几次救过老丈人明宗李嗣源的命,可谓是一员了不得的沙场猛将。明宗逝世以后,第五子李从厚即位,明宗的养子李从珂不服,在凤翔发动兵变,杀进京师,得了皇位,即为后唐末帝。李从珂环视整个领土,觉得兵强马壮的石敬瑭对他威胁最大,就千方百计想把他调离老窝太原。而石敬瑭的方针是先不予理睬,一旦被逼得走投无路,他将连接契丹(辽),共同对付朝廷。后来末帝招他进京,他称有疾不行,结果被削去爵位,末帝并派大军包围了太原。石敬瑭按照他事先设计好的方案行动,派使者出使契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接受了契丹提出的屈辱条件:石敬瑭拜辽太宗耶律德光(小石敬瑭10岁)为父,割让燕云十六州,岁贡帛三十万匹。就这样,中原屏障——燕云十六州落入了契丹之手。不过令石敬瑭没有想到的是,最终灭亡了后晋的竟然也就是这个辽太宗耶律德光!

燕云十六州划归了契丹以后,不仅使长城防线成为了摆设,而且使长城以南的所有关隘都直接暴露在北方铁骑面前。辽控制了燕云十六州后,就象控制了中原王朝的北大门,随时可以长驱进入华北平原,直捣中原腹地。使整个中原王朝彻底处在屏障尽失、无险可守的境地。石敬瑭割弃燕云十六州自坏长城,直接导致了宋王朝在以后的宋辽、宋金对峙中始终处于劣势地位,也直接导致了金灭北宋的结果,再度形成南宋与金的南北朝。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两宋三百余年的外患局面都是石敬瑭舍弃燕云十六州所造成的。

石敬瑭死后不久,晋辽关系迅速恶化。后晋会同七年(公元944年)正月,辽太宗率五万骑兵南下攻晋,把牙帐就建在今天的河北大名。辽军进至澶渊与晋军对阵,双方激战,互有胜负。三月,黄河解冻,辽骑不便久留,只得班师,途中所过千余里,民物焚掠殆尽。这次辽兵南下,已经将六十年后的宋代澶渊之盟预演了一遍。会同九年(公元946年)深秋,辽太宗再度大举南下,在河北诱降后晋大将杜重威二十万大军后,直取晋都开封。会同十年正月,后晋少帝(石敬瑭子)举族出降,后晋灭亡。辽太宗于二月初一,在开封正式称中原皇帝。三月,辽太宗率领大军,捆载着图书、仪仗、珍宝等后晋库藏浩浩荡荡北归,随同北上的还有大批的后晋官员、方技、百工、宫女、宦官等等,约有数千人之多。这一场景也几乎就是一百八十年后靖康之变的预演……这一年宋太祖赵匡胤二十岁。

五代时期从朱温建立后梁开始,四个朝代(除了后唐建都洛阳)建都在开封。宋王朝脱胎于北周,也建都在开封。然而定都开封的先天不足是显而易见的:开封除了北面有条黄河算是天险,其他方向都是无险可守的平原,一过黄河更是一马平川,非常有利于游牧民族的铁骑冲击。这就势必要求有重兵来拱卫京师,也就造成了守内虚外的局面。而宋代的澶渊之盟、靖康之变,也与开封这个四战之地的地理条件是息息相关的。但是从经济角度来看,定都开封又是一种趋势。因为隋唐以来国家财政主要仰赖江南,江南的漕粮可以很通畅的到达开封,却难以到达洛阳和长安。然而为了千秋万代计,终宋太祖一代,一直都有迁都的想法,理由是“据山河之胜而去冗兵”。可是当时的赵光义后来的宋太宗谏曰:“在德不在险。”宋太祖默然良久,最终放弃了迁都的打算,说出了:“如此不出百年,天下民力殚矣。”的话。

北宋精锐禁军有数十万之众,可谓实力强大,可是因为京师无险可守,因此虽然数量虽多,却依然捉襟见肘。宋太祖、太宗两朝也曾想收复燕云十六州。有了燕云十六州和长城宋王朝就能遏止辽朝不断南进的势头,就能换取中原腹地长久的和平局面。宋太祖甚至还打算用二十匹绢换一个辽兵首级,辽朝数十万精兵计划就需要上千万匹,由此可见太祖决心和代价之大。

