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为包养情妇冒充局长招摇撞骗(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陷入情网的人常常会失去理智(图文无关)。刘大家 摄


点击浏览更多最新图片


直到警方前来调查时,妻子还不相信丈夫在外为包养情妇招摇撞骗


小服装店老板进货的时候,对供货的服务员一见倾心,于是冒充“交通局副局长”,与对方发展成情人关系。小老板是如何扮演副局长的?包养情妇所需的大笔费用从哪里来?这个“交通局副局长”以道路建设、城市改造等项目为诱饵,大唱“独角戏”骗取商人钱财,最终露出了马脚。


小老板对美女动心


毛强40多岁,个头一米七几,身体略显发福。他原是(湖北)宜昌宜都市某棉织厂工人,1996年下岗创业,开始做过装潢工程,到本世纪初,他又和妻子一起在宜都城区开了一家小服装店。夫妻关系一直都好,结婚以来没有红过脸。女儿远在京城求学,妻子坐店,毛强则四处游荡,隔三差五到宜昌组织货源,宜昌国贸商城是毛强经常光顾进货的地方。


小邓是国贸商城一个服装批发门店的老板,小裴是她的闺中密友,两人无话不谈。小裴没有工作,2006年10月,小裴和老公关系紧张,小邓于是极力邀请小裴前来协助她照看门店。


当年11月的一天,毛强到国贸商城进货,来到小邓的门店前。小邓当时出去了,只有小裴在看店,脸上带着忧郁的神色。一看到她,毛强感觉眼前一亮,开始与对方搭讪,并很快套出了小裴家庭的相关情况。在闲聊中,毛强自称是宜都市交通局分管财务的副局长,这次是作为一把手局长候选人来宜昌市委党校培训的。


此后,毛强只要进货,就到小邓的门店逗留一会儿,和小裴聊会儿天,小邓也知道了小裴这个当交通局副局长的朋友。一来二去,小邓也和毛强熟络了,小裴则和毛强住到了一起。


交通局副局长当然要正常上下班。“市委党校学习”结束之后,为显示自己确实是局长,他每周五下午到宜昌来,周日下午回宜都,同小裴相聚几天。


担心有规律的活动时间引起妻子怀疑,毛强称自己在宜昌城区找到一份比较轻松的工作,只须每周过去几天,月薪1500元包吃包住。他从进货款里每月支出1200元,说是自己的工资,交给妻子,另外300元自己零花。骗取妻子信任后,毛强便放心大胆地过上了家外有家的生活。


“副局长”进了老板圈


不久,小邓将“毛局长”介绍给了老公阿权。


阿权在宜昌经营一家建材公司,拥有数千万资产。因为是老婆引荐的“局长”,阿权对毛强的身份没有怀疑,两人频繁交往起来。


既然作为交通局管财务的局长,就得有一定的风度。阿权打牌差人,毛强主动参战。而阿权一晚上输赢10万元左右眼都不眨一下,毛强虽然有个小店,也禁不住折腾。但是作为“管财务的副局长”,他也只好硬撑。不久,因为资金有限,他只好动员妻子,以自己精力顾不过来为由,将小服装店盘掉。


牌在一起打多了,毛强也把阿权当成了自己人,常常在阿权的办公室一呆就是半天。阿权非常羡慕:当副局长真是舒服,可以整天不用上班。


即使没有“上班”,毛强也显得非常忙的样子。他一会儿接到某领导的电话,装模作样的汇报工作;一会儿又接到别人邀请他赴宴的电话,他自然是推掉;一会儿是工程老板找他疏通关节,要承包总投资7亿多元的红东公路(宜都红花套到湖南东岳庙,宜都市交通局为业主单位)某个标段,他也应付自如……副局长当然也要打电话出去,不是跟宜都的某领导谈事情,就是向宜昌市的某领导汇报工作,有时还要找某个领导的司机探听领导的行踪。毛强经常“自嘲”地对阿权说:没办法,都是俗事。


见毛强接触的都是显要,阿权更加相信这个“副局长”了,并且介绍了一个生意场上的朋友、浙江某建筑集团武汉公司的负责人阿元同毛强认识。因为是由阿权的引荐,阿元对毛强也是深信不疑。毛强和阿权、阿元三人成了毛强所说的“莫逆之交”。


