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初二,与大佬不在一个班了。他正与新诞生的学校老大打的火热,俨然黑社会老二,国军首长的副官,侵华日军的狗腿子。我另有了兄弟——强子。

当时兴起了游戏机,投铜板式的。我与强子用平时积攒下来的零花钱去买铜板玩游戏。通常,游戏厅里人头攒动,稚嫩的叫骂声,绝望的哀叹生,咣咣的拍打声,刺耳的游戏生,犹如千军万马,又如两军厮杀。我们常玩儿的是龙凤斗、三国志、铁钩船长等。刚开始,一个板可玩儿三分钟,一元人民币可买四个板,后来玩熟了,一个板可冲全关。期间,也有没钱买板的时候。我们便去大街小巷捡废铁,空瓶子等等去卖破烂,用卖破烂的来的钱去买板玩游戏。

捡破烂,靠的是运气、胆量以及体力。不会捡破烂的人是瞎转悠,捡到东西就行。而我们呢,则专往百姓家的菜园子、拆迁中的旧房屋、装修豪华的住户附近瞅。百姓家的菜园子里常有破铁盆子、铁铲子之类;拆迁旧房屋则有钢筋、铁棍、啤酒瓶等;装修豪华房屋附近通常是铜、铝、铁、瓶子等一大堆。

一天下午,我们走到一户人家前,大喜,原因是锁着门,而且是户收破烂的。门口一堆罐头瓶子,罐头瓶一个可卖5分。我们用随身携带的蛇皮袋子,装了满满一袋,两人费了好大劲才搬了回去,以后就常光顾这家,但也不敢频繁,防止人家设套抓你,通常隔隔三五天。去的时候也不敢贸然前往,而是先由一个人空着手去探路,看看有没有什么陷阱,安全了,第二个人再拿着袋子跑过去,一阵风卷,抬着就跑。我们也知道那是偷窃,那是犯法,但玩游戏心切,顾不了那么多。每次抬一袋子可卖两元到三元不等,这钱赚的可真不容易,担惊受怕又气喘吁吁,时间长了,我们的长跑成绩都得到了提升。当然也有失手的时候,也是为什么我们没有继续偷破烂的原因。

那次我们正装着罐头瓶,突然听见一阵狗叫声,我们做贼心虚的赶紧回头,发现一只大狗向我们跑来,一阵狂吠。我们怕狗叫声引来旁人,便拿石头掷狗,狗不敢前进,在躲闪,同时还在狂吠,我们越发的紧张。这是从旁边突然冒出一个老头儿还有一个老太太,老头儿冲我们骂道:“小兔崽子,可让我逮着你们了,我让你偷我罐头瓶。”骂着就冲过来了,别看老头儿岁数大,跑起来可真不亚于我们。我们拎着袋子就跑,狗仗人势,也嗷嗷的追了过来。狗跑的可快,一路狂吠,听着后背直凉,感觉就要咬着脚后跟了。强子还好,空手跑,我则拎着半袋子瓶子,跑起来自然慢。强子边跑边喊:“把袋子扔了!”我根本不理会,这袋子可值六、七个铜板呢,那这半天不就白忙活了。狗叫声越来越吓人,我一转头,发现狗就在我身后半米多。天哪!它如果稍微找到一点野性,稍微回归一下狼性,就会向前一扑,那我就完了!人在恐惧时候的反应是惊人的,最起码我是。我过度恐慌,脆弱的神经控制着我在瞬间产生了莫大的爆发力,在跑到路右边靠墙呈70度角斜放的一张水泥预制板时,我突然右脚凌空踏了上去,左脚跟上又往预制板斜前上方踏了一步,右脚再从左脚前面绕过,左脚一蹬,整个身体在空中呈脸朝下与大地水平的状态,几个动作都在一刹那间完成。以至于大狗刚跑到预制板旁还没反应过来,前面的我就没了。我猜大狗当时一定在想:咦!人怎么没了呢?看来两条腿的就是比四条腿的厉害啊,佩服佩服,我也就能给两条腿的当使唤丫头了。但见大狗已追过来。恐惧之心促我产生了杀敌之恨:我就着身体落下的惯性,右手拎着装有半袋子罐头瓶的袋子猛然一抡,迎面砸向大狗的脑袋,随着大狗的一声哀嚎,我的身体重归地球,我手中袋子发出一阵爆破声。只见,大狗躺在地上抽搐。我惊魂未定,正喘息之际,老头冲上来,老头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拿了根棍子,大脑空白的我完全用本能的机械动作将半袋子碎玻璃掷向老头儿,随着老头的一声哎呦,我转身跑了。

我们连续穿过两个村子,跑到一个大壕沟里。我俩仰面躺着,不断用袖子擦着汗水,眼睛一闭,就会看见老头儿与狗。

后来,我们再也不敢去偷人家的破瓶子、破破盆子之类的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