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9/


凌晨的森林中袅袅升起了一阵炊烟..“这桃毛兽的肉怎么比以前的难吃?!唔..”阿元一边大口大口的啃,一边骂骂咧咧的说着, “就别嫌弃了,随便吃点,我们就该去调查那个神秘的湖泊。”MARK也感觉到了这味道的奇怪,确实与以前吃的桃毛兽肉有区别,虽说口感很差,但吃了之后整个人似乎有变得充满了力量..MARK想到这里又问阿元:“阿元,除了味差之外,人有什么感觉没有?”“恩...好象力气不断涌现上来的感觉!”“哦,这么看来,这也是跟神秘湖泊有一定的关联了。”“哈哈,是啊,现在不能不去看看了!”阿元鳖着眉头,又猛咬了一口。骨折则在寻找质地不错的优质骨,看起来想再弄个称手的骨质武器..


早饭刚结束,三个人已经开始顺着昨天那位猎人所指的方向寻找了过去,骨折自从吃了那肉之后,似乎精神不振,一副病病怏怏的感觉,“骨折,今天怎么不开心?”“没有好骨头..”骨折似乎还在为刚才找不到优质骨头而感到颓废,“呆会肯定还有很多怪物,一定会有不错的骨头的!呵呵.”MARK以为他只是因为没有找到好的骨头而伤心,也没多想,随便的安慰了他几句,便转向了阿元,“差不多快到了吧?”“恩,我们现在已经走了那么多路了,应该就在前面了!”阿元略微一估计距离,也差不多快走了几公里,不远这个概念通常就是10公里以内的范围。“那得小心了,按照那个猎人的说法,这附近有大量的生物栖息,而且都是成群的出没!”“恩。”MARK跟阿元已经亮出了武器,开始高度集中精神,开始环视着附近的树木,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看,应该就是那个湖泊吧?!”阿元首先看到了泛着光泽的湖泊,轻微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兴奋,MARK透过几棵大树望去,不错,确实是一个湖泊,MARK等人现在的位置处在一个斜坡上,而这个湖泊则在斜坡的底下,位于一块地势平坦的草坪中央,可是草坪仅仅在湖泊边上有,而且长的很茂盛,而稍远离湖泊一点地方,黄焦焦的一片,看上去就很奇特, 湖泊因此也并不难发现,可是湖泊周围却没有一只生物的影子,阿元看了看周围,就打算直接走下去看看,“等等,你不觉得奇怪吗?”MARK一下叫住阿元,“是奇怪,不像那个猎人说的,周围都是怪物..所以我打算先去看看。”“不,现在先别去,或还没到时间,再观察一下再说!”MARK说完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还没升起,东方一片鱼肚白,“哈哈,那些生物可不会睡懒觉!”阿元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可他停从了MARK的指示,呆在了原地,一动不动的观察着,“今天我们来的路上也没有碰到一只猛兽,现在想想也很奇怪啊..”MARK又把另一个疑问给抛了出来,确实没错,但昨天那大批的桃毛兽大家都看见了,从此看来,那些猎人说的话应该不假,可是今天这些怪物为什么都销声匿迹了呢? MARK正想着这个问题,只见从森林深处陆陆续续的钻出来几只桃毛兽,数量不多,只有几只,只见它们探头探脑的张望着,看看没有什么动静,于是迅速地跑到湖泊边,开始贪婪的喝了起来,“MARK,看样子我们被忽悠了啊,没有跟他说的那样。”阿元满脸的失望,回头像MARK埋怨,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普通的湖泊而已,没什么特别的!”MARK没有作声,继续盯着那几只桃毛兽看,心里在暗暗想着:“那个猎人不会骗我们的,这个时间段确实出现了桃毛兽,只不过数量上好象不太符合,在看看再说。”