太平兴国四年(公元979年),宋太宗出兵灭亡了最后一个割据势力——北汉,他决定挟战胜之余威,取燕云故地。可实际上,当时宋军打北汉就花了将近5个月,已经是疲惫之师了,虽士气可用,却不宜再与以逸待劳的辽军精锐铁骑开战。同时宋朝又没有为这一场新的战争做过充分的准备,仓促上阵是很难有胜算的。而这时候的辽朝在辽景宗的统治下,经过10余年休养生息,经济发展较快,最关键的是还涌现了耶律休哥、耶律斜轸等智勇兼备的名将,其实这时候宋辽两国的实力相差还是不大的。结果宋军与10余万辽朝铁骑在高粱河激战,在辽军数路猛攻下,以步兵为主的宋军全线崩溃……宋太宗在两军混战时腿上中了两箭,仓皇南逃。辽军统帅耶律休哥虽然也身中十余伤,但仍追杀宋军三十余里,因未获太宗而还。这一战就兵力而言,宋军明显占上风,但是却以惨败告终,精锐损失惨重。经过这一次高粱河之战以后,数年间宋军再无力北进,而辽军则两次攻宋,虽各有胜负,可对中原的经济影响还是很大的。

燕云十六州问题成了宋太宗的一只烫手山芋,不打吧怕贻笑天下,威望扫地;打吧又怕再重蹈高粱河之战的覆辙。北宋雍熙三年(公元986年)正月,经过将近六年的准备,宋太宗决定再次发动大规模的伐辽战争,历史上称之为雍熙北伐。太宗的具体战略部署是:东路以灭后蜀名将曹彬为主帅,米信为副,率领主力出雄州,缓慢北进,张大声势,以牵制辽军主力,给另两路军队争取时间;中路以田重进为统帅,出飞狐口(今河北涞源);西路以灭南唐、南汉名将潘美为主将,杨业(杨家将里的杨令公)为副,出雁门关,攻取关外诸州,再与中路军汇合,然后东进与东路军一起夹攻辽国南京——幽州。这一战略的不足之处就是把兵力过于分散,互相之间不能即使有效的配合,容易被敌人各个击破。同时东路的主力等待另两路时间过长,容易出现不测。三路大军一开始都是进展顺利:中路军占领灵丘、蔚州;西路军更是迅速收复了寰、朔、云、应四州;东路军也收复了岐沟关、涿州等地。此时的辽朝南京留守是名将耶律休哥,他的想法是坚守南京,避免与宋军主力进行正面交锋,同时派出轻装骑兵深入敌后,截断宋军的补给线。结果曹彬的东路军最先因为粮草不济而退军,耶律休哥率领得到补充的精锐骑兵部队全力追击宋军。两军激战于岐沟关,宋军被辽军包围,曹彬、米信只能率部趁夜色突围,辽军发现后马上追击。宋军混乱不堪,渡拒马河与沙河时,溺死大半,河水竟为之不流。后来在高阳败军又被耶律休哥追上,宋军死者数万,遗尸达数十里,宋军主力全线崩溃,伤亡惨重。宋太宗得到东路军惨败的消息后,急忙令中、西两路军撤退,同时却又要求西路军掩护寰、朔、云、应四州百姓内迁中原。正因为这个命令使得西路军成了一支孤悬敌后的孤军。结果在与耶律斜轸的大军激战中,副帅杨业(杨家将中的杨老令公)帅部拼死血战,由于一直被主将潘美和监军王铣所嫉妒,导致没有后援,部下全部战死,自己中箭被俘后绝食而死,西路军也溃散。辽军两战均大获全胜,彻底粉碎了宋太宗的北伐。这一仗宋军主力几乎损失殆尽,精锐禁军伤亡在10万以上。

雍熙北伐是宋辽之间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也是宋王朝收复燕云十六州的最后努力。惨败以后,宋王朝彻底放弃了以武力收复燕云十六州的梦想,把战略进攻改成了战略防御。由于收复无望,宋王朝北大门的钥匙始终掌握在辽朝的手上,不久就有了澶渊之盟,使宋朝开始背上了“岁币”的包袱。

从此以后宋王朝再也没有为收复燕云十六州而继续努力,一味的防御使国家最终被异族所灭,成为第一个被北方游牧少数民族征服的中原大一统王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