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十七

woshi3suo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URL] “喂,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啊?”猪肉明输得满头大汗,走出单元的时候干脆把衣服都撸起来。 “先找东西吃再说吧。”甦文满脸轻松。 “喂,赢了多少啊,一上午就看到你只进不出。”猪肉明紧跟着甦文,羡慕地问道。 “不知道,没算过。”甦文左右看了看,没有车过来,“先专心点过马路吧,明叔。” “喂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喂,克义哥,你行不行啊?”钱忠看李克义的样子有点不放心。“要不在我这里再住几天吧。”

“不用了,”李克义取出探温计,弄了半天才看清楚,“退烧了,没事了。”

“你该不会是不放心我这里吧?”钱忠想留住李克义。

“说的什么话,十几年兄弟,我还会信不过你吗。”李克义吃力地站起来。

钱忠:“你看你这个样子,怎么出得去啊。碰上警察还好,要是遇上昨晚砍你的人,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没事。我先去找堂主,找个地方住几天,养好了伤,到时候看情况再决定去不去自首。”李克义看着钱忠:“我不是不放心你这里,是怕留在这里拖累你。碰上警察还好,要是遇上做完砍我的人,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两人会心地笑起来。

李克义:“得了,我走了。”

钱忠:“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走出去,又叫我怎么放心得下你啊。”

“没事,嗯,还要麻烦你再给我找一件衣服,呵呵,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穿破了。”李克义笑道。

“那倒没事,我再给你找一件好了。”钱忠拖出床底的木柜子。

李克义:“随便找一件就好了。颜色深一点的,我等一下打的过去,到那边会有的。”

“你看这个行不行?”钱忠翻遍了箱底也没找到一件过得去的衣服,一咬牙,把新买的那一件衬衫扯出来问。

“可以了。”李克义拿过来一看,基本可以盖住肩上的血色,“喂,这件衣服挺新的,我拿了,你穿什么泡马子?”

“不要紧了,一件衣服而已。再说了,泡马子不能靠衣服的。”钱忠笑道。

“那也不能这么说…”李克义也觉得不好意思地说,但也不再推辞。

钱忠:“你过去之后有什么打算?还要自首吗?留了案底,万一以后被揭出来,很重的。”

“看情况吧。我现在这个样子去,人家一查就知道是我…”李克义马上停住。

“什么?”钱忠无意问道。

“没什么,和人打架再去自首,好像没这个必要。嗯,等我养好伤了再进去吧。进去了还得再挨打。”李克义掏出一根烟来。“有没有火?”

“你不要吸烟了,等一下引起咽喉发炎又会加重感冒的。”钱忠这么说,却把火机递过去,“是不是真的没事啊?”

“都说了没什么的。只不过打了一架而已。”李克义无所谓道。

“是这样就最好了。”钱忠推了推眼镜,“你跟的是什么大哥啊,能不能罩你的?别到时候有什么事他把你推出来当替罪羊啊。”

“没事,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是看得清楚的。”李克义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窝囊,你穿好衬衫,拍拍钱忠的,“我走了。嗯,”李克义不知为何突然间对这位忠心耿耿的伙伴又有点不放心了。“我去自首之前,给你打电话。”

“好的。”钱忠也笑着按了按他的手。

=

“少爷。”年轻的女仆轻声细气又毕恭毕敬地对刚出房门的倪永孝提醒道:“老爷已经在楼下等您了。”

“嗯…”倪永孝推了推眼镜,对女仆说:“以后不要叫我少爷,叫阿孝就行了。”

女仆腼腆地回道:“少爷,这是老爷吩咐的,我们做下人的只是照吩咐办事而已。”

“知道了,你有事就先去忙吧。”倪永孝有点不高兴。

“是,少爷。”女仆答完却不离开,倪永孝走下楼去她也跟着下楼。

“阿孝。”倪坤笑眯眯地朝倪永孝招手。

“爸爸。”倪永孝还是显得有点拘谨。

倪坤:“昨晚睡得好吧?”