MARK正在思索着,突然看到远方的树海如同波涛般开始涌动起来,向着那几只桃毛兽正在饮水的方向迅速的逼近,“看那儿!”阿元以为就自己看到了,“骨折!”骨折也发现了这一现象,惊奇的叫了起来。“嘘..”MARK轻声示意大家不要发出太大的响动,继续观察——那几只桃毛兽也似乎发现了迅速逼近的东西,大声的怪叫着开始四散逃窜。“究竟是什么东西令桃毛兽如此惊慌?”MARK一边想,一边闭息观察着,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刷”一下从树林中猛窜而出,精准的扑向了其中一只桃毛兽,那只可怜的桃毛兽瞬间就被巨大的黑影所覆盖,黑影并未就此停下,闪电般得又扑向了另一只...而先前的那只桃毛兽已经没有了任何动作..一滩殷红的血液从它的尸体下流淌出来...又是一只!只见黑色的闪电,不断的连续跳跃进攻,除了留下黑色身躯的残影,还有两道红色的流荧..“迅龙!”阿元首先忍不住小声惊呼了起来——这是一种身长10余米,全身长有漆黑的长毛,头部长的很像蝙蝠的猛兽,它兴奋时,双眼透着红光,由于其移动速度相当之快,因此会留下两道红色的流荧..它是哺乳动物,可它身形类似于龙类,且速度奇快,因此得名。只见片刻之间,几只桃毛兽已经悉数丧命于迅龙的利爪之下,只见迅龙选择了一番,选中了最为壮实的两只桃毛兽,叼到了一边,然后快速的进食,享用完大餐后,迅龙也到了湖泊边,喝起了湖水。良久,迅龙才喝饱,叼住了吃剩的食物,随即有如黑色闪电般的闪进了森林,随着“波涛”消失在了树林的深处..期间,骨折看到迅龙兴奋不已,多次想冲出去发动进攻,可都被MARK跟阿元死死拖住,MARK一边劝说,一边拼尽全力的拖拽,这才让骨折安静了下来,得以避免一场恶斗。看着迅龙消失的身影,阿元这才放开了抱紧骨折的双手,并开始小声的说话:“MARK,迅龙生活在密林深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在密林的深处也并不缺乏食物啊,莫非也是湖泊的原因?”“极有可能,这湖泊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把迅龙也吸引了过来,看样子这附近群居的生物也是发现了迅龙,才不敢贸然过来引水..”MARK一边分析,一边继续紧盯着湖泊不放,了解了那些生物们藏匿起来的原因之后,又一个难题摆在了三人的面前,该不该继续调查,如果要调查,又该怎样调查。“阿元,现在调查的完全性应该更高一些,现在迅龙刚走,其他生物估计也会聚拢过来,我们必须抓紧在其他生物还没聚拢的这段时间内,调查出湖泊里的秘密!”“恩,看来也只有这样了。”阿元也思索着,这次还是保全战术比较妥当。一旦计划决定,眼下的时间也不多了,不知道那些猛兽猛禽什么时候会回来,只能分秒必争,“出发!”MARK小呼一声,三人迅速的向着下面的湖泊冲了过去。


离湖泊稍微远一些的地方,看上去黄黄的一片,走近看了才知道,许多草都已经发黄,干枯了,像是缺水一般,而湖泊边上的花花草草长的特别妖娆,相比其他地方——密林深处的花草都要长的茁壮的多,颜色也是分外的艳丽,这也吸引来了不少奇特的昆虫——比如可以用作武器防具加工的珍惜昆虫——皇上蝗,钻石蛛..等等,阿元一边观察着附近,一边开始大把大把的捕捉起这些平时难得一见的梦幻昆虫来,骨折也在帮着一起捉,不过骨折只是因为看到阿元在抓,觉得好玩才一起抓的,“MARK,这湖泊看来是块宝地啊 !”阿元兴奋的大叫着,MARK却相对很冷静,“先调查湖泊吧,时间紧迫!”MARK只说了一句,就径直向湖泊走去,其实面对MARK来说,这些珍贵的昆虫他也想抓,可是时间有限,只能取重舍轻。阿元只好对骨折说:“你多努力抓几只,到时给你有意思的东西。”说完,就把先前在帐篷那拣的火铳在骨折面前晃悠了一下,然后跟着MARK跑了过去。来到湖边,里面的水很清,但是却看不到底,MARK找来了一根树枝,想看看湖泊的边缘区域是否很深,一插,发现根本探不到底,“连边缘都那么深,中心处会有多深呢?”MARK不禁叹了口气,于是绕着湖泊一圈,发现湖泊一整圈都是那么深,于是MARK打算潜下去看看下面的情况,于是立刻对阿元说:“阿元,你在上面注意情况,这边上都那么深我只能潜下去看看。”“恩,注意安全!”话音刚落,MARK已经纵身跳了下去,阿元则在岸上负责着警戒..


