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二十一

woshi3suo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URL] 连着赢连着赢,甦文的口袋不知不觉已经被钱撑得胀鼓鼓的了。而猪肉明,时不时跟着甦文来几把,也赚了不少。 “阿乐啊,到了这个时候,什么也不说了。带你出来真是我这一辈子最正确的行为啊。”猪肉明赢得忘乎所以了。 “看盘吧。”甦文也有些飘飘然,因为他感到,身后的人不再挤他,而是在他收回投注的时候投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喂,现在有空没有?”

“你要来,那就来咯。”就是[和胜义]的[办事人]文松也拿他没办法。

“那好,现在过去。”韩琛挂掉电话,按照惯例,出门前要和女儿打一声招呼。“小公主啊,爹地出去了哦。”

早已贴着墙壁,学忍者动作的韩圇圇一脸的不高兴。

“爹地出去一下。唯,为什么不答应爹地啊?”韩琛逗着女儿。

“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韩圇圇贴着墙壁学着螃蟹一样向外面移动。

韩琛小步跑过去把她一下子抱起来,“很快就回来的啦。”

“快到什么时候哦…”韩圇圇撅着嘴。

“睡觉前。”韩琛也没有把握。

“这么晚的…”韩圇圇显然是很不高兴了。

“圇圇不是说想吃蛋糕吗,爹地出去帮你买咯。圇圇喜欢吃的那种全HK只有一个店子有卖而已哦,但是那条路很远的,所以就要花一点时间咯。”

“那你为什么每次都只买一点点而已,不能一次就买够了吗?省得跑来跑去…”韩圇圇教训道。

韩琛:“是咯,下次记得才好。不过这样喔,如果一次买很多的话,蛋糕会变质的哦,那会吃坏肚子的。”

韩圇圇:“那不是有冰箱吗?”

韩琛:“冰箱只能够不能够用来冰蛋糕的,冰过的蛋糕不好吃的。”

“那你去哪里买?”韩圇圇问。

“铜锣湾。”韩琛随便编了个地方。

“在哪里?”韩圇圇印象中好像没有这个概念。

韩琛:“好远哦。”

“你指给我看。”韩圇圇挣扎着要下来。

韩琛只得把她放下来。韩圇圇一溜烟就跑到房间的HK地图前,朝韩琛喊道:“我找不到喔。”

韩琛无奈地笑笑,走过去指给她看,“这里啊,小公主。”

“哦…”

待韩圇圇找到后,韩琛摸着她的头,说:“好了,爹地要快点去才行了,不然人家关门了今天晚上和明天早上就吃不到蛋糕了。”

韩圇圇突然转过头来,好奇地问:“那他们是哪里来的那么多蛋糕?还不会变质。爹地你不是每次都去那里买的吗?”

韩琛:“是啊。人家会做的嘛,一边做完了马上就卖了,当然不会变质了。”

“哦,”韩圇圇若有所思地把扣着韩琛放在自己头上的大手。“那我们家也可以自己做啊,为什么要去买别人的啊?”

韩琛被女儿搞得哭笑不得,他大叹一口气,正想着怎么尽快结束这次谈话好出去。

“爹地你为什么叹气哦。”韩圇圇又问。

“我…”韩琛无语,憋了好久才编了一个理由,“我去学技术啊,要学够那么多天才能掌握做蛋糕的技术嘛。爹地一边去买,一边看他们做,每次就学一点,然后久了就学会了,就不用去买蛋糕了。就可以在家陪圇圇了。现在爹地赶时间,再不去今天人家做完了就没得学了。小祖宗,你放我出去好不好?”

“啊?”韩圇圇又想不通了,怎么又变成学做蛋糕了呢?

韩琛:“爹地回来再和你说好不好?迟到了要被骂的。”

“啊?你和他买东西为什么他还要骂你啊?他要是骂爹地,那我也不迟他做的蛋糕了。”韩圇圇信以为真。

韩琛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他想了想,改道:“说错了说错了,不是骂,是罚。去迟到了人家会说爹地不讲信用,就不卖了。做蛋糕的师傅说不卖了,那就没得看了,没得看爹地学不到以后还是弄不到蛋糕给你吃啊…”

“哦,这样…这样还好。我还以为他要骂你。”韩圇圇认真地对韩琛说:“如果他要是骂你,那我宁愿不吃他做的蛋糕了,以后也不吃了!”

“好。”韩琛深受安慰,摇着韩圇圇的小手道:“女儿真会疼爹地。”

“那你先去吧。早点学会早点回来。”韩圇圇又换了一副笑咪咪的样子对着韩琛。

“好。那爹地先去了。晚上圇圇睡觉前,爹地一定回来。”韩琛高兴地亲了一下女儿。

“嗯。”韩圇圇甜甜地应道。

韩琛站起来正要走,看着女儿望着自己,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问:“那你下楼去和阿姨们玩还是在楼上看VCD啊?”

“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的。”韩圇圇用了韩琛最常对她说的一句话应道。

“呵呵,那好。你先玩,爹地出去了。”韩琛朝女儿挥挥手,走出房间,轻轻地关上房门。他不由得自言自语道:“这个女儿,怎么这么会疼人呢?哎呀,想不明白。嗯,一定是继承了她妈妈的基因,遗传的…”

==========

“嘿,今天不用陪女儿啊。”文松笑道。

“嘿嘿,刚刚搞定了才出来的。”韩琛挠着头,一屁股坐了下来。

“什么环境啊现在。”文松知道韩琛登门拜访,一定不是简单事情。“上次废狗那单事情搞定了吧?”

“哦,结结实实把他打了一顿,要了他两条街。”韩琛似乎都不记得这件事了。

“那就是山西佬那件事咯。”文松笑道:“谈得怎么样了?”

韩琛没好气道:“想进来咯。”

文松:“那你看他们有多大能耐?”

韩琛一脸愁容:“说不好呵。”

文松:“别门外看着是狼,开了门是虎。”

韩琛逼道:“那即是祸福都是要我来扛咯。”

文松无力地摆摆手,说:“又不是这个意思…”

韩琛突然发怒,声调也提高了:“那是什么意思啊?踢也踢不得,放又不能放,即是要我背黑锅咯!”

文松也没有不高兴,只是缓缓地道:“这么激做什么…人家找的是你,是看中你的实力嘛。再说了,我们也没有说不管这件事。这不过现在人家只是找一个地区,如果要我出去,那就似乎不合规矩…”

韩琛继续狠道:“是啦,找我的,没你们什么事啊。现在没出事就好,将来出了事,大家都说是[和胜义]马步的领导人韩琛放进来的,那我怎么解释啊?你叫我跳珠江啊?还是跳公海啊!

文松皱起眉头:“也没有这么严重…再说了,目前知道这件事的,也就我们几个地区领导人,外面的人根本就是乱猜的,你又耿耿于怀呢…”

韩琛两手一摊:“是啊,你做完这一届就跑美国加拿大纽西兰了吗,那我呢?你留了个烂屁股给我,到时候还不是要我出来背!”

文松只得耐心解释道:“啊呀,你是越说越离谱了。呐,自家兄弟,不说两家话。你要怎样,你说,我能办得到的一定帮你!”

韩琛的声音也变得尖锐起来:现在不是说你的问题还是谁的问题!这是整个社团的事情!到时候你们一走,我一个人扛不下来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