为取悦情人骗钱成瘾


要打牌、要挥霍,更重要的是要经常以交通局副局长的身份带着情人出入高档消费场所,购置化妆品、买衣服、买手机……小服装店很快被掏空,供毛强挥霍的资金链断裂,为了让情人快乐,他决定搞钱。


2007年4月,毛强在与阿权闲谈中,称自己晋升“一把手”无望了。毛强对此懊恼不已,流露出想利用自己人脉转战道路建设项目捞钱的想法,并称他已经将目光投向了红东公路。4月13日,毛强通过手机给阿权打来电话称,经过争取,他可以参与红东公路竞标,但目前自己能动用的资金都已投了进去,还差10万元担保金,希望阿权能借钱帮其周转一下。阿权让他到办公室来拿。毛强高兴地来到阿权办公室,拿起钞票准备离开。“毛哥,我和你商量一下。”阿权喊停了毛强:“我觉得你还是打个条子吧。”毛强脸上顿时露出不快:“如果这次竞标成功,就算你入股,最终的工程收益两人五五分成;即便是没能中标,凭我还是分管财务的副局长,把投进去的10万元拿回来应该没有问题。”最终,他还是不情愿地给阿权打了10万元的收条。


毛强随后把钱拎到国贸商城小邓的门店,说:“这是10万元,在这里放一下,我出去办点事。”小裴随后对小邓说:“看,这个副局长还是有能力啊,这么能搞钱。”


钱到手了,却没有用在工程上,而是用在为小裴买鞋子、换手机上,用在填以前欠账的窟窿上,他将钱随意扔在出租屋里,任由小裴支取。


很快,2个月过去了,眼看到了要做标书的时间。2007年6月23日,毛强再次找到阿权,称经过努力,资质已经被相关单位认可,目前要做标书,进行最后的冲刺。“做标书需要至少5万元,自己实在没有钱了。”毛强跟阿权说。见已经开始做标书了,阿权认为交通局作为业主单位,一个分管财务的局长中标应该没有问题,便安排财务人员取出5万元交给毛强。


时间早过了开始施工的时间,而毛强他们的红东公路项目却没有什么音讯。毛强依然活跃在阿权的周围,并继续当着阿权的面接打一个个重要电话。阿权觉得,毛哥还是很有活动能力的,于是没有急于追问已经投进去15万元的下落。


常常在一起吃喝玩,毛强知道阿权正在为宜昌市某公司办公楼工程的墙地砖项目发愁。


去年11月一天的下午,毛强从外面来到阿权的办公室说:“哎呀,今天陪×市长下了一下午象棋。”说着还伸了伸懒腰。阿权听毛强说过,这个市领导分管某公司。过了一会,毛强主动对阿权说:“那个项目直接找×市长肯定很难。我跟×市长的儿子特别熟,让他给某公司打个招呼,但是——”阿权见毛强有这样的硬关系在,当即拿出2万元现金,并像以前一样请毛强打个条子。毛强说:“这是送礼的,就不必要了吧,第二天他会给你打电话的。”


次日,阿权果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说的是普通话,在电话里自称是×市长的儿子,说已经心中有数,将尽快协调相关领导。对于某公司的这个项目,阿权终于放心了,开始等待好消息。


为方便今后联系,阿权将对方的电话号码存储下来。而警方后来查明,这个号码是毛强情妇小裴的,那个说普通话的是毛强“憋的腔”。


在充满希望的等待中,又一个项目来了。2007年12月的一天,下午6时许,毛强风风火火地来到阿权的办公室:“快快,蓝玻集团老总到宜昌来了,他是宜都人,我们非常熟悉。他们准备在宜昌上一个项目,让你参与进去。他们已经到了宜昌,我准备在宾馆接待他们。把你公司和产品的相关介绍资料给我一套。”


阿权见“毛局长”急急忙忙的样子,赶紧拿出3份宣传册和1万元现金,并喊来司机,送“毛局长”到宾馆见蓝玻集团老总。


前往宾馆的路上,毛强突然做出醒悟的样子说:“糟了,忘记带一样东西。”他当即请司机把他送到租住的地方,让司机先走了。毛强回到出租屋,将宣传单随意一丢,就到某宾馆请客吃饭去了,而这个客人却不是蓝玻集团的老总。


