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旅途故事之三: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昆网写过一篇日记《夜半惊魂》,那次我们最后没有坐火车去株洲,而是清早坐汽车走了。因为不是顺道,我们穿过两个街道才到了车站广场;那外面到处是人,都是带着大包小包的旅客。雨过天晴,这时太阳晒在皮肤上火辣辣的。我让姐去候车室设法找座位,自己跑去买票了。只有晚八点那趟去鹰潭,买了出来,见姐站在到候车室的阶梯上;一问才知道是只有提前两个小时候车的旅客才让进,在门的里面左一男右一女在那把守;我看了手上戴的“白浪多”,十点多了,就对姐说:“吃了饭再说。”

说是吃饭,其实很简单,我们就在路边摊要了三碗米粉;姐的孩子小,吃不了那么多,匀了一半到我碗里。吃饱了,有精神了,劲头就来了。我对姐说:“跟在后面,去候车室。”

姐说:“那不给进,出门不惹事,找个阴凉的地方就行了。”

“你自己望望,有吗?人生地不熟,到哪去找?你不带个孩子就算了,现在有她想凑合都难。”

“那你去试一下可以,千万别和人吵嘴打架。”

“打架犯法,斗嘴不犯法;反正要等到晚上,闲着也是闲着,陪他们玩玩。”

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那对男女谁都查,就是不看我的票;我抱着孩子进去了!想吵架鼓足的气没用上,正奇怪他们怎么没拦,姐在后面喊:“小三。”

一回头,姐被那女的拦住了;泄了的气重又鼓上,不过话到喉咙我又自己把它咽回去了——那女服务员缩手放行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既然人家没为难我,我也不会无理取闹;至于被拦在外的旅客,我就管不着了。

左边楼下是第一候车室,运转的是短途旅客,右边第二候车室上了把锁,我和姐去了楼上第三候车室。真要感谢门口那两位,长途候车室没几个人;我让姐睡我来照看孩子,姐说不用,让我睡;我也没客气,折

腾了一夜吓个半死,我还真的困了,就靠着椅子睡着了。

睡得正香呢,被姐硬推醒了。我看了下表,下午三点了。以为姐找我换班睡,姐却指了指我前面,有几个人在查票。

“拿着包,换个地方。”

“不用,他查他的,我们坐我们的,井水不犯河水。”

“你怎么这样?非要吵着走不了,被人赶出去难看?”姐急了。

“你没看他们都不过来了,没事的。”我们坐在候车室进门的地方,和前面的人隔着段距离。可姐抱着孩子,还是下楼了。我来了气,索性躺着睡,看这帮人能够把我怎么样,大不了老子今天不走了,干就干。我那可以说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人家从我身边过,根本就没搭理我。吵不了架,我只好拎着行李找姐去。

姐就傻站在下面的大厅里,我喊她上来她不干;那我就只好下去。靠楼梯那有张书桌,中间摆了个保温桶,我把行李放在桌下,移动了保温桶,好让她们母女坐。姐不坐,只把女儿放那坐着。我知道姐担心被人说,被人赶,反正我闲抽烟没事,就对姐说:“碰到个熟人,我过去打个招呼。”

姐还真信,毕竟我在老家呆了七年,认识几个人是很正常的事。

在大厅的中间还摆着张书桌,一条长凳;凳子上坐个警察,戴着值班的袖标;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执勤呢?”

那警察看了我一眼,说:“是啊。你去哪?”

“安徽。回来探亲的。”

“喔,有事吗?”

“没事,看你干坐着而我要干候着车,就过来陪你讲话。”

“这样啊,那女的是你堂客?”

“不是,你看走眼了。我姐——她长得象母亲,我象父亲。”

“对不起啊!乱说话了。”

“没事,一回生两回就熟了。”

我和那警察在闲扯淡,姐还真以为那警察和我很熟,放松了心情,也敢坐在桌子上了。目的达到,我就又和那警察寒暄了几句就告辞了;他要是个女警察有多好,光棍对光棍——没劲。我跑到门口,和那女工作人员聊了几句,知道自己该到第四候车室去等,就带着姐又上了楼。那晚准点,我们乘上了去鹰潭的列车。


本文内容于 2008-8-11 3:08:12 被冷傲孤心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