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8月7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毕马威的不实审计报告被揭穿,新华集团一审胜诉毕马威。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在新加坡通用电气太平洋私人有限公司2005年收购上海新华控制技术集团有限公司下属企业——新华控制工程有限公司之后,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上海分所作为通用电气太平洋公司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针对新华工程2005年度会计报表,出具了不实审计报告。

法院认为,毕马威就涉案的2005年会计报表所做出的审计报告确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业务活动中民事侵权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所述的不实报告。判决中还提到,毕马威的会计师只要保持必要的职业谨慎,自然可以发现,新华工程在财务报表中所作的追溯调整,未经相关程序,否定了以前国家政府部门的有关批复,错弊明显。

“只要保持必要的职业谨慎”就可以发现错弊,这样的低级错误发生在具有百年历史的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毕马威,这恐怕不能简单地归结为粗心的问题。不是谁心存恶意来揣测,毕竟毕马威以及其他国际会计事务所巨头遭受质疑和败诉已不是特别新鲜的事情了。

2002年,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因安然事件破产,"五大"减为"四大"后,全世界就引发了一场关于会计造假与中介机构诚信的讨论。"四大"的神话和权威,在国人心中开始动摇。毕马威从在美国向客户推销避税产品,施乐14亿美元假账到在中国曝出锦州港事件,哪一个事件不叫人莫名惊诧、大跌眼镜。2003年3月,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在两起国际上有关毕马威前审计客户的诉讼中,同意支付2亿美元,与投资人达成和解。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颇具幽默感地称其在这两起和解中均为无过失,同意支付和解费用只是出于商业运作的考虑。

哲学家尼采在《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中写道:“你们信仰查拉斯图拉,但是对于查拉斯图拉又有什么关系!你们还不曾找到自己,你们先找到了我。”虽说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什么权威,有的只是盲从者。会计审计是高风险的行业,要求审计100%的准确也不现实。然而,准确和客观中立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是技术问题,后者是道德问题。安徒生童话里的那个孩子,说皇帝没有穿衣服其实不需要太深奥的知识,在没有利益冲突前提下,说出众所周知的事实,所需要的仅是一点点勇气而已。当然,面对巨大的利益诱惑,需要的不只是勇气,更多的是信念,还有职业操守,有多少权威都是这样跌下圣坛的。想当初安达信破产就是因为其安然破产财务审计中未能尽其职责,安然公司的会计作弊竟得到了安达信的默认。当SEC介入安然事件的调查时,安达信还大量销毁与安然公司的有关书面文件,并试图销毁电子数据以逃避安然公司破产案的调查。安达信之所以胆大妄为,主要还是利益驱动使然。自安然公司成立以来,安达信不仅一直负责其审计工作,而且同时提供咨询服务。2000年安达信从安然公司获得的5200万美元总收入中,咨询服务的收入就高达2700万美元。



前不久毕马威因协助达能亚洲有限公司对生产娃哈哈产品的“非合资公司”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和美属萨摩亚群岛注册的外方股东进行强行接管,被娃哈哈公司以侵权为提起诉讼。根据BVI、萨摩亚的法律规定,只有在财产存在现实威胁且非正常经营管理的情况下,才可能对公司判令接管。毕马威不是傻子不可能完全偏信达能一方之词,没有巨大利益诱惑不会舍身卷入达能娃哈哈之争中。毕马威这两次惹火上身,恐怕不能仅用流年不利还劝慰自己,毕马威继锦州港事件在中国的信任危机再次爆发将不可避免,如何破解危机重树行业老大形象是该好好想想了。信誉是会计行业的生命,毕马威"诚信为本,守正不移,坦诚专业,言之有物。"的企业文化,不该只是句口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