MARK憋着一口空气,使劲的往着下面游去,水相当得清澈,在水里睁开眼睛,视野仍然非常好。MARK抬头一看,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只有这边上的水非常的深,现在下潜了十来米,仍然看不到底,往中间游过去一看,发现中间有一块像突起的土地,于是MARK便快速游了过去..“阿元!原来中间那么浅的!”MARK的脑袋猛得从水里窜了出来,拼命向阿元这边招手,“是吗?中间高,两边低?”阿元一边把骨折抓来的昆虫放进口袋,一边回问,“是啊,我现在就站着!”MARK又跳了一跳,示意脚是落地的,“那有什么发现吗?”“暂时没有,下面的水很清澈,但是没有鱼!我再下去看看!”MARK说完,又扑通一声潜了下去,看样子,这个湖泊形成的时间不长,周围一圈的野草还历历可见,这儿本来应该是陆地,没有鱼也是其中一个证明,但是这密林里如果要快速积起一个湖泊来,除非是和外面的海洋相通,MARK四下寻找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任何活眼,所谓活眼就是与外面汪洋相通的地方,难道不是和海洋,看这深度也不可能是地下水,地下水的深度应该远不止这点深度。那会是什么呢,MARK正四下张望,突然看到底下有个巨大的圆形物体发出了淡淡的黄色光芒,在黑不隆东的水底格外显著,闪烁了几下,随即又熄灭了..MARK心底一抽,这不会是什么鱼怪吧?可转念一想,也不可能,没有赖以生存的食物——鱼群,鱼怪也不可能生存,况且鱼怪一般都是海洋里的居多,淡水鱼怪都是非常之小....刚想到这儿,MARK只觉得得换口气,于是拼命往上游去....就快游出水面时,MARK突然看到水面一股鲜红的颜色一下渲染开来,“不好!”MARK心里一阵惊呼,上面有状况。刚在MARK想游上去时,突然一只大怪鸟的尸体扑通一下掉落下来,正好和MARK擦了个正面,MARK一阵惊吓,“哇”得一下,口里仅存的那些空气都化成了泡泡,飘上了水面,一下子水满满得往MARK嘴里灌了进去..“恩!”一点都没呛到!MARK惊魂未定,又一奇怪的现象发生了,怎么会..没呛到?MARK把口里的水吐了出来,又试着把水吸进了肺里,果然,就和在陆地上一样,如同顺畅的呼吸一般,完全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而且整个人涣然一新,像充满了力量一般,MARK用力用脚一蹬,刷的一下,如同一条飞鱼一般蹿出了水面!在MARK刚落地同时,狩猎长刀也已经出了刀鞘,“MARK!怎么回事?”阿元正在清扫战场,被MARK这么突然现身给吓了一跳,“你骨折了?”骨折也看来受到了惊吓,定定的看着MARK,原来上面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我不知道,我刚才在水下呼吸了,整个人感觉充斥着无穷的力量....能在水下呼吸!”MARK似乎还不相信刚才事..于是便喊着目瞪口呆的阿元:“走,一起下去,骨折,来!”于是三个人都扑通扑通的跳下了水去...


