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爱 花开却梦魇 琴键上的香奈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0/


也许女人天生充满着诱人的魔力,总是可以让男人为她倾倒折服。在任何男人的眼里,充满魅力的女人永远是不能逃避的归宿,她会让所有男人为她疯狂,但是结果。。。。。。


情感!最耐人寻味的东西。


诗人常说爱情是盲目的,但不盲目的爱情毕竟更健全、更可靠;


纯洁的爱情是人生中的一种积极的因素、幸福的源泉。


花蕾一般默默地等待,彼岸一般遥遥的注目,也许藏有一个重洋,但流出来的,只是两颗泪珠


序言:


香奈儿,香水之王。也许在它诞生前,香水是用来遮蔽浓重体味的被动的盔甲,而在它诞生后,香水却成为诱惑男人的爪牙,刺穿这每一颗犹豫不决的灵魂。



=======偶然相遇,未相识======


当珊子第一次见到亿诺的时候,她正好21岁。21岁的年纪,正好是那青果子慢慢褪去青涩滋味的时刻!


这是个星际时代的夜空,一个世纪刚刚开始一会,你争我夺得战争仍在继续,而北洼城内的香榭庭院却迎来了一个21岁的亿诺,这个注定要在北洼城内留下光耀印记的南雪城的子民,一个天才的音乐家!带着他最初的杰作--《春之祭》,来到了北洼城。而接下来的这个三月的夜晚,注定成为北洼城茶余饭后的话题。


舞台下,刚刚在北洼城服装设计界崭露头脚并开设首家专卖店的珊子,应朋友之邀,第一次在这样云集上流社会精英的音乐会中“抛头露面”。她为自己设计了一身简洁质朴却充满女人味的礼服,在一群裹着大堆羽毛,搭配低调的丝绒礼服的贵妇中间,她显得如此的夺目,像一阵春日的暖风,她什么都没有做,就汇集了好多眼球。。。。。。


舞台上,随着前所未闻的狂野的音乐,把台上台下的所有人引入了一个狂野的天堂。伴随着音乐的节奏,有人感动泪水涟涟,有人愤怒大声抗议,而在那个黑暗的角落,已有无限疯狂的群殴。所有的优雅,礼仪,在直刺灵魂的音乐中,彻底的被打破了。所有人都陷入了疯狂的境界。


然而,在局面逐步失控之际,一个貌似不很帅气的男生立场立刻打破了这个境界。因为他的离去使音乐声嘎然而止,只见他傲慢的站立起来,在所有人的目送下,怒气冲冲的摔门而出。


“他是谁?”不安的珊子问她的女伴。


“亿诺--南雪池的骄傲哦!”



=======再次邂逅,心动======


转眼间7年的时光悄然离去,对于所有北洼城的子民而言,是一个漫长的岁月,它承载了一场席卷北洼城的战争,星际时代的天翻地覆,承载了所有无数人的生死聚散,无数人的爱恨离合!


但是此时此刻,在一场旨在为《春之祭》重演的晚宴上,当28岁的珊子第一次面对面见到亿诺的时候,这个已经在北洼城服装届有着不可动摇地位的女人,仿佛觉得七年的时光就是昨夜的一个梦。


“我见过你!”珊子声音近乎耳语,“当时我就是在那里,在《春之祭》首演的观众席上。。。。。。”


“哦!那真的不可思议”亿诺做了一个苦脸。对他而言,那晚一直是一个苦涩的记忆。而眼前这个女人,居然如此梦幻般的语调唤醒这一切。


他本应该沮丧,伤心,但是却忽然感到一种幸福,一种可以被人惦念的感动



=======情欲,无可抵挡======


他们的攀谈并没有更深入的交涉,因为语言已经没有必要,一种神奇而微妙的东西,正在他们彼此之间流动着。


此时此刻的亿诺,除了已是一个盛名在外的音乐家外,还是一个已婚七年的丈夫和一个拥有两个孩子的爸爸。这个动荡的时空,亿诺带着妻子雨痕和孩子们一直流亡,经济日益窘迫。他渴望有一个安稳的空间,让他可以安心的创作,实现自己所有的梦想。。。。。。


在晚宴结束后,珊子迅速得知亿诺的近况,没有顾虑太多,珊子几天后竟然向亿诺发出邀请,让他们全家前来她新的别墅同住,这个别墅珊子和这个男人及其他的家人一起同居着,在以后的日子看来,亿诺一家完全属于这个别墅的主人吧!


