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旅途系列之二:遇贼没有抓

冷傲孤心 收藏 19 119
导读:早六点登上了张家界到常德的班车,心里象打碎了五味瓶,既有对杏儿的不舍,也有外公去世后的悲凉。虽然一路不时有杏儿的短信安慰,可我始终难掩心中的悲痛。 车上人很多,我坐在后排的中间,能把腿在过道翘起来很舒适;那本是我左手小伙子的位置,我让他让让,本是要坐他现坐的位置,结果他挪了屁股,我也就没谦让。小伙子的里面靠窗是个女的,什么模样没心情瞧。我右边也是一小伙,带着棉被,一看就知道是出外打工的。过了慈利县城,杏儿没再发短信,我收拾了一下心情,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只在车停靠站时睁下眼,查看一下上下的人。 快出

早六点登上了张家界到常德的班车,心里象打碎了五味瓶,既有对杏儿的不舍,也有外公去世后的悲凉。虽然一路不时有杏儿的短信安慰,可我始终难掩心中的悲痛。

车上人很多,我坐在后排的中间,能把腿在过道翘起来很舒适;那本是我左手小伙子的位置,我让他让让,本是要坐他现坐的位置,结果他挪了屁股,我也就没谦让。小伙子的里面靠窗是个女的,什么模样没心情瞧。我右边也是一小伙,带着棉被,一看就知道是出外打工的。过了慈利县城,杏儿没再发短信,我收拾了一下心情,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只在车停靠站时睁下眼,查看一下上下的人。

快出慈利县境,上来四个人:一男一女朝前,坐在了发动机罩上;两男子一高一矮往后,高个坐到了我右边,矮个就站我前面。自打高个坐我身边,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心里油然生出对他的厌恶。这小子四处张望了半天,要和我左手的小伙子调换座位,人家刚问了个“为什么……”,这小子张嘴就骂:“你妈的换不换?”

小伙子吓得屁也不敢放,慌忙起了身。好笑的是,那小子的一声骂居然让我前排的人哆嗦了下,这让矮个子捕捉了他的胆小,立马推了下,“往里挤挤,让我坐点。”

大家都各有位子了,本应没事了。大个子却绕过我推了下让座的小伙子:“你他妈过去点,挤着我了。”

两小伙子挤作一团,空出了不少地方。可他让我不动屁股也没用,这时的我把十个指关节活动得“啪啪”的响。在天门山我向杏儿保证过路上不惹事,可没有被人欺负不自卫的限制;我等着小子那张臭嘴骂出声就打他狗日的。

小子出声了,不过那话出乎我的意料:“大哥,麻烦你往那边去去。”

抬手不打笑脸人,这小子一客套,我还真拿他没办法;我识理数,懂规矩,人家招子亮,我也不能不江湖。赌的那口气,鼓的那把劲,消了,散了,也就让了。

“大哥去哪?”他还和我套近乎。

“唉!”我叹了口气:“奔丧。”

一路顺趟顺水我也要夜里到,外公是后天上午出殡,路上耽搁不起。靠倒后我闭上眼,那意思是:烦着呢,别理我。

在汽车的颠簸中,我竟然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已到了陶渊明归隐的桃源县。大个子侧着身正往那女的身上摸,被望风的小个子咳嗽一声停下了。他回头一看我醒了,朝我一笑,从嘴里掏出刮胡刀片在我眼前晃了晃,就把手伸过女的后背想去划。这是个老手,闯荡江湖多年,有一定的经验和阅历。他晃刀片不是威胁我,而是明确告诉我,他是个扒手,靠别人的钱财过日子。而我跑过不少地方,也认识不少在社会混的朋友,听他们说过这样的情况:对方真实身份相告,那是信任;旁人没理由出手断人财路,除非是自家人。

正是基于这点,我做了壁上观。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大个子依然没得手。我在边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动手。这时,也有工夫看清被窃的对象:三十岁多岁的少妇,大众脸,身材略胖,衣着朴素;她闭着眼睛,不时翻动着身体。这是大个子没得手的主要原因——他是盗不是抢。拉锯战持续到看见常德市才结束,估计他们是害怕城里警察多,被逮的机会高于流窜作案。临下车,大个子推了下少妇道:“看好你的包,现在贼多。”

我发现他说话时脸红了,这说明他还不是很老道,不能做到撒谎时脸不变色心不跳。

等车再起动,女的嘀咕句:“贼喊捉贼。”

“哦,你知道他们是贼啊。”我接过话茬。

“知道。那人想偷我的钱。不过我看大家伙都胆小,就吓得没敢做声。”

“不是每个人都胆小的!你做声,我帮你是见义勇为;你不动,我狗

拿耗子多管闲事,会被人误以为是流氓滋事;他偷的是你又不是我,你不着急我着什么急?”

“这倒是啊!要是他真动手我喊了,你真的帮我?”

“说实话。前面我会出手跟他们干,后来人家暗示我他是贼后,我只会制止让你不受损失,不会和他们过不去。”

“你这人有点意思。”女的也许觉得我很奇怪。

“做贼有做贼的规矩,做人得有做人的准则。不管你对我的看法会怎样,我只说实话。”

车到常德南站前,我们还谈了很多,知道她和老公在张家界火车站卖水果为生,这次带了八千元现金回来,是过年的花费和来年孩子上学的学费。她家就在南站附近,下了车她邀我去她家玩。我见她带了两纸箱张家界出产的金柚,就同意了。她的三个孩子和孩子的奶奶正吃中饭,她挽留我吃了饭再走,我婉言谢绝了,因我还要赶到北站去坐车。

她说:“你有机会到常德或张家界能来看我吗?”

“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的。”

走出那长长的巷子,拐弯时我侧了下头,见那女的还在向我挥手。而我心里知道这是路遇不会再见,也就免了多余的动作与手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