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十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桑淮:“HK的制度,在我们生意人看来,比大陆的优越,所以我们选择到这边来取经;大陆的政策,也可以说比HK的要优惠,雷先生、韩先生也不妨过去玩玩。我们互助互利,友好相处,何乐而不为呢?”

“有点意思哦。这边的人想过去,那边的人又想过来。”廖添开怀地吃起来。“来,你们也吃,不要客气。”

“好,”桑淮夹起一块马蹄糕,象征性地咬了一口。“不知道雷先生、韩先生,有没有这个意向呢?我们,”桑淮故意把‘我们’二字说得很重,并看了一眼桑克己。

桑克己也装模作样地夹起一块点心来。

桑淮:“我们想过HK来玩玩,顺便投资一点小项目,但苦于没有门路,还听听雷先生的意见啊。”

“你们大陆水深,我们HK水浅,”廖添盯着圆桌中央的那碟精肉蒸马蹄,“你们这些有钱人扔个几十亿,我们这个小岛一下子就给你炸沉了。”

“现在东南亚的经济都是一片大好形势,几十亿,只不过是给HK润润嗓子而已。再说了,我们是过来玩玩的,打算投一点小钱,交几个朋友而已。要是以为我们是来抢饭碗的,那可真是冤枉了。”桑淮笑道,“别说我们没这个野心,HK,谁做主?”桑淮明知故问。“路这么宽,大家一起走,谁也不会挤到谁的。再说了,我们不过是沿着你们走过的路走而已,又有什么问题呢?”

“好像是这样哦。”廖添笑答。

“呵呵,好。”桑淮拿起茶杯来向廖添示意敬礼。

“生意上的事情,我是没有说话的份的。现在HK的大老板这么多,哪里轮得到我们这些打工仔说话。”廖添又给桑淮泼了一盘冷水。

“呵呵,韩先生,很忙吧?”桑克己也开口了,“神龙见首不见尾,做大事的人。”

“下午有什么安排啊?”廖添不接话茬。

“雷先生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帮我们联系一下韩先生。”桑淮委婉道。

“好,我替你们问一下,看他什么时候有空。”廖添也不客气。

==========

李克义考虑再三,还是来到一个不大引人注目的公用电话亭前,拨通了九龙南区堂口负责人焗狗的电话。

“喂,哪位?”接电话的便是焗狗。

“狗哥,我是李克义。”

焗狗:“哦,李克义啊。喂,听说你跑路了哦。”

李克义:“是,出了点意外。”

焗狗:“啊,你阿大的事情,你知不知道啊?”

李克义镇静道:“什么是?我打他手机打了差不多两天也没人接。”

焗狗:“哦…是这样的啊李克义。嗯,你阿大昨晚被人给挂了。”

李克义故作愤怒:“是谁做的?”

焗狗不紧不慢道:“这个呢,还在查。啊,这样啊,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啊?有没有地方住啊?准备去哪里有打算了没有?”

李克义:“本来阿大帮我安排的,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焗狗那边嘿嘿了两声,“啊,那个,要不你先过来吧。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

李克义:“那,我什么时候过去合适?”

焗狗:“你随时都可以过来的,找万迪,认识吧,酒吧那个,我等一下和他说一声。你去找他,他会带你过来见我的。”

李克义:“那我中午过去找他。”

焗狗:“嗯,好。没什么就这样先,有事见面再谈。”

==========

半岛酒店,桑淮房间内。

“二叔。”桑克己一脸阴沉,“咱们这样是不是太过了。”

“怎么?受气了?”桑淮倒不在意。

桑克己:“我们桑家,在东南亚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他们一个HK社团,凭什么这么不给我们面子,又不是来求他们。”

桑淮:“现在怎么不是求他们?”桑淮反问。“要进HK,就必须要和他们合作。在谈成以前,必要的忍让是正常的。”

桑克己:“人家就根本不想让我们进来。”

桑淮:“那怎么办?告诉他‘我们不和你谈,找别人去’啦?以后生意谈成了,上了轨道,就轮到他们叫我们爷了。到时候你想怎么刁难就怎么刁难,随你便。但现在不行啊,搞不定韩琛这帮人,他们也不会让其他人和我们谈的。到时候怎么向你爸爸交待?”

桑克己:“那现在怎么办?一点进展没有。别看那个廖添今天口气是比上次松了,但还是那个调子。韩琛一天不出来,这个事情就弄不成。”

桑淮:“所以,我们要改变一下策略。既然服软不行,那就来点硬的。”

桑克己:“怎么个硬法,这可是HK。”

桑淮:“HK怕什么,咱们有咱们的人。”

桑克己:“二叔的意思是…”

桑淮:“来的时候查了一下,韩琛的生意大部分都在HK和澳门,这两个地方,我们动起手来不大方便。但他还有一部分资金是在广州的。我们可以来个敲山震虎,给他提点醒,让他知道,没有我们桑家,他在大陆是寸步难行。”

“去找广州那边的关系?”桑克己想到上次父亲对自己的这个提议不感兴趣。

“为什么不啊。”桑淮道。

“那边的人际打理好了吧?”桑克己本来想问,父亲知道这个事情没有,但一想现在是桑淮做主,不好这么提法。

桑淮:“和你爸爸说过了,必要的时候可以动一动。现在就是有这个必要的时候了。”

“那该怎么动?”桑克己只是看过韩琛的个人资料和简历,并不知道他的生意分布,所以还是得请教桑淮。

“韩琛在广州有一个建材市场,名字虽然不是他的,但资金货源都是通过他的关系来的。建材市场通过一些比较特殊的手段,一年下来能赚不少钱。而韩琛通过这个东西,也能从大陆捞一大笔。所以,我们要和他商量一下,啊,这个建材的事情。”桑淮得意道。

“叫人不给他供货,让他自己来找我们?”桑克己觉得也不怎么样,但他又想趁着这个机会看看桑淮在这件事情上的决心,便问:“这样会不会惹怒他?”

“不会的,”桑淮笑道,“现在大陆的房地产,尤其是广州深圳那边,炒得很热,建材紧缺,只要断一天的货,都会少赚很多钱。在生意人看来,不赚钱就是亏本。亏本的生意,他自然不会做。我们只要用广州的关系卡一下他,到时候再松开,他就会感激我们这个人情的。呵呵,谁会和生意过不去啊。”

桑克己想表面上是这个道理。“有把握吗?”

桑淮被侄子这么一问,倒有点不高兴,“怎么没把握。沿海大陆,还没有我们桑家调不动的人、办不成的事情!他和广州那边关系再密,也不过是生意关系,哪能和我们比!”

“那,这个事情,还要劳烦二叔您去办了。”桑克己心里暗暗得意,脸上却一副受教的表情。

“明天休息,后天就等他来约我们。”桑淮自信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