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我的家乡在河南”鲁迅先生的挚友,著名翻译家曹靖华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曹靖华,又名曹联亚,1897年8月生于河南省卢氏县五里川,父亲曹植甫先生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曾得到毛主席的高度赞誉。“五四”运动爆发时,曹靖华正在开封读书,他发起并组织了进步学生团体--“青年学会”,担任主笔。他发表的《我的个人革命观》,文笔犀利,鞭辟入里,颇得时人赞许。1920年中学毕业到安徽当小学教师。后派往苏联学习。1922年学成归国,开始发表短文。1925年夏,他与韦素园等创办进步文艺团体“未名社”,自筹经费出版书籍,得到了鲁迅的支持与帮助。1933年翻译了俄国文学名著《铁流》。1939年,他参加了中苏文化协会及文艺界抗敌协会,专门负责向中国读者介绍苏联文学。解放前夕,一度任清华大学教授、北京大学俄语系主任,直至病逝。他被选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曾任中苏友好协会全国理事兼北京分会副会长、全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书记、《世界文学》主编等。曹靖华译作甚多,主要有契诃夫的《三姐妹》、《蠢货》、《烟货》,绥拉菲摩维奇的《铁流》,聂维洛夫的《不走正路的安得伦》,西蒙诺夫的《望穿秋水》,瓦西列夫斯卡娅的《虹》,托尔斯泰的《保卫察里津》,卡达耶夫斯基的《我是劳动人民的儿子》,肖洛霍夫的《死敌》,高尔基的《一月九日》等。

曹靖华不仅是翻译家,而且也是著名的散文家。他写的散文都收在《花》、《春城飞花》、《飞花集》中。这些文章笔触细腻,意味隽永,字里行间洋溢着对祖国的热爱之情。他的一些名篇如《花》、《小米的回忆》,等选入中学语文课本,脍炙人口,广泛传颂。1987年他溘然长逝于北京。

1981年6月,为纪念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鲁迅先生诞辰100周年,由西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陕西人民出版社等单位共同发起召开了西安地区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00周年学术讨论会。鲁迅先生的生前好友、著名翻译家曹靖华先生,国内著名学者李何林、李霁野、戈宝权、许杰、蒋锡金、刁懦钧、单演义、鲍昌和鲁迅先生的公子周海婴等应邀参加了讨论会。

1981年6月14日,曹靖华先生一行到达西安,住在原杨虎城将军的公馆——青年路的止园招待所。在大会上,他就鲁迅先生的生平、思想、作品及治学方法等方面发表了许多精辟的见解,受到与会者的一致好评。

会议的第三天,曹靖华先生提出想去看看抗战时他在西安住过的地方——一家名叫北京饭庄的小旅店。会务组派了一辆小轿车清曹靖华先生乘坐。曹先生说:参观旧居是私事,不能用公家的车。工作人员再三向他解释,他还是坚持不坐。这种公私分明的作风。使在场的同志深受感动。第二天,《西安晚报》刊登了题为《曹靖华参观旧居不坐小车》的文章,高度赞扬这位八十多岁的老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

经曹靖华先生反复回忆和众人多方打听,终于在西安东五路与解放路交叉口找到了这座即将拆陈的二层小楼。这是当年西安临时大学教职员租用的宿舍,距离止园招待所有3华里。当天午后,曹靖华先生在女儿曹苏英的搀扶下,乘坐公共汽车前往东五路口,然后步行到北京饭庄。在一楼的一间不到8平方米的临街小屋里,曹靖华先生十分感慨地回忆起自己在西安临时大学的经历。

1937年七七事变后,北平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洋工学院从北平、天津迁到西安,组成西安临时大学。在北京大学任教的曹靖华先生也拖儿带女辗转来到西安,住进了这家小旅店。当时,西安城内挤满了来自东北、华北、山东、河南等地的难民。西安临时大学的学生分散在西安城隍庙、北大街、通济坊等几个地方上课,教师上课每天要跑十几公里。

1938年3月,日军攻占晋南,不断出动飞机空袭西安,还从风陵渡隔着黄河炮击潼关。因此,西安临时大学不得不南迁。

当时,陇海铁路只通到宝鸡,从宝鸡去陕南要走公路。这条公路路面差,弯道多,两边是高耸入云的秦岭,峭壁陡立。曹靖华先生和部分教师乘坐的是几辆既无篷、又无座位的烧木炭汽车。这些破旧的汽车,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经常发生车翻人亡的惨剧。他们走了十几天,才到达城固县。

