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初中三年级,浪子回头却又心存杂念

因为我们是第一批五.四制学生,所以到了初三,我们就是学校老大了,同时意味着初四还是我们的老大。我们可以连任两届,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佬里所当然的当起了名副其实的老大,下课的时间甚至上课的时间他全是八面威风。

在老师谆谆教育下,家长的不断念叨下,我与大佬几乎彻底断绝了来往。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上去,上课认真听讲,对物理、化学绝对的是不懂就问,以至于把老师都问烦了,因为我物理、化学奇差,根本就不入门。历史还好,因为我喜欢历史。我曾经把小学到初中甚至向朋友的哥哥借高中的历史课本全部研读数遍;翻阅所有语文及历史课本将中国的所有皇帝的庙号一一整理;并将明、清两代皇帝的姓名、年号、庙号、在位时间、登基时间、退位时间全都牢记于心。这是大大超出了教育体制的要求,完全个人爱好而已。

大佬对于我孜孜不倦的学习嗤之以鼻,按他的话说:“跟个三好学生似的,你还真以为你能上高中、上大学啊,装B。”我无言以对,只是自顾的学习。大佬对我的冷漠非常恼火。“我怎么着你了,你对我这样?我哪儿亏待你了?我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你告我一声行不?”大佬不止一次的逼问我。我总是默默的离开,然后去学习,大有“躲进小屋学一统,管他时间冷暖乎”的气概。

班主任对我的改变非常满意,时常鼓励我。在他的精心培养下,我的成绩飞速的提升,已经进入班级前15名的行列,可谓突飞猛进。家人高兴,自己也高兴,可就是大佬很不屑,也很恼火。他不恼我学习成绩好,恼的是这么多年的兄弟竟然说不理就不理了。我有时觉得亏欠他的,毕竟这么多年的兄弟,可又不知怎么向他解释。一些基本的原因也向他说了:什么要学习啊,怕分心啊。可他根本听不进去。他非逼问我:“到底谁给你施加压力了?”我不做任何回答。看着大佬难受,我也不是滋味。

一次,我找了个机会与大佬进行了一次长谈,把一切前因后果都向他和盘托出,自然也就包括了家人、班主任对我的教育以及对他的抵触,话语之间也包含了班主任对他的话语中伤,不可救药等等之类的话。我们谈的很晚,吃了十几根火腿肠,好几包花生米,喝了一捆多啤酒,我们有些晕乎了。

第二天,老师闻到我身上的酒味,把我叫到了办公室,狠批了一顿,并勒令我,必须与大佬彻底断绝来往。我知道老师是对我好,但一涉及情感之事,总是理智战胜感情有些困难。我出了办公室后再度与大佬疏远。他从旁人得知我被叫到办公室挨批的事了,但他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继续与我班的一个女生谈着恋爱。忘了说了,我与大佬不是一个班。

大佬三番五次的来找那女孩儿,被班主任所察觉,便又去教育那隔女学生。那女学生可娇气,没几句就哭了,完了之后旧找到大佬,仿佛班主任对她怎么地了似的。如此几次,大佬的火气就上来了。最后那次,可能班主任对那个女生有些失望,对她的教育有失章法,伤了他的自尊心。她再度找到大佬哭诉,大佬冲冠一怒为红颜,拿着短木棒在午休时间找到了我的班主任。班主任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一米七零,但挺壮实。我们听到大佬与老师在外面理论,大佬在大声的叫骂,后来我们听见一阵自行车先后倒地的声音,看到班主任躺在一排倒地的自行车上,用手捂着下体,艰难的准备站起来,大佬又当胸一脚,班主任可能考虑到要为人师表或者牢记对学生要教育为主的原则,一直未还手,只是理论着。班上有同学在观望,大佬一句:“看什么看,都给我睡觉!”同学们便都老老实实的趴桌子上睡午觉,没一个敢抬头看的。听声音,大佬走了。

下午,班主任一直没进教室。第二天,一天未见班主任,大佬也一天未出现。后来班主任失踪了,大佬又平安无事的在学校继续进行9年义务教育了。我一直感觉,大佬打老师有我的原因在内,至于他女朋友,我相信,那只是一个借口。

私下里,我听说,对于大佬打老师的事情,学校领导经过研究决定,把班主任调走了,这完全是为了班主任的脸面着想;给了大佬一个留校察看处分,但只是在档案中,没又张贴公告。

我与大佬日后还是若即若离,毕竟因为班主任的因素,我心中已有了很深的学习观念。当然,后来,我与大佬又混在一起了,那是在初四以后的事了。如果被班主任知道,他一定会很伤心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