利用“潜规则”又骗一笔


阿元是搞工业建筑工程的,手里经常进出巨额资金。毛强早就动心思从阿元那里搞钱。


今年3月一天,毛强单独请阿元吃饭。席间,毛强称,几天前,自己联系上一个在深圳某科技有限公司当老板娘的女同学,其公司现在已经拿下了三个大型房产项目,一个是武汉光谷占地8万平方米的厂房建设项目,一个是重庆某五星级酒店修建项目,另外还有宜昌点军区一个大规模的改造项目。而该女同学有意请毛强帮忙物色一个本地的建筑公司承建这批项目。


听说有这么大的三个工程,阿元心动不已,立即嘱托毛强为其搭桥签下这个大客户。而毛强似乎对此胸有成竹,当即拍胸脯表示帮忙联系。


4月份的一天傍晚,阿元接到毛强的电话,称其女同学派来的两位项目经理已经到了宜昌,被宜昌市政府安排在桃花岭饭店入住。他建议,如果一定要表示的话,最好按照房产业的“潜规则”,给两人一人包个红包。


在建筑业打拼多年的阿元对这个“潜规则”并不陌生,因此并没有对毛强的提议产生怀疑,随即按照毛强说的金额,拿出10万元分包两个红包交到毛强手中,让毛强代为转交以表诚意。


当天晚上12时许,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阿元又打电话给毛强,希望能请两位项目经理吃点夜宵,面对面沟通一下。毛强却告知阿元,因为下雨,两人已被市政府安排转住到夷陵区的某宾馆,第二天一早还要去考察,现在已经休息了。阿元只得作罢。


第二天一大早,阿元就收到一个陌生手机号码发来的短信。对方自称是深圳龙翔公司的罗姓项目经理,很感激其昨晚的表示,并说以后会有合作机会。阿元保存了短信,终于放下了心。警方后来调查发现,发短信的也是毛强情妇小裴的电话。


重重疑点揭穿假面具


阿元在武汉曾做过多个项目,他首先对武汉光谷的厂房建筑项目进行考察。不想,多方打听的结果表明光谷近期根本没有毛强所说的那个项目。阿元有些慌了,但为了弄清真相,阿元没有声张,悄悄展开调查。


其实在今年3月,阿权也给毛强的“单位”宜都市交通局打了电话,确认该单位没有姓毛的副局长。他还没有来得及向阿元通报。今年6月初,阿权同阿元在一起吃饭,阿权将自己的的调查情况告诉了阿元,两人决定伺机设计测试毛强身份真假。


今年6月,毛强再次找到阿元,称帮其承包宜都市一大型住宅建设项目,但需要阿元拿出20万元来上下打点。已对毛强有了戒心的阿元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在与阿权商量后,他将计就计,让毛强先把该工程的设计图纸拿来看看,做个预算。


几天后,毛强交给阿元一套图纸。阿元一眼便看穿这是一张随处可得的假图纸。阿元于是借口做预算还需要时间稳住毛强。6月20日上午,阿元、阿权一起赶到西陵公安分局经侦中队报案。西陵经侦中队民警成立专班,并赶往宜都,证实这位大模大样吞下28万的所谓“毛副局长”确实是假冒的。


毛强感到事情可能败露,于6月20日下午打电话给阿权,归还了阿权5万元现金。


西陵公安分局经侦中队中队长孙途辉带队,连夜展开抓捕行动。据阿权妻子小邓提供的线索,专班民警来到毛强和小裴暂住地——西陵区肖家巷。6月25日晚,蹲守民警发现毛强家的灯亮了,立即找来附近热心居民,以借东西为由,敲门查看其屋内状况。在得知毛强独自在家后,民警们当即行动,破门而入将毛强抓获。随后,民警在其家中继续蹲守,又将小裴一并带回进行调查。


经过连夜突审,毛强在大量证据面前,对自己冒充宜都市交通局副局长骗取阿权、阿元二人信任诈骗28万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直到警方到毛强家调查时,毛妻还不相信丈夫在外为包养情妇竟然招摇撞骗。


目前,毛强已被批准逮捕。(文中受害人为化名)(荆楚网-楚天金报 姜远海 叶明蓉 陈丘平 余超 李莹 姚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