城固是陕南的一个小县,既没有电灯,也没有自来水,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教师们住在土墙房子里,拿着仅有七成的“战时工资”艰难度日。儿女多的教师不得不靠卖旧衣服、旧家具养家糊口。然而西安临时大学的到来,使这座闭塞的小县城顿时成了陕南的文化中心。

不久,西安临时大学改称国立西北联合大学(简称西北联大)。该校聚集了一批国内外著名的学者,如黎锦熙、许寿裳、李达、陈豹隐、曹靖华、许德珩、章友江、侯外庐、李蒸、李书田、张友渔、季陶达、张伯声、李仪祉、袁敦礼、董守义、许重远、寸树声、王耀东等。他们在日本侵略军的大炮声中,坚守教育岗位,积极宣传抗日救国思想。

此时,曹靖华先生在法商学院教授俄文,宣传进步文艺理论。鲁迅先生的老友许寿裳教授公开讲“勾践的精神”,用卧薪尝胆、荆轲刺秦王等历史故事激发学生的民族情感。曹靖华先生曾和西北联大的1000多名学生列队前往汉博望侯张骞墓地,祭奠张骞,极大地鼓舞了广大师生的爱国热情。

1938年5月,曹靖华、许寿裳等与进步师生在西北联大的一个教室里召开《抗战建国纲领》座谈会。当时没有电灯、汽灯,他们就在教室四周点燃了许多土蜡烛。几百名学生参加了大会,连窗外都站满了人。与会者群情激昂,同仇敌忾,愤怒声讨日本侵略者的滔天罪行,表达了誓死保卫国土的决心。

当时,西北联大学生话剧团还上演了《放下你的鞭子》,在陕南引起轰动。列宁的《国家与革命》、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及艾思奇的《大众哲学》等进步书刊在师生中公开传阅。《松花江上》、《到敌人后方去》、《在太行山上》等抗日救亡歌曲在学校到处传唱。许多爱国青年冲破国民党顽固派的重重阻拦,历尽艰辛,奔赴革命圣地延安,也有的分赴河南、山西参加抗战工作。

西北联大师生的抗日救亡恬动,使国民党当局深感不安。他们惊呼:西北联大成了“陕北公学第二”!为加强对西北联大的控制,1938年7月,国民党政府教育部下令改组西北联大校务委员会,派遣曾任国民党中央调查统计局专员的张北海任校务委员。张北海此行负有教育部部长陈立夫交给的“特殊使命”,身后经常跟着一个戴墨镜的保镖,保镖曾是大汉奸褚民谊的练拳教师,精通武术。1938年9月,国民党政府教育部直接任命张北海为西北联大法商学院院长,以便进一步控制西北联大。

曹靖华、沈志远等进步教授感到,张北海出任院长是国民党顽固派向进步师生开刀的序幕。于是,他们约集十几名教授开会,反对张北海出任院长,请鲁迅先生的好友、德高望重的许寿裳先生继续担任院长,并以快邮代电的形式将油印传单发送到全国各地。传单指出:张北海不学无术,品质低劣,不配当法商学院院长。同时,学生们也坚决反对张北海任法商学院院长。

此后,国民党政府教育部以西北联大“讲授马列主义观点”、“开设俄文课程”、“引进共党学说”为由,下令禁止商学系学生学习俄文,并解聘了俄语教授曹靖华及沈志远、章友江、彭迪先、寸树声、韩幽桐等13位进步教授。面对国民党顽固派的无理迫害.曹靖华拍案而起,怒斥当局不守信义、不讲民主、摧残教育的卑劣行径。

1939年暑假前夕,曹靖华等满怀义愤,含泪给学生上完最后一节课,被迫离开了西北联合大学,辗转来到重庆。

曹靖华一到重庆,就赶到红岩八路军驻渝办事处,拜访周恩来、董必武同志。周恩来不等曹靖华开口就说:“你们被解聘了,经过不用多谈,因为你们知道的我已经知道了,你们不知道的我也知道。你们反对得很对,你们反对得很好!你们所反对的是蒋介石的法西斯专政。你们反对他,他就解聘你们,因为政权在他们手里。……你们被解聘了,没有什么关系。现在归郭沫若(时任军委会第三厅厅长)领导的文化工作委员会、由老舍负责的文艺界抗敌协会和中苏文化协会,都在咱们手里,都是直接归党领导的。他们一点反对的余地都没有。现在,你到中苏文化协会担任常务理事。你对苏联的情况熟悉,又会俄文,那里的工作需要你。你去,这是党的提名,他们不敢不接受,他们不能也不敢再动你!”

从此,曹靖华在周恩来、董必武同志的直接领导下,出任中苏文化协会常务理事,开始了新的战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