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二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要是这么一成,到时候韩琛在他们社团里面会不会有压力什么的。如果他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作出与他们[和胜义]利益不符的事情,那,会不会通不过?”

“符不符合,要看他怎么说。我们呢,当然不会赚得人家一点甜头也捞不到,这样不行。只要把握好这个利润的分配,让他给他们社团一个过得去的交待,那不就符合利益咯?”

桑克己:“HK社团的事情,很麻烦的。民主惯了,不像我们内地,有些事情,怕做起来碍手碍脚的,到时候还要帮他清理首尾…”

“这个…应该不会的。你要相信你爸爸的眼光。”桑淮觉得也不好解释,就把桑麟推出来。

“那就最好不过了。”桑克己从来不会怀疑父亲的眼光。

==========

李克义在联系了焗狗指定的人之后,由他带着自己来到了焗狗的住所。

“嘿,李克义。”焗狗坐在大厅,已泡了一壶茶,桌上摆了两个茶杯。看样子早已等候多时了。

“狗哥。”李克义倒是没想到焗狗会以这个规格接待自己。

“过来坐。”焗狗朝他挥手道。“辛苦了。为社团做事。”

“应该的。”李克义平静地道。

焗狗:“有什么打算啊现在。”

李克义:“最好就没事。躲不过去,那就只有跑路了。”

焗狗打了个哈哈,“怎么会有什么事呢。我刚才找人替你查过了,你在公路撞的那个巡警,现在没事了。只不过是擦破了点皮而已。”

“什么?”所说这个事实李克义是早已获悉,但还是亦喜亦忧。喜的是焗狗居然替自己把路探清楚了,忧的是欠下这么大个人情,指不定以后还要替他担多大的风险。李克义马上表露出惊讶的神情来,“为什么鸡精哥说我把人撞得不行了?”

“是吗?没有啊!”焗狗也是吃了一惊。转而一想,这倒正好显出自己义气,便接道:“你听谁说的啊?不确定的事情,还是不要相信的好。”

Kao,明明说了是鸡精讲的,还问是谁说的,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李克义心道,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说。“是鸡精和我说的。他还叫我准备跑路。我也就信了。”

“鸡精这样做就不对了!”焗狗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来。“哼,自己兄弟为社团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现在出了一点小麻烦就要找人背黑锅,TM的…”

李克义心里正鄙视着鸡精和焗狗两人,听得焗狗骂完,便假惺惺道:“也许是鸡精哥下面有人和我过不去,故意透的假消息。鸡精哥的为人不是这样的…”

焗狗一看李克义这个态度,又显得自己刚才有点过了,便改口道:“也是。这种事情,又不好确定,三下两传,就走了样。嗯,还是要查清楚的。要彻查,查出来是谁捣乱,一定要给予严惩!”

“狗哥。”李克义愤道:“究竟是谁那么大胆,敢袭击鸡精哥!”

“哦,这个事情,还未查清楚。不过派了很多人出去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了。”一提到这个事情,焗狗的态度就无所谓起来了。

“嗯…”李克义拧着眉头,坐在那里几分钟不说话。

“那个,这样啊。”焗狗也考虑了一下,挪了一下屁股,对李克义道:“你的事情呢,可以说是没什么大问题的了。出来混嘛,哪个没有一点案底的。你碰上了一个巡警,现在又不能证实当时车上装的是什么东西,有个律师帮你辩护一下,最多也就是冲卡、判你一个交通肇事。嗯,应该就这样而已了。你也不必,嗯,有什么那个心理负担,以前怎么样,以后就这么样。你看好吧?”

“狗哥帮忙,大恩大德。我都不知如何报答。”李克义明知焗狗是有心收买,便给出一个引子来。

“你…‘过面’过来帮我忙,怎么样?”焗狗道,“我平时对手下兄弟很好的。绝不会像鸡精那样出卖手下、有事就推出去做替死鬼。你来跟我,绝对不会比以前在北区混得差,怎么样!”

丢你老木,刚才还说不是鸡精,现在又一口咬定,脸变得比川剧那什么还快。李克义心里骂道。但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况且也是在李克义的预料之中,所以他便应道:“这个,是不是要和上面说一声,毕竟,鸡精哥刚走,那个…名声上不好听。”

焗狗马上说:“这个你不用担心。上面我自然会搞定,这个没问题。只要你同意就行。”

“那就多谢狗哥了。”李克义微微笑道。

焗狗:“啊,那个,你手下的好兄弟,如果有愿意跟你的,也把他们叫过来吧。”

这话说得险恶,愿意跟的便过来,不愿意跟的那即是日后若有口齿,便是亲家兄弟也不得留情面。李克义自然听懂其中意思,当下应道:“狗哥待我便如亲兄弟一般,我又怎好空手过来。狗哥你放心,我一定叫我的兄弟们一同过来。只劳烦狗哥替他们在上面办好手续。”

“那没问题!”焗狗一下子提高了八个声调,“放心过来,有人说你们闲话的,那即是和我过不去,扑你个街,呵呵呵…”

“那这几天…”李克义试探道。因为他还不想马上就出面,毕竟身上有伤是一件,自己那晚捅伤的那帮人也是一个麻烦。

“你先在我这里住几天。这样,”焗狗朝门外挥手,招来一个手下,从他身上拿出一台手机来,“你用这个电话和你的兄弟联系,啊,那个…交代一些事情。具体呢,也不要说是什么。嗯,等过几天风声过了,再那个,打算啊。”

“好。”李克义接过手机,“我会抓紧我的人,到时候狗哥你觉得我什么时候合适出来了,我再把他们带过来见狗哥。”

“好,痛快人。”焗狗朝刚才叫来的那名手下道:“你带克义哥去休息,饮食什么的各方面要注意一点,好一点啊。”焗狗对李克义道:“那没什么,就先这样了。你跟他走,他安排你这段时间的吃住。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到时候再说,好吧?”焗狗想了一下,小声喃了一句,从腰包里掏出一小叠港币来,塞到李克义手里,对他道:“这点钱你先拿着,会用得上的,啊。”

“多谢狗哥。”李克义笑着接过钱,“我一定不会让狗哥失望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