“嗯,很好。”倪永孝昨晚还想着一些话题待今天吃早餐的时候拿出来说,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同父亲坐到一起,又觉得说不出口了。

倪坤;“放假回来,有什么打算啊?以前的朋友、同学,还有联系吧?”

“有几个还有联系方式,不过他们还都不知道我回来。”倪永孝索性只等父亲问,自己答就是了。

“哦。要联系一下的,中学时期的友谊,是人生最宝贵、最纯洁的友情,以后出到社会,很难得到的了。你要珍惜啊。”倪坤笑道。

“是的。等看过妈妈,我会去联系他们的。”父亲不知道为何变得这样有人情味了,倪永孝心里很高兴,但觉得完全表露出来又怕一下子不适应。其实倪坤想倪永孝去联系同学,只不过是怕他在家里寂寞要回学校,提醒他出去见见同学,好让同学们使他回味和依恋HK而已。

“嗯,”倪永孝叉起一片切好的面包,问:“家里也没什么大的变化吧?”话音刚落,他便觉得愚蠢,因为他现在手上拿的是西式餐具,而这在他出国之前是从未放上过桌面的。倪永孝不禁脸上一红。

倪坤:“哦,呵呵,没什么变化的。你看不还是那样嘛。丫头换了几个。”

“嗯,爸爸。”倪永孝放下手中的刀叉,“我觉得,他们对我的称呼不是很合适。说是您的意思。”

“哦?怎么?”倪坤知道倪永孝指的是什么,只不过能和儿子多聊一句便是一句,所以也不直接来。

“那个…少爷、老爷这些都是以前那些封建地主们要求下人喊的,现在是民主社会了,这样似乎不是很好。”倪永孝望着父亲道。

“呵呵,只不过是雇佣关系,没有把他们当成下人的。”倪坤用筷子往回指了指,“爸爸平时对他们很好的,基本没有骂过他们,不信你可以问的。是不是啊,小翠?”倪坤问身边服饰的一个女仆。

“是的,老爷对我们很好。我们这样称呼,也是出于对主人的尊敬。”女仆款款答道。

倪永孝抬了一下眉头,“不是说下人不下人的意思…”

“呵呵,那阿孝你说应该怎么改,你来做主。这个家你也有份。”倪坤在做决定的时候又显平日生意场上的豪气。

“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既然他们是自愿的话,”倪永孝心想,父亲年纪大了,喜欢听好话也是正常的,不能因为自己不喜欢就坲了他的意思,遂说:“我也觉得问题不大。只不过,我接触的西方观念比较多,对于这种称呼不是很习惯,所以,他们以后不必称我‘少爷‘什么的了,直接叫我阿孝就成了。”倪永孝说完点点头,以示不反对下人们继续对父亲的称谓。

“那好。”倪坤转过头来对女仆道:“小翠啊,你,呐个,和下面的人说一声,以后不要称呼什么‘老爷、少爷’之类的了。就叫倪先生得了。嗯,如果是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呢,就…一个叫倪先生,一个叫倪公子,哈哈,你看这样行不?”倪坤转回来对倪永孝笑道。

“呵呵…”倪永孝笑而不答。其实他也知道父亲这是迁就自己,还说‘下面的人’这种话,分明还是改不过来这个观念。但是父亲能对自己这么用心,于情于理,做儿子的也知足了。

“那就这样了。”倪坤见倪永孝不反对,高兴道。

“嗯…“倪永孝应了一声。

倪坤:“嗯,这个,今天下午,我们去看你妈妈。”

“好的。”倪永孝的情绪似乎又低落了一些。

“之后你就自己安排。想什么时候回学校,和章秘书说一声,让他去帮你搞机票。”倪坤故意这么说,他也想看看儿子有几分心思呆在HK。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