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旅途故事之一:好不好 警察说了算

零二年外公病危,先期回去的母亲打加急电报催我们回去,我们姐弟几人简单收拾下就动身了。一同走的还有我的女友杏儿,她是张家界一所学校的老师,特意请假来看我,这时也就只能和我们一道回返。

在鹰潭中途转车,行李自然是我和弟弟拿。我俩一样的装束,都是宽墨镜,小平头,走在前面开路。三个女将空手在后面跟着。出了车站的检票口,在候车室的外面,弟弟被一个警察拦住了,说跟他后面走一躺.我们被弄得莫名其妙,问那警察是怎么回事?人家只回了句:例行公事.既然是公事,那自然是公办.我安顿好女同胞,去把车票买回来了,弟弟还没有露面.

“小三,你去看看老五是怎么回事,怎么到现在还没来?”姐吩咐我.

“不用看了,估计是赏了他副金镯子,请他去吃八大两了.”

“真的假的,哥.你可别吓我们.”小妹捂着胸口,脸都白了.

杏儿瞪了我一眼,“这个时候,你能不能不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就是.听他的咸盐都卖馊了.”姐附和着.

“警察也有走眼的时候,刚才应该拦的是你,不是你弟.”杏儿把矛头对准了我.

咱有招对付.“你当警察是都吃干饭的,好人坏人从他们身边一过就知道.老五,就是混在我们革命队伍里的阶级敌人.”

“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警察也经常犯迷糊;这不误认了好人,放跑了坏人。”

“那是,你要是警察,我肯定倒霉。”说完,我把嘴巴凑到她耳朵前:“在床上你是不是看清楚了我外表光鲜,里面烂心?”

杏儿红了脸,白了我一眼,“别无聊,这是什么场合?”

我嘻皮笑脸回她:“我又没大声嚷嚷,不是小声对你说的?”

“不理你,省得你胡说。”杏儿跑去和妹坐一起了。

姐乐。“吃瘪了吧,嘴不松也有碰到对手的时候。”

我比姐笑得还大声,“反正要候几个小时的车,闲着无事不就斗嘴玩嘛。”

鹰潭这个地方比别的地方查得紧,上次我从福州回来到这转车,刚进售票厅,几个便衣就按倒了一个小伙子,抽了他的皮带,反剪着他的手押走了.那气氛等我回到广场才知道紧张,四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在那分两班来回巡逻.要不是常跑这条线,还以为戒严了.


小弟终于回来了,姐问他:"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也不知道哪个帅哥出了事,警察见俊的就逮着查.”

“你身上没带什么金饰品,怎么老想着往脸上贴?”

“是真的.那小狗日的照片我扫了一眼,还真不丑.”

“漂亮的脸蛋也是犯罪的资本啊.”我不禁感叹道。

不过这话见到哥时就不对了.他陪妈先我们回来,在鹰潭也被警察检查了证件.他在我们家是最老实的一个,出门是规规矩矩,怎么也让警察注意了呢?

现在,每当哥和弟张口表扬自己“好”时,我们都会这样说:好,警察还查你做什么?

本文内容于 2008-8-10 18:34:32 被冷傲孤心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