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十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知道了。”父亲这么一提,不仅让倪永孝觉得他开明了许多,而且又平添了不少内疚。直到这时,他才想起了在从机场回来的车上,章四平提起父亲有病的事情。倪永孝放慢了嚼食物的速度,问道:“爸爸,最近身体没什么吧。”

“大问题还没发现,小毛病倒是有一点。”倪永孝这么一问,让倪坤心花怒放。昨晚章四平就和他说了车上瞎掰的事情,现在儿子果然问起来了,说明自己在儿子心中的地位是不言而喻的。“怎么这么问?”倪坤故意问道。

“哦,没什么。我听下面的人说,您最近身体不大好。要吃些药。”倪永孝道。

倪坤不禁有小小失望,但他很快又转过念来。他问:“你刚才说是谁说的?”

“啊?听…”倪永孝猛然发觉自己不仅说错了话,还上了父亲的套,“哦,有人和我说的。”

倪坤赚了便宜,即刻收招免得儿子难堪。他道:“不要紧的,我这把老骨头还可以撑上个十年八载,没办法,现在公司转型,事情很多。”倪坤暗示道。

“身体要紧,生意什么时候都有得做,钱是赚不完的。”倪永孝小声道。

“过几年再说吧。现在你要我歇下来,那公司的生意就没人管了。呵呵,你妈妈也不给你生一个大哥,好让他帮我打理打理生意。”这一招便是提醒儿子,但又不让他作正面回答。所以倪坤说完便放下筷子,对倪永孝道:“我吃饱了,你慢慢吃。”

倪永孝:“我也吃饱了。”

“那,我先去公司看看,下午再回来和你过慈云山。”倪坤站起来道。

“好。”倪永孝也站起来,他想了一下,对倪坤道:“爸爸,公司的事情是忙不完的,有时候交点给下面的去做吧。”

“呵呵呵,刚才你还说只有封建地主才叫下人的,才一会儿,我儿子就由民主绅士变回封建地主啦,哈哈。”倪坤自知时机已经成熟,便抓住机会幽了儿子一默。倪永孝不好意思地笑笑。

==========

逛了好几家古玩店,桑淮还是意犹未尽的样子。桑克己本来还有点着急,见桑淮这样悠闲,便知定有安排,所以在和桑淮的交谈中更显轻松。正当桑淮询问店主一个仿青花瓷的花瓶时,他的电话响了。

“喂,是我啊。”桑淮接起电话,向桑克己示意继续,自己走到门边去。“哦,那好。我们稍后过去。”

桑淮挂掉电话走回来,桑克己知道是韩琛的人来点了,便用一种询问的目光看着他。不料桑淮却好像不当一回事,继续同古玩店的店主砍价交流。

过了好一会儿,桑淮才终于下定决心。“这个东西好是好啊,但也这价格也太不合理了。”桑淮似乎希望店主还能再降一点。

“老板,一看你就是识货的人。其他人我还不和他说那么久,这个东西虽然是仿的,但足以乱真,而且又有近百年的历史了。我这个价位,很优惠的了。再说了,你们大陆的老板过得来HK的,也不会在乎这点钱的啦。你看我铺面小小个,就让我赚一点点啦。”

“呵呵,好!你帮我把它包起来。”桑淮被店主两句话说得心花怒放,回过头来对门外的手下道:“帮我把钱交了。”


“老板下次光临啊。”店主朝门外的桑淮和桑克己喊道。

两人拐出庙街,上了车。桑克己便道:“二叔刚才真是好兴致?”

桑淮:“呵呵呵,难得见着一个不错的玩意儿。每天有点那么点乐事,不挺好的嘛。”

桑克己笑道:“那位什么不多看一会儿。我看刚才边架上那个彩碗也挺不错的,不过就是说不出名堂来。好像是有点年头的了。”

桑淮慢道:“那个东西…不值什么钱的。克己啊,淘古玩,考的是眼力,你要见过那么多,摸过那么多才晓得那东西的分量。一个真的文物,它是有历史的分量和文化的底子蕴含在里面的,拿在手上,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就说刚才那个仿青花,虽然说不是原工艺,是仿的,但它仿得入神,仿得细致,仿得可以以假乱真,那也是一种艺术,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得到的。”桑淮闭上眼睛感叹道:“什么时候能让我弄到一个真品青花,呵呵呵…”

“我们这是去哪?”桑克己闷不住了。

“韩琛的人说找我们去喝早茶。”桑淮似乎是随便应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早茶。”桑克己不屑道。

“早茶,呵呵。克己,这你就不懂了吧。说是喝早茶,听起来就随意一点,交往的味道重些,谈判的味道淡些;但是若是约我们出来吃午饭,那就不一样了。吃饭,正餐,在中国人看来是一件大事,是一件很正式的事情。只有很重要的事情才能专门放在这个很正式的会面上来谈。现在他们就是试探我们而已,所以当然不会给我们一种正式的感觉了。”桑淮自顾自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桑克己的语气中有点轻视的感觉,但心里却暗暗受教。

“是这里了吧?”不一会儿,车子缓了下来。桑淮压低头看着窗外问道。“走吧,看看又有什么新花样。”

==========

“两位桑先生,早啊。”廖添主动伸出手去。

“好,雷先生早。”桑淮道。两人分别同廖添握过手后就坐。两边的手下则坐满了旁边早已预订的空桌。

“喝点什么茶啊?”廖添向着桑克己问。

桑淮看了一下桑克己。

“随便,雷先生介绍吧。”桑克己笑答。

“那就铁观音咯。靓女,上一壶来。”廖添对服务员道。“还有什么特色啊,向两位老板介绍介绍。”

服务员便一一报上名堂来。其实两边都已经是吃过了,只不过借着这一、两分钟观察对方神色以便作出判断而已。

“上点好的,动作快点啊。”廖添待服务员啰嗦完后直接一句便打发走了。

“这里环境挺优雅的哦。人又少。”桑淮笑道,“呵呵,还是,雷先生事先把这里包下来了啊?”

“贵客嘛,吃个早茶,要那么多人在旁边吵吵咋咋的做什么。又花不了多少钱。”廖添抖着腿。

“HK人,做起事来,真是豪气啊,呵呵。”桑淮捏起袖口,像是要大吃一顿的样子。

“哦…那里比得上你们大陆啊。一掷千金,多少工程,领导一句话,马上搞定,工程从来都只有提前竣工,不像我们这里,效率很低下的。”廖添笑答。

“领导的事情,我是不知道。但我们生意人,讲究的就是效率,还有一个诚信。只要是答应了对方的,我们就一定会做到。这一点,HK人和大陆人是相似的。”桑淮向后仰了仰。

廖添:“桑先生,接触了很多HK商人啊,这么熟悉?”

“没有。感觉上。从雷先生的态度上我可以感觉得到,如果我们合作,将是一次非常愉快的经历。”桑淮笑道。

这时,服务生捧上茶来,替三人斟满。桑淮借着服务员拦在他和廖添中间的一瞬间,看了廖添一眼,发现他似乎在考虑措词。

“雷先生,请。”桑淮伸了伸手,示意道。

“桑先生在大陆的生意做得这么成功,为什么还要到HK这个弹丸之地来挤啊…”廖添匀着茶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