亿诺没有拒绝擅自,貌似他好像没有办法拒绝,或许他根本就不想拒绝


起初的日子是安宁的和谐度过这。亿诺在自己的琴房,珊子在自己的房间设计,孩子们在外玩耍,而身患疾病的雨痕也很安稳的在房间休息着,看似这个家如此的平宁。。。。。。


但情欲依旧在不知不觉中,伴随夏日的灼热一起疯长着


他是一个传统墨守成规的男子,虽然妻子关系日渐淡漠,但对婚姻和家庭的忠诚是他生命中无可辩驳的戒律。他不可抵挡眼前这个女人的吸引,但对于未知后果的恐惧,让他只敢在琴键上发泄被压抑的欲望


她是一个聪明自由奔放的单身女人,虽然曾经爱过也同时利用过很多男人,但是面对眼前的亿诺,她发现自己只是像渴望雨水一样,单纯地渴望他。


于是他们燃烧的身体之间,只是隔着一层薄薄的道德之纸,在一个蝉声大噪的下午,她果断地戳破了它。


此后的每个下午,珊子都会潜入亿诺的琴房,不绝于耳的琴声随后嘎然而止,半小时后,却再次欢快地响起。


这样的情欲,亿诺怎能控制?男人受不起的诱惑,女人经不起的诱惑




=======如此的爱,怎能长久======


在珊子不断的开拓事业中,她正在投资制造一种特别的香水。在此之前香水似乎只是为了用来遮蔽没有洗澡的事实,每每激烈的气息,还会招惹蚊子。而在珊子的脑海中,香水不仅是用来遮蔽浓重体味的被动的盔甲,而还是可以赋予女人独立的诱惑,只需一点点,就可以使男人顿时心醉神迷。


加入这款香水成果问世,那么珊子就可以不仅仅是一个设计师那么简单了哦,她将会是主导真个时尚圈的主导。


然而,在她与亿诺陷入爱河之际,来自南雪池的调香师配制的香水样品,等待她的验收。在9个不同的类别中,她选择了一个八十几种原料混合而成的香水,从此,它有了一个新的名字--香奈儿。


然而,就和其他偷情事件一样,在肉体纠葛的巨大欢乐和拥有秘密的短暂刺激之后,男女主人依然重新要回到现实中来。


雨痕凭着女人的直觉,早早察觉了亿诺的不忠,但她只是为了维护两个孩子幼小的心灵,忍让。。。。。。


然而,作为一个女人来说的珊子从一开始没有打算拆散亿诺的婚姻,她起初只是想好好享受一场自己控制的恋爱,但她越来越迷恋亿诺,无法忍受他还有一个妻子的事实。她发现自己无法忍受那么长久的偷偷摸摸,况且还是在自己的家中。


如此的情欲,如此的灼烧


不见光的爱情,如此而已




=======爱,如此而已======


珊子越发看到亿诺的自私,而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凡俗的女子而已。


爱就是这般来得快,取得也快。


香奈儿的上市,让珊子在事业中蒸蒸日上,如鱼得水。


但是面对亿诺的自私,珊子真的没有办法忍受,他如此怯懦。如此的对待。也许是因为妻子和孩子,亿诺总是这般的丑态。


厌倦了如此的爱,珊子决定走掉!


而雨痕又怎么忍受如此的丈夫,她思量了好久最终还是带着孩子静静地搬离了珊子的别墅,并且离开了亿诺。


亿诺一瞬间失去了两个女人,他只剩下音乐,《春之祭》重演的排练还在继续,而亿诺却依然清晰记得珊子的种种:


她的双手呼应着钢琴的重音,她的亲吻。。。。。。


假如一切可以重新开始,他或许会更加坚定些,但一切已经结束。



=======End======


这个夏季,就像香水偶尔落在琴键上,来的快,去得也快。


爱是越想牢牢绑住越会挣扎的东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