三个人开始往着深水区域下潜,一来是看看刚才MARK看到的发光体到底是不是幻觉,二来是看看,这里的水到底是从哪儿来的..阿元已经尝试了在水下呼吸,看着阿元手舞足蹈的样子,便知道刚才自己对他说的话确实不是做梦,阿元和MARK正想继续往下潜,却突然看到骨折打算折回水面上,天!他居然还没换过一口气,当然,正常人在这里做的不正常事,一个不正常的人却本能的不敢做,挺讽刺的,为了拉住骨折,让他尝试一下水下呼吸,阿元和MARK一人拖住他的一只脚,硬是让他在水中冒了泡..可是骨折并没有和阿元和MARK那样神龙活虎,反而挣扎了几下,一下子不再动弹了...这下MARK和阿元可被吓的不轻,不会他们两个没事,而骨折却淹死了吧,MARK开始后悔为什么非得要让骨折也来尝试呢,于是二人飞快的拉着骨折冲出了水面,到了岸上,MARK发现骨折还有心跳,也有呼吸,但就是像睡着了一般,叫也叫不醒..这可怎么办呢?于是只好让骨折在这儿躺着,阿元在旁边看守,而MARK则继续潜到水底下去一探究竟。安排好了骨折,MARK第三次跳下了水中..把这水呼吸到肺里,感觉比在陆地上呼吸还要舒畅,MARK不禁大口的呼吸,同时加大了下潜的速度,越往下潜就觉得越有使不完的力量,一下就来到了水底,似乎也不是很深,绕着水底逛了一大圈,MARK并没有找到活眼,却找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一个巨大的“蛋”,MARK伸手去摸了一下,结果又发出刚才那种淡淡的黄光,随即又熄灭了,MARK觉得很有意思,正想伸手去拿它,突然它喷出了一股淡白色的液体,一下子弥漫开来,MARK一下子把这种液体吸入了肺部,顿时觉得整个人像是要爆炸一样,双手还没用力就已经把那个蛋给抓的得粉碎..脚一蹬水底,顿时,整个人都像炮弹一样飞出了水面..阿元没看清破水而出的是MARK,已经拿着火铳瞄准了他,直到他落地才看清楚,“你又怎么了?”阿元不解的望着MARK,只见MARK红色的盔甲上,水滴都在沸腾,“我不知道。”MARK尽可能轻的把两只手上各一半的“蛋”交给了阿元,“收好它,这个可能就是所以疑团的秘密!”“这是...力量果!”“我怎么不知道?”MARK说话都不敢透大气,声怕震坏了阿元的耳朵,“我证实给你看,力量果的最大一个特点就是霸道!”阿元边说,边拿着力量果把里面淡白色的果肉拿了一点出来,然后使劲一挤,几滴淡白色的液体掉在了地面上,不一会儿,便把附近地面的水分都吸了过来,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看到了吧!”阿元得意的说着,顿时想起了什么,“这么说,这一切都是由它引起的!?”“看来是这样了。”MARK一跺脚,地上顿时形成了一个大坑,MARK刚才在水底被力量果喷射的情景向阿元描述了一遍。“这种稀有果实相当珍贵啊,几乎难得一见,CD这么跟我说过。”阿元继续思索着,“但是这个力量果却比以前CD找来的不一样,力量果自己是不会喷射液体的。”阿元也解释不了了,但至少,这个神秘湖泊的秘密全部被解开了..


骨折还没有清醒,MARK像是变了个人一般,一路走去,都在不断的破坏着四周的环境,“哗啦”一棵大树被MARK轻轻一推,便一下子倒了下去,MARK自己也控制不了这样的粗暴举止,头脑虽然很清醒,但动作的力度却已经不由自己的大脑支配了,虽然这样一路过来都在破坏.可是慢慢的,破坏的程度开始减轻了,估计是兴奋的效果已经开始退却....阿元背着骨折,想阻止MARK,可是凭着自己的力量,肯定是无法阻止的,只好远远的跟在MARK的后面....阿元背包里的那个到底是不是力量果?如果不是,那到底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