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9/


第二天早晨,李建还在睡梦中,另外七个人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林方一把掀开李建的毯子,一巴掌拍在李建的屁股上。“喂喂喂~老大,起床啦。”

“呜~这才几点啊,就出发?不多睡会?”李建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口里含糊地问。

“走啦走啦,大家都在等你了,还要上山。再不走只能去吃晚饭了。”赵军大大咧咧的,把非常严重的事实摆到了李建面前。

“哦,你们先下去,等我五分钟,我马上下来。”李建一听,也不废话了。

“好,等你五分钟,我们走。”林方非常清楚,李建的速度非常快。

七个人相拥着下楼。五分钟后,李建准时出现在了大家的目光中。

“OK,出发!”林方一声令下,全体出发。

这时候,李建才发现,戴婷居然也在队伍之中,换下一身的警服,换上休闲服的戴婷,看起来比平时更加迷人。李建一个箭步,赶上了戴婷,手在戴婷的肩膀上轻轻一拍:“早!”

“早~~”戴婷头一偏,朝李建笑笑。

“你不回家吗?”李建知道戴婷也是G市人。

“不回去,去玩一下再回去。”戴婷一脸笑容,这笑容,让李建整个人都酥了。“你呢?”

“哦,呵呵,我也是。”李建此时被戴婷的笑容和穿着休闲服的样子弄得心花怒放,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这时,林方正把目光向李建投来,见此情景,不禁乐了。

等车,坐车,很快到达目的地,大家在山脚下等了一会,邵达和龙箫抱着这次要用的野炊用具跑了过来。大家把东西分了分,开始上山。分配给戴婷的那份,自然是李建拿了。

G市属于南方丘陵地区,山很多,特别是位于城市北面的区域,几乎是群山林立,以中间的云山为中心,周围大大小小的山不下百座。李建他们今天来的这座山,位于云山的东面,这里属于G市的郊区地带,绵绵群山围绕着一座大型的水库,风景秀丽,空气清新怡人,交通便利。这些种种,都使得这里后来变成了G市著名的度假区,大量的别墅依山伴水而建,成了一个周末休闲娱乐的最佳场所。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李建他们终于来到了野炊的地点。这里是专门划分出来用于野炊的一块区域。几个人架起锅,点起火,把随身带来的食物丢在锅里胡乱煮了一下,就成了几个人的中餐。李建拿着这顿中餐,心在滴血。这能叫饭?估计丢到山脚下农民家的猪圈里面给猪吃,猪也不一定给面子。看看这顿饭吧,虽然里面品种很丰富,有肉有菜,但是,当你把菜和肉都丢到一锅煮的时候,就不成样子了。

李建看了看戴婷,她也正面对着这顿中饭不知所措呢,李建狠了狠心,把饭往地上一倒,大叫一声:“你们几个,给我过来!”

所有人都抬起头来,眼巴巴地望着李建。

“你们究竟会不会做饭?”李建用犀利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几个人。

“不会!”所有人都老老实实地回答。

“靠,那你们还提议来野炊?”李建真想不通了,不会做饭就敢来野炊,眼前的这几个人莫非是疯了?“算了,林方,你看看,还有多少没被你们糟蹋的东西。”

林方赶紧跑到食品袋面前数了数,大声喊道:“老大,还有一块猪肉,还有点鸡蛋。”

“就那么点了?你们谁带钱了?”这么点东西,十几个人吃,根本不够塞牙缝。

听老大发话了,几个男生赶紧把自己口袋里的钱都掏了出来。戴婷她们几个女生也把钱掏了出来。

“女生不用了。”李建从不用女人的钱,这是他的原则。“老二,老三,老五,你们三个拿钱,到山下跑一趟,买点肉之类的东西上来。别看着我了,赶紧去。”

两个小时后,林方、赵军、邵达三个人,抱着一堆刚买的东西跑了上来。邵达手上居然还抱着一只鸡。一边抱着还一边向李建请功,“老大,刚才到半山的时候,我们几个发现了这家伙。我和老三就把它抓来了。”

“你们这群人,这肯定是人家养的,缺德啊!”李建是军人子弟出身,听惯了老爸说当年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故事。一句话把邵达羞得低下了头。

“不过,反正也找不到主人,就先享用了吧。”这句话换来了一群人的集体鄙视。

“好了,我来弄,你们帮忙,老四,你带几个人去把菜洗了,老二,你负责把鸡杀了。其他的人,会什么做什么吧。”

“我来帮你切菜吧。”戴婷不知道在哪里弄了一把匕首出来。拿起刚买回来的猪肉,开始切了起来。

“呃~~~”李建实在没想到,戴婷居然还会做饭。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多想了,刚才老二他们下去买东西,时间已经过了中午了。再不弄点吃的,大家都会饿坏的。把米下锅,然后把戴婷切好的猪肉下到另外一个锅里开始炖。又在旁边生一个堆火,然后朝着赵军喊:“老二,你的鸡呢?”

“来了来了。”赵军刚把鸡杀好。赶紧给李建递了过来。

李建一边看着火,头也没回把手往后一伸,把赵军递过来的鸡接了过来,却感觉有点不对,怎么是湿的?把鸡放到眼前一看,李建吓了一跳,原来湿的是鸡的血,再看赵军杀的鸡,没有脱毛也就算了,但鸡头却不见了。李建回过头,送了一个疑惑的眼神给赵军。

“老大!”赵军摸了摸自己的头。“我不会杀鸡,所以我就把鸡头剁下来了。”

“靠!”李建无语。

赶紧把鸡毛脱了,破开鸡肚子,把里面的内脏弄了出来。在鸡身上划了几刀,擦上调味料。用打湿的树叶把鸡裹起来,然后再用化稀了的黄土把树叶上裹上,然后用木棍把正在燃烧的木头扒开,然后把裹上了黄泥的鸡丢进没有明火的木炭中。洪七公的“叫花鸡”就开始生产了。

半个小时后,几乎是靠李建一人之力做起来的中餐正式上桌。已经筋疲力尽的几个人,就像好几天没吃饭一样,抓起桌上的食物就开始吃了起来。等李建回到桌前的时候,所有的食物几乎被抢劫一空,只剩下了几条菜和一个没人要的鸡脖子。

“我靠,你们哪里是人啊,简直就是一群狼啊。”李建仰天长叹,辛辛苦苦一中午,居然什么都没捞到。李建现在算是体会到了“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的悲愤。

“给,这是给你留的。”李建旁边突然递过来一个碗。抬头一看,原来是戴婷。

“哦,谢谢!~”李建也不客气,干了那么久的活,他也饿了。

狼吞虎咽地吃完饭,把碗丢给其他人去洗了。李建这才发现,戴婷一直在旁边看着他吃饭。

“呵呵,没想到你还会做饭。”戴婷一脸的笑容。

“没办法啊,以前家里没人的时候,就得我自己动手啊。”

“哦,呵呵,现在很少男生会做饭的哦。”

“我是个例外,被逼的。”李建实话实说。“凑合着吃吧。”

“不会啊,很不错,很又味道。”

“别安慰我了,我自己清楚的。”李建被夸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心想赶紧转移话题。“你待会是不是回家?”

“对啊。我等下就回去。”

“哦,”李建突然间有了一个想法。“要不我送你吧?”